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見張凡讓步了,人們對張凡除了憤怒之外,又增加了幾分鄙視,說話更不客氣了:

  • Home
  • Blog
  • 見張凡讓步了,人們對張凡除了憤怒之外,又增加了幾分鄙視,說話更不客氣了:

「考慮個屁!」

「考慮泥妹!」

「卧槽你八輩祖宗!」

「答應還是不答應我們的要求?」

「別特么跟我們打太極,把錢給我們,每家五萬!」

「不答應的話,就地支鍋煮鹿肉!」

幾個村民把一隻鹿摁在草地上,「吱」地一聲,鐮刀割下了半隻鹿耳朵,血淋淋地舉起來:

「姓張的,老老實實把錢交出來,不然的話,連你的耳朵也一齊割了!」

這一下,血的刺激,令人們的眼睛發光了!

好像一群禿鷹見了腐屍,興奮極了,嘴裡發出不斷的尖叫:

「姓張的,還不跪下?」

「打他!」

「這種不法奸商,打死不用償命!」大龍在人群里扯直嗓子喊道。

人們高高舉起鋤頭、鐮刀、鍘刀,有人從鹿圈柵欄上拔出帶釘子的木板,也有人抓起石頭,把張凡包圍起來。

以張凡的功力,一出手打死打傷幾十個,沒有問題。

這些人,在張凡眼裡跟螻蟻一樣不禁一打。

可是……真的無法下手。

而且……也有點不敢下手。

如果真把農民給打死了,這些人抬屍遊行,造成社會影響,那上邊怪罪下來,為了平息民憤,張凡肯定要倒霉。

打也不能打,那就逃跑吧?

張凡輕功如燕,一個旱地拔蔥跳出包圍圈沒問題。

可是,人跑掉了,鹿跑得掉嗎?

唉……英雄末路了!

張凡出道以來,何嘗受過這個侮辱?

何嘗陷入這種境地?

簡直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看來,只有答應村民。

打碎了牙,只有往肚子里咽了!

今天,委屈就委屈吧。

眼淚漸漸地濕了眼眶。

不過,張凡忍住了。

不能落淚,尤其是在大龍這班人面前,更不能落淚。

你的每顆淚水,都是別人的開心果!

正在這時,村長和村委們聞訊趕來。

村長臉上帶著傷,用白手巾纏著,大聲喊道:「鄉親們,不要誤會,不會誤會……」

在村委的扶持下,走到張凡面前,「張總,張總,這是誤會,這是誤會……」

張凡幾乎無語,攤開雙手:「我買鹿場的價格已經夠高了,鄉親們還要每家加五萬元,這不跟搶錢一樣嗎?」

村長臉上十分尷尬,握著張凡的雙手,一個勁兒的道歉,「對不起,對不起!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張總,你千萬不要往心裡去呀,我回頭好好做做村民們的思想工作。」

張凡臉上露出一絲冷笑,你做思想工作,那是對牛彈琴,村民們心裡其實明鏡似的,道理都明白,就是想多要錢而已。

村長沖村民們大聲喊道:「鄉親們,鹿場的事,所有的操作都是透明的,不存在任何問題,這一點是經得起複查的,如果有疑問,可以向上級機關檢舉!」

村長的話並沒有起到任何一點作用,反而引起了一片怒吼聲。

「不要再欺騙我們村民了!」

「鹿場是全體村民的,我們現在要把它收回來。」

「不賣了!」

村長苦笑不得,「收回來?那發到你們手裡的錢,你們花掉沒有?花掉了,怎麼返還給張總?」

「做夢!」

「返錢那是做夢!」

「我們要收回鹿場!」

「返錢退款?你們賤賣賤買集體財產,不告你們就算便宜你們了,還想收回錢?」

「草,想多了吧?」

是啊,到手的錢,怎麼可以還回去?

那可是錢啊!

「姓張的,你到底答應我們的條件不?」

「不答應的話,馬上把鹿殺了!」

「今天中午全村吃鹿肉!」

呼喊聲一陣高過一陣,震耳欲聾。

村民的情緒越來越激動,不斷的高舉著手裡的武器,向前圍攏上來,把張凡和村長圍在中間。

大龍高聲喊道,「村長和這個姓張的都不是好東西,狼狽為奸!」

有人附和道:「都不是好餅!不然的話,村長不可能幫姓張的說話。「

「吃了姓張的回扣,能不幫人說話?」

。 薛維等人早就被震到地上,他有些懵逼的爬起來,臉上依然一副心有餘悸的表情。

好恐怖的餘威!

朝着黑淵荒看去,薛維的心裏一咯噔。

之前去黑淵荒那還是一副規整的樣子,現在一看,這完全就是一片廢墟啊!

八大城坊完全被毀掉,所有的居民全部一瞬間泯滅,包括所有的金甲幾乎也在一瞬間被滅掉。

曾經的一切彷彿全部化為煙塵。

所有人也是沉默的看着這一切,這一場戰鬥對於他們來說太記憶猶新了。

甚至太過誇張了。

最重要的是,在與黑淵荒鬥爭中,他們竟然是獲勝的一方。

曾經紫薇大帝都不曾做到的事情,他們竟然做到了,這是多麼讓人不敢相信啊。

紫薇天火也是默然的看着這一切。

伯邑考,這也是在你的算計之中嗎?

在你封印他的時候就已經考慮到了眼下的情景嗎?用東方鬼王的生命來交換赤發上人的生命。

伯邑考,不得不說你很沒有人性。

可是對於現在的地府和天庭,這恐怕也是最好的結局。

用一個本該不該存在這個時代的人,解決本該不該存在的世界,伯邑考你真的好算計啊!

紫薇天火在心裏默默的想到。

炎凰看着曾經待了十萬年的黑淵荒也是一片複雜。

對這片大地有感情嗎?沒有感情是假的,可是她想逃離這個地方,也想!

應龍的決定是對的啊!

沒有參與到赤發上人與地府的戰爭之中。

本來雄心壯志的一切,到最後也是化為塵埃。

薛維也是默然的看着這個世界,就這樣結束了嗎?

只要赤發上人死了,剩下的一切就都好辦了。

當所有人都以為事情結束的時候,遠方猛然爆發出一道紅光。

「呵呵呵呵…該死的地府!該死的楚江!該死的天庭!還有薛維!我!記住你們了,等着我!我一定會將你們全部滅掉!」

當這話音剛落,這道氣息幾乎瞬間消失在地府之中。

所有人臉色驟然發生變化。

赤發上人沒死!?

怎麼可能?

如此恐怖的爆炸,赤發上人竟然還沒死?這也太誇張了吧!赤發上人怎麼可能還活着?

「震…震老…這不是真的吧!」楊戩有些陰沉的看着消失的紅光。

震候也是搖搖頭,現在剛才那聲音也超出了震候的想像。

在這一場戰鬥中,幾乎所有人身上都有傷,震候幾乎耗盡了全部的靈力,甚至浪費了一件頂級神器。

飛蓬和楊戩不僅靈力耗費,甚至身上的傷勢也很重。

不過最慘的自然是楚江以及剩餘的三大閻君。

楚江直接斷了一臂,而且對於楚江的身體狀況,也只有楚江才知道。

倒是炎凰站了出來。

「這是赤發上人的殘魂,赤發上人有三個能力,第一,精神蠱惑之術,第二,傀儡之術,第三便是靈魂之術。」

「赤發上人可以分裂出靈魂來保命,只是這分裂的靈魂極其的虛弱,哪怕想要成長起來也需要無比漫長的時間,所以只要找到赤發上人的靈魂還是可以直接解決掉的,現在赤發上人的魂魄不足三魂聚靈。」炎凰淡淡說道。

一聽這話,所有人直接鬆了口氣。

只要是這樣那他們就安心了。

炎凰轉過身看了薛維一眼。

「這戰甲穿着很適合你,在你身上我看到了他的影子,但是和赤發的一戰,我感受到了第六次涅槃的氣息,我需要離開一段時間,等我第六次涅槃成功,我會回來找你。」

說罷,炎凰也是化為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際。

薛維直接成為了最矚目的人。

好嘛!

你是什麼時候和黑淵荒的大美人搞在一起的?

怪不得你對黑淵荒會了解的這麼清楚,原來有內應啊!

「我長得也不差啊,為啥這美人沒看中我?」飛蓬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臉龐。

這讓楊戩瞪了飛蓬一眼。

很快,天空又降落四道光柱。

定晴一看看,原來是穿着戰甲的四大天王。

「如今地府戰局如何?」廣目天王沉聲問道。

楊戩冷冷的看了對方一眼。

「天庭難道對黑淵荒不清楚!自從本君和飛蓬神將來到地府之後,天庭就不繼續派兵!現在戰爭結束,爾等才敢前來,難道你們想讓我們死在地府?!」

楊戩直接橫起手中的三尖兩刃戟。

飛蓬臉色也是極其不善的看着四大天王。

手中的鎮妖劍已經開始發出鋒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