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蘇恩揚進城之後沒有耽擱,一溜煙跑到一處接頭地點。

  • Home
  • Blog
  • 蘇恩揚進城之後沒有耽擱,一溜煙跑到一處接頭地點。

富錦酒樓,是慶豐城三大酒樓之一。這些年來一直很是受人歡迎。

此刻蘇恩揚正在酒樓後院的雅間,楠木桌子上擺着幾道小菜和一個飯糰。

蘇恩揚好生吃喝一番後,在飯糰中發現了一張紙條。

“緊急任務:尋找彩雲間!……”

藉助着仙人之軀的屬性,蘇恩揚不借助任何工具和法術就看清了上面的小字。

爲什麼用這種最傳統的方式來傳遞情報呢?那是因爲這種方式根本不會留下法術的痕跡,可以有效避免在敵人偵查法術痕跡時被發現。

拍了拍肚子,飯菜還不錯啊!蘇恩揚愉快地起身,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黑風洞自己把情報都送給我了,接下來只要回山請援就好了。

“客觀,您要去哪啊?”

店小二一把拉住正要出店的蘇恩揚。

“吃完難道不該走麼?”蘇恩揚不解。

“客官啊,吃完應該先付錢啊!”

店小二手上拉得更緊了。這傢伙別是個吃霸王餐的!

蘇恩揚懵了,他之所以直接過來,不就以爲自家密探包吃包住什麼的麼,感情還要收費啊?黑風洞密探這福利不咋地啊!

“我跟你講,你看我這張面具,那是牛頭不對馬嘴……”

“我去你的牛頭不對馬嘴!”

店小二對着那面具就是一拳。

蘇恩揚被打蒙了,啥情況?自己人要不要這麼狠的?!

“你小心我一口吐沫星子……”蘇恩揚威脅道。

店小二一聽,這不止是吃霸王餐啊,這他喵是來找事的!

“兄弟們抄傢伙,有人砸場子!”

一羣店小二手持刀槍棍棒板凳毛巾,將蘇恩揚團團圍住。

“都是自家兄弟,談錢多傷感情啊!我是牛頭馬密探啊!……”

蘇恩揚陪笑,這出門不帶錢就是不行!

“自家兄弟?親兄弟還明算賬呢?兄弟們打!”

店小二中有人一喊,大家抄起武器就是一頓暴打。

夜裏,慶豐城富錦酒樓。

蘇恩揚四仰八叉的被綁在柱子上,一個看店的菜老頭拿着燭臺,一瘸一拐地過來。

那燭火移到蘇恩揚近前,菜老頭拍拍蘇恩揚。繩子斷了,蘇恩揚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是新人吧,好幾年沒見有密探來吃霸王餐了!”

蘇恩揚尷尬地笑笑:“感謝前輩救我,等我下次回來,必有重謝!”

“下次回來?你想多了。我說過要放你走麼?”

在燭火的映照下,菜老頭表情詭異。

“那你放我下來幹嘛?!”

蘇恩揚感覺自己腦子不夠用了。

“讓你活動活動筋骨啊!”菜老頭理所當然地說。

我他喵心態炸了!說好的同袍之情呢!你們黑風洞的密探是不是腦子都有病啊!

“大爺,你就把我放了吧?不就是一頓酒菜麼,回頭我加倍給你!”

看着苦苦哀求的蘇恩揚,菜老頭臉色一黑。

“我看你筋骨活動地差不多了,回去吧!”

傻子纔回去!蘇恩揚一拍屁股,就要奪路而逃!

“牛頭馬密探,你還是給我回來吧!”

菜老頭一把抓住蘇恩揚衣領,將他提了回來,重新捆綁結實。

“這酒樓爲啥能開這麼多年,那背後可是有一氣派的大人物撐腰呢!等明天那人來了,自有定奪!”

蘇恩揚肺都氣炸了!一氣派的大人物?別讓我知道是哪個孽障!回山後老子一屁,哦不,一口唾沫弄死你!

“牛頭馬密探,你就安心呆着吧!”

菜老頭端着燭臺遠去。 紅日初升,蘇恩揚被晨光喚醒,迷迷糊糊睜開眼睛。

他倒是睡了個好覺,在這裏也沒幾個人能對他有什麼威脅,所以他也睡得格外舒坦。

“仙師裏面請!”

菜老頭的聲音隔着牆傳了進來。

蘇恩揚心想,菜老頭接待的這位,應該就是所謂的一氣派的大人物了吧?

快來啊,你過來啊!等老子知道你是哪個孽障,分分鐘教你做人!

“菜老頭,聽說又抓住了一個黑風洞的密探!你居功甚偉啊!”

聽到這裏,蘇恩揚差點咬斷自己舌頭。啥玩意?這不是黑風洞接頭地點麼?你不是一氣派的叛徒麼?

難道這裏早就被一氣派發現了,成爲一個引誘黑風洞密探上當的陷阱!

蘇恩揚馬上掙扎起來,要是被抓回一氣派,那自己的臉就丟盡了!

吱呀!

這時候門被打開了,氣夢子一臉開心地走進後院。

“這……這就是你說的那個黑風洞密探?!”

氣夢子指着被捆綁在樹上的蘇恩揚問。

“是的,這傢伙親口承認的。”菜老頭說得那個氣憤填膺斬釘截鐵。

我他喵什麼時候說過了?!蘇恩揚無語。

看起來身形有些熟悉啊!難道是小師叔?!氣夢子思索着。

不會的!小師叔戰力無雙,怎麼會被綁起來?!一定只是身形相似而已!

Www ¸Tтkд n ¸℃o

“來人,給我打二十大板!看見他就來氣!”

我去?! 復仇皇后:邪君乖乖道歉 氣夢子啊,膽肥了不是?感情心裏早就看不慣我啊?你這孽障不會就是長老中的叛徒吧!

店小二們立刻拿來幾根大板子開始打起來!

聽到那闆闆到肉的脆響,氣夢子滿臉享受。生活啊,就是追逐自己的美夢,打碎別人的美夢!

蘇恩揚氣得差點吐血,氣夢子啊氣夢子,回山就讓你這孽障環山跪行三圈。

“好了好了,你們退下吧。”氣夢子揮揮手。

等衆人都出去後,氣夢子突然上前抱住蘇恩揚。

“你總算來了!”

尼瑪!怎麼個情況!這氣夢子不是有什麼特別嗜好吧?!蘇恩揚當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牛頭馬密探,你放心。這裏是我們黑風洞的接頭地點,安全得很。我是你的接頭人——夢遊人。”

夢遊人退後一步,給蘇恩揚解開繩索。

氣夢子是密探?蘇恩揚一時間腦子轉不過來。

“你是夢遊人?”蘇恩揚故作警惕地問。

夢遊人點頭,將蘇恩揚邀請到房間親自給他沏茶。

“我是負責慶豐城這一片的。這裏沒有一氣派的人,你可以放心。”

蘇恩揚尷尬地問:“夢遊人前輩,不瞞你說。我是剛成功通過考驗,對這些還不太瞭解。”

“無妨無妨,不用叫我前輩的,我們都直呼代號就好。你可以叫我夢遊人,我叫你牛頭馬。”

夢遊人很是和善。

這一會功夫,蘇恩揚發現一些問題。這夢遊人長得和氣夢子一模一樣,但表情死板很多!

難道是盜版氣夢子?我不管,反正回去照樣修理你!蘇恩揚哼哼自語。

“夢遊人,爲何別人都說你是一氣派的仙師呢?難不成你真的已經潛入一氣派了麼?”

聽到蘇恩揚的問話,夢遊人樂了。終於有人問了,以前那些密探都不曾問過我啊,一點沒有人與人的尊重!

“老弟啊,實不相瞞。老哥我並不是一氣派之人啊,也沒有什麼一氣派的身份。”

“一氣派近些年來,對轄內監察管理不夠。很多縣城都沒有修士駐紮,這給了我們很好的滲透機會。”

蘇恩揚一聽,感情早就被人家滲透成這樣了!這一旦開戰,怕是要涼啊!

“難道別的縣城也是這樣的情況麼?”

夢遊子讚許地看着蘇恩揚:“牛頭馬兄弟,你很有腦子!我們密探這個行業不需要多麼強大的戰力,但必須有很好的腦子啊!”

蘇恩揚大致一算一氣派的轄區,這他喵怕不是凡間基本被人家都滲透了!

要知道一氣派每年招收的弟子可都是縣城推薦上去的,這裏面混上幾個密探,那不是非常容易的麼?

這羣孽障!這點事情都做不好,真是應該讓你們每天感悟一下萬氣生!

“敢問大哥,我可不可以也有一個大哥這樣的名號?”蘇恩揚湊近問道。

夢遊人壓低聲音:“老弟啊,這個有點難搞。大哥也不瞞你,我這個面具是一氣派五長老氣夢子。”

“五長老?!氣夢子!!”蘇恩揚故作驚訝。

“對啊,各個縣城負責人基本都是長老級的面具。”氣夢子不無得意地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