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蕭彥清被抓進去了?她立馬掛掉手機,匆匆換了一套衣服,拿起衣帽間的錢包,墨北辰不帶她去,她自己去。

  • Home
  • Blog
  • 蕭彥清被抓進去了?她立馬掛掉手機,匆匆換了一套衣服,拿起衣帽間的錢包,墨北辰不帶她去,她自己去。

等葉清音來到醫院的時候,肖叔還沒有從手術室里出來,墨北辰坐在那裡一動不動。

清音輕輕的走過去,「蕭彥清,你會不會起訴他。」

墨北辰一笑,他還以為她是來看肖叔的,原來是擔心她初戀。

清音知道他的笑里藏著什麼,但是如果是小夏真的撒謊,那就應該由她來承擔責任,而不是蕭彥清。

「葉清音,肖叔平時不少疼你吧,在你那時候出去喝酒的時候,他一直在提醒我去找你。」

我有一個虛擬宇宙 清音閉上嘴,心裡一股酸澀,她知道墨北辰的意思,可是如果真的要起訴,那蕭彥清他就為了妹妹的一個謊言毀了一生一輩子。

「墨北辰,其實可以換其他的。」

男人毫無預兆的起身,向前走了一步,立在她面前,「葉清音,你知不知道,如果今天不是肖叔在,裡面那個人是我,難道你覺得他蕭彥清的命是命,肖叔的命不是命嗎。」

清音的下顎動了動,她握緊拳頭,墨北辰說的沒錯,每個人的命都是命,她真的不能要求墨北辰做些什麼。

她安靜的坐在他身旁,到現在為止,她明明的體會到這個男人,總是會把所有的事情拎得清,不會像她一樣,總是會犯糊塗。

男人見她冷靜下來,臉色難看的跟她並排坐在一起,他不知道在氣葉清音沒有為自己多想,還是因為她都被朋友傷害到這份上,她還是選擇原諒她。

「墨北辰,你給我出來。」他們沒有等多久,聽到一個尖瑞的聲音在走廊里響起來。

萬青身後帶著一堆媒體,衝到醫院來,清音本能的往他身旁挪了挪位置。

寒門崛起 只是因為這樣相似的事情,總是讓她很害怕,男人站起身打了一個電話,將葉清音護在身後。

「快,快墨北辰在那裡。」大家一聽到人群里的聲音,立馬跑過去將墨北辰圍住。

「墨北辰,你這個濫用私權的人,我告訴你快點放了我兒子,不然我跟你沒完。」萬青沒想到這個剛回國不久的年輕人那麼快就欺負到她們蕭家的頭上來。

男人動了動自己的手腕,其他人也不敢再繼續湊上前,「這位女士,你的兒子以故意殺人罪,蓄意傷害我,現在我的人還在裡面躺著,難道你兒子不該被關?」

萬青咬著牙,一副想要跟墨北辰大幹的趨勢,「你有什麼證據,事情是在你家別墅發生的,還有誰看見,誰知道你們是不是故意下了一個套,讓我兒子鑽進去。」

躲在身後的清音從墨北辰身後出來,「蕭太太,請你自重,無論如何,沒有人可以拿別人的生命來開玩笑。」

萬青見到葉清音,火氣更加上漲,自從他們蕭家遇到她,就沒有過好事情。

「葉清音,你當真以為,這個男人能夠護著你?」 「你可別忘了當年發生了什麼,要是惹了我,你覺得你還能夠好好獃在這裡嗎。」她當初就不該只是讓他們強*了她,而是直接把她弄死。

現在想要借墨北辰的來對付她們家,門都沒有。

葉清音的眼神閃了閃,當初的事情,她都記得,也知道那一場飯局只不過是萬青布的局,目的就是為了讓她被欺負之後,不能跟蕭彥清結婚。

墨北辰攬住沉思的女人,「不管你是誰,要是敢動她,你們這裡不會有蕭家。」

他手一揚,很快就有保鏢將現場處理掉,萬青再掙扎也掙脫不了幾個人拖著她。

醫院又恢復了寧靜,男人低頭看著她,受驚清音抬頭,「你,看著我幹嘛。」嚇得她往後退一步。

墨北辰將她扯過來,「葉清音,有空去檢查檢查眼科。」真不知道她怎麼會遇上這些人。

她反應過來他的意思是什麼,毫不留情伸出手打在他的肩膀上。

墨北辰一下子拉過她的手,將她放在自己的懷裡,清音惱怒的看著他,她真的有那麼輕嗎,為什麼墨北辰那麼輕而易舉就可以抱住她。

「你知道肖叔在暈過去之間跟我說什麼嗎。」

他平靜的話讓她平靜下來,她好奇的盯著他,期待他要說的話。

「他說讓我跟你好好在一起。」男人一說完深情的看著她,他可能真的收不住心了,那麼可以試一試跟她在一起。

清音立馬從他身上起來,他這是在變相的跟她表白嗎,「那個,那個墨北辰,我覺得還是得肖叔醒來再說吧。」

她這樣的身份真的不適合跟他在一起,如果媽媽沒有死,如果,她沒有遇到那個人,她絕對會跟他在一起的。

雖然她沒有表態,但他還是聽得出她拒絕的意思,「葉清音,你到底在想什麼。」他都這樣對她了,還有什麼好拒絕的。

他伸出手想要把她拉過來,清音輕而易舉的躲過這一截,「墨北辰,我,我只是想過安安靜靜的日子。」

他遠遠的看著她,目光沒有剛剛的溫熱,「你是說,你跟我過,就不能安靜的過日子?」

他想要過什麼樣的日子,他自己可以選擇,為什麼她會糾結這個,還是說葉清音只是想要一個理由來搪塞他而已。

他還想要再繼續說下去,手機里的電話響起。

見到他接電話,清音捂著胸口,心跳的速度完全沒有出乎她的意料,她知道自己同樣也喜歡著墨北辰。

但是跟他在一起真的沒有那麼輕鬆,萬一哪一天,有人因為墨北辰,而傷害爸爸,那她一定會自責到想去死。

男人一手握著電話,一把拉過她坐在自己腿上,清音嚇得捂住嘴,生怕那邊的人聽到自己的聲音。

「小辰,你把公司當什麼,立馬把這件事處理好,還有,立馬把那個女人送出國,要是她今天還呆在這裡,你知道我手段是什麼。」

清音屏住呼吸,她苦笑的看著墨北辰,是吧,她就說了跟墨北辰在一起一定不會那麼輕鬆。 墨北辰空騰著的一隻手捏著她柔軟的腰間,「爺爺,這件事跟她無關。」

他沒有說送不送她出國的事情,而是說了這件事根本不關葉清音的事情。

墨北耀在那邊聽到自己孫子不肯退讓,看來,他必須要讓墨北河出來,這個孫子有點像是脫韁的馬,他拉不住他。

「小辰,你要留下她可以,今天天黑之前讓北河出來。」

清音驚訝的看著墨北辰,如果這個時候讓墨北河出來,只有是對放了一個對他不利的人出來。

她對著他搖搖頭,還是不要了,她願意走,最好是去一個沒有人認識地方,那個人找不到她,墨北辰不認識她,她抱著對媽媽的遺憾漸漸的死去。

「好」即使他知道墨北河出來之後,爺爺也會對他做的事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或者說爺爺會站在他那邊到時候還有宮烈幫他,他的處境確實是危險了許多。

清音急得捏住他的胸膛,他怎麼能那麼輕易就答應了呢,要是墨北河不要命的對付他啊,那還得了。

墨北辰說完,立馬收了手機,盯著葉清音掐過的地方,好笑的看著她。

「既然擔心我,為什麼,不試一試跟我在一起。」他很不明白葉清音到底還在擔心什麼。

「葉清音,如果你想要離開我也可以,那麼給我生一個孩子,就可以離開。」他想,如果她真的不愛自己也好,到時候他們儘快的生了孩子之後,她就不會出現在他面前,他也不會總是在她面前控制不住自己。

清音咬著牙,她差點忘了,她想去看看自己到底還有沒有生育的可能,萬一,她真的可以生。

兩個人接下來沒有說話,只是在這段時間裡,墨北承擔逮到她就會拉著她一起運動,她都懷疑他是不是吃錯了什麼葯。

早上女人翻過一個身,蜷縮在被子里,她現在一伸腿就覺得酸,還不如一動不動。

墨北辰跑步回來,正好看到她慵懶的樣子,直接走到她旁邊給她來一個早安吻。

清音沒有動,眼睛直直的盯著他,要是眼神可以殺死人,她已經足夠了殺了他好幾百個回合。

墨北辰倒也不惱怒,走到衣帽間拿著自己換洗的衣服,笑著走進浴室。

清音忍不住睏倦的睡意,打了哈欠繼續睡過去,男人從浴室里開門出來的時候,正好看到陽光灑在米色的蠶絲被上,女人柔嫩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

自從上次她得了失語症,他將房間布置得溫暖一些,連他一向喜歡的黑色被子,也因為她,換成了米色。

而且,床頭也偶爾擺著可愛的布偶,如果葉清音心細一點,可以發現他無處不在表達她的愛。

墨北辰看著她睡過去的樣子,忍不住再去親一口,今天是蕭彥清開庭的日子。

他本來還在猶豫要不要告訴她,只是她現在睡過去了,他也不用猶豫,直接去上班。

「少爺,早餐已經給您準備好啦。」這是墨北辰新請來的管家,因為肖叔正在休養,他找了一個跟葉清音年紀相仿的女孩子,可以在她悶的時候跟她說說話。 「嗯,等她醒的時候給她重新做一份。」男人推開面前的凳子優雅的坐下。

「是,先生。」楊霞客客氣氣的呆在一旁,她剛二十齣頭,也是因為有一個好的廚藝,才會被找來這裡。

剛開始的時候,她就知道如果想要繼續待在一起,必須要哄好現在還在睡的女人。

只要她肯留住自己,面前的男人一定不會趕她走。

清音還想再繼續睡下去,手機一直吵個不停纖細的手不得不從暖和的被子里探出來。

「清音,你在哪呢,」簡馨四處看了看也沒有見到葉清音的身影,難道她還沒有來嗎。

清音揉了揉自己還沒有醒的睡眼,隨意打了一個打哈欠,「我在家啊,能在哪。」她已經不知道多少天沒有見到早晨的太陽了。

最近一個月來,她總是睡到中午才起來,都怪墨北辰。

簡馨驚訝的看著座位上的法官,難道清音對蕭彥清的事情一點反應都沒有。

「哦,那你先忙吧。」簡馨掛掉電話,她也擔心清音心裡一直挂念著蕭彥清,可是並沒有,所以,她知道了這件事後,反而替清音開心,她終於可以邁出自己的那一步,找到適合自己的男人。

清音躺下還想要睡一個回籠覺,手機再次響起來,她皺了皺眉頭,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所有人都集中這一天給她打電話。

「喂,爸,怎麼了。」老頭子的身體已經恢復得差不多,在墨北辰的威逼利誘下,他暫時答應她住在墨北辰這裡。

一開始她跟爸爸說,公司已經由著墨北辰搭理,原以為他會生氣,可是當她說出口的時候,她感覺爸爸嘆了一口氣之後,像是放下很重的包袱似的,一點難過的樣子都沒有。

「清音啊,今天是彥清開庭的日子,你知道嗎。」葉於偉看著面前的老朋友,他比自己還要憔悴得多,只是他沒想到的是,那個一向他鐘意的女婿居然會動手開槍打人,真的是世事無常。

開庭,今天?自從上次她在手術室跟墨北辰提過一次之後,後來她就不敢提過了。

「爸,我不知道,」墨北辰也不會告訴她這種事情,而且,他也不喜歡自己參合自己。

葉於偉看著老朋友著急的樣子,於心不忍,這個時候,他應該去法庭看自己的兒子,沒想到會是來醫院看他這個糟老頭子。

隱婚厚愛:江少的神秘丑妻 「清音啊,你,你蕭叔叔在呢,你能不能去跟小墨說說,私下和解吧,你看彥清跟你,跟你也是知根知底的,那孩子怎麼樣,你知道吧。」

清音捏緊手機,她明白爸爸說的話,可是肖叔對她也很好,要是今天她同意讓蕭彥清私了,那他以後怎麼面對肖叔。

清音抓了抓頭上凌亂的頭髮,「爸,你知道肖叔,肖叔,他真的傷得不是很輕,而且你也知道蕭彥清的行為已經是犯法了。」

旁邊的蕭盛聽到葉清音所說的話開始急了,他也知道自己的兒子是在犯傻,原本萬青想要用墨北辰的手下對小夏動手,想要搬倒他,可是人家還是照樣上下班,對他毫無影響。 蕭盛緊張的盯著自己的老朋友,如果連葉於偉都說不動葉清音,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人能夠勸得動她。

葉於偉看著蕭盛緊張的模樣,也知道當人父母的苦,都是為了孩子,「孩子,你好好跟小墨說說,要是那個人要提任何要求,你蕭叔還是可以給的。」

清音捂住頭,手上還有昨晚留下的痕迹,要是現在去跟墨北辰說,他會不會想要掐了自己。

「清音,聽爸爸的話,你也知道,爸爸跟你蕭叔的關係,你去跟小墨說說吧。」葉於偉知道兩個孩子從沒有緣分開始,要是要求女兒去跟現在的男友求他放過前未婚夫真的有點困難,可是老朋友,他不能不顧啊。

清音沒有說話,她知道爸爸的為難,只是,她也不能保證墨北辰會聽她的,而且,她以後要怎麼面對肖叔。

「爸,那是一條命,如果肖叔真的沒了,他蕭彥清用多少都賠不了」

「我可以幫他去說,但是墨北辰同不同意,我不知道,你知道他不可能什麼事情都聽我的。」

其實她很多時候,很想告訴爸爸,那個蕭叔叔已經不是他以前認識的那個兄弟,在他想過要對遠行動手的時候,葉家跟蕭家已經決裂。

「好,好,你先去跟他說一說。」葉於偉掛斷電話,他知道讓女兒去做這樣事情真是難為她了。

他知道她一直都是心地善良的人,這個肖叔是誰他也不知道,但是想必也是對她好的人,不然不會那麼在意。

蕭盛懸著心總算是定住,為了最後的希望,他今天早上罩罩就來醫院,為了求人,他不能早早的把人叫起來。

萬一打過去的時候,打擾了墨北辰,如果惹怒了他,兒子就會危險得多。

清音掀開被子,大腿上都是痕迹,讓她想要穿裙子是不可能的。

她真的懷疑墨北辰是故意的,就是為了不讓她穿短裙子。

她隨意從眾多衣服中拿出一件藍色的牛仔褲,再怎樣,她也不敢就這樣被別人看到。

當她來到聖元的時候,她有一股回家的感覺,自從上次出事到現在,她還是第一次來這裡找他。

鄧珊原本想要去交文件,正好看到穿著簡單的葉清音,迎面走上去,「葉清音,上班也不穿工作服,你是不是想要被炒魷魚。」

清音捂著頭,她今天沒有吃東西,碰到鄧珊,看到就胃疼。

「我說,副總,麻煩你讓開可以嗎,」她一點都不想跟她說話。

鄧珊見到葉清音不搭理自己,更是火氣上漲,見到她後頸上的痕迹,就猜到她經歷過了什麼。

「葉清音,你最近這段時間是不是勾*人去了,你看你全身上下那股味。」說著她還配合的捂住鼻子。

清音卵足了力氣,打開墨北辰辦公室的門,砰的一聲,讓在場的兩個人將目光放在葉清音身上。

只見葉清音臉色難看的墨北辰,「墨北辰,她說我去勾*男人,還說我身上有味道。」

女人雙手抱臂坐在沙發上,鄧珊咬著牙,她真恨不得將葉清音的嘴巴縫上,這種話,她居然敢對北辰哥說。 男人放下手中的筆,「鄧珊,她說的話是真的嗎。」

站在門口的鄧珊聽他的口氣只是為了確認一遍,可是她發現自己手臂上的汗毛已經開始立起來。

清音調皮的吹了吹口哨,諷刺的看著墨北辰,有膽子,不敢說的,她分分鐘鍾走開,今晚絕對不能讓他再得逞。

墨北辰瞪回她一眼,讓她安分一點。

鄧珊站在門口,搓了搓手,這個葉清音真的是害慘了他,點頭不是,不點頭。

最後,她還是點點頭,「北辰哥,我覺得葉清音肯定就是那樣的人啊,你看她那麼久沒有回來上班。」

精靈之短褲小子 「北辰哥,我覺得把葉清音辭了吧,像她這樣不務正業的人,辭職會敗壞了公司的風氣。」

男人從座位上起來,看著鄧珊,「是不是連我也辭了?我不也是一個月沒有來公司?」

墨北辰把話一說完,鄧珊臉色白了白,對啊,北辰哥一個月沒有來,葉清音也沒有來,難道他們兩個人真的有什麼。

她立馬充滿歉意的看著墨北辰,「北辰哥,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你跟葉清音怎麼能比呢,她就是一,」

墨北辰走到葉清音面前,「那我告訴你,你說她去勾*男人,那個人就是我呢。」

說完,他對上女人清純的眼神,確認過眼神,他真的發現自己對她又有了其他的化學反應,這個女人什麼時候學會了用這種嫵媚又不缺清純的眼神看別人。

清音被他瞪得無辜的低下頭,看來她真的是低估了墨北辰,他竟然真的敢承認。

墨北辰得意看著女人認輸的表情,如果今天他要是不承認,是不是今晚回去就不會跟他睡在一起。

鄧珊捂住嘴巴,他真的承認了,而且那麼乾脆的承認,「北辰哥,你,你,」為什麼那個人不是她,而是葉清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