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蜜糖也很好奇的拿起王聰手中的這枚紫色戒指,戒指是雙層的,可以轉動。

  • Home
  • Blog
  • 蜜糖也很好奇的拿起王聰手中的這枚紫色戒指,戒指是雙層的,可以轉動。

蜜糖不經意的轉動之後,落日弓又砰一下憑空而出!

“這是什麼鬼?!”王聰眼神裏閃爍着激動,他可從未見過這種東西啊:“這是魔術師的超級道具吧!?”

王聰再次拿過巨弓,又摸了一下觸摸按鈕,巨弓再次變成戒指,戒指轉動,又變成了巨弓!

我的天吶!這真的是太神奇了。

蜜糖的臉上也寫滿了吃驚:“我以前聽說過,有科學家研究分子的分裂和重組,一旦研究成功,就能讓物體重組,甚至可以把一棟房子,一部汽車,都變在一顆膠囊之中!”

“你說的那是漫畫吧……七龍珠我也看過。”王聰撓了撓頭。

“你居然記得七龍珠?你的記憶……”蜜糖瞪大眼睛。

王聰又攤手搖了搖頭:“我的記憶還是那樣,可我對這些東西卻沒有忘記,我知道第88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是小李子,我也知道我的女神是斯嘉麗……可我就是不知道我自己是誰。”

蜜糖抱歉的看了王聰一眼:“我是不是又讓你傷心了。”

“沒關係。”王聰擺擺手:“我都習慣了這種沒有自我記憶的感覺了。”

“那你爲什麼會連火鍋,自助餐,冰淇淋這些東西都不記得了呢?”蜜糖又道。

王聰想了半天,才得出一個答案來:“或許我只記得我印象非常深的,七龍珠我小時侯看過上百遍,而小李子的電影和斯嘉麗的電影我也看過好多遍,所以我就……”

“那你印象裏有什麼吃的是你記得住的?”蜜糖好奇的問道,這或許能夠幫助王聰找到尋回記憶的方法。

就連王聰自己都感覺莫名其妙的便冒出兩個字:“泡麪。”

蜜糖此刻一頭黑線,真不知道這個苦命的阿蔥之前是做什麼的,居然印象裏只有泡麪這種不健康的東西。

王聰回頭看了地上的百合一眼:“她爲什麼還沒有醒?你估計她還會繼續昏迷多久啊。”

蜜糖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你不會把她給電死了吧?”王聰一咧嘴,謹慎的問道。

蜜糖非常肯定道:“不會的,我覺得我已經開始可以控制電量的千瓦數,我對她放出的超負荷電量要比那天晚上對龍哥放出的電量至少低了幾倍,我只是想電暈她,並沒有想嚴重的傷害他。”

蜜糖的確是做出了控制,這一點王聰相信,至少百合被電流擊倒之後並沒有什麼嚴重外傷。

而那天晚上柳聞龍可是渾身都燒傷了,頭髮都糊成麻花捲了。

“那我就試試能不能喚醒她吧。”王聰上前用腳輕觸百合的小腿:“喂,醒醒了,別睡了,你這心也真夠大的,自己人都把你給扔下跑了,你還能睡的着?”

百合依然是沒有反應。

“行,那咱就看看是你厲害還是我厲害。”王聰抓起一個水杯就去廚房接了一杯冷水出來。

“你要幹嘛?”蜜糖一怔:“還是不要了吧,她畢竟是個女孩子。”

王聰看了蜜糖一眼,發現她是認真的,才放棄了自己的這個念頭:“那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潑她了。”

蜜糖無奈的笑了笑,這傢伙也真夠孩子氣的:“以後你可不要隨便潑水,我很怕水的。”

“爲什麼?”王聰不解的看着蜜糖。

蜜糖認真道:“因爲水是導體,會導電的。”

“你自己就會放電,你還怕電?”王聰這可就想不明白了,這就好像是一個做編程的程序員說自己害怕鍵盤一樣。

“的確,在我沒有接觸其他導體的時候,我是不害怕電,可一旦我的電流接觸了其他導體的話,那樣我就會失去對它的控制,我自己也會受到傷害。”蜜糖解釋道。

王聰這才恍然大悟:“也就是說,如果你電我的話,我再抓住你,你同樣會被電。”

“是的。”蜜糖點點頭:“但我是不會電你的。”蜜糖笑的時候露出兩個甜甜的小酒窩,甚是可愛。

“你就算把我電成龍哥那樣,我也不會把電導向你的。”王聰也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倒在地毯上的百合突然因爲身體的痙攣而挺了一下,王聰和蜜糖就紛紛做好了戰鬥準備! 王聰在百合睜開眼睛之前,還迅速將落日弓化爲戒指塞進了褲子口袋。

這個百合沒有武器的話,那就不會對蜜糖造成危險了,王聰完全是出於這點而考慮的。

終於,在王聰和蜜糖的注視下,百合緩緩睜開了眼睛,剛纔那股超負荷的電流讓她根本無法承受,大腦出於自我保護的本能而選擇了昏迷,這樣纔不會把腦子給燒壞。

當百合看到面前的王聰和蜜糖兩人時,雙腿迅速蹬地退出去,到了牆邊纔不得不靠着牆面站起來。

卞瓊不在了,馬湘藍也不在了,就連冰冰都不在了,此刻百合面前就只有兩個陌生人。

她一點安全感都沒有,緊跟着又發現自己的分子戒指也沒在手上,落日弓也不見,那可是最後一件可以給她安全感的東西了呀。

絕望之下,百合看向了樓梯處,真希望兩個姐姐能夠突然從樓上走下來。

“看什麼呢?”王聰對四處張望的百合道:“那兩個人爲了逃命已經把你給丟棄了,你還指望她們呢?”

百合咬緊下脣搖了搖頭:“不可能的,她們是不會丟下我的。”

王聰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着百合:“你有沒有搞錯,你的腦子還真的是壞掉了,她們走的時候可是一點都沒猶豫,完全沒有在乎你,你居然還對她們有如此高的期待?”

百合心中泛起寒意,她不是不知道秦淮八豔的行事作風,只不過她卻不願意相信她們真的丟下她了。

“你真的不應該把信任交給那種不值得你去信任的人。”蜜糖有些心痛的搖了搖頭,如果換做是她,有人如此辜負了她的話,那她可是真的會崩潰的。

“那……那冰冰姐呢?”百合雖然已經不再指望卞瓊和馬湘藍,可卻還有一個冰冰能夠依賴。

至少在今天之前,她一直覺得冰冰不錯,而冰冰每次見她的時候也都很有善意。

王聰打了一個響指:“你現在纔算是說到正題上呢。我們也想知道冰冰會追着那兩個傢伙去哪裏。”

百合吃驚的微啓朱脣:“冰冰姐追她們去了?”

“嗯哼。”王聰點點頭。

“那她豈不是有危險了!”百合有些着急道:“她不可能是她們兩個人的對手。”

“冰冰可沒有你說的那麼弱吧。”蜜糖道,她可不想讓百合長他人志氣滅自己人威風。

百合仍然皺着眉頭:“我知道冰冰姐的赤炎之火非常厲害,可是湘藍姐可以控制溫度,也不是容易近身的人。況且,如果她們一直把冰冰姐引去顧媚姐她們現在的地方,那……那冰冰姐就更沒有任何取勝的機會了啊!”

“你爲什麼會擔心冰冰?”蜜糖有些遲疑,在百合的表情上和語氣上,她的這些擔心都並非是僞裝的。

“我當然會擔心她。”百合這話說的理所當然。

王聰點頭道:“那好啊,既然你那麼擔心她,那你就在這件事情上盡心盡力一些。帶我們去找她們。”

百合一怔,有些提防的看着王聰,畢竟王聰對她而言是一個陌生男人。

“你現在可是我們手中的籌碼。”王聰道:“即便是冰冰被她們給控制了,由你作爲籌碼,說不定也可以做個交換。”

百合聽到這裏才略微放心了一些。

但蜜糖接下來的話卻讓王聰和百合都涼了大半截:“你覺得她們會在乎我們自以爲的籌碼嗎?”

王聰臉上最後一絲輕鬆也不見了。

顯然,秦淮八豔根本不可能在乎他手中的籌碼,百合如果對她們有那麼重要的話,她們剛纔離開的時候就會帶上她了。

可是她們卻連一點點的憐憫都沒有,更別說擔心和牽掛了。

在卞瓊和馬湘藍離開的那一刻,她們完全把百合當做一個和她們毫不相關的陌生人!

“恐怕我們的籌碼根本就不夠分量去換回冰冰。”蜜糖這話說的非常直接:“至少我認爲是這個樣子的。”

“……”王聰沉默了,蜜糖的話雖然很直接但卻也的確是一個事實。

此刻百合心中才是最煩悶的,她一直都以爲她在秦淮八豔這幾個姐姐眼中是重要的,因爲她們一直都很照顧她。

可是卻萬萬沒想到,當碰到危險的那一刻,她們會如此無情如此決絕的就將她給拋棄了。

如果不是她的親身經歷,百合或許永遠都不會相信這種事情會發生在她的身上。

“那我對你們而言是不是一點用都沒有了?”百合很想知道自己的命運,當她成爲了一個毫無利用價值的人時,別人會如何對待她。

王聰惱怒的看了百合一眼:“你的確是一點用都沒有了!”

“那倒也未必。”蜜糖儘量讓自己樂觀一些,她相信自己的樂觀是可以帶動王聰的。

王聰也想到了另外一點,目光炙熱的盯在百合身上:“至少你知道秦淮八豔她們在哪!可以帶我們去救冰冰!”

百合驚訝的張大嘴巴,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王聰:“這根本就不可能!就憑你們兩個,就想要……你們難道是瘋子嗎?”

“還沒有試過,爲什麼要說不可能呢。”王聰可是個不會輕易認輸的傢伙。

蜜糖也堅定道:“對啊,如果連做都不去做的話,那纔是真的不可能。任何事情只要去做,就有50%的機會可以成功!我堅信這一點。”

“沒錯。”王聰點點頭。

百合仍無法理解他們的想法:“可你們有沒有想過,如果你們輸了呢?那將會是什麼樣子的後果?”

輸了?

王聰還真沒想過呢,趾高氣揚道:“你憑什麼覺得我們會輸?”

“因爲你們是想要在秦淮八豔手中救人!你知道她們都有多厲害嗎?”百合也嚴肅認真道:“她們可不是普通的女孩!”

蜜糖倒沒有王聰那麼的自負,她平靜的看着百合:“我們是有可能會輸掉,但是我們不怕輸。”

百合真的不知道蜜糖爲什麼可以如此的平靜,他們似乎一點都不覺得自己討論的是一件生死攸關的事情。

“說,秦淮八豔她們究竟在哪!”王聰馬上逼問道。

百合先是沉默了少許,最終還是無奈的搖頭回答了王聰的問題:“她們在上滬市。”

“我們來的時候已經聽到了你們在樓上的談話。”蜜糖道:“我們已經知道她們在上滬市了。”

王聰更直接的問:“具體地點。”

“這個我也不知道。”百合用無辜的眼神看着兩人:“我真的不知道,我說的是實話。”

“你怎麼可能不知道呢!”王聰當然不會相信:“如果你都不知道的話,那你如何去和她們會合?”

百合委屈的樣子還真的是有些可憐,像是一個寫錯作業被老師懲罰的好學生:“我本來是要跟卞瓊姐和湘藍姐一起去上滬的……我不知道地方,但是她們卻知道。”

王聰瞪大眼睛,這話居然說的讓他無言以對。

蜜糖也忍不住蹙眉,百合這樣說顯然不像是在欺騙他們。

而且百合也沒有欺騙他們的必要了。

更重要的多一點,秦淮八豔似乎根本不會告訴百合任何有關於她們行蹤和祕密的消息。

想一想,如果百合能夠知道秦淮八豔現在的居處,剛纔那兩個人還會那麼毫不留情的拋棄她嗎?

至少也會擔心一下百合是否會背叛,爲了這一點,她們也不會走的那麼不留情誼吧。

“她說的是真的。”蜜糖淡淡道。

王聰可沒有蜜糖考慮的那麼周全:“她說的你相信?我覺得就是因爲我們沒有對她用刑,她纔不說實話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