loader

葯魂正想發問,唐絲絲擺擺手,「別瞎打聽,我乾坤袋裡是滿的,如果要告訴你裡面具體裝了些什麼,怕是光聊物品名字就得聊一天一夜……」

  • Home
  • Blog
  • 葯魂正想發問,唐絲絲擺擺手,「別瞎打聽,我乾坤袋裡是滿的,如果要告訴你裡面具體裝了些什麼,怕是光聊物品名字就得聊一天一夜……」

葯魂瞬間咋舌,心中激起瘋狂的漣漪:這真是大富翁和小農民的差別呀,我的紫戒不知是什麼寶陳,裡面有長寬近千丈的空間,但放有的物品差不多一個小木盆就能裝下來。

唐絲絲的乾坤袋少說也有幾十丈長寬,竟然全部裝,也就是說,她身上帶了一個房間的物品,她還真是極品富人呢,不過才下山一天而已,竟然準備得如此周全。

一個房間的物品,有一點引獸粉也不足為奇。

唐絲絲玉手緩緩平伸而出,褐色光暈乍現,在她手上,出現一隻褐色的玉瓶,這時輪到她面有難色,「引獸粉我是有了,不過……」

「不過什麼?」葯魂立馬問道,相屋三隻火牛犀的角馬上就能到手了,葯魂臉上禁不住的浮現欣喜之色。

「不過沒有人去拋這引獸粉啊!」唐絲絲道。

葯魂以為他聽懂了唐絲絲的話,馬上道:「我懂你的意思,你以身犯險是吧,沒關係,我去就是了。」

聞言,唐絲絲手緩緩合攏,把褐色玉瓶緊緊的抓在手裡,道:「你沒有開玩笑吧,你想要衝過去,把引獸粉拋下,然後再來,你知不知道……」

「引獸粉只是拋在原處沒用,」葯魂打斷道,「我的意思是把引獸粉拋灑在我身上,然後我衝到火牛犀身邊,把兩三頭火牛犀引到空曠的地方。」

聽完,唐絲絲白了他一眼,道:「我當然知道有這種方法,用身上的引獸粉去吸引它們,其實還有一個方法,把引獸粉從某處不停的拋灑到地上,直到拋灑到火牛犀群身前,然後拋的人再離開,火牛犀聞著地上的引獸粉的氣味自然被帶到我們要它們去的地方,然後再找機會斬殺,但是……」

「沒有但是,」葯魂直接打斷了唐絲絲說話,「把引獸粉給我吧,我能做好的。」

「不行,這兩種方法,不管你用哪種都是極其兇險的事,我不答應!」唐絲絲明眸浮現濃濃抵抗之意,她的態度很明顯,如果葯魂去做這些事,是無論如何也不會交出引獸粉的。

葯魂眉毛一挑,「難道,你想去親自做?這可不行,獵殺火牛犀取得犀角是我的份內的事,你是從旁協助而已,畢竟這是犀角是我的煉丹材料。」

唐絲絲輕哼一聲,瞥了葯魂一眼,道:「之所以要用引獸粉,是因為不想被幾百頭的火牛犀群攻,用它是為了降低風險,若是用了反而增加危險,用它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那你的看法是……」葯魂眉頭輕皺,不知道唐絲絲葫蘆里賣得是什麼葯。

唐絲絲一臉肅穆,輕聲道:「七彩血蛛……」

聞言,葯魂用看怪物的眼光望著唐絲絲,倒吸了一口氣,道:「你該不會是一開始就打它的主意吧,我知道你跟這七彩血蛛雖然才認識小半天,但你們倆的關係已經發展到互相看對方不爽的地方。你要用火燒它,它又噴你蛛絲,現在你又要它頂著引獸粉去引那身體是大它幾百倍的火牛犀,噢,不,火牛犀群!絲絲……你知不知道火牛犀一個腳趾頭就可以把這七彩血蛛給踩得稀巴爛啊……你這不是明擺著公報私仇作死它么?」

說完,葯魂吐出一口濁氣,目光里甚至是有一絲微不可察的鄙視的望著唐絲絲,心思如閃電般急轉,唉?,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古人誠不欺我!

「說完了嗎?」唐絲絲語氣冰冷,連葯魂彷彿都能感覺到一股寒霜般的冰冷從唐絲絲身上傳來。

「那七彩血蛛也不過才跟我們相識不久,它就想賴在你的身上,讓你到處找血液讓它吞噬?天下間哪有這麼好的事,我們也不是什麼善心大發的人,養一個只吃不幹活的吃貨在身邊,他若是真心想當你的寵物或是以後可以契約的戰獸。那麼,它就要拿出它的本事,它不是上古遺種嗎?不是可以進階為神獸的存在嗎?想要抱你葯魂的大腿,就得拿一點誠意出來,如果真是上古遺種,若是連引淬體境三重的血牛犀到我們身這都辦不到,那不如趁早走吧。不過話說好,我可沒有公報私仇的意思。」

葯魂一陣沉默,她知道唐絲絲說的話不是給他聽的,是給他袖子里的七彩血蛛聽的,其時唐絲母親說的話也是有道理,現在他沒有一頭戰獸,如果事事都他去冒險的話,指不定在哪兒就會身死道消?

如果養一頭只會吃不知道幹活的「蠢蛛」在身邊,還不如早些讓它自生自滅。

葯魂輕皺眉頭,之前奪得那本青銅寶典時覺得召喚戰獸算不得什麼本事,現在看來,戰獸在很多時候都能派上大用場,比如說現在,由戰獸去冒險,比本尊隨意涉險好得多。

葯魂吐出一口氣,有機會,也要弄個寶典來契約!

葯魂沉吟幾息,心裡還沒個打算,袖口爬出一個沉身七彩毛茸茸的東西——七彩血蛛!

唐絲絲知道這小東西似乎能聽懂人話,所以剛才那些話全是對它說的! 七彩血蛛不會說話,口中吐出一根蛛絲,那蛛絲在褐色玉瓶上纏了一圈,輕輕一扯,竟將那玉瓶扯到它嘴邊。

那玉瓶一動不動的停在七彩血蛛身上,顯得詭異無比——褐色玉瓶足足比七彩血蛛大上一倍。

葯魂眼眸微動,果然是上古遺種,才變異了一次它的蛛絲就有如此強的韌性,已經可以纏住比自身重幾倍的物體了。

葯魂兩指擔住玉瓶,拉了一下,竟然扯不斷這蛛絲,他用手拍了下七彩血蛛的頭,輕聲道:「鬆開吧,我引獸粉灑在你身上,只引三隻火牛犀就行了,你自己小心。」

話音剛落,纏住玉瓶的蛛絲斷落在地,葯魂很很輕鬆的把玉瓶取在手中,取唐絲絲點了一下頭,旋即拔下玉瓶的瓶塞,倒了一絲引獸粉在七彩血蛛的身上。

七彩血蛛彷彿凌空飛舞一般從葯魂袖口「飛」到地面,葯魂和唐絲絲定睛一看,在葯魂袖口和地面之間有一絲毫釐般的細小蛛絲,七彩血蛛借用這道蛛絲很容易的便是爬到有地面。

七彩血蛛沖葯魂看了一眼,轉了半圈,直接無視唐絲絲向血霧之中衝去。

「加油!」葯魂給七彩血蛛打氣。

七色小身影消失在血霧之中。

葯魂和唐絲絲站了起來,做好了應敵的準備。

葯魂心中祈禱道:「如果你成功歸來,那麼,從今日起我就留你在我身邊,身死於共!」

眼中紅光閃爍起來,透過血霧看著那七彩血蛛的一舉一動,這小東西的爬行速度竟是不慢,才幾息時間便是爬出了十數丈遠,慢慢向火牛犀逼近。

葯魂拳頭緊握,你把火牛犀引過來,我們殺了,血——任由你吸!

頃刻間,七彩血蛛已經靠近了三隻火牛犀身旁,火牛犀彷彿沒有看見它似的,繼續呆在原處,這三隻火牛犀全都躺在地上,彷彿是在享受這烈日的暴晒。

「七彩血蛛的身子太小,引獸粉還沒有起到作用。」見三隻火牛犀一動不動,葯魂嘴中喃喃,分析道。

七彩血蛛也是發現了這種情況,這三隻最外圍的火牛犀完全無視它,而它又不敢繼續深處,若再是進去一些,那些還站立著的火牛犀隨便踩上一腳,就能將它踩成碎渣。

似乎下了極大的決心,七彩血蛛做了一個極其大明的舉動,它爬上了一躺在地上的火牛犀的頭,然後在對方鼻子附近繞了一下,旋即飛快的退離,在空中極速向另一隻火牛犀漫步而去。

同一種手法,它又用了一次,不過上一隻火牛犀彷彿聞到了什麼,兩隻腳半跪在地上,鼻頭輕翕,似乎想要聞清楚這種讓它心中產生狂暴之氣的氣味是從哪裡傳來的。

第一隻勾引成功完成,七彩血蛛已經爬到了第三隻的鼻頭,然後繞了兩圈,旋即從火牛犀身上縱身躍下,向葯魂和唐絲絲這裡狂噴而來。

葯魂手中的玉龍劍已經拔劍出鞘,就等著這三隻火牛犀走過來。

三隻火牛犀都站了起來,嗅著這讓它們想要殺戮破滅一切的氣體,然後緩緩前行。

其餘沒有聞到引獸粉氣味的火牛犀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這三隻行為異常的同伴,似乎並沒有感覺警覺,放任這三隻同伴向血霧之外走去。

七彩血蛛向前飛奔,而它身後的三隻火牛犀終於是發現讓它們感到狂燥不止的氣味來源——七彩血蛛。

六隻犀眼中全部閃過憤怒之色,幾乎快要向外噴出火焰來,它們開始向前奔走,想要邁步碾殺這隻讓它們自己都不知為何會感到狂怒充滿殺伐的七彩血蛛。

開始狂燥的火牛犀把發泄的對像對準七彩血蛛,因為傳七彩血蛛身上傳出的氣味讓它們是難受。

三隻火牛犀並沒有全力衝刺,只是用四隻腳向前走動,僅比散步要快上一點。

繞是如此,七彩血也快被它們追上了,這時七彩血蛛從嘴裡吐出蛛絲,這蛛絲長達幾丈,七彩血蛛八隻腳挺縱著身子,全力向前躍去,不息不到,它便飛出四五丈遠。

三隻火牛犀馬上可以隨意碾殺的小蜘蛛竟然在它們面前賣弄花招,飛出了這麼遠,心中的怒火開始狂嘯,三隻火牛犀變得更加狂燥,向前小步奔跑。

七彩血蛛又吐出蛛絲,再次向前飛射數丈,火牛犀的耐心徹底破滅,開始全力向前飛沖。

兩息不到,一隻火牛犀大腳一抬,全力踩下,七彩血蛛幾乎是在千鈞一髮之際,從嘴裡吐出蛛絲,粘在火牛犀那皸裂般的火色皮膚之上,躲過了這一劫。

但火牛犀蠻力巨大,僅僅是腳部的震動,就將七彩血蛛彈了出去。

七彩血蛛再度噴出蛛絲,向前飛射,似乎在之前這一系列的挑釁逃亡之中有了新的感悟,七彩血蛛這次吐出的蛛絲竟有兩道,在兩道蛛絲增加一倍的拉扯力之下,七彩血蛛眨眼之間便是飛出數丈,距離葯魂和唐絲絲不到十丈距離了。

葯魂見七彩血蛛已一人之力,挑釁三名數倍於它巨人般的火牛犀,見它已經走到十丈之外,心中想要幫它,正要躍步向前,唐絲絲扯住他的手,沖他搖搖頭,道:「讓它自己完成吧。」

一道七彩光影從血霧之中射了出來,在它身後,是三頭全重達千斤的火牛犀,全頭火牛犀全力賓士之下,竟將這附近地面壓得怦怦作響。

葯魂和唐絲絲看準機會,縱身掠有過去。

「拔劍之寂!」劍虹橫飛,葯魂挺劍斬倒一頭火牛犀,剩下的兩頭火牛犀變得暴躁不已,從嘴中噴各噴出一道烈焰,射向葯魂和唐絲絲。

兩人向後暴退,將火焰攻擊擋了下來。

「區區淬體境三重蠻獸也敢張狂,看我子母鳳環。」

唐絲絲突然拋出手中的子母鳳環,子環和母環各自向前飛,砸在了兩頭火牛犀的眉間,這一周甚是厲害,兩頭火牛犀都被鳳環打得倒退兩步,顯然,在這重擊之下,火牛犀被打暈了頭。

疼痛不能止住狂暴不已的火牛犀,這兩頭重達千斤的火牛犀見用靈器傷它們的只是一個身形極其嬌小的少女,狂嘯一聲,兩者把地面踩得地動山搖向唐絲絲暴沖而去!

唐絲絲輕點地面,身子向後急退飛掠,將流雲步輕步施展到極至。葯魂見機不可失,手輕輕一翻,一團血氣在他指間騰繞而起。

「血氣轟炸!」

嘭的一聲巨響,狂燥殺紅了的火牛犀應聲倒下,壓得地面砰的一聲響傳盪開去。

另一隻火牛犀不管不管的繼續沖向唐絲絲,這重達數千斤的一撞只要撞上,唐絲絲立馬就得陪上一條命。

唐絲絲招回子母鳳環,子母鳳環在她身邊不停的盤繞,想要幫它的主人擋下這一次蠻牛式的衝撞!

葯魂眼瞳微縮,敢明目張胆殺我手身的人,你簡直是找死!

兩手兩手持劍,劍鋒吐著耀眼的劍芒,他雙眼凝視前方,看準了火牛犀身上的某處。

「劍影分身——劍刃!蹦步!」

葯魂身子像炮彈一般凌空向前飛射而去,雙劍前探,竟帶出猛烈的氣爆之聲,狠狠的向火牛犀屁股上軟嫩褶皺處怒捅而去!

噗!

刀劍捅入肉里鈍響聲傳出,火牛犀借著慣性繼續向前沖了兩丈,停在唐絲絲身前一丈之處,四肢劇烈的顫動,從它的屁股里流出充滿熱氣血腥氣味的鮮血,那鮮血之中,還有一些黑褐色的硬塊,臭氣熏人。

葯魂扯出玉龍劍向後跑去,但感覺那氣味如影隨形,就像黏在他身上一樣,他低頭一看,平時白如玉的玉龍劍上除了鮮紅的血液之處還掛著一絲黑乎乎的東西,那東西,有的很硬,有的是稀的。

葯魂噁心不已,心裡狂罵:「這一劍還捅了一個鬧肚子的,我的玉龍劍了呀……」

葯魂繼續向前狂噴,還招出了火斑翅,低空飛行,加快前進速度。

唐絲絲只看見血霧裡衝出一頭火牛犀,還沒有出手,那火牛犀就自行倒下,她上前踢了兩腳,見那火牛犀一動不動,再仔細看,火牛犀五孔流血,已經氣絕身亡了。

「這?是葯魂做的,剛才聽到血氣爆炸的聲音,另外一頭想必也被葯魂殺了。他人呢……」唐絲絲望了望身邊,沒有見到葯魂。

這裡血氣突然變得濃郁起來,唐絲絲只能看清兩丈內的環境,她心裡有些不安,罵道:「這個葯魂用跑哪裡去了?」

見身邊的火牛犀身上沒有傷口,讓唐絲絲走到火牛犀身後,才驀然發現火牛犀被葯魂一劍捅了*,從那裡正汩汩流出鮮血和一些黑褐色的東西,唐絲絲聞到那血與糞便的臭氣,差點吐了出來。

「這葯魂好狠,一劍殺了此獠!趁他不在,還是幫他把火牛犀的角取下來吧,不過這頭……唐絲絲嫌棄的看了一眼倒在她腳下臭不可聞的火牛犀,搖了搖頭,從乾坤袋中取出一把鋒利的長劍,向另外兩頭火牛犀走去。

湖邊,葯魂用風和湖水把玉龍劍上的髒東西洗盡,嘆道:「都是為了絲呀,要不然也不會攻那廝*上的軟門,曾經在葯族前輩戰鬥心經里看過與妖獸戰鬥的經驗,屁股上的穀道是妖獸的一大罩門,若是得用劍捅之後,再用劍氣將它體內的軟弱之處絞碎,那麼,只要不是有著通天徹地本領的妖獸,幾乎是必死無疑,今日用了一下,果然是霸道非常。」

葯魂輕輕甩動玉龍劍,將劍上的水甩掉,旋即將鼻子湊近玉龍劍,輕輕一嗅,從那玉龍劍身上竟還隱隱的傳來一股淡淡的屎臭味,葯魂將劍扯開,重重的吐了一口濁氣,狂嘯道:「它娘*的,真是臭啊。」

葯族族學里有很多非藥學和武學心得的書籍,有些記載奇聞異錄的書里曾提到人皆是有各種各樣的癖好。此刻,葯魂想到了「逐臭」。

所謂逐臭,便是針對某些臭得很奇怪的味道,有一小部分人不但不會拒絕,反而特別喜歡吸嗅那種氣味,甚至想要去收集那種氣味,方便天天都可以聞到。

葯魂胃裡一酸,嘴角勾出一抹詭異無比的弧度,不知道這把捅過火牛犀穀道里的長劍后遺留下來的氣味,他們愛不愛聞?

收好玉龍劍,魂力注入背後的火斑翅,火斑翅散發出紅燦燦的光芒輕輕舞動,火紅的光斑交替的在雙翅展開長達三丈的魂力翅膀上閃爍,極為華麗。 振翅舞動,葯魂飛離地面高達三丈,流光般的向前方急掠而去。喃喃自語道:「捅那臭火牛犀也是為了唐絲絲,這樣想心理就平衡多了,玉龍劍,我沒有辜負你。」

紫戒中的玉龍劍發出清越的劍鳴,葯魂裝作沒有聽見,向前急飛。

兩三分鐘,葯魂已飛了近千丈距離,腥紅的血霧之中,他已看見唐絲絲正用手中斧頭狂砍火牛犀,似乎想要幫他把火牛犀的角取下來。

葯魂輕輕一笑,加快速度向唐絲絲飛去。

手腕忽然一痛,葯魂拉開白袍,看見七彩血蛛正趴在他手腕上吸著鮮血。

葯魂一驚,才引了兩三隻火牛犀你就餓了,不過想想也覺得沒事,他作用排雲血掌都會消耗一些體內的鮮血,讓七彩血蛛吸上那麼一點又有何妨?

七彩血蛛猛吸了兩口,然後吐了一點蛛絲在葯魂細小傷口處,讓血液凝結。

這點血氣,葯魂還沒有放在心裡,不過那七彩血蛛在吸了鮮血之後,身子竟又長大了一圈,已經有四五歲小孩拳頭大小了。

「這東西長得這麼快,紫戒里沒有空氣,我不能將它放入紫戒,看來得想辦法弄一本契約寶典了,契約寶典里有適合它生長的空間。」葯魂暗暗下定決心,等有時間了一點要弄一本召喚寶典。

「絲絲……」身形落到唐絲絲身旁,葯魂輕喚著唐絲絲的名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