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蘇薇兒想要說些什麼,但是想着跟冷寒之間的約定,覺得冷寒性子雖然很冷,可到底人心不錯,她不願意坑他。

  • Home
  • Blog
  • 蘇薇兒想要說些什麼,但是想着跟冷寒之間的約定,覺得冷寒性子雖然很冷,可到底人心不錯,她不願意坑他。

“好,我跟你回去。”

蘇薇兒蹙了蹙眉,有些猶豫的回頭望了一眼陸少宸,拂開了他的手。

“薇兒!”

陸少宸一把拉着她的手腕,“不要走。”

將女人護在身後,昂首看着冷寒,“我的人,豈是你想要帶走就能帶走的?”

當初已經讓蘇薇兒離開一次,雖然那一次他不是故意的,可說到底,他真的無用,沒有保護好薇兒。

這一次,他一定不會讓冷寒帶着她走。

“你的人?”

冷寒揚了揚眉,脣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你是在說笑嗎?是你們結婚了,還是怎麼樣?我怎麼就不知道蘇薇兒在短短的一個多小時之間就變成了你的人?”

凜寒的目光瞥了一眼蘇薇兒,“你說。”

“我……”

蘇薇兒欲言又止,夾在兩人中間犯難。

原本不想暴露身份,誰知道剛剛回來就暴露了身份。

不僅如此,居然還跟陸少宸發生了關係,着實讓她有些棘手,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現在的處境。

“少……陸先生,我現在還是回去吧。以後有機會再見面。”

本是想跟着他去看看爸爸留下來的一封信,現在想想還是算了吧。

“不準!”

陸少宸霸道的拉着她的手腕,“蘇薇兒,如果你這一次在離開,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他忽然冷起了一張臉,陰寒的臉色看着讓蘇薇兒瑟瑟發抖。

從來沒有見過陸少宸這般生氣的樣子,突然暴怒,着實讓她心驚膽戰。

“不客氣?”

冷寒雙手置於西裝口袋裏,身子斜倚靠在轎車門框上,儼然一副優哉遊哉的姿態,但偏偏是那樣子的慵懶模樣卻無形中透露着一股子倨傲矜貴的氣息。

氣場全開的他在陸少宸的面前竟然與他不分上下。

兩個男人交火,讓蘇薇兒有些無措。

“冷寒,你別說了,我跟你回去。”

在冷寒發怒之前,爲了保護陸少宸,蘇薇兒決定還是老老實實跟冷寒回去吧。

冷寒不僅僅是一個人,他的背後還有一個強大的團體,如果得罪了冷寒,那麼連慕行之的事情一併完蛋。

到時候還是間接的坑害了慕行之。

一場賭局太大,籌碼更大,她輸不起。

“你在怕什麼?”

陸少宸上前一步擋在蘇薇兒的面前,“莫不是她有什麼地方威脅着你?”

總覺得蘇薇兒的性子應該是無拘無束,隨心所欲,很少有人能夠威脅的了她,可今天的蘇薇兒顯然一反常態,讓陸少宸很不放心。

“沒有,你想多了,怎麼可能呢。”

蘇薇兒沒心沒肺的笑了笑,“別忘了我剛纔對你說的話。現在冷寒是我的男朋友,你不要忘記了自己的身份。”

剛纔跟陸少宸說他們之間可以做地下情人,現在故意這麼說,就是爲了讓陸少宸相信,從而趕緊離開這兒‘戰場’。

不然待會兒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她會成爲受害者。

“胡說!”

陸少宸根本不信。

“讓開!”

面色清冷的冷寒嘴巴里叼着一根香菸,清冷的目光落在陸少宸的身上。

因爲男人蓄着鬍子,分明跟陸少宸同樣大小的年紀,卻跟陸少宸多了些許成熟與穩重。

或許在感情面前,陸少宸做不到足夠的冷靜。

因爲面前的女人是蘇薇兒,那個他日思夜想多年的女人。

若是換做別人,他肯定不會如此卑微。 這石像本身有些神通,能夠分水避波,產生結界,起碼也是後天靈寶這一等級的東西。不過也正是因為它太過神異,以至於柯望在搜索中下意識地將它給忽略了。不過現在想起來,也還來得及。

柯望這一番作為,並不是白費功夫,在爬上女媧石像的頭頂位置,掃除灰塵之後,眼尖的他立刻發現在石像的頭髮部位刻著一篇奇特的文字。柯望大喜之下細細查看,眉頭卻是越皺越緊。

我居然是富二代 這些文字,他有種很熟悉的感覺,好像在哪兒見過,可卻是一個字兒也不認識。說是文字,看著卻又不像字,反而跟圖畫差不多。

柯望像是想起了什麼,連忙朝自己的乾坤袋裡往外翻東西。

「沒有……」

「怎麼找不著了?」

「我明明放在裡邊兒的啊!」

……

「找到了!」

經過一番辛苦的尋覓之後,柯望終於翻揀到了自己想要找的東西,一塊有些陳舊的錦布,上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文字,看著居然和女媧石像上的文字差不多的模樣。

這是當初在昆崙山,柯望從三界石上拓印下來的拓本。老實說,若非再次看到這種像字又像畫的文字,柯望還真把這茬兒給忘到腦後去了。

現在再一看這玩樣兒,嘿!還真有點兒像哎!

大體上都差不多,只不過這刻在石像上的文字顯然是要久遠一些,也比這拓本上的上古文字要複雜許多。想來也可以理解,畢竟女媧娘娘是自開天之時便已存在的太古大神,她老人家所使用的文字自是比上古眾神們要更老一些。

就盯著看了半晌兒,柯望忽然感到一陣頭暈目眩,那石像上的字兒彷彿是活著一般,動來扭去,怎麼也瞧不真切。柯望一時不慎中了招,險些就這麼跌落下去。好在他也算是個元嬰大修,些許精神恍惚還不能讓他就這麼倒下。

真是失算了啊!這太古文字,居然都帶著一絲法則的氣息,實力不夠,抑或是沒有研究過的人,怕是看不得了!

柯望急忙咬破舌尖,靠著嘴裡那股血腥味兒定了定神,閉上眼睛,不敢再看,只是沖著下邊兒喊道。

「小狐狸,別嚷嚷了!你快過來瞧瞧,這寫的都是什麼?」

不懂就要問,這沒什麼丟人的。相反,放著免費的外援不用,那才是真傻子!

這小狐狸與女媧娘娘沾親帶故,沒準兒這柯望看不得的太古文字,她能看得。

胡媚聽到柯望的叫喚,雖然十分好奇柯望發現了什麼,不過她可不像柯望那麼無法無天,敢踩在女媧娘娘的頭上找東西。雖然那只是一尊石像,可也是代表了至高無上的聖母娘娘,她可沒有膽子以下犯上!

「你先下來,我做個梯子爬上去。」

柯望翻了個白眼,女人就是麻煩,都這會兒了,還有功夫去做梯子嗎?

他也不多說廢話,立馬就跳了下去,摟住胡媚的腰,直接來了一個霸王硬上弓。

「你給我上來吧!」

胡媚被柯望的動作嚇了一跳,一時沒反應過來,任由柯望將她帶到了石像頭頂。

「你看,這不就上來了嗎?」柯望對自己這手「帶妹上天」非常得意,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舉動是有多麼曖昧。

不過他的報應很快就來了!

胡媚回過神來,羞得滿臉通紅,也是二話不說,直接就是一個嘴巴子,狠狠地抽在了柯望的臉上!

柯望這皮糙肉厚的,跟個沒事兒人一樣,撓了撓被打的這半張臉,連叫都沒叫一聲……也對,他都痛覺遲鈍了,哪怕拿刀子砍都給被蚊子咬似的,胡媚這不帶真氣的一巴掌,又能拿他怎麼樣呢?

不過柯望這「鋼鐵直男」並不知道女人這種生物的行為邏輯。如果她們打你,一定要裝得很痛;如果真的很痛,那就要裝得沒事。她們的脾氣說來就來,說走就走。但是一旦不合她們的意,那脾氣什麼時候走,就真的不一定了!

寧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毫無疑問,柯望要倒霉了!

胡媚露出了一個絕對稱不上善意的微笑,眼神朝著柯望的下體飄來飄去,似乎是在打著什麼下作的主意。 盛寵1001次:喬少,深深愛 柯望感覺下邊兒涼颼颼的,沒來由地產生了幾分危機感,求生慾望極強的他立馬就想要扯開話題,指著刻在石像上的文字問道。

「你看看這寫的什麼,認識嗎?」

胡媚原本還想來個「撩陰腿」之類的招數,把眼前這個可惡的混蛋給閹了,好好出口心中的惡氣。可在順著柯望手指的方向看到那些文字后,她忽然全身一怔,所有的精神都放在這上邊兒,自然也就顧不得報復柯望了。

柯望還不知道自己的「小弟弟」剛才在鬼門關外逛了一圈兒,兀自侃侃而談。

「這文字有點兒古怪,我看了一會兒居然會頭暈,裡邊兒隱隱有些法則的韻味。你小心一點兒……」

「這是太古妖文,自不是凡人可以看的。」胡媚抬手細細撫摸著刻著的文字,眼神變得迷茫起來,似乎是在神遊天外。

「太古妖文?」

柯望點了點頭,若有所思。若是如此,倒是可以說得通了。

太古妖文並非是妖族所創造的文字,而是在太古之時,極個彆強大的太古妖族誕生之初,天道顯化,自動出現在腦中的知識。這裡邊兒涉及到的宿世智慧與胎中之謎,即便是妖族自己,也不甚了了。大體推測,應是在上一個宇宙輪迴之後,所遺留下來的遺傳訊息,類似於現代科學所說的「隱性基因」,這裡邊兒包含了上一個世界的訊息,直通大道,神秘非常,卻又彌足珍貴。

靠著這個優勢,太古妖族在修鍊之路上少走了很多彎路,率先建立了天道的化身天庭,與盤古血肉所化的巫族共成洪荒之主,平方天下。

後來巫妖大戰,兩族損失慘重,退出洪荒舞台。妖族天庭破敗,太古妖族十不存一,這太古妖文也就不再出現。

聽說這上古文字,便是從太古妖文中提煉簡化出來,融合了巫族所造文字的普及性,再加工出來的替代品。雖仍是深奧難懂,卻只帶了一絲大道的影兒,不單為妖族所用,放眼天下各族,皆可修習。這才造就了上古練氣士時代的繁華盛世。

之後的發展中,文字越來越簡化,更加得通俗易懂,傳播也越來越廣,但卻失去了它本來的作用,難以再靠觀想文字直通大道。而太古妖文也就此失傳,除了某些太古妖族的後裔之外,即便是修真者,也難得一見,更別說去研究了。 女媧娘娘這等聖人級別的存在,會知道太古妖文,柯望一點兒也不感到意外,不過這倒也給他出了個難題。這太古妖文,非太古妖族血脈不可觀想,也就是說,與他無緣了。

不過胡媚身上的九尾狐血脈也不是虛的,有她在,想來破解這太古妖文也是不在話下。只是之後還要柯望求著這小狐狸解釋一番,讓他有些不爽。

胡媚入定觀想的時間不算很長,沒過多久,她便從那玄之又玄的境界中脫離出來。看起來,她跟剛才沒什麼區別,不過眼尖的柯望注意到,原先圍繞在胡媚身邊的散亂靈氣,就在這短短時間裡,被胡媚收縮到了體內。

返璞歸真,渾然天成,這是金丹期向元嬰期過度的必經階段。只不過是觀想了一些太古妖文罷了,胡媚居然直接從金丹前期跳到了金丹後期,如此迅速,都可比擬域外佛宗的灌頂神功了!

柯望看得眼饞不已,不過他也知道這是胡媚的機緣,羨慕也沒用。話說回來,當初他被彩雲界的傳國魂玉功德灌頂,直接從金丹前期一路橫衝直撞到元嬰後期,坐直升機都沒那麼快,這提升的量可比胡媚強多了。雖是霉運不斷,終究還是有那麼一兩條主角待遇的,也就沒什麼好羨慕了。

胡媚微微一笑,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變化。原本她只能算是一個充滿魅惑的美女,美則美矣,卻是顯得有些刻意,定力深一點的人都不會沉迷。 豪門隱婚之寶貝太美 可如今的胡媚,舉手投足間媚態橫生,雖是無心卻又盡顯風姿。柯望這麼一個不解風情的大木頭,在看到胡媚那媚骨天成般的變化之後,也覺得有些口乾舌燥,不知道要做什麼才好。

這青丘九尾狐一族的媚術實在有些厲害,差點他就中招了!

柯望定了定神,轉過身將自己那不安分的「小兄弟」安撫下去,這才回頭道貌岸然地問道:「這太古妖文都記錄了些什麼?有沒有出去的方法?」

胡媚將柯望的反應都看在眼裡,不過她們青丘九尾狐一脈對於情慾放得很開,根本不像凡人女子那樣裝模作樣。對她來說,柯望受到誘惑,那是正常現象,沒有反應,那才是出了問題呢!

從她跟柯望一起掉進海里開始算起,兩人獨處也有段時間了,柯望這假正經一直裝作漠不關心的樣子,讓這小狐狸一度懷疑自己的媚術是不是沒用了。現在看來,像宋在天那樣的性冷淡大冰山果然不多,她的魅力也還在,並沒有消失。

而且逗逗柯望這還沒上過「戰場」的小初哥,讓胡媚感受到了有別於其他人所帶來的快感。這種若有若無的曖昧感覺,比起簡單的「肉體交流」來,更讓她上癮。一時間,胡媚看向柯望的眼神都開始不對了。

柯望這偽君子也不知是真沒看出來,還是看出來了裝不懂,依然是擺著一張道貌岸然的撲克臉,在那兒裝模作樣:「快點兒說吧,我們的食物不多了,再在這兒耗下去,就真要玩完兒了!」

「哼!男人……」胡媚冷哼一聲,表示不屑。不過她到底也是不想再這麼耗下去了。這媧皇宮雖說是妖族聖地,卻已破敗不堪,什麼都沒剩下,哪有外邊兒的花花世界好玩?

當下她便將自己得到的訊息與柯望共享。

原來所謂的「女媧斬大鰲,以立擎天柱」確有其事,這片蠻荒海域便是被大鰲的妖魂所詛咒,這才變得這麼死氣沉沉,詭異而又充滿殺機。女媧娘娘為了阻止大鰲的詛咒擴散,特意在外圍加固了一道結界,既防住了蠻荒海域的擴散,也攔住了外邊世界的人,這便是狂暴海域最初的來歷。

不過那大鰲畢竟是為補天而亡,那四根擎天柱所遺無上功德,反補其妖魂,即便是以女媧娘娘的偌大修為,也對此頗為忌諱。功德加身,便是與天道有了因果,天道自會護持。女媧娘娘要誅滅大鰲妖魂,就必須先將這大鰲的功德給去了,否則便是與天道為敵。

可這大鰲擎天的功德非同小可,幾與女媧補天的功德相提並論。若是強行將這功德抵消了,女媧娘娘可就虧大了。聖人亦有私心,太過吃虧的事兒,她們是不會去乾的。

左思右想想不出辦法,無奈之下,女媧娘娘便將這媧皇宮搬到了海下,以媧皇宮的皇氣鎮壓大鰲妖魂,希望年深日久,一點點慢慢磨去大鰲的戾氣,再行超度之事。

可後來封神大戰,九州動蕩,大商末代大王帝辛為保殷商天下,令四路大軍奔赴四極,砍伐擎天柱,意欲絕地天通,葬送仙神!

擎天柱倒,封印鬆動,大鰲妖魂趁機脫困,與女媧娘娘在媧皇宮大戰一場。雖然最終大鰲還是被打敗了,不過媧皇宮也給毀得差不多了。女媧娘娘只得在原址立了一尊石像,重新將其封印。

至於擎天柱倒,眾聖議立三界石后歸隱天外天,不問世事,那是在封神之後的事情了。這上邊兒沒寫,但大家都已清楚了。

「女媧娘娘刻這字兒,不單單隻是為了記錄這段往事的吧?」

柯望聽了半天,也沒聽見脫困的方法,心裡不由得有些急了。這秘聞知道的再多,帶不出去也是白搭啊!這媧皇宮會突兀地出現在海底,柯望隱隱約約間也能猜到是與那太古神話中被冤殺的大鰲妖魂有關。一番猜測得到證實,雖不全中,亦是八九不離十。

只是知道這些,對他們脫困卻是沒有任何幫助。這等太古秘聞,又豈是他們這種級別能夠摻合的?即便是知道這蠻荒海域兇殘詭異的根兒是在這大鰲的詛咒上,但連女媧娘娘也沒法子去解決的冤魂,他們哪有能力去超度喲!

「這座媧皇宮裡的確是有一座傳送陣,當初媧皇宮裡剩餘的奴婢僕從就是通過這座傳送陣去往外界的。不過……」柯望還沒感慨完,胡媚便又放出了一個勁爆的消息。

大起大落,讓柯望的精神備受折磨。說話一次性說完會死啊!別再大喘氣兒了行嗎? 冷寒停了車,砰地一聲重重的甩上了轎車門,走了。

蘇薇兒下車,屁顛屁顛的跟了過去,“喂,你等等啊。”

喊了一聲。

男人頭也不回。

蘇薇兒小跑着跟了過去,直到進了電梯。

在電梯內,其餘的旁人在抵達了各自的樓層之後都下了電梯。

一時間,偌大的電梯內就只剩下蘇薇兒跟冷寒。

她偏着腦袋,俏皮的咬着牙齒,試探性的問道:“你……真的生氣了?”

“哎喲,一個大男人你好意思生氣嗎?我要是你都不好意思生氣。再說了,本來長得那麼英俊帥氣,風流倜儻,人見人愛,車見車爆胎。突然冷着一張臉,簡直醜爆了,顏值都沒了。”

蘇薇兒原本也是火爆的性子,可不知爲何,在面對冷寒的時候居然沒法發脾氣,或者說看見冷寒生氣她有些害怕。

男人聽着她的一番違心的話,瞟了她一眼,沒說話。

初見成效,蘇薇兒立馬又說道:“你看看你,笑起來的樣子超級帥,對不對?多笑一笑才能找到女朋友,不然你就單身一輩子。”

“是嗎?怎麼,你想做我女朋友?”

男人問題犀利,驚得蘇薇兒無法回答。

撇了撇嘴,別過腦袋不去看他,“你想多了,我一直愛着的人都是陸少宸,怎麼可能會移情別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