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蓬!”一陣細碎的淬絞聲,在紅光的籠罩下散出幾道金光繼續詭異的途徑向楚離包圍刺去。紅光宛如空中盛開的最後一朵玫瑰碎裂的片片凋零落地。

  • Home
  • Blog
  • “蓬!”一陣細碎的淬絞聲,在紅光的籠罩下散出幾道金光繼續詭異的途徑向楚離包圍刺去。紅光宛如空中盛開的最後一朵玫瑰碎裂的片片凋零落地。

楚離懸若虛空而立,他相信干將寶劍。果然干將調轉劍頭鋒利的劍氣呼嘯而出追上數道金光,幾聲碎音劍氣與金光同時下落。

與此同時,楚離察覺身後的空氣波動震盪,不回頭就聞到冷冽的梅香。

楚離腦子裏浮出雪兒表姐拎着花藍的模樣,心念一轉召回干將身形突的往右彎拐,左手朝那空氣波動中一抄。一朵金黃臘梅俏立在手指之間。

她的武器可都是天生地長的花朵。楚離可不想看這個雪兒表姐,那表情不看也罷。除了冷還是冷。

得了!上次不知道的情況下已經重傷了一次表姐,這梵靜庵老子也戲弄調戲夠了:“小爺閃人,不陪你們玩了。得了曠世寶劍,讓爺也來嚐嚐這御劍飛行是什麼感覺吧!”

“老丫頭,仔細着腳下的銀噬蛇,月光之夜。這可是你們自家養,別賴到我頭上哈哈哈哈………”

楚離跳上干將趁着一縷青光消失在棲霞峯之外,拋下的話語依然迴盪在棲霞山嶺叫梵靜庵傷透了腦筋。

看着腳下的銀噬蛇所帶來的強大的腐蝕能力。還有楚離的話………自家養?看着梵靜庵的表情。倉雲海和雪兒對視了一眼相信楚離說的是真的。一語不發。

“等到白天,太陽最大的時候。”梵靜庵心裏恨透了楚離,這小崽子把萬窟竹都破壞了還怎麼圈得住這數千條銀噬蛇。殺了吧!太可惜。藥用價值極高。不殺吧!這時半會沒地方圈。會害人。

萬里長空,大片大片淡灰色的浮雲間,雪白的密集雲交雜其中。初升的陽光道道金線爲白雲勾縷着鑫邊。

“真是太爽了呀!這種感覺太有愛了,讓我大愛特愛!哈哈哈哈………”楚離御劍飛行越飛越高,時而急速前進,時而飄忽不定,時而靜止不前,時而軌道詭異,得意忘形的楚離不久就被衛星搜索注意並跟蹤。

高空中搜索的電波紋讓正自高興得手舞足蹈的楚離大爲敗興。可是爲了不引起國家的重視,楚離還是非常識相的落下來。

高樓林立,天橋縱橫,急速的超底飛行越離了衛星搜索。

菜場,此時清晨正是人山人海的時候。

楚離站在一個賣水貨的衣攤前,爲自己買了一套加厚的棉襖。付了鈔票,急走幾步東拐西拐找了個公共廁所,輕鬆了之後將身上的衣服換下來。大搖大擺的走出來。

從這兒回家不會太遠,順便買些家人愛吃的菜菜回去正好趕上做午飯。 至於昨夜的夜探自然門,楚離絲毫沒有透露半點給家人知道。吃完午飯,楚離邀着藍啓和太姒等人去給太習上墳。

洛亞墓地一片淒涼,晶瑩的雪覆蓋着大片墓地,樹木凋零地上枯枝在幾人腳下發出折斷的聲音。給寧靜的環境增添了冷肅之感。

幾個人都沒有說話。心內的情緒洶涌狂吼,太陽照耀雪地鍍上一層金,出了樹林一片雪白數不清的陽光絲線讓人覺得一陣眼花。

太習是這家裏最小身子很弱,自幼得到哥哥們的照顧,什麼大事都不會讓他參預。可是現在就這麼死了,而且是死無全屍。

楚離的心沉甸甸的覺得這次的失誤是不應該有的,雖然幾個兄弟都沒有責怪自己,可是………

“安德魯.佩斯你們還記得嗎?已經進入國家安保局,藍啓,明天我和你一起去找他。你加入他一個組織潛進自然門內部。”

“嗯!”藍啓僅僅只嗯了一聲。

兄弟幾個都停在一塊墓碑面前,漢白玉墓碑邊緣雕刻着他生前最喜歡的吊鐘蘭,中間是他的名字和照片。

五個人的表情都很平淡,淡到幾乎沒有表情。仔細看眉宇間的憂鬱哀傷使每個人的臉頰都蒙了層淡如晶體的灰。

“每座沿海城市都佈置有自然門分部不是在崇山峻嶺間,就是在海島上面皆有一個灰衣長老主事。明天我們去曠冬市。”楚離燒完最後一張紙錢透過濃濃青煙看向遼闊的天際。自然門!梵靜庵!看老子不把你底下的窩一個個端了纔怪。看老子逼你到絕境,看你到底有多狠。自然門總部到底被國家重視到何種程度?摸清底細就看老子怎麼修理你個老女人?

天空一片湛藍大朵的白雲如同流離失所的孩子積攢的怨念讓它們慢慢的變成灰色, 在肆虐的狂風的作用下擋住太陽,金色慢慢隱入雲層。腳下的火越燒越旺滾滾的濃煙順着風向西方一路彌散開去。

一股高半米左右的旋風卻從這股風中脫離開來,將這堆紙錢繞在中間,慢慢旋轉在孟氏三兄弟及藍啓,楚離的腳邊留戀不離。

“小弟,我們會爲你報仇,你等着要不了多久,我們就會將自然門徹底剷除。”孟太真看着這股青色小旋風一個勁的在自己腳邊徘徊不去。看着四弟的音容笑貌一時間各種往事伴着悲傷痛苦等情緒涌上心頭,淚水模糊雙眼滾滾而落在忍不禁的哀痛中蹲在地上伸手去觸碰這股小旋風。數縷青煙從指縫間飛去混在寒風之中瞬間不見了蹤影。

棲霞嶺………夜!

經過昨夜一戰,梵靜庵發現楚離的功力又進了這步,這到底是爲什麼?她現在已經不太關心楚離收走干將寶劍的事情。干將即認他爲主人,旁人即使再多操心也是枉然,所以梵靜庵沒有閒到有那份閒情怡致去關心多餘的事情。

梵靜庵在上午收拾殘局的時候發現了一個祕密。這所陣法的祕密!竟然與虛星御軌的屬性同屬一脈,換句話來說楚離之所以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沒有悟化的宇宙牽引如何與內心小宇宙東位面二十七顆虛星星核的融合而修練“辰暴。”在昨夜居然因誤入陣中而頓悟了。

這一發現讓梵靜庵傷透了腦筋,原來自己在功力中與楚離應該是伯仲之間,因爲耐力及自身療傷而稍稍低了楚離一層。如果楚離因誤陣而得機緣修練“辰暴。”那自己與他不是拉開了一段距離嗎?

楚靜庵想到了師尊,當時,就是他個老人家在自己中毒之後佈下了這個陣法以確保自然門安全。沒想到卻被楚離佔盡了便宜。自己也是太大意太糊塗了。

梵靜庵緊蹙秀眉,美瞳微閉一縷寒光從中射出。握掌成拳看似雪團似的力量擊在面前這方厚達半尺的鐵木方桌上面。只聽得:

呯!七破八散木屑橫飛,肢離破散腳下的大理石地板佈滿裂紋。

“小王八崽子。” 認準你任你七十二變 梵靜庵想起楚離那日看見孟太習的死亡。那副發狂的樣子及一招之類就讓一個超級高手斃命的情景。

“他絕不會就此罷休,他一定還會前來。不過看昨晚的情形他不會再次到總部來。那分部呢?”梵靜庵從一面雕龍鑲金的椅子上走過地上的狼狼藉。

沉斂威壓的氣息讓長袍無風自鼓。

遠外的天空烏雲層層疊疊壓得越來越底,白色的閃電如蛟龍般在雲層中飛舞,冬雷陣陣。響徹天地。梵靜庵站在竹樓樓頂腳尖輕輕一點,人就飛上虛空,看着山腰那片重植的花草,還有前兩天,那個位置血流成河。

“楚離呀!楚離!你會對自然門分部下手嗎?”梵靜庵站在狂風呼嘯的虛空裏黑色的秀髮肆虐飛揚,淡黃的長袍飛鼓到極至併發出啪啪啪的聲響。內心思考的梵靜庵想像着楚離要怎麼樣將自然門分部全部瓦解。躲在雲層中的閃亮突然向山脈擊下。光芒!刺亮了她的眼睛。

瘋狂的夜沒有星子,閃電遊走雲層讓人生起陣陣恐慌。肆虐的狂風讓步行的人心裏起了咒念,捂緊了身上厚重的衣服匆匆向家裏趕去。漆黑籠罩整個城市。怨聲一片。

“真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停電了。還好家裏有生日蠟燭可以用來緩緩急。”清湛吐糟的聲音在別墅內清脆響起。

………………欣圓別墅二號,拖地窗簾被窗外的風拋向屋內虛空,褶皺的邊緣掠過蠟燭火光一閃迅速燃燒起來。一片慌亂之聲紛紛響起。

“小寒,快下來滅火着火了。”清湛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小寒的特技就是寒氣冰雹。自己拿了花瓶的水潑灑過去。毫無所用。

坐在二樓走廊看書的唐興龍即刻雙手結伽。大喝一聲:“滅”不知從哪兒飛來了一個水浪壓倒火光飛舞的窗簾上面。熄滅了火。傭手手忙腳亂的將滅火器拿來已經沒有了用武之地。又拿回去放好。

吃完晚飯,楚離和孟氏兄弟上二梯,走入書房。

楚離早就將師門一些祕籍寶典拿出來送與這幾位兄弟修練,只能憑他們各人自己的資質能吸收多少是多少。

楚離從書桌抽屜裏取一個黑包,裏面分別是短劍及槍彈放在孟氏三兄弟面前。

“這次去,我們必需要做幾個大案讓玄異祕案組插手進來,你們可明白我的意思?”

孟太真眼睛一亮喜形於色:“我明白了,小離這事要一步步來,報仇雖然是主要可是也讓他們嚐嚐被耍及失去信任的滋味。”

“這只是第一步。”楚離露出陰冷的笑容。自然門,梵靜庵!殺我師尊,殺我兄弟。滅我宗派,看老子一點一滴的找回來。看老子剮的你們滿門血流成河,還有你們這些長的漂亮卻白白勾逗男人卻不爲此奉獻的小女人們。看老子怎麼收拾你們**你們,讓你們好好當女人美美的享受男人的幸福。呵呵呵……楚離的臉上浮出一片邪魅的冷笑。

……晴朗的天氣,陽光萬丈南方的春天來的比北方早兩個多月。

曠東市夢華傢俱公司總裁萬家禮貌似失蹤了。包括他的家人都聯繫不到。整個公司傳的沸沸揚揚。

夢華傢俱公司是曠東一家上市公司,做的業務都是直銷海外。平時總裁總是很早來上班,可是這將近一個星期卻沒有見到人影連電話也打不通。很多文件都等着他裁決。

曠冬市西郊一處別墅內傳出一股腐臭的味道讓很多鄰居都不勝掩鼻,最後沒有辦法只有找來警察,經過一翻查問房主正是傳得沸沸揚揚不知所蹤的萬家禮。一個身材較胖的中年警察覺得不對勁,直接用腳踹開別墅大門。腐臭之氣撲面而來。人還沒有進屋就直接後退嘔吐。

胖子中年警察掏出手套和口罩分給其他的警察隊友,率直朝樓上跑去。血跡已經斑斑從最後面一間房子裏流出來。房間沒有關閉。一眼望進去。死人!六口!房主萬家禮及夫人還有四個老人分別兩男兩女。

屍體皆已腐爛。不僅腐爛還非常難看,倆個老女人肚腹全部剖開。三個男人伸出雙手像是求救。面目表情非常複雜詭異,奇怪的是三個男人的表情都是一樣,而且都非常怪異均是兩隻眼睛睜得極大。左半邊臉布驚恐慌張。右半張臉平靜祥和。

“副隊長,快看這三個男人的瞳孔裏還有人像,怎麼會這樣?看這人都死了很久並腐爛,瞳孔裏怎麼可能還有人像。按道理來說人在死亡的一瞬間,會把對方的像保留在瞳孔內,可是絕對不可能留這麼久?太蹊蹺了。”站在左邊的男警察幫着法醫擡死者時發現了這個問題,驚叫聲讓法醫一時間也不知道如何解釋。

“怎麼可能?太離奇了?”

年輕的女法醫助手一下子從倆個老太太的屍體邊跑過來拉住法醫驚呼不已。

法醫順着助手的所指的方向,不由得嘴巴變成O字型。

地上躺着的兩個老太太年紀均在七十將近。可是從她們被剖開的肚腹中居然發現了兩個嬰兒並且還連着臍帶,正當大家的眼睛看向這兩個嬰兒的時候。其中一個嬰兒突然睜開眼睛笑了,是的!還是衝着法醫笑。 笑得很詭異,兩隻冰冷的眼睛裏的紅絲如蛛網交織。

時間在這一刻停止!所有的聲音都被這段割破耳膜的笑聲打斷,周圍的空氣在這一秒不再流動。一切都靜止不前。

呀!一聲轟破耳膜的尖叫聲乍然而起。聲音來自法醫女助聲。兩眼靜止不動。在下一秒停止的空氣,時間繼續流動。

轟然倒地,在女助手倒完的同一妙,四十歲的女法醫發出恐怖的喊叫聲扭轉頭直衝下樓,未等跑到門口,就口筆流血而亡。死得不能再死。

這還不算完事。所有的人懷揣着恐懼的心理直接將屍體用白布包起來擡出去的時候。

“什麼東西?”警員小劉發覺有什麼在使勁的拽自己的褲角。扭頭低下一看,發現另一具女屍的手緊緊的抓住自己的褲角拉扯。

“這還有個活的,隊長。”小劉準備彎下腰翻轉女人的屍體。

“不要動,讓我來翻你走到遠一點站着。”積攢多年的破案經驗,副隊長從心裏覺得這不是一般的普通兇殺案,周個房間透出邪異,詭祕。

小劉是年輕的新警員。他決定還是由自己翻這個女人的身體比較好。自己破的案多陽氣盛煞氣也重。

女主人匍倒在地的身體剛被翻轉過來。恐怖的臉無法形容兩隻眼珠子不知所蹤。舌頭被人割去,整張臉全被人劃開血還不停的流出來,無論是屍斑還是腐爛程度。或是冰冷僵硬的身體都宣告這個女人死的不能再死。

身體裏突然發出詭異的紅光而且溫度迅速升高。

“爬倒。”胖隊長急忙中猛的撲倒旁邊的同事,與此同時。砰!血霧籠罩整個房間,女人屍體被炸成血色粉末飄灑在整個房屋空間各個角落。

所幸人沒有死亡,只是炸傷了三個人其中也包括副隊長王波。

次日,楚離坐在含苞欲放的迎春花前品茗着好茶“雪落春”。這是隻季纔出的茶也是曠冬市的特產。即使泡在滾燙的開水裏,也會喝出清冽的味道非常特別。

孟太姒從外面回來遞給楚離一份報紙:“看吧!上頭條了,那個女人的屍體如你計算的一樣準時爆炸,沒有留下絲毫線索。”

自從小弟去世之後,孟太姒的氣質變得沉斂多了。

“小離,這樣案子就會移交給玄異祕案組嗎?”

楚離放下茶杯,換了個坐姿半臥在沙發上面,抖開報紙看見上面赫然寫着醒目的字眼:滅門血案,天理昭昭。至於案情細處卻是沒有半點報露。

“他們還有一對子女在國外就讀,萬家禮還有一對私生子女被棄。”孟太姒端了杯茶一仰而盡。

“沒有那麼容易就交給玄異祕案組,像這種詭異的案情警察局也有自己的看法及一套偵破方法,我們可以從中引導,將這個案子的另外一個當事人慢慢的引出來。”楚離的眼神沉靜而冷清眼底的寒光隱隱若現。

下午,曠冬市第一公民醫院外科病房內一個英俊的小夥子推門而入。

“請問,這兒有王隊長嗎?警局的。”說話的小夥子身高一米八,長相斯文偏瘦皮膚細白年齡約在二十歲上下,身穿一件淡黃色優雅休閒裝,彬彬有禮的看着病房內的病人及家屬。

王波沒有親人只有兩個同事守在一邊,看着進門的小夥子,再看王波的表情就知道並不認識這個小夥子。

“我就是,請問你是誰?有什麼事情嗎?”王波從牀上努力的坐起來。

“我叫楚離是瓊都大學政法系大三的學生,我知道一點關於案情的內幕….哎!不是……也不知道算不算內情。”楚離大大方方的上前一步,平淡的臉上有一縷傷感。

“來來,換個病房。”這時候門被推開了進來了醫生和幾位護士。經王波及警局的要求本來早在昨晚就要換個單獨病房,一直推遲到現在。

“一會兒再說,楚同學。”王波示意楚離跟着自己去到另外一個單間病房,這是一個套間。因爲案情是祕密的所以不容許他人知曉案情的發展。

“你爲什麼不去警局直接找到這兒來?”王波從楚離的氣質中敏感的察覺楚離不似一般的大學生,感覺他身上有一股說不清楚的東西吸引着他。

楚離上前幾步坐在旁邊的椅子上面:“我是去警察局說,可是無意間聽人說這個案子是你在負責,而且你又去過現場所以就想來看看你。”楚離搖動牀腳下的轉柄。王波的病牀慢慢的豎起,王波由躺着變成坐着。

楚離雙眼如炬上下掃一眼就知道這位王波隊長傷的位置。沒有傷到要害只是下肢體中度炸傷。

“你說說什麼情況?”王波端了杯水遞給楚離。

“這還得從很多年以前說起,很久遠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跟這事有關。”楚離的回答讓王波略微皺了下眉頭。不過還是繼續聽楚離說那件事情。

“你的意思是說,這對夫妻以前爲了發家制富以誹謗等等方法害死很多人並且家破人亡,其中有一家你在仔細講講………”

如果這些話擱在從別人嘴裏說出來,王波會請他出去。可是對於面前的楚離。王波不由自主的選擇相信他。

“我是聽很多人說萬總年青的時候很風流。只是遇到他太太之後就規矩了。”王波做了個請楚離繼續往下說的手勢。

“在武隆市有個女孩,被萬家禮勾引並愛上他,爾後萬家禮的太太跳出來還請了很多人誹謗她,並利用女孩的兄嫂貪婪無度的心攪亂了這個女孩的家庭,最後女孩得了失心瘋死了,不知道怎麼回事所有的財產最後都落到萬家禮身上。很多事情都是這樣,也讓很多人都不明白。而且除了這個女孩之外其她的女孩死的時候都被挖去雙眼。而且大多數女孩去世的時候腹中都有孩子。”

王波的眼睛不帶眨的看着楚離,聽他說完之後。

犀利的眼光如炬看着楚離並問着:“大部分女孩死的時候都懷着孩子?那這些事情萬太太的媽媽知不知道。”王波想起了就是萬太太的媽媽和婆婆年近七十早已絕經並多方證實沒有懷孕的狀況下,在案發現場卻發現兩個老人肚腹裏都有孩子並且都連着臍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