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蘇輕把大火調小,滷肉到最後需要小火慢燉。

  • Home
  • Blog
  • 蘇輕把大火調小,滷肉到最後需要小火慢燉。

「什麼異常天氣?」他一副沒聽明白的樣子。

王力信以為真,解釋道:「就是海靈號事件的事啊,政府不是發了一個異常天氣信息徵集公告嗎?有人舉報說你的農場出現過異常天氣,警察應該是來找你核實情況的……我和他們反映過,根本沒聽說過這回事,但是他們說,這事必須走核查程序。」

「哪跟哪啊……我的農場有異常天氣,我自己會不知道?除非乾旱算異常天氣。」蘇輕一副很無語的樣子,又問:「他們說什麼時候到嗎?」

王力覺得可能是鎮上有人看不慣蘇輕這個新來的富豪,所以給他找麻煩,作為副鎮長,他不好多說什麼,只能盡量完成自己的工作,道:「具體什麼時候來沒說,只是讓你今天別外出,等人到了,我就打電話通知你。」

「行,那麻煩你了。」

掛了電話,蘇輕認真想了一下,自己那次給農場降雨,應該只有郭樹偉、孔馬,以及新宅施工隊的人知道農場下過雨,所以舉報人肯定就在這些人裡面,或者和這些人有關聯。

郭樹偉和孔馬可以排除,剩下的就是施工隊,以及相關聯的人。

蘇輕思索了一下,覺得其實也沒什麼,更不打算特意去把舉報人揪出來找麻煩,沒必要,對方估計也不是針對自己,可能就是想賺點獎金,或者湊熱鬧。

沒必要小題大做。

繼續滷肉。

看著鍋裡面的肉,蘇輕有點不滿足,肉只是特級牛肉,不是上次的極品牛肉,香料也只是超市裡買的普通香料,多少差點意思。

他重新拿起手機,上網搜了一下各種香料的種子、樹苗,然後開始下單。

「現在注靈後有了靈識的催化,把這些買回來,扔到地里,做菜前現行培育都來得及,我一個準人仙,沒必要虧了自己的嘴。」蘇輕美滋滋地下單。

牛肉鹵好之後,蘇輕來到旱稻田,對準其中一株剛剛抽苗的旱稻,注入一點靈力,然後用靈識催化。

這株旱稻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成長,不一會,就有了半米多高,然後長出三個分櫱,繼續成長。

又過了一會,整株旱稻的高度超過了一米二,綠油油的,三個分櫱也分別抽出了三條稻穗。

至此,一點靈力已經全部被稻株吸收完,長有三條稻穗的旱稻也有了極品品質。

當然,如果讓它自然成長下去,蘇輕不再注入靈力的話,稻株本身或許能保持住極品品質,但結出稻穀,是極品稻穀概率會非常小。

蘇輕當然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他已經迫不及待地想品嘗一下用極品稻穀做出來的米粉是什麼滋味了。

沒有猶豫,他又往稻株內注入了一點靈力,同時用靈識催化。

稻株繼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成長,很快長到一米五的高度,三條稻穗也開始變化,上面快速長滿密密麻麻的穀粒,並且逐漸變得飽滿,

到最後,每一粒稻穀都長到普通稻穀十幾粒那麼大,上面的顏色也開始慢慢變得金黃。

前後不過三四分鐘,兩點靈力,蘇輕就培育出一株長滿極品稻穀的稻株。

一數,三條稻穗上都有三四百粒稻穀。

揮手用靈力把稻穀擼下來,去皮,適當的去除水分,蘇輕驚喜地發現,這一株旱稻結出的米粒居然超過了半斤!

聞了聞米香,蘇輕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無比期待起來。

離開前,蘇輕看著一米五高的稻株,有點糾結。

稻株有點太扎眼了。

這株旱稻吸收了近乎兩點靈力,已經達到了極品品質的極限,只差一線,就可以「入靈」了。

入靈之後就是真正的「靈物」,可以稱之為靈稻。

蘇輕估計,靈稻應該已經徹底脫離了原本稻穀的生活習性,進化成了另一種更高級的生命形態……

他還沒培育過真正的入靈作物,具體如何,還得看實踐。

蘇輕往它的體內又注入了一點靈力,不過這次,他沒有再用靈識催化,而然讓它自己慢慢吸收。

倒不是蘇輕不想一口氣把靈稻培育出來,而是做不到。

從極品旱稻到靈稻,已經不再是普通的生命進化,是進化上的躍遷,是質變。

靈識催化靈力也無法直接實現這種生物生命本質的進化躍遷。

或許將來修得人仙道果,擁有了法力之後,可以一蹴而就。

但現在還不行,需要靠這株旱稻自身的機緣。

蘇輕拿著半斤多的極品稻米回到別墅,留出二兩等中午的時候煮飯吃,其餘的全都碾碎成粉,開始製作想了一早上的米粉。 顧汐注意到他的呼吸恢復正常,但視線卻愈發地幽深難懂,像沉醉在了她的眸里。

莫名地,一陣熱度爬上她的臉頰。

突然身子被人猛地一推,推得她不得已往後退去,差點跌倒。

顧夢挽上了霍霆均的手臂:「對不起,對不起霆均,是我剛才太衝動了,你沒事吧?」

她淚光閃閃的,滿臉的歉意。

霍霆均下意識地將自己的手抽離顧夢的挽扶。

搖頭,對顧夢露出溫和的笑:「是我生病了,不關你的事,不要哭。」

顧夢一把抱住他。

「你住院要做手術了怎麼都不告訴我?如果不是顧汐說,我完全都不知情!」

霍霆均抬頭,睨向微微發愣的顧汐,興師問罪。

顧汐抿唇。

他的病都嚴重成這樣了,還想瞞着顧夢到什麼時候?

他還真的深愛着顧夢,寧願自己一個人孤寂地承受病痛,也不願意讓顧夢擔心。

顧汐斂起思緒,叮囑道:「顧夢,他現在不能受刺激,你們打情罵俏也要有個度,你扶他回房吧,我先去工作了。」

轉身離開的剎那,顧汐的心頭,一股惆然若失,像夕陽晚風下的炊煙一樣,裊裊升起,絲絲縷縷,當你想要抓住它的時候,它又隨風飄散了。

她不知道,霍霆均的視線緊緊地咬住了自己的背影,眉頭也不自覺地擰了起來。

顧汐坐在護士站里,寫了整整一上午的病歷報告。

8號病房裏,有顧夢,所以不允許任何人進去打擾。

「顧汐,霍霆均是你的未來姐夫,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們?難怪他指定要你去看護,原本你是他未來的小姨子呀!」

「就是啊!你竟然有個那麼帥還那麼有錢的姐夫,怎麼還那麼低調呢?」

不斷有同事過來,在她耳邊諜諜不休,聊的全是霍霆均,別說顧夢,連她這個「未來小姨子」都成為了全院的羨慕妒忌恨對象了。

如果她們知道,她不單是霍霆均未來的小姨子,現在還是霍霆均結婚證上的配偶,會不會震驚死她們?

這錯綜複雜的關係,連她自己都覺得可笑又可恥!

顧汐心情莫名低落,但還是強打精神工作。

她祈禱著霍霆均能夠快點康復出院,不要再生節枝,這樣的話,她就可以全身而退,至於實習期提前結束的事,她不打算接受。

因為這對其它人不公平,顧汐相信自己的實力,能夠在倆個月後順利通過考核。

顧汐的願意註定是要落空的。

就算霍霆均願意,顧夢顯然也不會輕易放過她的。

「顧汐,你進來一下。」顧夢親自走出房門,呼喊她,嘴角揚起的那抹得瑟的笑意,像毒蛇般涰著毒液。

顧汐知道准沒好事,但又不能不進去,只能收拾好手裏的報告,走進8號房。

霍霆均和顧夢一起坐在沙發上,他批閱著文件,而她操著一口流利的英語,幫他做翻譯,他英俊無瑕的側顏,掛着一抹柔和的笑意,長指握着筆,在上面勾勒出剛勁而俊挺的名字。

這樣看着,真的般配。

霍霆均聽聞她的腳步聲,轉過臉來,那雙迷人的深眸,一下子冷了下去。

「你進來幹嘛?」他眉宇都捎上了不悅的神色,這冰冷的態度,剛之前跟她鬥嘴耍賴時,竟是天淵地別。

有什麼東西,刺了一下顧汐的心。

但她努力地忽略掉。

顧夢甜笑着說:「是我喊小汐進來的,霆均,我下午還有課,得回學校去了,我不在的時候,你就讓小汐幫你翻譯文件吧,她英語也學得很好哦,我晚上會再來的。」

顧汐在心裡冷笑,顧夢從來沒有那麼親密地喊過自己,打從記事開始,不是喊她醜八怪,就是兇巴巴地直呼她的名字。

看來愛情的力量真的「偉大」,可以讓一個母夜叉瞬間溫馴成小綿羊,雖然只是表面的!

霍霆均眼眸含着溫情:「好,你乖乖去上課,我等你。」

顧夢被霍霆均這柔情的一笑,笑得心神蕩漾,恨不得撲到他的身上去。

她情難自禁地攀身過去,想要吻他一口。

她一接近,身上的濃厚的香水味,便讓霍霆均皺了眉。

他下意識地偏過了臉去,閃開了她的吻。

霍霆均的這個躲避的動作,讓顧夢心頭受挫,瞳孔猛然地一縮。

這個男人是那麼的聰銳,他察覺到自己不經覺間對顧夢的疏遠,也察覺到顧夢的受傷。

他伸出手,握住她的手,眼裏的真摯如最堅韌的鑽石:「小夢,過往我從來都沒有對哪個女人動過心,你是第一個,也會是我最後一個女人,慢慢來,我們來日方長。」。 姐姐的朱唇只差幾厘米便就親上了,沐塵此時心裡宛如熱鍋上的螞蟻。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面對這種情況,我究竟是反抗還是直接接受?

他的心中彷彿有兩個小人在打架。

好小人:不行!不可以這樣做!

壞小人:切,什麼不行,只要能做那個就行。

好小人:可我們是姐弟!

壞小人:老爺子都說了要把姐姐們都嫁給自己,反正早晚都要幹這種事。

好小人:不能違背道德的底線!

壞小人:那只是塵世凡人的說法,我們是修道者,不必在意。

好小人:……

壞小人:……

沐塵的心中正在天人交戰。

姐姐的朱唇接著接近,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從那誘人的朱唇中傳來的溫熱吐息。

算了算了,既然反抗不了那就閉上眼睛默默接受這一切吧。

沐塵這樣自暴自棄想著,然而,就在他可以一親芳澤時,突然……

「塵郎!」

外面傳來一聲嬌呼,嚇得他陡然睜開眼睛,大腦瞬間清醒。

自家媳婦兒怎麼來了!!

我去!完了完了!

這要是讓自家媳婦兒看見姐姐跟自己在床上這般旖旎的氣氛,後果不堪設想啊!她可不認識姐姐!

自家的媳婦兒肯定打不過姐姐的,他可以確定,姐姐們是接受了家族的傳承,所以一個個最起碼是沖虛境巔峰的實力,就憑這一點,姐姐們可以輕鬆完虐自家的媳婦兒,雪袖姐還有蘇妙儀。

明小雨嗎?

小丫頭片子一個,他還沒有喪心病狂到連小孩子都不放過的地步。

更何況,他是一名十足的姐控以及御姐控,不是妹控蘿莉控。

小蘿莉除了可愛和會賣萌討人喜歡,還會什麼?

還不能對她們伸出愛的呵護,養著純屬是為了看的養眼這一個原因外還真的想不出什麼了。

御姐多好啊!

成熟優雅,風韻十足,要氣質有氣質,要身材有身材,時不時一起喝喝小酒,探討探討人生,生活過得愜意的很。

撇開姐姐們不談的話自己現在就是登上了人生巔峰的人了。

左手摟著雪袖姐,右手摟著自家媳婦兒,懷裡再躺著蘇妙儀的話,以後生活過的那是幸福死了。

但現在,還是要先處理好眼前的事最重要。

萬一姐姐跟自家媳婦兒對峙起來……

腳步聲越來越近,隨後傳來門「吱呀」一聲。

沐塵轉過頭,一名容貌妖艷極美的紅衣女子看著他,脆生生道:「塵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