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衆人沉默了一會兒,覺得也確實是這麼一回事兒。

  • Home
  • Blog
  • 衆人沉默了一會兒,覺得也確實是這麼一回事兒。

“再者就是,那個位置雖然很繞遠,但是直線距離我們的山洞很近,都在一座島上,如果裏面真的有什麼東西,早晚有一天它會過來襲擊我們!”

衆人此時想起了之前在幽靈船附近遇見狼羣的時刻了,的確,我們如果不去招惹它們,早晚有一天也會被盯上。

“那好,今天咱們就再去走一走!要不是秦銘咱們的命不早就沒了!再次走一圈又能怎麼樣!”此時於凌飛站了起來,很是有氣勢。

看得出來季博和江文昊還是慫了,但是礙於衆人都想去,所以也就勉強跟着我們點了點頭。

事不宜遲,趁着昨天剛大獲全勝,今天就應該趁着勢頭再走一趟!

“婉兒,你留下來照顧上原吧!她腿腳不好,就不要去了!”說完我還很是猥瑣的衝着妮這妮子眨了眨眼睛。

這妮子自知是因爲昨晚的運動導致自己走路不利,很是感激的看了我一眼。

田夢靈此時倒很疑惑了:“哎呦,今天不像你呀!怎麼不讓洛姐也留下來呀!”

我無奈的攤了攤手:“你覺得我即使讓小洛留下來,她真的會聽我的話嘛?”

洛詩婧笑着看了我一眼,似乎對我這種很理解她的想法感到開心。

廢話!

我可不要再把洛詩婧留下來照顧上原.空美了,我總覺得洛詩婧很是排斥上原,這可能又是女人的第六感,洛詩婧覺得我鐵定會和這妮子發生點什麼。

所以一直像個刺蝟一樣防備着上原.空美。

我冤枉啊,至少到現在爲止我可什麼都沒有對上原.空美做過,無非就是看過她穿內衣的軀體而已……

安排妥當之後,我們這羣人便浩浩蕩蕩的向着雙子山進發,這次我倒有點迷糊了,是洛詩婧帶的路,看來昨天他們就是從這條近路回來的。

“話說你們之前出去沒有找到合適的地方嗎?”我走到海大富面前問道。

洛詩婧終歸是女人,管不住這羣人,季博更白扯的,對於這種野外生存的戲碼,他是一概不知,此時最信得過的當然還是海大富了。

“沒有,我們倒是跟着洛詩婧去了你們說過的那片草原,但是並沒有合適的位置可以安家。要麼位置好,但是離淡水資源很遠,要麼就是離淡水資源近,周圍不好搭房子。”海大富嘆了一口氣。

“還真就是你找到的這個背風破最好,而且對面山上還有不少的果子。”王傑在旁邊伸出了腦袋開始拍我馬屁。

海大富笑着打了王傑一下,我四周望了望,這一路上還真沒有合適的位置來做新的定居點。

大約過了不到一個小時,我們就到了雙子山,還別說這距離還真是蠻近的,上次我和上原.空美走到這個位置,繞了一大圈,至少花費了三個多小時。

我們剛轉過高峯的彎,那條黑花的巨蟒屍體頓時呈現在了我們眼前!

我望着這巨蟒,不禁發問道:“我說你們這羣人昨天心也太大了吧!這麼美味的東西竟然扔在了外面就不管了?”

“什麼?什麼美味的東西?”

季博一聽有好吃的,趕緊從隊伍後面竄了上來。

我用手指了指地上的巨蟒。

衆人又是一臉無語的望着我,話說我最近語出都這麼驚人的嗎?蛇肉是可以吃的這些常識他們難道不知道嗎?

“蛇肉我們知道可以吃,但是這麼大的玩意兒,我們實在是不敢下手……”海大富望着這巨蟒屍體,身子都有些打顫。

我覺得這麼美味的東西實在是不能白瞎了,這蛇肉的功效可是很好的,不僅可以延年益壽、解除疲勞,還可以預防疾病呢!

但是也不能吃太多,好東西都是物極必反的。

我哇哇哇的向衆人解釋吃巨蟒的肉也是有很多好處的,男人們倒是沒有什麼排斥,反觀吳倩、田夢靈和洛詩婧就不一樣了,一直在不停的擺手,誓死也不吃。

我們也懶得再勸了,趁着現在就在小溪旁,大家都帶着傢伙,直接把這條巨蟒解決了再去探祕土洞也不遲。

而剩下的洛詩婧三女則是一臉嫌棄的走到了高峯頂端去摘香蕉了,這種噁心的場面估計她們幾個看了都會吐掉,畢竟我之前宰山羊的場面,洛詩婧都遭不住,何況搞這麼長的一條巨蟒呢! 衆人都掏出了各種刀具,摩拳擦掌的準備收拾這一條掛掉的巨蟒。

暖妻之當婚不讓 我用朴刀小心的劃了劃,發現這蟒蛇皮的質地還不是一般的好!

這樣一下子用刀具給它切斷了倒是有點白瞎了,江文昊那邊已經舉起了菜刀準備砍下去,我直接衝着他大喊了一聲:“住手!”

“額,秦銘,不是你說的現在要將這大長蟲給砍了嗎?怎麼現在又反悔了?”江文昊很是疑惑的望着我。

“我沒說不砍,但是我覺得這個蛇皮還是很有用的,畢竟韌性很強,我們不應該毫無章法的砍成一節一節的,這些蛇皮我覺得可以用來做擋雨用的東西!”

我覺得如果以後搬家建造新的屋子,用那些樹葉編成的屋頂肯定不會很結實,倒是這種蛇皮,可以當作牛皮紙一樣,糊在房頂擋雨。

衆人很是醒悟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手頭的工作。

蟒蛇的頭部基本算是廢掉了,昨天我們處在危險之中,慌亂間已經快把蛇頭戳稱刺蝟了。

我用朴刀小心的從之前戳的洞口處將蛇肉割開,然後將這個巨型的蟒蛇頭給弄了下來。

這條蟒蛇收拾起來還真是費勁,這花費了我們將近一中午的時間,不過我們別的沒有,最多的就是時間。

洛詩婧三女早就忙活完回來了,她們摘了好多的水果向我們跑來。

一到小溪邊之後,這些姑娘們就有些忍不住了,這噁心的場面令她們直乾嘔。

“我說銘哥你們還沒有收拾完嗎?太噁心了!”田夢靈捂着鼻子抱怨道。

“你這站着說話不腰疼的妮子!你倒是過來幫忙呀!”我在那一邊剝蛇皮,一邊說道。

“我纔不要!咦~你這形象像是剛從戰場上回來浴血奮戰的將軍!奴家佩服!”

田夢靈做了個鬼臉,就跑到遠處和衆女吃水果去了。

我們弄了半天終究是搞完了所有的蛇肉,陽光下明晃晃的蛇皮很是耀眼,這可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寶物”啊!

“大家辛苦了!趕緊來吃點水果休息一下吧!”洛詩婧見我們都在小溪邊洗手了,看樣子也基本完工了。

我們也毫不客氣,坐下之後就開始享用水果。

有一說一,這高峯上的水果要比我們那邊的香甜多了,可能是因爲果樹的位置比較好,陽光攝取充足導致的。

“話說秦銘,咱們搞了這麼多的蛇肉也吃不了啊!剩下的話不都壞掉了?”季博累的呼哧帶喘的走到我面前問道。

我笑了笑,我自然知道這麼多蛇肉我們吃不了。

但是除了我們這羣人之外,島上不還有一羣人麼?

“這些蛇肉我們肯定吃不了,而之所以將這些蛇肉弄出來,是用來作爲和某些人交換物資的籌碼的!”

“某些人?難道是……”江文昊在旁邊想了想,頓時一機靈!

“艾瑞克!”洛詩婧在這關鍵的時候補了一句。

“沒錯!既然這羣人走不了,那麼他們早晚有一天吃的會山窮水盡,而他們這羣人自然不會親自出來找食物,這些工作自然就落到了葉偉他們身上!”

我仔細的思考了一下,這些人還真是陰險,這樣他們就可以坐着當大爺,讓葉偉這羣人外來人伺候他們了。

“說的對啊!葉偉那夥子人也屬於好吃懶做的,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問他們換一些生活用品了!真有你的,秦銘!”王傑開心的不行。

由於之前的那兩場大火,大家的好多衣服都燒沒了,這樣的話首要的就是問艾瑞克他們換一些衣服。

“那咱們現在就去吧!不能穿的這麼寒酸幹活呀!還是抓緊換來衣服之後咱們再去探祕那個土洞吧!”

吳倩一聽有新衣服可以穿,眼睛直放光。

而洛詩婧等人也是一臉迫不及待的樣子。

女人嘛~對於外表的要求肯定是要大於男人的,來到荒島這麼久了,大家都是穿的很樸素。

而且就那麼幾件衣服來回的換來換去,都穿的膩死了。

而當我們遇到艾瑞克的時候,他們這羣人就穿的很好,那些女人身上也是穿了不少的靚麗服飾,當時我還看到了葉婉兒眼中羨慕的目光。

不過現在還真不是時候!

我擺了擺手說道:“再等幾天吧!”

“爲什麼呀?”吳倩揪着自己穿的發黃的白色襯衫,有些委屈的問道。

“你們想呀!現在他們那邊沒有動靜,說明葉偉還沒有發現自己被騙了。這麼一羣人的伙食都要靠那一艘船的物資來養活,現在去他們肯定還有物資!”

我接着補充道:“而好的東西一定要留在最後去給他們交換,他們現在加上過去的葉偉,已經二十人左右了,食物很快就會消耗殆盡!”

“哈哈哈,這艾瑞克千算萬算,沒有算到他招的這羣人還是需要口糧的,而且都是白吃不幹活的!”江文昊大聲的笑道。

這小子笑着笑着就沒了動靜,大家都望着他,他也意識到自己以前也是這個德行,尷尬的撓了撓頭坐了下來。

我們休息了一會兒便準備過到小溪的對面去看看土洞,對於未知事物的好奇心再次點燃了我。

也只能說我不長記性,之前的時候就是因爲好奇心遇到危險,但是這一次還不同,好在我們人多,真要發生什麼緊急狀況我們也能應對一下。

“王傑,我今天早晨讓你帶來的那些羊油帶了嗎?”

王傑點了點頭,從後面的麻袋中拿出了一大塊白白的羊油。

那晚我和上原.空美在這附近的點火堆的時候我就發現這矮峯上的棕黃色樹幹很是耐燒,倘若上面再裹一層羊油的話,很容易做成許多簡易的火把。

我直接用朴刀在周圍的樹上砍了不少的枝幹下來,然後將羊肉小心的裹在了上面,大家都按我的方法如法炮製。

不一會兒我們就做了五六個簡易的羊油火把,我掏出了好久不用的火機將每個火把都點燃,然後向着土洞進發。

大白天的陽光很是明亮,但是所有人都膽怯的堆在門口,不敢進去。

反正我已經有先例了,我還和上原.空美在這洞口睡過一晚上呢!

有什麼好怕的!

我率先進去了土洞,發現並沒有什麼異常,而緊隨着我下來就是洛詩婧。

這羣大老爺們就一個女人都壯着膽子下去了,臉上都很沒有面子,便爭相恐後的跳了下來。

嗐!這羣人,非要比着來,跟小孩子似的。 火把的作用真不小,那天我和上原.空美進來的時候,土洞內部不僅很黑,而且很冷。

這火苗一進來瞬間就不一樣了。

這打頭的工作自然是我第一位,洛詩婧拉着我的衣服緊跟在我後面,而季博和江文昊這兩個膽小鬼自然走在了最後面。

我望着這土洞,前面這一段的高度還真是不矮,到了之前我們撞頭的地方,就那根大石柱,高度便降低了。

而之前我們走的就是右側,才碰見了那條巨型蟒蛇!

都怪上原.空美這該死的第六感!

“秦銘,接下來往……哪邊走?”於凌飛拉着田夢靈的手緊跟在我身後,我也不知道這小子是凍的,還是嚇的。

我指了指左邊,右邊已經沒有必要再去了。

爲什麼?

我靠,蟒蛇這種東西都是獨居的好吧?那麼右側的土洞中肯定不會再有什麼帶有威脅性的生物了。

畢竟這種王者級別的巨蟒,還真沒有哪個動物敢和它來搶洞穴。

就連大屁和小乖這種森林王者也夠嗆能打的過這巨蟒,體型差距太大了,完全就是碾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