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蘇御不斷的出手,很快,在金池郡各大勢力驚駭的目光下,刁泓的四肢,全部被斬殺了。

  • Home
  • Blog
  • 蘇御不斷的出手,很快,在金池郡各大勢力驚駭的目光下,刁泓的四肢,全部被斬殺了。

最後,蘇御一腳踩爆了刁泓的腦袋。

刁泓的死狀,比起千刀萬剮,幾乎沒多大的區別了,看的所有人心頭直發毛。

這可是修羅宗的副宗主啊。

就這樣當着修羅宗的面,當着他們的面,被蘇御分屍了。

太可怕了。

尤其是蘇御這戰鬥力,怎麼忽然變強了這麼多,簡直匪夷所思啊。

而與百花仙子,灰衣老者交手著的修羅宗宗主,歐陽武極兩人,也都嚇了一大跳。

原本以為刁泓殺蘇御,幾乎是十拿九穩,可誰知道,會出現這樣始料未及的狀況。

這個小崽子,怎麼可能瞬間變強了這麼多。

咻。

蘇御瞬間來到了十五王子身邊。

此刻十五王子給畫千芳服下了療傷葯,止住了鮮血。

「放心吧,她只是昏迷了,並沒有傷及到本源。」

蘇御點了點頭,抱起畫千芳,看了眼歐陽武極與修羅宗宗主,厲聲道:「我蘇御在此發誓,當我再次回到金池郡時,將是修羅宗與歐陽武極的末日。」

說完,他轉身抱着畫千芳就走。

修羅宗的人,與郡守府的人聽了,無不變色。

「殺了他,絕對不能讓他逃走。」

「殺。」

修羅宗,郡守府大量的高手,震退了百花宗的人,殺向蘇御。

然而蘇御體外,那一層場域,宛若精鋼一樣堅固,根本就破不開蘇御的防禦。

「滾。」蘇御眼神一掃,場域猛的往外擴散。如推土機一樣,無比剛猛。

噗!噗!噗!

那衝殺上來的十幾個宗師境後期的高手,全部咳血飛了出去,看的金池郡各大勢力的人都心驚肉跳的,。

「以蘇御現在的戰力,恐怕足以堪比宗師境後期佼佼者了吧?」

「連刁泓都被他殺了,此子,如今的實力,足以在宗師境後期領域中,稱王稱霸了。」

「他才來我們金池郡多久啊,不到兩個月,竟然有了如此可怕的戰力,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修鍊的。」

「這小子,太可怕了,簡直就是第二個蘇戰啊。」十二王子看着蘇御的背影,越看越是雞蛋。

十王子滿目陰沉,看了眼身邊的兩個老者。

兩個老者面色一凝。

其中一個黑衣老者,道:「殿下,需要動手嗎?現在殺他,是最好的機會。」

紅衣老者點頭附和,道:「現在不殺他,再過半載,宗師境領域,怕是再也無人能殺他了。」

十王子遲疑了片刻后,最終要搖了搖頭道:「現在是八哥爭奪儲君之位的關鍵時刻,不宜再得罪蘇戰,還是算了吧。」

「此子,與十五王子關係很好,要是未來成長起來,幫助十五王子,對八王子來說,恐怕極其不利。」黑衣老者皺眉,看着蘇御的眼神,殺氣滔天。

「那是以後,如果現在殺了蘇御,只會激怒蘇戰,八哥與我們,將會瞬間增加一個強大的敵人,現在的八哥,四面都是敵人,容不得出現半點馬虎。」十王子搖頭,衡量利弊后,最終還是放棄了殺蘇御。

。 「事已至此,我還想那麼多做什麼?真是的……」唐元自嘲一笑,在奈何橋上待了許久,便下了橋去。

見到奈何橋頭的三生石,唐元仔細打量,又嘆道:「三生石,三生石,我這也算二生了吧?下一生,又是如何的呢?」

搖了搖頭,唐元繼續向前走去。

走了幾步,抬頭一看,一座十分宏偉的高樓出現在自己眼前,方才遠遠看着,倒像是一座高塔浮屠,如今走近一瞧,卻是似塔非塔,似樓非樓,統共就三層高,樓頂也是雕欄玉砌,四極座獸。

唐元看了幾眼,他知道,這便是幽冥地府中,所謂的輪迴中樞,萬界輪轉之地——輪迴司!

前世的他,由於趕上了天魔入侵地府,還沒來得及走正規流程投胎,便匆匆被生死簿的一紙殘頁帶入了輪迴之中,連輪迴司的大門都沒好好看一眼,更遑論輪迴司中的模樣了。

所以唐元決定,這次來了,定要好好欣賞一番。

帶着這般想法,唐元推開輪迴司的門,當中的一切,豁然便映在眼中,不由愣在當地,其中景象,已讓他深深震撼。

輪迴司第一層,各種裝飾十分精美,通體由赤紅如血的木質材料製成,還有三皇五帝的雕像分八卦之位鎮守於此,在此地的中央,有一處圓形祭壇,祭壇之上,五彩光芒直通上方,彷彿穿過了第二、第三層。

在祭壇之上,大大地寫了一個「人」字!

木質的旋轉樓梯,環繞着祭壇上的光芒而建,唐元拾級而上,走上第二層去,當唐元到達第二層之後,腳下的台階便逐漸轉化為金屬般的材質。

由樓梯開始,第二層的一切,都與第一層不同,除了所有的材質都是金屬之外,雕像也並非是木質的三皇五帝,而是金屬製成的五方神獸和四大凶獸,呈九宮方位放置。

而那方圓形的祭壇,承接了第一層的光芒,彷彿是懸浮在光芒之中,懸浮在半空之中的一般,上面卻寫了一個「地」字!

輪迴司的三層,分別對應了人界、地界和天界的輪迴。(別噴我,說是六道輪迴的,那是佛教的說法,原本中國神話裏面和道教神話裏面,是沒有六道輪迴一說的。)

走上第三層,裝飾也如第一層、第二層一般,十分精緻優美,此間建築材質,卻也不同,儘是純白色的羊脂玉。

而第三層同樣有一個圓形祭壇,祭壇之上也綻放着五彩光柱,其他的地方卻有不同,一個雕像也沒有。

但此時,唐元登上了第三層,便見到那五彩光柱之中,站立着一個人影。

他十分好奇,走近一看,不由愣住了。

「孟婆?」唐元一驚,沒想到奈何橋上沒有見到,卻在這裏見到了。

這下唐元就奇怪了,這輪迴司空空如也,按常理來說,應當是黑白無常在此守門,卻也沒見到,而輪迴司中,也是由判官崔鈺坐鎮,更是沒有,但是原本在奈何橋上的孟婆,卻在這裏見到了。

雖然只是一個雕像,但是你說奇怪不奇怪?

唐元仔細看着孟婆,果然和院長婆婆長得一模一樣,看來當年孟婆說的那句「老身身化萬千,是我,卻也不是我。」的意思,應當就是說,院長婆婆只是孟婆的一個分身吧?

重新再見到院長婆婆的模樣,唐元的心中無比感慨,這轉眼間,自己又死了,真是就沒好好活過多長時間。

唐元思緒凌亂,暗自感慨不已。

就在此刻,突然之間,在唐元還沉浸在回憶當中的時候,一道聲音突然出現。

「孩子,你終於來了……」

這是唐元進入此地之後,聽見的第一個,除他自己以外的聲音!

「誰?」唐元一激靈,不由得脫口驚呼,同時猛然轉身,四下看了幾眼。

「你不記得我了么?孩子?」

那道聲音再次出現。

唐元更嚇得不行,不過轉念一想,自己都在幽冥地府了,萬界鬼魂所居之地,哪還有正常人了?

何況自己現在也是鬼。

唐元這般想着。

突然之間,他眼前一花,當即驚得疾退幾步,險些踩空了樓梯摔倒,好容易穩住了身形,才看向前方,他居然見到,那個孟婆「雕像」,居然動了!

「你、你、你……」唐元伸出手來,十分震驚地指著孟婆,顫聲道。

孟婆從祭壇中走了下來,拄著拐杖,對唐元笑道:「孩子,你終於來了,別怕,你還記得我嗎?」

唐元咽了咽喉嚨,努力讓自己接受眼前的一切,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對孟婆點了點頭,道:「我當然記得您,婆婆,您是地府的孟婆。」

孟婆笑着點頭:「看來你還沒有忘記。」

唐元更加詫異了:「可是婆婆,您不是在奈何橋嗎?怎麼會在輪迴司里?」

孟婆笑了笑,道:「這不是真正的幽冥地府,自然也不是真正的輪迴司了,你所見到的一切,都只是夢境而已,包括你所認為的『前世』和你所經歷過的幽冥地府。」

「什麼意思?」唐元有些茫然,聽了孟婆此話,他完全聽不懂孟婆在說什麼。

夢境?

別開玩笑了好不好?

前世的種種經歷,還有病魔所折磨的痛苦,都是那麼真實,還有自己死了之後,被勾魂使者待到幽冥地府,過了鬼門關,渡了黃泉河,在望鄉台上回頭,一樁樁一件件,哪裏像假的了?

孟婆搖了搖頭,他知道如此開口,唐元定然不會理解的,便又道:「你先別着急,孩子,聽婆婆慢慢跟你說,其實當時……」

聽得孟婆娓娓道來,對於她的解釋,唐元仍是無法接受,但至少也了解了事情的經過。

原來,正如孟婆所說,唐元所經歷的一切,包括他的前世在孤兒院中,還有死後進入幽冥地府的一切,都是生死簿殘頁給他製造的幻想,一切真的都只是夢境罷了。

無數歲月之前,天地之間有三界,是為天、地、人。

天界,也稱為神界,是為眾神所居之地,陽日高掛,時光永晝,而地界,則是萬靈生長之地,如今斗羅大陸的魂獸,便是地界萬靈之一。

除此之外,便是人界,人界和天界、地界不同,人界有無數個位面,也就是無數個小世界,當中以人族居多,卻也不乏其他的靈物,包括了飛禽走獸,山精妖怪等等。

在天地人三界之外,還有一界,是為冥界,是從天界之中分離出來的一方世界,陰月不落,冥界永夜,作為天地人三界的亡靈輪迴之地,由於冥界和神界是為一體,加上進入冥界之靈,喝下孟婆湯后,全忘了前世之事,所以世人只知天界神界,卻不知冥界。

故而只稱三界。

但這方天地之外,卻又有域外天魔,作為入侵者,他們無時無刻不想入侵三界,時常派遣大軍侵擾。

突然有一日,天魔大舉進攻,入侵三界,而三界眾神,以及人界修士,還有萬靈之長,紛紛團結一心,共同對抗天魔。

也就是唐元當時在幽冥地府看見的那一幕,只不過是天魔大軍的其中一支罷了。

雙方大軍大戰許久,廝殺了上千年,終於兩敗俱傷,這一戰,打得是天昏地暗,日月無光,除了人界的無數位面大部分都被打碎之外,天界崩塌,冥界淪陷,一直打到三界的最後屏障,地界!

可是天魔實在太強,雙方都死傷慘重,最後,三界各個大能拚死一戰,將無數天魔大軍盡數坑殺在地界之中,而三界所有大能,也因此戰而隕落殆盡,流幹了最後一滴血。

在最終決戰落幕之前,孟婆便推演出了這般結果,為了給三界留下一個火種,將最後一絲神力注入生死簿之中。

而生死簿最終也被打碎,只留下了一片殘頁,還好有這片殘頁,很好地保留了孟婆的一絲神力。

大戰結束之後,天魔消失,三界皆隕,只剩下人界的幾個位面,尚還存留人族的一部分凡人,這便是三界最後的希望了。

無數歲月之後,人界的幾個位面,便和地界的碎片分別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新的世界。

而地界之中的一個碎片,其中世代居住着「魂獸一族」,在與人界的一個位面融合之後,人類通過魂獸,發現了修鍊魂力的辦法,一直修鍊至今。

這個位面,就是如今的斗羅大陸所在的世界!

在無數歲月之中,生死簿的殘頁一直在沉睡,只要一出現具有輪迴氣息的人,就能夠讓它覺醒,只可惜,時間過去了很久,卻始終沒有出現這樣的人。

直到阿銀懷了唐元。

這個世界,不,準確來說,是如今的所有世界當中,才出現了一個擁有輪迴氣息的人,也正是唐元,讓生死簿殘頁醒了過來。

於是,生死簿殘頁便順着氣息,找到了唐元的所在,從而進入了唐元的體內,通過孟婆的一絲神力,給他製造了前世今生的夢境,讓他能夠真正地,由自身衍生出最純凈的輪迴氣息。

當然,這個輪迴氣息,自然不是輪迴之力,而是能夠將生命之力和死亡之力融合一體,成就輪迴之力的前提和基礎。

也可以說,在這個世界上,唐元就是輪迴,輪迴就是唐元。 帝辛這個角色很有意思,哪怕他被黑得不要不要的,史書上對於他的記載,依舊是天資聰慧、力能搏虎,文武兼備。

很難想像。

一個王朝末年的亡國之君,在位三十年間,連戰連勝,開疆擴土不知幾何。

而周武王給帝辛羅列的罪名是什麼呢?

六宗罪:酗酒、不用貴戚舊臣、登用小人、聽信婦言、信有命在天、不留心祭祀。

這幾條,要麼是誇他,要麼是無關痛癢……

這樣一個君王,怎麼就成為昏君了呢?這得怪孔子,首先,孔子的先祖是微子啟,微子啟是誰呢?他是帝辛的大哥,但他是庶出,最後就由帝辛繼承了王位。

後來,微子啟和比干密謀,勾結周人謀反,比干就被殺了……

前因說完了。

這就要說孔子做的事情了,他生在禮樂崩壞的春秋時期,為了恢復禮樂,對上古先王舊事,他就用了春秋筆法,同時進行了臉譜化。

於是,帝辛的形象開始改變了。

有孔子開了這個頭,那麼……兩千多年來,整個儒家的筆會怎麼寫,還用說嗎?

當然,孔子如何,這都是成王敗寇的緣故,畢竟孔子是周朝的臣,他一生都在為周天子搖旗吶喊,如果他是商朝的臣,就會是另一種說法了。

這些都是後事。

帝辛當初失敗的真正原因是什麼呢?

從文明史來看,就是紂王對積重難返的商朝進行改革,導致王族內部和貴族們還有神權階級完全割裂,所有勢力倒向西周,他給予平民身份的奴隸和戰犯們,又給他來了個背刺。

孤家寡人一個,自然就敗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