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蕭辰之所以故意暴露身份,吸引靈階強者的到來,就是為了殺人越貨的!

  • Home
  • Blog
  • 蕭辰之所以故意暴露身份,吸引靈階強者的到來,就是為了殺人越貨的!

之前屠殺那些帝階強者,著實讓他嘗到了甜頭,他現在欲煙羅的空間中,儲有大量的法器法物,還有古寶殘片包括丹藥等等,這些都是他從那些死屍上搜刮過來的。

所以他才帶著旱魃和后卿在冥淵里瞎逛,企圖碰到外宗強者,繼續自己殺人越貨的計劃!

「很不錯!」蕭辰誇獎著旱魃二人,還有螟蛟和魔猿。

對於第一次和兩位艷奴聯手誅殺靈階強者,蕭辰還是很滿意的,照這種趨勢下去,將十幾個靈階強者逐個擊殺,也不是什麼難事!

「老大的老大,你那些不需要的低級法器就都賞給我倆吧……」

這時,太古螟蛟也就是小黑,舔著臉靠了過來,諂媚道。

蕭辰沒有吭聲,只是沉思著。

他現在手頭上的寶貝沒有上百,也有幾十件了,其中的確有不少他用不上的垃圾法器。不過,真正讓他驚訝的是,據旱魃二人所言,想要喚醒太古螟蛟和魔猿體內的血脈之力,讓它們快速成長,變得更強,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吞食同樣具有太古血脈的生靈,來煉化對方的血脈之力,除此之外,就是吞服一些天材地寶之類的珍貴之物。

但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兩個牲口竟然還可以靠吸收法器或法寶中的力量,來促進血脈成長!

聽說這種秘術是旱魃教給螟蛟和魔猿的,所以最近這兩個凶獸,一看到蕭辰有收穫,就會恬不知恥的過來討要東西。

「你要是心疼的話,不給那猴子也行,多少給我點。」

瞅蕭辰一副肉疼的樣子,太古螟蛟嘿嘿笑道。

不遠處的魔猿聽到這話,頓時憤怒的狂吼,眼神焦急,似乎生怕蕭辰不給它賞賜一樣。

「好啦,不就是幾件法器嘛,小意思了,只要你倆待會多出點力,咱們多搞翻幾個靈階強者。到時候,別說法器,古寶我都給你倆。」蕭辰一臉爽快的應允著。

「謝謝老大的老大!」

太古螟蛟頓時諂媚的應聲道。

和螟蛟一比,那魔猿顯然就木訥了許多,沒有小黑那溜須拍馬皮的功夫……

隨即,蕭辰幾人轉移陣地,繼續在冥淵中搜尋起靈階強者的蹤影來,而三大宗門的人,並不知曉一場針對他們的反殺之局,已經開始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每隔幾個時辰,三大宗門的代表便會通過神符傳音來與同門的強者進行聯繫,從而得知冥淵中的進況。

「松風和常青兩人怎麼沒迴音了?」

第二天,當幽魂谷的供奉如往常般聯繫自己門中的幾位長老時,卻發現有兩個人沒了音訊,似乎憑空消失了一樣。

「我門的箴言師兄也不見了!」

蒼月統領眯起了眼睛,覺得有些不對勁。

「我離恨宮的四位長老都沒回我神符!」那頭,沈怨嬌的皮面直抖,氣得胸腔不停的起伏著,看那模樣似乎幾度要暈厥過去。她蒼白的指甲深陷於座下的石椅中,雙眼冒出陰森的目光,寒聲道:「那小崽子不可能連靈階強者都殺得了,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

「難道是那三位?」

幽魂谷的供奉想到了冥淵中的三大惡靈,也就是骸骨君王以及妖屍大帝和祖巫邪靈。

「道器剛剛出世,它們三個似乎在分天嶺的藏寶之地與他人有了紛爭,尚未歸來!按理說,冥淵中應該沒有人能威脅到靈階強者,就算是真的有,至少以各位同輩的實力,逃命是沒問題的!」

蒼月平靜的分析道。

「難不成是冥屍上人暗中出手了?」沈怨嬌聲音有些嘶啞。

「不可能,咱們的人尚有一部分留在冥屍派中,整曰都盯著冥屍派的動態,最近冥屍上人一直在門中靜修,未曾外出!」幽魂谷的供奉搖頭道。

「事情有變,必須將人都召回!」

氣氛有些詭異,沉默許久后,蒼月率先作出表態,說了一句后,就轉身離開了。

沈怨嬌眼前發黑,她知道蒼月這麼做是對的,為了避免更大的傷亡,三大宗門必須要收手了!

沒想到,就為了捉一個皇階之境的小子,竟然搞得三大宗門元氣大傷,恐怕短時間內,是難以恢復元氣了……

此事怕是難以隱瞞住,一經被外人知道,三大宗門必定會淪為笑柄,竟栽在了一個小輩手上。

更令沈怨嬌不甘心的是,她本是來讓蕭辰從此消失的,如今卻恍若喪家之犬般,夾著尾巴即將逃離回宗門!

;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左右,丹田終於不再擴張,而那股熱流也消散了。

“單論容量,現在丹田是之前的五倍大小。”秋以山感應着丹田內部。

已經達到極限的丹田形狀是橢圓球形狀的,這種形狀,竟然令真氣自動地旋轉起來。形成了一個個真氣漩渦,糾纏在一起。

空間靈泉:小農女大作為 而丹田中央的那一點,就是旋渦的中心。

“要達到先天,丹田必須達到極限,估計跟這個旋渦有關。”秋以山心底驚歎。

過去真氣就聚集在丹田內,並無什麼特殊,丹田就像是一個儲藏所罷了。可現在達到了極限,真氣竟然都處於運動中。

“再吃一顆。”秋以山又拿出了一顆鐵果籽。

熱流依舊淌過經脈,匯聚于丹田,只是沒有吃第一顆鐵果籽時感覺那麼強烈了。

秋以山明白,這第二顆鐵果籽的效果明顯不如第一顆,估計第三顆也就沒有效果了。

但是,秋以山還是十分滿意的。

深吸一口氣,收起玉瓶,秋以山開始意沉丹田,氣與神合!

秋以山就那樣靜靜地坐在那裏,清晰觀察着自己的丹田,又一個時辰過去了,丹田內的真氣漩渦中心漸漸發生了蛻變,大量的真氣聚集後,在丹田的中央,出現了一道完美的先天真元,這道先天真元最後進入到丹田中的虛無之中。

氣與神合,方能踏入先天之境,一股先天真元的出現,標誌着秋以山的實力有了一個飛躍性的提升。

“終於到了先天。”秋以山睜開了雙眼,“一切努力都沒有白費,都是值得的。”

“阿澤,白易,你們開始吧!我替你們護法。”秋以山開口道,“等你們倆踏入先天,我們再一起將真氣煉化爲真元。”

秋白易從秋以山手中接過裝有鐵果籽的玉瓶,立即與秋澤自玉瓶中各自取出一枚鐵果籽,放入口中,盤膝坐於大樹下,開始衝擊先天境界。

秋以山在距離大樹不遠的地方,爲兩位兄弟護法,時刻警戒着四周,以免有人打擾。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過了兩個多時辰。

“呼!”秋白易睜開了雙眼,滿臉透露首興奮,要不是看到秋澤還在一旁閉着眼一動不動,估計都要發出大叫了。

秋白易悄悄離開了大樹下,來到了秋以山面前,伸手與秋以山對擊一掌,二人眼中滿是激動。

又過了半個時辰,秋澤睜開了雙眼,微微搖了搖頭。

“怎麼樣?”秋白易問道。

“還差一點點,我也已經吃了兩顆鐵果籽了,再吃我估計也沒有效果了。”秋澤道。

“接着!”秋白易給秋澤扔過來一個小木盒,“把這顆番蓮吃了,我們一起步入先天。”

這顆番蓮是在荒蕪小城那個被陵溪宮追殺的小男孩送的,秋以山與秋白易都已進入先天,番蓮對二人已無用處,秋澤此進衝擊先天,只差最後一步,正好用得上番蓮,秋白易沒有絲毫的猶豫,就將番蓮給了秋澤。

“好!”秋澤接過小木盒,將番蓮取出後直接放入口中。

秋澤立即滿面通紅,渾身冒起汗珠,連頭頂都升騰起一層白霧。

時間又過了差不多一個時辰,秋澤面色漸漸恢復正常,身上的汗珠與頭頂的白霧也消失不見。秋澤周身氣場與先前已是大爲不同。

秋澤面帶微笑,慢慢掙開了眼睛。

“成了?”秋白易問道。

秋澤用力的點點頭道:“成了!先天虛丹,感覺實力強大好多。”

“哈哈哈!”秋白易放聲大笑,“以後這天下就任憑我們三兄弟馳騁了。”

“現在我們還需要幾天時間將丹田中的真氣全部煉化成先天真元。”秋以山立即對二人道,“我們三人雖然臻至先天,如若不煉化真元,實力也是大打折扣的。”

就在秋以山、秋澤秋秋白易煉化真元的時候,燁剎門內也傳來了有關秋以山、秋澤和秋白易三人的情報。

燁剎門葉師兄,本名葉元武,是燁剎門門主問擎宇的大弟子,三十歲,修爲臻至先天,在燁剎門年輕一輩中可謂是妖孽般的存在,在門內地位極高。

此時葉元武正在找門內一個名叫程志學的師弟瞭解秋以山的情況。

“志學,把你瞭解的具體情況給我說說。”葉元武道。

“葉師兄,這三人名字叫秋以山、秋澤和秋白易,都是穎中城蒼陵學院的學員。”程志學喝了一口水接着道,“此三人都是後天巔峯,尤其是秋以山,在後天巔峯當中,基本上是無敵的存在,甚至能越級挑戰先天。”

“在一個多月之前,穎中城‘揚柳鎮’數百後天巔峯混戰事件,就是此人背後策劃的,而且秋澤與秋白易實力也極爲恐怖。更何況,這次他們三人又奪了鐵果籽,怕是現在已達到先天。葉師兄,我們不可輕舉妄動啊。”

“這個我自然知道。哼!這三個無恥之人,不要讓我碰到他們,我不會讓他們好過的。”葉元武道。

一想到鐵果籽被搶,葉元武就氣得牙癢癢。

……

三天之後。

秋以山、秋澤、秋白易三人終於完成了先天真元地煉化。

“哈哈哈,我現在感覺全身充滿了力量,好想與人大戰一場。”秋白易大笑道。

“想打架有的是機會,先天虛丹境界並不是終點,而是一個新的開始,比我們厲害的人物何止萬千之數?”秋澤道。

“阿澤說得對。”秋以山接過話題,“進入先天之後我才知道,以前在青峯山被我們所殺的南宮辰並非真正的先天高手,充其量也就是一個半步先天,一隻腳踏入先天而已。那個田南鬆也不過是施展了祕法,實力相當於踏入先天之境,實力不足我現在的三成,沒什麼值得稱道的。修煉之途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所以我們不能懈怠。”

“我就是想打個架而已,就被你倆……至於嗎?”秋白易翻了個白眼。

“小子,不服嗎?”秋澤回道。

“服!我服還不行嗎?再說我又打不過你們倆,哎,人啊,還是低調點好。”秋白易搖頭道。

“哈哈哈,算你識相,不然打得你不知道東南西北。”秋澤大笑道。

“走吧,出來這麼長時間了,我們得回學院了。”秋以山道,“鐵果籽的有效期只有兩個月,我們得把剩餘的二十幾顆送給有需要的人。”

“好,我們即刻啓程回去。” “帝國之人!”林宏身體猛的一哆嗦道。

一聽見帝國這兩個字,在場衆人無人不感到驚訝。

帝國可是在九域大陸象徵着無上的權力與榮耀。

此刻,這位紅衣女子,自稱爲帝國使者,光聞其名,就可讓所有人,聞風喪膽。

然而,流雲鎮已經百年來未有帝國之人踏足此地。

但另的衆人沒有想到的是,竟然帝國使者親臨,而目的,是爲了保護林辰。

豁然間!紅衣女子此話一出,在場的上百人,一同單膝跪地抱拳行上大禮。

此刻,紅梅身形緩緩落在林辰身旁,臉上露出笑容道:“林辰小弟弟,這麼多天未見,想不想姐姐啊?”

“紅梅姑娘,你怎麼來了”林辰疑惑詢問道。

紅梅姑娘輕捂香脣笑道:“是你的好朋友,告知我,你有危險,姐姐我就來了。”

林辰心想,在與刀疤和老鬼道別後,就與其說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