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要知道,林寒的金甲屍最強戰力,也就是靈動境初階,在這沈永生面前,絕對是抵擋不住其一招。

  • Home
  • Blog
  • 要知道,林寒的金甲屍最強戰力,也就是靈動境初階,在這沈永生面前,絕對是抵擋不住其一招。

「沈師兄!」

張逸晨等人都是紛紛上前,抱拳道:「若不是沈師兄,剛才那邪劍書生,恐怕就使用那邪魔禁器與我們同歸於盡了。」

「邪劍書生,我必殺他!」

沈永生眸子冷漠,此時說著,語氣帶著一份強大的自信。

不過,就在他準備追趕邪劍書生的時候,他突然看到了幾人中的一道青衫身影。

「你是誰?」沈永生猛地道。

「沈師兄,這位是我天劍門葬劍殿一脈的新人弟子,叫做林寒。」張逸晨立馬恭敬介紹道。

「葬劍殿一脈?那個沒落一脈?」

沈永生點點頭,正準備離去,但就在這一瞬間,他突然目光一閃,陡然止住了腳步,一股強橫無比的氣勢,瞬間籠罩住了林寒,冷漠道:「林寒…你就是那個林寒?」

轟!

「咔嚓咔嚓…」

強橫無比的氣勢,仿若一座大山壓在林寒身上,林寒一瞬間神色大變,他只覺得渾身骨骼都是快要崩碎。

什麼情況?

這沈永生,自己與其從來沒有過交集,怎麼突然對自己出手? 「那你想吃什麼?」

男人看著林北望認真的說到。十八般廚藝他樣樣都能滿足她。

林北望眨了眨小鹿般的大眼睛,撲閃了下睫毛,調皮一笑,「我想吃,姑蘇城裡有一家老字號的炸醬麵。」

「炸醬麵?我做給你吃?嗯?」

男人揚了揚眉頭,傲嬌的說到。

游泳他不在行,但是廚藝,那他絕對是剛理直氣壯講話的。

林北望嘟起小嘴,一臉為難的看著男人。

「浩辰,可是我想吃那家啊,我好多年都沒有回到姑蘇城了。特別想再回味下兒時的味道。記得小時候爺爺太忙,但又想滿足我的要求,就會讓韓雲翔去把師傅請到家裡來做面給我吃。我就坐在爺爺餐桌前看著師傅揉面做面,而爺爺就在一旁忙著處理他的事情,你不知道那種感覺啊,現在回想起啊真的是滿滿的幸福感……」

林北望看著陸浩辰,眉飛色舞的說著,邊說還邊咽了下口水。

還真的把自己給說餓了……

男人伸出修長的手,輕撩過林北望額前的碎發。他邊整理邊點了點頭。他對她向來是有求必應的。千年前如此,千年後亦是如此的。

「那家店叫什麼名字?我讓人去給你請師傅來。」

林北望仰起頭,大眼睛眯成好看的弧線。

「天字型大小牛記雜醬面。」

「好。」

男人說完,轉身打了個電話,對著電話吩咐了句。隨即掛了電話,走到林北望的跟前,俯身勾了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我滿足了你的要求,你是不是也滿足下我的要求……」

男人嗓音低沉暗啞,身子前傾,鼻息若有若無的噴在林北望的脖頸間。

林北望的心「咯噔」了下,睜著一雙大眼睛有些驚恐的看著男人,手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衣服的領口。

男人頭微偏了一下,眼神里滿是無奈,性感的唇露出一個十分好看的笑容。

他伸出修長的手,在她的鼻子上輕輕颳了刮。寵溺的笑著說到,「我的陸太太啊,你每天腦子裡都在想些什麼啊!」

林北望楞楞的看著眼前男人的笑容。乾淨溫暖,如春風般和煦。卻和她心裡認識的那個人相差甚遠。

她心裡的那個人,大笑的時候,眉眼裡都會有著憂傷。那道說不清道不明的憂傷一直如影隨形著他。他的身影里常常有身不由己的剋制。他高高在上,卻心思縝密,做事妥當。

他從來不會叫她「我的陸太太」,他只會帶著几絲不屑,高傲的喊她全名「林北望」。哪怕他們感情多深刻的時候,他都是那麼的直呼。不屑又冷淡霸道。

她看著他的時候,心裡總有心疼。

而她看著眼前的這個和他有著一樣面孔的人,卻不會有那種心疼的感覺。

男人目光灼灼的看著林北望,極耐心的等待著林北望。

林北望回過神來,沖著男人痞痞一笑。「說吧,要我滿足你什麼要求啊?」

「一會吃完面,陪我一起練字?」

「練字?」

這要求…… 心中駭然這沈永生恐怖實力的同時,林寒對於其毫不講理的強勢和霸道,心中也是陡然升騰出一股怒意。

不過林寒沒有顯露於形色,而是不卑不亢道:「沈師兄,我好像並沒有得罪你。」

而此時,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周圍張逸晨等人都是紛紛色變,疑惑不解,道:「沈師兄,這…」

不過,沈永生根本不管不顧,他氣勢牢牢鎖定林寒,淡漠的眸子仿若在審視一隻螻蟻,道:「回答我,謝解語在宗門中那麼庇護你這個分門來的賤民弟子,是不是因為你曾與其有所瓜葛,或者說,你曾在某個地方救過她一命?」

什麼?

他怎麼知道?

林寒心中大震,他頓時想到了當年在千山島周圍,自己救下謝解語的一幕。

當年那設計追殺謝解語的人,好像是一個家族的公子哥,叫做沈文澤。

姓氏沈?

而這沈永生,也是姓氏沈,而且通過一些蛛絲馬跡,注意到了自己。

難道,這沈永生,和那沈文澤背後的靠山,亦或是同族之人,猜出了自己殺了那沈文澤?

不對,自己在沈永生眼中,不過一個可殺可宰的螻蟻,他若是確定,早就將自己殺了,不會這麼跟自己廢話。

那就是說,這沈永生不確定自己是否殺了沈文澤,只是有著懷疑,所以沒有殺自己。

因為,他若是濫殺無辜的同門弟子,絕對會被有心之人告發,後果也是嚴重無比。

一瞬間,林寒腦子瘋狂運轉,隨即他神色不動,目光露出一絲疑惑,道:「謝解語之所以庇護我,是因為我千山島分門有一位前輩,和她有一些淵源,具體什麼淵源我也不知道。」

「千山島分門一個前輩?」

沈永生看著林寒那不似作假的神色,氣勢收回,若有所思點了點頭。

林寒不過一個新人弟子,在沒拜入總門之前,不過凡武層次的小小武者,怎麼可能能夠殺了自己弟弟沈文澤這個地罡境強者。

難道,殺了弟弟沈文澤另有其人,就是林寒口中的那個師門長輩?

而此時,沈永生的強大氣勢收回,林寒頓時渾身一松。

但若不是林寒修行的乃是太古龍帝訣,肉身強橫,而且腦海中還有黃金神火保護意志,恐怕剛才這沈永生,早就將自己的精神和肉身摧毀了。

由此可見,這沈永生乃是一個獨行霸道之人,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根本不管別人死活,將林寒視若螻蟻。

而此時,林寒看到沈永生那思索的目光,不由心中暗鬆一口氣。

還好。

自己臨時的話語,成功讓這沈永生轉移了注意。

不過,這並不是長久之計。

「希望你所言都是真的,若是日後我發現你敢對我有所隱瞞,我會直接殺了你。」

沈永生淡漠的眸子看了林寒一眼,隨即縱身一躍,瞬間化為一道金色劍光,撕裂長空,朝著邪劍書生的方向追去。

原地,林寒看著沈永生離去的背影,眼眸深處,劃過一絲極端冷意,「沈永生,等我踏足靈武,成為內殿弟子,必拿你頭顱祭劍!」

……

邪魔禍亂,整個天火大國五大勢力,都是陷入了泥潭中,強大的內殿弟子,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真傳弟子,都是紛紛出動。

甚至是,天火皇室將一些隱藏的皇家禁衛軍和御林軍,全部出動,鎮殺邪魔邪屍暴動。

時間如流沙般,從指間悄然劃過。

轉眼,距離上一次碰到邪劍書生,已經過去了將近三個月的時間。

林寒自從上次和張逸晨等人分別之後,便是獨自一人在這邪魔禍亂的荒蕪疆域中不斷獵殺。

獵殺邪魔,獵殺邪屍,甚至是,獵殺被邪化的妖獸。

而隨著獵殺數目的增多,林寒不僅武學磨礪得愈加熟練,劍道也是愈加鋒芒畢露,而且,獵殺后返回宗門不斷兌換靈石和靈藥,讓林寒得到了一筆筆源源不斷的資源。

他的修為,也是在這種「瘋狂獵殺、兌換靈石、吞噬突破」的無限循環中,得到了一個恐怖提升。

如今,他的武道境界,赫然已經突破到了天罡境高階。

不過,讓林寒微微無奈的是,他的魂師之境,倒是一點進展都沒有。

不過,除此之外,他的任何手段都是得到了巨大的進步。

無影魔蹤,領悟至大成。

冰天劍意,也是突破到了十層圓滿,一劍冰封三千米。

太虛佛指,也是快要領悟到大成。

虛空大魔手畢竟乃是一套地級極品武學,林寒進展不大。

但這三個月的時間,林寒最大的收穫就是,他自創了一招恐怖絕倫的劍術。

那是一次林寒深入到一個邪屍巢穴,他沒想到,其中竟然不是邪屍,而是一群邪魔,甚至是還有一頭半步靈武之境的強大邪魔。

由於斷天劍道種子不是每一次都激發成功,因此林寒無法使用斷天劍道,這差點讓林寒隕落,不過命懸一線之際,林寒瘋狂激發腦海中的黃金神火,消耗魂力,推演一種新的劍道。

那就是將冰天劍術和大日乾坤劍意境融合在一起,斬出了一招融合極寒和極陽之力的一劍,他將其命名成「冰火燎原」。

在這一劍冰火燎原之下,那半步靈武的強大邪魔直接被一劍劈殺,威能可媲美天級武學!

不過,這一招消耗太大,縱然太古龍帝訣賜予了林寒一身雄渾到極點的龍力本源,但這一劍之下,也是體內力量消耗了大半。

因此,若不是遇到生命危機,這一劍可媲美天級武學的「冰火燎原」,林寒不會輕易使用。

無論如何,自己能夠自創一套威力絕倫的劍道,也是讓林寒興奮了許久。

不過,這倒是讓腦海中的小雀暗暗鄙視,根據小雀說,踏足武道巔峰的強者,一招一式,都能夠創造新的武學和神通。

但對此,林寒卻是不以為意。

自己才什麼境界,不過一個小小的天罡境武者罷了,能夠自創一招劍術,已經很不錯了。

這一日,林寒剿滅了一個村落中的幾百具邪屍,正準備回宗門兌換靈石。

但就在這時。

「轟隆」

遠處某個方向,陡然一道訊號玉簡沖入萬丈高空,猛地炸裂開來。

「這片區域的天劍門弟子,速來支援攻城!」

一道浩浩蕩蕩的冷漠聲音頓時在九天響起,傳遍方圓千里大地。

「沈永生?」

這聲音,林寒極為熟悉,正是沈永生的聲音。

他要召集天劍門弟子攻城,難道是尋找到了邪屍一道的大本營?

林寒略微一思索,立馬朝著那訊號指引的方向飛馳而去。

如此大動靜,一定是有什麼了不得的事情發生了。

或許,自己可以渾水摸魚,從中獲利。 林北望在心裡忍不住嘲笑起自己。

林北望啊,林北望,齷齪了啊!見色起意了啊!

你真的是把人家多想了啊!人家提的這要求多高雅單純的啊!

「上次在姑蘇老宅里,聽你那些叔公們說你的書法不錯,就想討教一番啊。」

林北望痞痞笑著看著男人,「你只是想練字啊!好啊……好啊……呵呵呵……」

林北望偷偷擦拭了一下額間的汗水,在心中長鬆了口氣。害她剛才緊張,虛心一場啊!

男人嘴角的笑意更濃了。

林北望感受到他這笑里的深意了。臉上有些掛不住。

「走吧,走吧,我想老師傅腳步還沒有這麼快到。先陪你練字吧。」反正現在也沒有事情做。

男人帶著笑,點了點頭。

他伸出修長的手拉過林北望的手,帶著林北望往樓上走去。

林北望的手心微微有些出汗。她看著前面的男人。自從開始隱隱覺得這男人也許不是真的陸寒徹后,林北望便對這些親密的舉止開始心中覺得有些彆扭。想到先前和他……

林北望低下了頭,羞紅了臉。

男人帶著林北望來到了二樓的書房裡。他放開了林北望的手,臉上冷峻的走到了書桌前,拿出了宣紙和硯台。

林北望微微搖了下頭,驅散開自己胡思亂想的思緒,走到了書桌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