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蘇逸伸手撓撓頭,吧唧兩下嘴:“錢的話我確實不多,但是可以賺,大家的錢不都是賺來的嗎?我也可以啊!”

  • Home
  • Blog
  • 蘇逸伸手撓撓頭,吧唧兩下嘴:“錢的話我確實不多,但是可以賺,大家的錢不都是賺來的嗎?我也可以啊!”

“哈哈!”

馬正華仰頭大笑一聲,不屑的看了蘇逸一眼,玩味道:“告訴你,現在老子的地盤最多,收入也最多,整個天涯會的人都沒有我賺得多,你和我比錢,還以後賺錢,你以爲你說的話,好使嗎?”

“你的地盤最多?我看不盡然吧,你是不是記錯了?” “我會記錯,你小子……” 馬正華的話還沒有說完,他的手機突然響起來,一陣“鈴鈴”的響聲。

馬正華低頭看了一眼手機號碼,不耐煩的伸手接通:“喂,搞什麼飛機?老子過來開會你不知道……什麼?你說什麼?我們的地盤被人掀了?”

“大哥,大哥!”

馬正華的電話還沒有說完,外面就跑進來十多個人,一個個身上滿是鮮血,驚恐的跑進去,看着馬正華驚恐喊道:“大哥,不好了,我們的地盤都被人掀了,很多兄弟都受傷了,我們現在怎麼辦?”

“怎麼會這樣?發生什麼事情了?”馬正華眼珠子瞪得溜圓,轉頭看着孫正和魯通:“你們的有沒有事兒?”

孫正和魯通心中一驚,也急忙伸手將手機拿出來,打電話詢問了一下。

可是孫正和魯通的地盤安然無恙,風平浪靜,一點事情都沒有。

馬正華眼珠子瞪得溜圓,對方就找他的麻煩,很明顯是衝着他馬正華來的,這件事情不管怎麼樣,馬正華都不能善罷甘休。

當即,馬正華轉過身,看着周圍的人,憤怒的咆哮起來:“媽的,到底是誰,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搞什麼飛機,老子過來開會,竟然有人敢來找我的麻煩,給我查,查清楚到底是誰!”

蘇逸笑眯眯站在後面,伸手拍了一下馬正華的肩膀:“行了,不用查了,我告訴你是誰——就是我!”

馬正華雙眼圓睜,轉頭看向蘇逸,咬牙切齒的盯着蘇逸:“媽的,是你,原來是你?”

蘇逸十分肯定的告訴對方:“沒錯,就是我乾的!”

“你小子是不是不想活了,我現在就把你給弄死,我看你……”

蘇逸笑眯眯咧開嘴,大手猛地抓住馬正華的脖子,手臂一用力,硬生生將馬正華提起來,整個人狠狠將馬正華砸在了牆壁上。

全場的人都紛紛站起身來,難以置信的看着蘇逸,忍不住嚥了一口唾沫。

開什麼玩笑,馬正華至少也有一百七八十斤,足有一米八的身高,五大三粗的,一直都是天涯會裏面除了單立新之外最強悍的存在。

現在在蘇逸的面前,竟然連一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輕易的就被蘇逸給提起來了,這也太扯了吧。

馬正華被掐的臉色漲紅,雙眼圓睜,詫異的看着蘇逸,臉上盡是難以置信的神色,雙臂用力的揮舞着,卻根本掙不開蘇逸的手。

“弄死我?你還不夠格,我已經說過了,今天我過來是來選天涯會會長的位置的,沒有地盤怎麼行?現在看來,我的地盤應該比你多了吧?至於人,你們可以去窗口看看。”蘇逸笑眯眯看着周圍的人,語氣也變得陰冷下來。

聽到蘇逸的話,孫正和魯通等人也急忙走到了窗口的位置,往下面看了一眼,也不由睜大雙眼。

在樓下的位置,至少聽着七八十臺車,車邊都站着五六個人,隨便看去,下面至少站了四五百人。

這麼多人一起出現在不善堂的門口,如果不是來砸場子的,很明顯就是蘇逸的人。

蘇逸身邊竟然有這麼多人,這一點就連孫正和魯通都沒有想到。

“現在你們應該已經看到了吧?多餘的話我不想說了,要人我有人,至於錢,我只能說,如果你們願意跟着我的話,我會讓你們有花不完的錢,而且,我的錢絕對是正規渠道,永遠不用洗白的錢,就看你們想不想和我一起賺!”蘇逸轉過身,看着後面的一羣人,沉聲說道。

“開什麼玩笑?我們可是地下勢力,怎麼可能錢全是正規渠道來的,你以爲我們會相信你說的話?”後面一個男子不屑的嗤笑一聲,伸手指着蘇逸。

“不信?”蘇逸笑着咧開嘴,大手猛地將馬正華砸在地上,一腳狠狠踹在了馬正華的胸口上。

馬正華身體猛地拱了起來,像是煮熟的大蝦一般,眼珠子都要吐出來,難以置信的看着蘇逸,嘴裏發出一道呻YIN聲,雙眼一翻,直接倒在了地上。

蘇逸拍了拍手,看都不看馬正華一眼,笑眯眯轉過頭看着男子:“你要是不相信的話,就和馬正華一個下場,你可以自己選擇!”

男子雙眼圓睜,看了蘇逸一眼,當即上前一步:“你嚇唬我呢?怎麼說我也是地下勢力混的,我還是堂主,我怎麼可能爲了一個馬正華和你作對?你放心,以後你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

“噗!”的兩下,孫正和魯通差點一口老血同時噴出來,本來他們還以爲這小子是想要反抗呢,沒有想到這麼快就他媽慫了。

不過現在這局面,孫正和魯通也不是傻子,蘇逸一出手就用這樣鐵血的手段將馬正華給乾的沒了半條命,估計以後就算是馬正華能醒過來,也一定是什麼都幹不了了。

加上今天晚上一下子蘇逸就收了馬正華這麼多地盤,明顯是用馬正華來開到,殺雞儆猴,這一點孫正和魯通不知道用過多少次,他們的心中自然也清楚這個套路。

一出現,蘇逸就玩出這樣鐵血手段,要是他們還不知道好歹的話,恐怕孫正和魯通的下場和馬正華不會有什麼區別。

“沒錯,現在看來,蘇逸是最有資格成爲天涯會會長的,如果大家沒意見的話,天涯會的會長就選定蘇逸了!”孫正和魯通相視一眼,其聲說道。

下面的人誰還敢說話,馬正華的例子就擺在這裏呢,加上有康潔在蘇逸的背後撐腰,很明顯現在蘇逸的力量是最大的。

這個時候和蘇逸作對,無異於以卵擊石,下面這些人都是在刀口上舔血的人,這種事情他們心中非常清楚。

識時務者爲俊傑,不惹事兒纔是保命的最好辦法。

“我們沒有意見。”一羣人紛紛點點頭,跟着孫正和魯通附和起來。

“好了,既然大家已經這樣說了,我也沒什麼好說的,從今天開始,蘇逸就是天涯會的新會長,以後我不會再管理天涯會的事情,一切都挺蘇逸做主,希望你們能夠擁護蘇逸,大家一起賺錢!” 康潔站在首位,掃視衆人一圈,伸手拍了一下蘇逸的肩膀。

蘇逸站在原地,瞄着下面衆人,也挺直了腰板:“放心,只要跟隨在我身邊,忠於天涯會的,我一定會讓大家都能賺錢,但是若是有人陽奉陰違,那到時候就不要怪我不講情面,馬正華的下場,我想在座的人都不想經歷吧?今天我能讓馬正華一命嗚呼,明天我也能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一命嗚呼,如果有人不相信,儘管試試看。”

說完,蘇逸體內一股強橫的氣勢猛然釋放開來,宛如實質一般,直指在場所有人。

所有人都感覺呼吸遲滯了一下,身體一緊,腦門上竟然已經冒出細密的汗珠來,看着蘇逸完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孫正和魯通站在一旁,更是嚇得額頭上滿是冷汗,緊張的看着蘇逸,對着衆人揮揮手:“大家都聽到老大的話了,以後該怎麼做,大家心中清楚,快點回去做好自己的事情!”

“可是我們的地盤……”之前跟隨馬正華的幾個堂主一臉的爲難,小聲唸叨了一聲,這些地盤就是他們的命,天涯會不像別的地下勢力,或許三大毒瘤都碰,當初單立新在位的時候,就不允許任何人碰這些東西,他們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這些地盤的保護費活着。現在蘇逸將馬正華底下的地盤都給搶了過來,一下子他們就變成了沒有地盤的人,沒有收入,他們怎麼活。

“放心,以前是馬長老的地盤現在還是你們的,不過這麼多地盤需要有人管理,至於誰來管理,到時候我會安排人手,你們暫時先回去。”蘇逸笑眯眯看着下面幾個堂主,淡淡說道。

幾個堂主如釋重負,急忙答應一聲,轉身急匆匆離開了會場。

孫正和魯通相視一眼,也對着蘇逸點點頭,轉身離開。

整個會場瞬間變得安靜下來,只剩下康潔和蘇逸站在原地。

“呼……剛纔真是太緊張了,我都要喘不過來氣了。”康潔坐在椅子上,伸手拍了拍自己豐滿的雙峯上方,緊張的看向蘇逸。

“嘿嘿,美女姐姐,我還以爲你各奔就不害怕呢,怎麼說你也是老大的女人,這種場面不是小兒科嗎?”蘇逸笑眯眯轉過身,湊到康潔的身邊說道。

康潔嬌嗔的白了蘇逸一眼,以前跟隨單立新的時候,確實康潔見過不少這樣的場面,但是當時所有人都忌憚單立新的威嚴,誰敢多說一句話。

可是現在情況完全不同,單立新已經死了,在場的人誰還會鳥康潔是誰,剛纔蘇逸沒有出現之前,馬正華對康潔那樣苦苦相逼就是最好的例子。

現在康潔想一想,還有些心有餘悸。

“以後我就不用再擔心了,有你在這裏,天涯會的人也不會找我的麻煩,從今以後,天涯會就是你的,我只管享福就行了。”康潔坐在椅子上,笑眯眯伸手摸了一把蘇逸的臉。

滑嫩的小手兒在蘇逸的臉上滑動,蘇逸也笑眯眯咧開嘴,大手一把抓住康潔的小手兒:“美女姐姐,你說以前你都是大嫂,現在你不做大嫂不是太可惜了嗎?”

康潔挑了挑眉毛,歪頭看了蘇逸一眼,身體微微往蘇逸的方向靠了靠:“怎麼?你還想讓我做大嫂?可是沒有大哥,我這個大嫂從何談起啊?”

蘇逸笑眯眯咧開嘴,玩味的看着康潔,毫不在意的揮揮手:“誰說沒有大哥的?這不是就站在你面前嗎?剛纔天涯會的人一致投票決定的,我可是名副其實的大哥了!”

“噗嗤!”康潔不由捂住嘴,玩味的看着蘇逸,小手兒在蘇逸的手心上輕輕抓了一下:“大哥,誰知道你夠不夠大啊?”

“夠不夠大?試試不就知道了,保證讓你終生難忘,我的大,我自己都害怕!”蘇逸得意的挺了挺腰板,認真的看着蘇逸說起來。

康潔撇了撇嘴,也沒有理會蘇逸,掙開蘇逸的大手,擡步向外面走去:“不和你胡鬧了,明天開始,你有的忙呢,這些人可不是真的對你的心服口服了,他們一定會想辦法找你的麻煩,這麼多人呢,你有好多事情要面對呢!”

蘇逸笑眯眯咧開嘴,他心中自然清楚,先不說別人,僅僅是孫正和魯通就絕對不會臣服蘇逸,而且今天晚上之後,恐怕真的風雨就要來臨。

但是事情已經發展到這步,蘇逸自然也不會退縮,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破壞張鈞紹的計劃,纔是蘇逸的真正目的。

“你們說什麼?馬正華竟然被蘇逸給打死了?”

“沒錯,張大少,蘇逸的手段實在是太鐵血了,完全不給我們一點反應的機會,要不是我們隨機應變能力強的話,恐怕現在我們也成爲會場裏面的兩具屍體了!”

張鈞紹慢慢站起身來,臉色陰沉的捏着手中的鐵球,手指微微用力,兩顆鐵球瞬間化爲了粉末,被風一吹,散落在地上。

“那麼你們就不害怕面對我,也變成兩具屍體?我苦心準備這麼長時間的事情,就被你們三個這樣輕易就破壞了,你們知不知道我現在想怎麼樣?”張鈞紹轉過頭,看着孫正和魯通沉聲說道。

孫正和魯通嚇得渾身一哆嗦,看着地上的鐵粉,忍不住嚥了一口唾沫,相視一眼,急忙上前一步:“張大少,你千萬不要誤會,我們知道你的意思,我們之所以敢過來,也是因爲我們想要了解決辦法,蘇逸想坐穩天涯會老大的位置,絕對沒有那麼簡單,我們一定會讓他短時間內,離開會長的職位!”

“下臺!?”張鈞紹轉過身,瞄了一眼孫正和魯通,不由嗤笑一聲:“怎麼?你覺得你們兩個還有用?就憑藉你們兩個的本事,我看就是死哪天,你們都搞不定這件事情了!”

孫正和魯通身體顫抖了一下,他們也不是傻子,就衝張鈞紹的這句話,他們幾乎已經想到自己的解決是什麼。 “張大少,我們其實還有……” 孫正和魯通的話還沒等說出來,張鈞紹猛地轉過身,一把抓住了孫正和魯通的脖子,隨着“咔嚓”的悶響,一瞬間,一抹紫色已經出現在孫正和魯通的脖子上。

孫正和魯通雙眼圓睜,伸手捂住自己的脖子,身體向後退了一步,嘴巴大張,用力的睜大雙眼,伸手抓了兩下脖子,脖子上的紫色瞬間變成了黑色,就連脖子上的血管都看得清清楚楚。

“啊……啊!”兩個人發出一陣慘叫聲,接着一羣黑漆漆的蟲子,從他們的嘴巴鼻子甚至是耳朵眼睛裏面爬出來。孫正和魯通痛苦的嚎叫一聲,仰面倒在了地上,身體止不住的顫抖,不到半分鐘時間就化爲一具乾巴巴的屍體,倒在地上沒有了反應。

“兩個廢物,也敢在我面前說話!”張鈞紹冷哼一聲,活動一下自己的手腕,對着外面的人揮揮手:“扔到河裏面去。”

“是!”兩個人急忙答應一聲,將屍體收拾好,快步離開了別墅裏面。

張鈞紹剛剛坐在椅子上,一道身影從外面走了進來,笑眯眯看着張鈞紹說道:“張堂主,看來你的修爲精進了許多,沒有想到,這麼難學的功法竟然已經被你學會,看來這一次李天林的壓力可要大了。”

張鈞紹擡頭看了一眼面前的男子,不由冷哼一聲:“李天林?李天林算是什麼東西?不過就是一條狗而已,就算我沒有現在的修爲,他也入不了我的眼睛。”

“但是李天林背後的人呢?我聽說,他已經來到了天海市,目標應該和你一樣,都是蘇家的那位大少爺。”男子笑呵呵的坐在椅子上,玩味的看着張鈞紹說道。

張鈞紹臉色微微變了變,身體向前探了探:“你說的是真的?那個傢伙竟然來到天海市了?看來他是非要和我爭到底纔是了!”

“不是要和你爭到底,是不會上你上位,只要你現在上位的話,你和他就平起平坐,他絕對不會容忍你和他平起平坐,至於原因,不用我說,你心中也應該清楚吧?”男子玩味的看着張鈞紹,淡淡說道。

張鈞紹眼中寒光閃爍,冷哼一聲,也沒有說話,伸手拿出一顆雪茄,扔給了對面的男子。

“我這一次過來,是想要提醒你一聲,不要再浪費時間,你必須加快你的腳步,不然的話,很有可能這裏的功勞就和你沒有一點關係了。”男子拿着雪茄,輕輕的聞了一口,站起身離開了別墅。

張鈞紹拿着別墅,用力抽了幾口,最後搖了搖頭,轉身走到了樓上,伸手將手機拿出來,打了一個電話:“給我開始全面行動!”

再說蘇逸那一邊。

“咔嗤!”,清脆的車聲傳出來,蘇逸將車穩穩停在了李鴻天的別墅門口,擡步走了進去。

“哈哈,蘇逸……哎呀,不對,現在應該叫蘇會長了是不是?恭喜蘇會長,將天涯會拿下,看來以後我們就是同行了,大家要多多關照纔是啊!”李鴻天站起身來,笑呵呵對着蘇逸抱了抱拳。

蘇逸咧開嘴,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那就不用了,這事兒和我也沒有什麼關係,我也不在乎,我過來是想兌現我的承諾的,之前答應給你的地盤,你隨便說,想要哪邊,我都給你……”

“哎,蘇會長,你這樣是不是有點太小瞧我了?”李鴻天伸手打斷蘇逸的話,抽了一口雪茄,坐在蘇逸旁邊:“地盤的事情就此作罷,當做我沒有說過,我們不談了。”

“不談了?”蘇逸皺了皺眉頭,好奇的上下打量李鴻天:“不對呀,這地盤不是你最想要的嗎?這怎麼現在就不談了?這有點說不過去吧?”

“我說不談就不談了。”李鴻天笑呵呵得揮揮手,身體往蘇逸身邊湊了湊:“現在我身邊坐着一個蘇家大少爺,我竟然還想着區區幾條街的利益,外人如果知道的話,一定會說我就是個傻子。”

蘇逸眼珠轉了轉,心中暗罵一聲老狐狸,李鴻天這一次看來打得根本就不是什麼天涯會的地盤的主意,他明顯是衝着蘇逸來的。

不過蘇逸仔細想想,心中也有些瞭然,確實也是,如果換做是蘇逸的話,自己的身邊坐着一個作用全球三十強裏面的大家族的少爺,蘇逸也絕對不會僅僅爲了幾個地盤的利益就放棄這麼大的蛋糕。

只要跟着這位大少爺的話,以後必定前途無量,最主要的是,好處多多。

想想蘇逸也明白李鴻天心中所想,笑眯眯點點頭,看着李鴻天說道:“那你說吧,你想要什麼,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以後……”

“現在說這些爲時尚早,你可不要忘記,後面還有人虎視眈眈的盯着你呢,你現在和我說這些話,只會成爲一個笑柄而已,我如果是你的話,我現在應該想的問題是,應該如何才能利用好自己手中的資源,比如說,我。”李鴻天打算蘇逸的話,語氣也漸漸變得嚴肅起來。

“利用你?”蘇逸眨巴兩下眼睛,被李鴻天的話徹底弄蒙了,不由撓撓頭:“我利用你什麼?”

“你可不要忘記,現在地下勢力,一共三分天下,除了你現在有的天涯會,就剩下我和紅火兩個人,而不管我現在倒戈在哪一方,都有可能改變整個地下勢力的局面。”李鴻天站起身來,伸手彈了彈菸灰:“你是蘇家的大少爺,但是張鈞紹也是張家的大少爺,而且張鈞紹的身份背景明顯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我選擇誰,我都能夠得到巨大的好處,這一點,毋庸置疑。”

蘇逸心中一動,聽着李鴻天的話,身體慢慢靠在沙發上:“你的意思是,你想要我收編你,讓你的勢力徹底成爲我天涯會的一部分,這樣一來的話,天涯會就會變得無比強大,而紅火就算是有什麼本事,也沒有辦法和我競爭,統一地下勢力,志在必得了?”

“你當初不就是這樣的想法?” 蘇逸心中一動,確實,當初蘇逸抱着的就是這樣的想法,不給張鈞紹得到地下勢力的機會,將整個地下勢力徹底漂白,這樣一來,張鈞紹的計劃會隨之破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