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要知道,這虞翊是她的一條忠犬,如若被她知道了自己當初也的那些謊言,這隻忠犬就會變為瘋狗狠狠的咬她。

  • Home
  • Blog
  • 要知道,這虞翊是她的一條忠犬,如若被她知道了自己當初也的那些謊言,這隻忠犬就會變為瘋狗狠狠的咬她。

而這種事,是她極其不樂意發生的。

「虞翊,你聽我說……」雲若惜緊緊的咬著嘴唇,想要為自己辯解幾句。

可龍炎沒有給她這個機會,冷笑出聲:「我估計,你連這個護身符的名字都不知道……」

雲若惜見虞翊沉默不語,她的目光轉向了龍炎,眼眸微微沉下了幾分:「你少在這裡危言聳聽,眾所皆知,我身上所佩戴者的這位護身符,你以為你隨便胡扯一個名字就為真?」

反正,她是絕不可能承認,這護身符是她從白顏身上得來的。

龍炎自顧自的說道:「此護身符名為諸天,僅有一人才會擁有,可惜了,那個人……並非是你!」

諸天?

虞翊緊緊的抱著腦袋,為何這兩個字讓他如此熟悉?好像從什麼地方聽說過……

轟的一聲,他的腦海里彷彿有某處地方炸了開來,他冷酷的容顏瞬間蒼白無色。

在那暗無天日的世界當中,小女孩清脆如玲的聲音回蕩在他的腦海之中,久久不散……

「其實,我之前在進入神宮前的生活也是暗無天日的,不過我不怕,我有諸天陪我,它從我出生起就伴隨著我,如果沒有它,我恐怕已經死了好幾次了……」

「諸天?」

「嗯,就是這個護身符,你以後如果去神宮找不到我,你就認一下我的護身符,我會在那個地方等你……」

……

這道聲音,彷彿隔了千年之久,再次盪在他的心尖。

那平靜如水的心,在這一刻……似乎被一道劍給狠狠的洞穿,鮮血淋漓,疼痛不已。

怎麼會這樣?

他怎麼能忘記如此重要的信息?

當初在那個地方,他看不到她的容顏,感受不到她的氣息,可是……他應該牢牢的把護身符的名字謹記在心。

為何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把如此重要的東西……都給忘了?

虞翊的臉色由青轉白,再從白轉青,他緩緩的閉上了雙眼,緊握著的拳頭猛地顫抖不停。

「為什麼要騙我?」

他睜開了眼,眼眸已從最初的痛苦化為了冷酷,俊美的容顏上染上了滔天的怒火。

因為雲若惜的欺騙,他錯過了多少東西?還將心中的光當成了仇敵……

幸好……幸好他沒有聽從雲若惜的話,做出悔恨交加的事情。

如若他真的傷了公主與皇子,那他這一生絕無法原諒自己。

「你為什麼要欺騙我?」

看到雲若惜沒有反應,虞翊逼近了兩步,他氣勢森然,已無之前的那種隱忍與溫和。

雲若惜後退了幾步,容顏煞白:「你在說什麼,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虞翊聲音顫抖:「這個護身符,是王后的東西,你搶走了她的東西,還在我面前道盡謊言,你為何要這樣欺騙我?」

最後一句話,虞翊有些撕心裂肺,他想到自己這麼多年的堅持都成了一個笑話,他就忍不住想要大笑出聲。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雲若惜慌了:「你別聽他胡說,護身符明明就是我的,他是妖界的人,肯定是幫著白顏說話,虞翊,我們相處了這麼多年,你不相信我不成?」

虞翊看到雲若惜眉眼間的慌亂,他諷刺的輕笑了兩聲。

「那你為何不知道這護身符名字是諸天?」

「這…」雲若惜緊緊的咬著嘴唇,「這名字是他胡扯的,根本就不存在,虞翊,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啊,你忘記了嗎,你說過會一輩子護著我,不讓任何人傷害我。」

虞翊恢復了以往的冷酷,往雲若惜的面前逼近了兩步:「可是……當年我心中的光告訴過我,這個護身符的名字就叫做諸天!可是……我在那個地方呆了太久,久到我忘了這兩個字,只記得護身符的模樣。」

否則……他也不會被雲若惜欺騙到如此程度!

虞翊再次閉眼,多年來,他在雲若惜身旁所受的欺辱又歷歷在目,回蕩在他的腦海之中。

他當時也驚疑過,為何曾經那般溫柔善良的女孩,會變得如此殘忍,讓他不敢相認。

可是,雲若惜給了他解釋。

她的解釋為,這些年來她受過太多的傷害,未婚夫也拋棄了她,所以她才會性情大變。

這種的解釋情有可原,虞翊方才信了她……

如今他才明白,不是他心中的光變了,而是……她本就不是她。

雲若惜的身子一個踉蹌,向著後方退了幾步,她揚起蒼白的小臉,目光定定的看著虞翊:「你說什麼?」

「我說,這護身符本就為諸天,當初救過我的女孩,親口告訴過我。」

虞翊睜眼,凌厲森寒的眸光落在了雲若惜的身上。

轟!

仿若晴天霹靂,雲若惜瞬間就炸了。

護身符的名字真的叫諸天?為何神宮的那些尊者都不知道?

白顏當初送給她的時候,卻也不提這兩個字?

她恨恨的咬牙,都怪白顏那個女人,如果她當年能夠告訴她護身符的名字,現在又怎會發生這種事?虞翊這頭忠犬,她又怎會保不住?

所以,這一切,都是白顏的錯!

「呵呵,」龍炎通過兩人的聊天,自然已經知道他們之間的事情,頓時冷笑了兩聲,諷刺的說道,「虞翊,你身為風蝕鳥一族的傳人,竟然會如此愚蠢,這種惡毒的女人,你也能相信?」

「我惡毒?」

雲若惜笑了:「我能比的過白顏惡毒?若不是她的存在,神君會逃婚?本來我是應該嫁給神君的,也是白顏破壞了我的幸福!」

說到最後一句話時,雲若惜的眼瞳發紅,那眼中充斥著怨毒與恨意。

「神君?」龍炎撇了撇嘴,「那是什麼東西?你別告訴我,我們王后愛慕神君,所以將你的神君搶走了?那什麼神君能比得上我家王?王后又不是眼瞎,放棄我家王這麼優秀的男人,去勾搭你的神君,估計你把那神君送給王后,王后都不會接受。」

「你……」雲若惜憤怒的指向龍炎,「白顏本來就是個惡毒的人,她有了妖帝還不夠,更是不放過神君,也只有你們這些可笑之徒才會聽命於她!若是她能有我一半的善良,我也不會如此針對她!」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而且,我能變成今天這般模樣,也是白顏逼得!」

她惡狠狠的咬牙,硬生生的吐出了這最後一句。

龍炎不知道當年所發生的事情,不做任何評論,但以他對白顏的了解,那個女人不可能做出這種事來。

她在危難的時候,願意解除契約還他自由,也正因為這一點,才讓他心甘情願的追隨著她。

「呵……」

就在這時,一道蒼老的冷笑聲傳了出來。

旋即,半空之中,浮現出一道雪白色的長袍。

這是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滿臉嚴肅,嘴角卻是揚起一抹輕笑。

他的笑容滿是輕蔑與諷刺,冷冷的望著站在地面上的雲若惜。

「雲若惜,你一個人就敢來這個地方,是來自投羅網,還是打算跪下給我們王后賠禮道歉?」

雲若惜慌張的向後退了幾步,她轉身就想要逃走,身後卻浮現出無數的妖界侍衛,將她團團包圍在了中間。

這一瞬,雲若惜的心沉入了低估,身子輕顫不已,滿目驚慌的轉頭:「你們想要幹什麼? 最好的結局 若是你們傷了我,凌尊他們一定不會放過你!」

大長老冷笑道:「這話說的,好像我們放了你,神宮的那些混賬就會放過我們妖界?雲若惜,你可還記得你千年前做過什麼事情?」

嘉靖元年 雲若惜緊緊的握著拳頭,不吭一聲。

「千年前,神界突然傳出言論,你雲若惜,將成為拯救這神界的人,而我們妖后,卻會顛覆神界,原來我不知道為何會有這些言論,現在看來,竟然都是你搞得鬼。」

事實上,大長老也早就來了,僅是一直沒有現身罷了,如今事情的真相已經得知,那他……自然不可能放雲若惜離開。

雲若惜的臉色越來越白,她的身體猶如置入雪山之中,渾身冰涼。

「可憐我們王后,念你們自小之情,把你接入了神宮,給了你錦衣玉食的生活,但你卻毫不感恩,妄想與王后攀比,因為王后處處優於你,神君妖帝都傾心與她,就讓你嫉妒不已。」

「你嫉妒也就罷了,王后這般優秀,有人嫉妒為正常,你卻利用神宮的那些尊者,讓他們將王后除以極刑!如果不是王前去的及時,王后早就不存在了!」

大長老閉上眼睛,他的聲音顫抖,往事歷歷在目,讓他心口的怒火翻湧不停。

「當年王后因體傷與心傷,差點一命歸西,王為救她耗盡心神,導致實力下降,你們更趁此對王后追殺不停,就連王后腹中的胎兒,你們都沒有放過!」

他厲聲質問,聲聲都如同重鎚,狠狠的砸在所有人的心上。

「王後到底做錯了什麼,你為何要如此對待她? 暖妻之當婚不讓 只因為她記著年幼的情分,救了你這頭白眼狼?你當初虐殺我妖界剛出生的幼獸,正好被我們妖界的人所碰見,故此遭受萬獸追殺,然而你卻把你受傷的事情,推卸到王后的頭上。」

「哈哈哈,真是可笑,你明明是自作自受,還說是為救王后傷了,以至於讓王后落得一個知恩不圖報的名聲?我們妖界的眾獸,視王後為主,到底是誰瘋了會去傷害王后?」

貓撲中文 每隨著大長老的一句話,雲若惜的臉色就白了一分,她的腳步層層後退,可背後的路已經被擋住了,周圍更是被圍的水泄不通。

「雲若惜……」虞翊沉痛的閉上了眼,「我永遠不會忘了,你是怎麼在我面前詆毀她,原來,這些才是事情的真相,可我卻被你蒙蔽了這麼多年。」

原來,他受了如此多的委屈,可他前去神宮尋找她的時候,她已經不在這個神界了……

更讓他心痛的是,這些年因為雲若惜的緣故,他也仇視了她多年。

如今尚且才明白,自己到底是做錯了多少的事情……

雲若惜冷笑道:「你現在是恨我不成?別忘了,如果不是我,這百年來,你還需要到處找她,如何有如今安穩的生活,而且,我也是前不久知道她還活著,不然,你若是以為她魂飛魄散了,你還能活在這個世上?」

總而言之,雲若惜只有一句話,你能有現在,都是因為我的緣故。

你不感謝我也就罷了,有何資記恨我?

虞翊也不是第一次認識雲若惜了,她能說出這樣的話也不足為奇,所以,他面無表情的站在龍炎的身旁,冷冷的目光直視著雲若惜。

在他這種眼神的逼視之下,雲若惜的心再次慌了一下,她緊咬著嘴唇:「虞翊,就算不是我救了你,我們好歹也認識這麼多年,我知道你和妖界的這些人有關係,現在你帶我走,我們兩清了。」

直到現在,雲若惜還是沒有放棄利用虞翊,她知道,只有虞翊才能幫得了她。

「雲若惜,」虞翊放在兩旁的手緊緊的握著,「你忘記了,這些年我幫你做過多少事情?我受過你多少責罵?我無論幫了你再多的忙,你永遠也不會溫聲溫氣的與我說一句話,皆是非打即罵,當初我以為你是她,也就忍了,現在……」

他冷笑道:「我沒有親手殺了你也就罷了,你有何資格向我提要求?」

沒有人知道,當得知雲若惜並不是她的時候,他心裡有多痛苦。

所以,她沒有親自殺了雲若惜也就罷了,如今她還有何顏面讓他救她?

「你們不能殺我!」雲若惜的心裡一慌,「凌尊他們會來救我的,你們不能殺我!」

大長老沒有理會雲若惜的話,抬手一揚,將她脖子上的護身符搶到了手中。

當這護身符從身上消失,雲若惜的心頓時涼了半截。

這護身符是她全部的希望啊,若是讓凌尊他們得知了自己是冒牌的護身符主人,那她往日所得到的尊榮,都會在一瞬間失去。

不!

不行!

她決不能失去護身符。

「還我,你把我的東西還我!」

雲若惜瘋狂的向著大長老沖了過去,想要搶走他的手中的護身符,。

然而,她還沒有接觸到護身符,大長老的手掌一揮,噗嗤一聲,雲若惜的身子頓時倒飛了出去,被擊倒在地,鮮血噗的一聲噴了出來,小臉扭曲。

護身符本來就應該是她的東西,白顏給了她,那就是她的,這些人憑什麼搶走? 「大長老,我們怎麼處置這個女人?」

龍炎眉頭輕皺,回頭看向大長老,問道。

大長老單手負背,雲清風淡:「王后的東西已經拿回來了,那就沒有留下她的必要了,只不過,當年王后受了她太多的苦,這筆賬,得慢慢的和她清算。」

雲若惜剛想要站起身,就聽到了大長老這番話,她的心臟猛地一顫,驚恐的揚起眸子。

這些人……真的想要殺了她?

「不!」

她不想死!

雲若惜挪動著身子向後移去,她的淚水已經浮現在了眼眶之內,隱隱墜落的模樣十分惹人憐愛。

你是我的鬼迷心竅 若這裡是神宮,早有人忍不住的要把她護在身後。

可妖界的人,對神宮是恨之入骨,面對著她那楚楚可憐的模樣,任是沒有一個人心軟。

「既然你如此喜歡裝可憐,那本長老就讓你裝不起來。」

嘩!

大長老隨手一劃,一道劍光落向了雲若惜。

她只感覺到臉頰一陣刺痛,旋即,溫熱的血水順著她的臉頰逐漸流淌了下來,模糊了她整張臉。

「我的臉,啊!我的臉……」

雲若惜的聲音帶著尖銳,她隨手一抹,一手的鮮血很是刺目,同樣也刺紅了她的臉。

她沒有來得及說第二句話,那些妖界的侍衛就已經一擁而上,將對神界的怒火統統發泄在了她的頭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