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血修羅谷方候和修羅王谷方昱領命退下。他們走的遠遠的,停下揮手打開一道隔絕屏障。谷方候看向谷方昱開口。 谷方候說:「你看出來了嗎?」

  • Home
  • Blog
  • 血修羅谷方候和修羅王谷方昱領命退下。他們走的遠遠的,停下揮手打開一道隔絕屏障。谷方候看向谷方昱開口。 谷方候說:「你看出來了嗎?」

修羅王谷方昱看著他小叔,一點也不想說剛剛被天道摩擦壓進宮殿深坑裡的感受。可他不得不說,谷方昱開口:「並沒有詫異。天道的實力和以往一樣,似乎沒有被封印。」

「你確定?」

修羅王谷方昱再次說了確定后,血修羅谷方候反而搖頭。「定是你實力太低了,早知道就換其他修羅來此。定能發現天道的實力是不是真的被封印了。」

修羅王谷方昱:……

嘴角抽搐,他握緊了拳頭。臉色難看的盯著血修羅谷方候,谷方昱開口咬牙切齒:「你既然不相信我,那為什麼要叫我來試試天道?你怎麼不自己去試試?」

稍有差錯,他可能就被天道給殺了!

結果他冒著這樣的兇險,最後血修羅竟然還懷疑他的判斷。可惡!要不是血修羅身份擺在那兒,實力也比他強大。谷方昱早就跟他拼個你死我活了。

抬頭看到谷方昱難看的臉色,血修羅谷方候揚眉。「生氣了?這畢竟是大事,輕易不能有半點差錯。」

「哦,那你說說你的看法。怎麼就不能信我的判斷了?」谷方昱還是很生氣。

血修羅谷方候皺了皺眉,說:「那個人連天道都不能說出名字,給我們畫像。足以見那個人的不俗!我有一個猜測。」

「什麼猜測?」

「第二把月帝陵墓的鑰匙,是你和其他修羅王一同出面拿到手的。結果隔著如此遙遠的距離,竟然被那個人給奪走了。你想到了什麼?先別告訴我,還有呢。」

血修羅谷方候接著說:「還有,他的兒女都姓月。既然我們猜測月千歡他們和萬年前的四族有關,那麼他們的爹就是那個人,跟四族中月氏關係更加親密。說不定,就是當初四族之人!」

「什麼?這不可能。」修羅王谷方候不相信。

當初四族的人?這怎麼可能,現在已經過去萬年了,有誰能活這麼久。

谷方昱剛剛在心中搖頭否決了,後面他就反應過來。這個世界和他們的故鄉不一樣,和他們幻靈族也不一樣。他們幻靈族修為再高,也只有三千年的壽命。 金枝夙孽 而這裡的人,修為高者可以與天同壽。

更何況當初四族的人!

傳說他們就是神!能創造出天道這樣逆天的監管者,監控七界。他們就算不是神,那也和神差距不遠了。這樣的存在,一萬年而已根本不算什麼。

想到這兒,修羅王谷方昱也忍不住懷疑。月千歡的爹就是月氏族人!才能隔空召喚拿走鑰匙。

越想越覺得頭疼,谷方昱拋開這個。提起另一個話題,「若是這樣,天道當真被封印了?」

「就算真的被封印,我們出手也拿不下天道。除非幻靈王親自出手!但我們不能去打擾幻靈王,而且此時月帝陵墓的鑰匙我們還沒有拿到手一把。」血修羅谷方候說著,臉色極其難看。

他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拿到一把月帝陵墓的鑰匙!

同時,還有瞞住天道。不能讓天道知道他們真正的目的,畢竟他們對天道的解釋可和這個有天差之別。 瞳溟小臉一紅,「那個,我…我就是想跟在你身邊,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兒!」

額,這你…你丫的算是變相表白嗎?什麼時候哥也成了一個萬人迷了?難道是因為我救了她!

「你和我走了,瞳洸怎麼辦?玄水教怎麼辦?你不守護螢川了嗎?」

「瞳洸她已經長大了,還是命定的大祭司繼位者,所以根本不用我幫忙了,她自己就能守護螢川了!」

你這麼甩鍋給你妹妹真的好嗎?「好吧,一會兒離開你跟著我吧,到時候我帶你去其他世界玩耍去!」

瞳溟點了點頭,跟著林辰!

走回人群,林辰才發現,尼瑪冰塊臉追人去了,怎麼給他通行卡啊!算了,少年,因為你的行事魯莽,所以你丟失了一個金手指!

林辰看著瞳溟說到:「瞳溟,你去告別一下吧,我們估計好久好久才能回來這兒了!」

瞳溟點了點頭,開始和瞳洸她們道別,林辰聽到瞳洸說到:「什麼?姐姐你要和他們離開?那你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啊,他會不會對你起壞心啊!」

尼瑪,什麼叫對她起壞心啊,是她對我有意思好不好,要不是看在你是我未來小姨子的份上,我他丫衝上去削你你信不信!

終於,瞳溟交代好了一切,然後走回林辰的身邊!

看著瞳洸和瞳溟兩人的眼眶都紅紅的,似乎隨時都想哭出來,「唉,這又不是以後不能見面了,又不是生離死別,哭個啥!」林辰摸出了一張萬界通行卡,交給了瞳洸!

「好了,這是通行卡,你滴一滴血在上面,以後你想見你姐了,就去萬界交易城的林辰萬界店找我或者找我的代言人-長舌蝠!」辦完事兒以後,林辰拉著瞳溟和林一,就進了萬界交易城!

看著一臉好奇的瞳溟,林辰不由得感嘆,「女人啊,翻臉比翻書還快,前面還傷心的想哭,現在………」

「系統,把黑帝神器給對換了,嘿嘿,忙活了這麼久,總算有點收入了!」林辰搓了搓手,不知道這次能得到多少兌換點啊!

「兌換成功,獲得兌換點100萬點!世界之心碎片收集成功,發布新手任務:收集五塊世界之心碎片,當前碎片:1!

任務獎勵:天諭世界掌控權且新手期結束!」

「新手期?尼瑪我現在還是新手期?系統,你有見過這麼吊的新手嗎?你見過有哪個新手能擁有幾百萬兌換點的!」林辰小臉的不可置信,你丫的自己現在居然還是新手?新手都這麼吊,以後怎麼說!

「具體階段請宿主自行摸索!」

「好吧,我就知道系統這個惡習,每次都不滿足自己的好奇心,你丫沒聽說過好奇心可以害死貓嗎?人類的求知慾是無限的!」林辰心裡默默發誓,總有一天,我他丫的會幫你教訓的乖乖的,讓你做一個合格的小弟!

看來還得去天諭世界一次,雖然收集五帝神器有點麻煩,不過世界掌控權,這就很爽了,嘿嘿,以後天諭就是我的地盤了!到時候可以把天諭世界弄成萬界旅遊區!肯定能賺大筆的兌換點!

現在,該去祖星了,他丫的,以後不能在祖星亂來了,你丫的一個傳送器就差點把自己弄沒了,要是弄點其他的,直接被抹殺了怎麼辦,林辰可是相信有世界意志的存在哦!

想清楚以後,林辰看著瞳溟說到:「瞳溟,接下來我要去我的故鄉,去見我的兄弟,你要不要去,不去的話你就在萬界交易城暫時住下吧,等我這邊的事兒辦完了我在帶你去其他的世界!」林辰也有自己的打算,你丫帶瞳溟見著兮兮和歐陽雪,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是如果瞳溟要去的話自己也不會阻止,所以得徵求一下她的意見!

瞳溟想了一下,問到:「除了你兄弟,還有其他人嗎?」

「額,有,還有兩個我的紅顏知己,怎麼樣,你要去嗎?」

「去,為什麼不去,我要去看看什麼樣的人才能成為你的紅顏知己!」瞳溟一臉的堅定!

「額,你確定要去嗎?出點事兒怎麼辦,俗話說三個女人一台戲,這個………」

「去,我要去熟知你的一切!」

好吧,「系統,打開祖星交易通道,該去祖星了,上次要是不出事兒,自己祖星的事情都辦完了!」

…………………………

林辰才適應了環境的變化,就發現自己被人抱著,看了一下,兮兮和歐陽雪正抱著自己!

看了一下,林辰發現自己的幾個兄弟都到齊了,「老三,老四,你們都來了啊!」

老大王浪說到:「老二你嚇死我了,當初你去了一天都沒消息,然後兮兮和歐陽雪就說打電話聯繫你,不過你電話又打不通,打老三的電話又說你沒到他那兒去過,這下就徹底沒你的消息了!你都不知道她倆有多麼著急!要不是沒辦法,早去找你去了!

直到過去了好久,兮兮和歐陽雪告訴我你沒事兒,過段時間就會回來,然後我就打電話把老三和老四都叫來了!也想等你回來我們幾兄弟一起樂呵樂呵!」

林辰微微一笑,「我也沒辦法,當初我懶得坐飛機過去,覺得太浪費時間,就使用傳送器過去,想不到途中出現了點意外,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去了另外一個世界!」

老三和老四聽得一臉懵逼,這人是誰啊,老大怎麼會叫他老二,還有什麼傳送器,另一個世界的!

林辰看到他倆的表情,就知道老大沒告訴他們關於自己的事情了,林辰說到:「老三,老四,你們是不是不認識我啊!」

聽到林辰的話,兩人誠實的點了點頭,「我們不認識你,沒見過!」

「我是林辰啊,至於我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是因為我的一點奇遇!至於什麼奇遇,以後再告訴你們,好不容易再次聚到一起,現在該去聚會了!走,老大帶路,我請客!」

……………………

一行人在老大的帶領下來到了帝都有名的帝豪KTV,似乎是帝王來了都要自豪!在路上,林辰給老大他們介紹了瞳溟和林一,又給瞳溟和林一介紹了老大他們!

不過換來的代價是,兮兮和歐陽雪的小手一直在他的腰上掐著,林辰也是痛並快樂著,雖然被掐著,但是多了一個紅顏知己,這波,不虧! 他們的說法,可是察覺到困住天道的人,也就是月江離在隱隱調查月帝陵墓的下落。所以他們有所警覺,也去查了!

這樣蹩腳的解釋,顯然騙不了天道太久。但一時也只能想到這個辦法。

他們必須在天道察覺真相之前,趕緊找到月帝陵墓的鑰匙。然後打開月帝陵墓,找到對付天道的辦法。否則,就是他們幻靈族的末日!

時間緊迫,他們必須儘快動手。

修羅王谷方昱聽著大殿里,五位修羅王的討論爭執,沒有開口。因為他在這兒沒有資格。雖然稱呼上都說的五大修羅王,看起來和他一樣。但實際他們是更高一等的修羅王。

沉默著,谷方昱突然聽有人喊他。抬頭看去,血修羅谷方候,還有他的父親古修羅谷方旭正看著他。

其他三位修羅王也停下爭執,跟著看過來。面對他們的注視,修羅王谷方昱一時壓力頗大。血修羅谷方候開口:「谷方昱,說說你的看法。」

「我的嗎?」

「對,我的孩子。你覺得月千歡他們會逃去哪兒?」谷方昱的父親,古修羅谷方旭也問他。

修羅王谷方昱沒有立馬回答,他沉思著想了又想。才開口說:「不管他們藏在哪兒,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必須搶先到達最後一個月帝陵墓鑰匙的所在地。」

「沒錯,我們應該去得!」

「必須拿到一把月帝陵墓的鑰匙,否則我們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但是去那裡,會抓到月千歡他們嗎?如果我們不能儘快抓到月千歡,天道會不滿。緊跟著就會懷疑我們的動機,到時候可就麻煩了!」眾修羅王又議論起來。

谷方昱見此,不得不打斷他們。他站起來,開口聲音傳遍大殿中。

他說:「我可以保證,月千歡他們一定會去最後的月帝陵墓鑰匙所在地。目前一把鑰匙,可以肯定在月千歡手裡。另一把,在不可說的人手中。只剩下最後一把,我們必須拿到手!」

「這一點,月千歡他們也知道。所以他們不管是為了月帝陵墓最後一把鑰匙,還是阻攔我們。都一定會去那個地方的。其次,我們若先得到鑰匙,就能通過鑰匙之間的互相感應,找到月千歡還有不可說的人。這才是我們搶先的機會!」

修羅王谷方昱的話讓大家沉默了,他們都在思考中。

半響,血修羅谷方候先開口:「就按照谷方候的說法辦。我們趕到死地去,鑰匙也有。 雲中歌 派出精英或者我們親自出馬,一定要拿下最後一把月帝陵墓的鑰匙。」

「不錯。而且倘若我們運氣不錯的話,這一次我們還能順便抓住月千歡他們!何樂而不為?」谷方旭說。

最終敲定,他們前往最後一把月帝陵墓鑰匙的所在地!有妖凰在,他們不用擔心偏離了路線。

另一邊,月千歡他們也在前往的路上。他們清楚知道會和幻靈族撞上,但他們必須去!

一路上,月千歡都在靈船中修鍊。少有出來休息的時刻,但她休息時,都能看到墨九卿和霽華在等著她。就如現在…… 林辰過去開了一個包廂,包廂號8888,可謂是屌絲到極致啊!

還別說,帝豪不愧是叫帝豪,包廂裡面的裝飾極其亮麗,到處都透出一股濃濃的奢華氣息!

隨便點了一些酒水,果盤,大家就圍在一起,這時候老三問到:「二哥,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什麼樣的奇遇能讓你變個樣子,你不會是去了一趟棒子國吧!」

林辰微微一笑,「嘿嘿,棒子國那是棒子才會用的玩意兒,你二哥我可是華夏人,從來不弄那些,我支持國產!」

「那二哥你到底有什麼奇遇啊,這你不說弄得我心裡跟貓抓似得!」

「我嗎?我現在就是一個交易商人,可以和別人交易到很多你們意想不到的東西,所以我的奇遇就是這個身份!」林辰想了想,萬界通行卡不宜發得太多,而且自己萬界交易城城主這個身份也不宜讓太多的人知道,這但不是怕老三,老四會泄露出去,只是怕給他們帶來麻煩!

所以他打算想老三,老四隱瞞這個事情,以後讓他們兩個和老大合夥做生意就行了,到時候老大供貨,他們兩個銷售,一樣的會做的很好!

「切,我還說什麼奇遇能讓你變個樣子,原來就是一個商人身份!」

林辰抬著酒杯抿了一口,沒有去糾結什麼,有些事情,不說破的好!

老三這時候湊到林辰耳邊輕聲說到:「老二,除了歐陽雪以外的兩個美女是誰啊,長得這麼極品!」

「呵呵,我給你說啊,那個童顏巨ru的叫兮兮,而另一個高冷的御姐叫做瞳溟,嘿嘿,都是極品啊,怎麼樣,你是不是有什麼想法嗎?」老三向來風流成性,肯定會把持不住,不過兮兮和瞳溟都不是吃素的,讓她們給老三一點教訓也好!

聽到林辰這話,余小天這貨果然湊到了瞳溟她們的身邊,瞳溟朝著林辰看來,似乎是詢問他這是什麼事兒,林辰微微一笑!

瞳溟好像明白了什麼,朝著余小天笑了一下!

這一笑可不得了,余小天感覺自己戀愛了!

只見他整了整衣領,然後說到:「咳咳,美女你好,我叫余小天,林辰的三弟,很高興能認識你啊!」

瞳溟微微一笑:「你好,我叫瞳溟,林辰的紅顏知己!」

只見余小天不可置信的喊到,「什麼?你是他的紅顏知己?那歐陽雪是他什麼人?」

「呵呵,歐陽雪也是他的紅顏知己啊!」

聽到瞳溟的話,余小天殺人的目光看向林辰:「二哥,你丫不仗義啊,腳踩兩條船,還都是戰鬥機版的船!」

說完后余小天又把目光放在了兮兮的身上,只見他吞了吞口水,尼瑪極品啊!

余小天坐在兮兮的對面,露出一個自認為帥氣的笑容:「你好,美女,我是余小天,不知道美女芳名是什麼啊?」

兮兮一臉認真的說到:「我叫兮兮,是林辰哥哥的妻子!」

聽到這話,余小天徹底死心了,尼瑪,老二果然不是好東西,你丫的居然消遣我,想我這帥鍋潘安的容貌,居然沒有一個合心的紅顏知己,真是天妒英容啊!

余小天端著一杯酒,坐到了林辰的身邊,看著和睦相處的兮兮三女,他悄悄地問到:「二哥,你是不是有什麼泡妞的訣竅啊,居然能騙到這麼三個極品,而且她們三個還相處融洽!」

「額,這個,沒什麼訣竅,你二哥我長得太過……而且都是她們追我的,我沒有去追她們哦,這人有出息了啊,美女會自動聚集到你的身邊,擋都擋不住!至於你為什麼沒有人追你,這個………」

聽到林辰的話,余小天鬱悶的喝了一口酒,輕嘆到:「哎,不是兄弟我沒出息啊,只是生不逢時啊,遇著你這麼一個妖孽!」

兮兮她們聽著余小天的話,捂嘴直笑!

這時候,林辰聽到包廂外面傳來了一陣爭吵聲,聽力不凡的林辰聽到有人叫囂到:「我今天就要看看,到底誰吃了豹子膽了,敢占我的包廂!」那人才說完,林辰就看到包廂門被人推開了!

走進來了三個年輕人和一個穿著制服的中年人,只聽那個中年人不斷賠罪到:「王少,真的對不起,今天開包廂的那個工作人員是新來的,他不知道這兒的規律,所以…」

中年人還沒有說完,就聽到帶頭的那個男子叫囂到:「我不管你們開沒開錯,我只知道今天這個包廂我要了!」

這時候,被稱為王少的那個男子身邊的跟班看到兮兮她們三女,湊到他的耳邊說到:「王少,你看你看,那兒有三個極品!」

只見帶頭的男子看到兮兮她們,哈喇子都快就出來了,看著林辰說到:「小子,她們我要了,你走吧,今天占包廂的事兒我不追究你了!」

聽到被稱為王少的那人說的話,林辰臉色陰沉了下來,先不說這個包廂是自己開的,敢打兮兮她們主意就得死!

看到林辰不說話,先前的那個跟班不幹了,指著林辰說到「唉,小子,你知不知道我們王少是什麼人,叫你走是給你面子,你別不是抬舉!」

這時候老大王浪對著林辰說到:「老二,別莽撞,這人是王家的二少爺,叫做王林,他倒是不足為慮,不過他後面的王家,勢力就有點大了,軍隊,政界,商界都有他家的人!」

林辰不屑一笑,「老大,你說要是我給華夏方面一點不了拒絕的好處,能不能把王家給辦了!」這人居然敢打兮兮她們的主意,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本來林辰打算聚會結束之後去找華夏的高層,因為老大他們以後做生意肯定會被華夏盯上,自己去找華夏高層可以給他們一層保護,現在看來,這個計劃得提前了!

林辰還沒有動手,瞳溟已經開始施法了,不過也可以理解,在天諭裡面,作為玄水教的大祭司,什麼人見到她不是得給她一些面子,不想這人,居然敢打自己的主意,簡直不可饒恕!

不過瞳溟並沒有傷他們的性命,只是給壓趴下了而已!

這時候,林辰起身,直接把三人裝進了自己的戒指,然後給系統弄了一顆忘憂丹(瞎扯淡的),這種丹藥可以清除一個人半個小時以內的記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