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見胡菲兒說話了,火精靈只好停手,狠狠的看了火麒麟一眼:「算你走運,這次先放過你了,下次有你好看的。」

  • Home
  • Blog
  • 見胡菲兒說話了,火精靈只好停手,狠狠的看了火麒麟一眼:「算你走運,這次先放過你了,下次有你好看的。」

火麒麟不屑的笑道:「隨時奉陪。」

藍色的水精靈飛過來說道:「兩位大嫂,老大讓我們問問天後大嫂好嗎?」

此話一出,胡菲兒心中似乎就明白了什麼,看來天後先前遭遇的事確實是楊華搞的鬼,否則他怎麼會有一問。

天後則臉色微紅,不知道該怎麼說。

她也更加肯定,先前和自己**的人就是楊華。想到這,心中不免有點害羞和甜蜜。

胡菲兒故意沉著臉:「回去告訴小華,就說天後妹妹身體不舒服,現在都下不了床。」

五行精靈一臉的愕然,不過既然是大嫂說話了,而且還是最厲害的大嫂,五行精靈只好回去和楊華說了。

「老大,胡菲大嫂說天後大嫂身體不舒服,現在連床都下不了。」五行精靈撒謊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小楊華一聽就知道自己和天後做的那事被胡菲兒知道了,沒想到自己還挺厲害的,居然把天後乾的下不了床,小楊華還是挺滿意他那方面的能力。

「好了,我知道了,你們要菲兒幫忙好好調理天後的身體,我過些日子就能結束修鍊了。」

五行精靈忙把楊華的話帶了出去。

胡菲兒輕聲一笑,隨即又嚴肅道:「小華的修鍊到底什麼時候能結束?」

「我們確實不知道。」

「主母,我們這次回到異界的時候,收到了從地府萬骷山傳來的求救信號,我們想帶人過去幫他們解圍。」火麒麟說道。

「萬骷山?」天後問道:「是不是李師師他們出什麼問題了?如果是這樣,我們應該去救援。」

血猞猁道:「具體情況還不清楚,不過從傳來的信息看,他們的對手似乎擁有和我們一樣的金龍戰艦,我們希望能夠用金龍戰艦解圍。」若非如此,血猞猁和火麒麟早就直接過去了。

「小精靈把這個消息帶給小華。」

五行精靈在楊華體內待了那麼久,他的各種**自然都很清楚,他們知道李師師和楊華的關係,急忙進去彙報。

「老大,不好了,你的女人……不……應該是李大嫂她遇到麻煩了。」火精靈結結巴巴的說道。

小楊華心有一震:「說說是怎麼回事?」

水精靈接過話題說道:「老大是這樣的,火麒麟和血猞猁去了異界一趟,意外的收到了萬骷山的求救信號,據說他們受到了戰艦的打擊。火麒麟和血猞猁的意思是,希望我們帶金龍戰艦過去。」

小楊華揮舞著小手罵道:「什麼人這麼大膽,我的女人也敢動。你們趕快出去讓天後帶金龍戰艦把那些完八蛋給我幹掉,把師師給我接過來。」楊華記得上次分手的時候,李師師說他們回去看一下骷髏王,隨後就會回來,等了這麼久沒消息,原來是受到了攻擊。

五行精靈看著發怒的小楊華,心中奇怪,老大怎麼最近的脾氣越來越大,口中的髒話也越來越多了。

「你們還站著看什麼,還不去。」小楊華看五行精靈沒動,又是一陣大罵。

五行精靈見狀急忙出去,把楊華的意思給他們說了一邊。

胡菲兒思考了一下,道:「天後妹妹,我看這件事就由我帶領一千艘金龍戰艦前去吧,你留下來照顧小華,主持帝國的安全。」

天後本來要自己去的,不過回頭一想,照顧小華和帝國的安全更重要,忙點頭答應了:「姐姐,我讓絲絲幫你駕駛一號激金龍戰艦作為指揮艦。萬一敵人強大,你們一定要在第一時間發回求救信號,這些日子帝國的戰艦編隊已經達到了五千艘,你們走後沒,我會儘快成立一隻三千艘戰艦組成的救援編隊。」

因為時間緊急,來不及考慮細節問題,胡菲兒決定帶火麒麟和血猞猁一起去,至於五行妖王就留下駐守帝國了。

絲絲聽到要大戰了,非常開心,自告奮勇的要計算地府萬骷山的空間坐標,以便於戰艦編隊直接跳躍到達。

此時,地府六道輪迴大殿,地藏王菩薩剛剛坐關蘇醒,掐指一算,暗叫不好,急忙傳音把閻王叫了過來。

「菩薩,你這麼急叫我過來,難道是地府有事要發生?」閻王從未見過地藏王的表情如此著急,記憶中當初那猴子大鬧地府的時候,菩薩的臉上也是古井不波,如今這表情恐怕事件比上次更嚴重。

地藏王菩薩說道:「閻王,你趕快帶一些冥修去你那把十殿的重要鬼魂和重要文件全部搬到六道輪迴大殿,速度一定要快,越快越好。」

閻王心頭一震:「菩薩,這事要不要和仙界說一聲?」

地藏王菩薩冷哼道:「仙界已經墮落了,這件事就是仙界引起的,為了地府的生死存亡,你一定要儘快按照我的吩咐去做。拿上我的地藏令,直接去找楚江王,讓他協助你。」

地府以前是仙界的附屬,後來隨著地藏王菩薩的到來,漸漸的脫離了仙界的管轄,閻王知道,六道輪迴大殿中的冥修力量並不弱與仙界。

閻王令命后就急忙出去了。

地藏王菩薩嘆了一口氣,幽幽道:「元天尊,沒想到你終究還是墮落了,捏卻不知道自己已經走上了死路。未來的宇宙是血嬰的,沒有人能對抗得了他。」地藏王菩薩想起了佛皇消失前說的那句話,地藏找機會加入血嬰帝國,這是地府能繼續存在的保障。

那時,他雖然不知道血嬰帝國在哪,但是他知道這血嬰帝國和楊華一定有關係,後來通過在人界的探子,他知道了血嬰帝國果然是楊華的國家。還好自己當初了楊華的關係不錯,加入其中應該不是什麼問題。

這些年的發展,地藏王菩薩知道自己所掌握的冥修勢力並不比上界四方弱小。地府雖然是被遺棄的仙家重地,但是其中蘊涵的靈氣卻比仙界更加濃厚,這也是冥修勢力強大的原因。

這邊,絲絲經過一天的超附和計算后,終於計算出了萬骷山的準確坐標。

「終於好了。」絲絲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疲倦。

胡菲兒由衷的讚歎:「絲絲真棒。」

絲絲搖了搖頭,道:「那邊有強大的電磁場,我們沒辦法直接跳躍到目的地,不過我已經計算出了一條最近的通道。我們的戰艦先跳躍到十殿閻羅城,然後從那取道開往萬骷髏山,按照戰艦的速度,半天的時間就哭準確的到達。」

天後最清楚絲絲現在的勢力,知道這次的對手不簡單,急忙又增加了一千艘金龍戰艦,好在戰艦能量都早就充滿,倒也沒有花費多大時間。

隨後絲絲把跳躍坐標傳到了每一艘戰艦的主腦。

跳躍很順利,胡菲兒帶著戰艦準確的出現在了十殿上空,根據掃描發現,十殿早就空無一人(鬼)。

「菲兒媽媽,下面怎麼一個鬼也沒有,絲絲還打算抓一隻鬼寵玩呢?」

胡菲兒眉頭緊皺,想了半天也想不出這是怎麼回事?

「絲絲,設置通道,我們先不管這些了,等救援了萬骷髏山再說。」絲絲冷靜的分析了一下當先的情況,救援李師師是最主要的。 曖昧的氣息在車廂內蔓延。空氣彷彿也被點燃金夏羽的山洲大亞小兒豐滿挺翹的筍尖**上來回的揉捏轟那櫻紅色的櫻桃核堅硬挺立金**在大手中放入麵糰一般變幻著形狀,入手的滑膩和彈性讓夏羽愛不釋手轟手指能清晰的感覺到大玉兒那砰砰的心跳聲,那嬌嫩如綢緞一般的冰肌玉骨也開始炙熱起來。

夏羽並不急著去吃掉大玉兒。而是慢慢的挑逗著大玉兒的**,對於夏羽來說轟征服的結果雖然能讓他得到滿足轟但是征服的過程能讓他獲得更大的滿足轟尤其是大玉小兒那雙如水潭般清冷平靜的雙眼金雖然很清澈金但看進去金卻又現那雙眼的盡頭卻是一介。無盡的漩渦,深邃迷離轟夏羽很不喜歡這種看不透的感覺金儘管他體內的慾火已經燃盡了五臟六腑金下身更是堅硬如鐵。但當看到那雙好似能將他看穿金好像一切都不出她預料的眼神轟夏羽就越不願意如她所願。

大玉小兒此時儘管保持著頭腦的清醒金但她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開始背叛了她金對方的手好像帶著魔力一般金讓她的身體好像被點燃了般轟皮膚開始燙,喘息也開始急促了許多金心中彷彿有幾頭小鹿一般的亂撞金讓她意亂情迷轟胸前高聳的乳峰被對方褻玩著金儘管她竭力的讓自己放鬆下來轟但敏感的身體卻綳的緊緊的。

大玉兒雖然嫁給了皇太極。然而皇太極對她只不過走出於政治上的聯姻金只是為了加強與科爾沁部落的關係而已,兩人雖然有夫妻之名轟但還沒有夫妻之實倪而被一個男人如此褻玩還是第一次轟而對方很顯然對女人的身體很熟悉。手指總能觸動她身上的敏感點氣讓她的身體快的沉淪著,她能控制自己的大腦清醒,卻不能讓自己的身體也保持清醒轟那種全身彷彿被電流劃過轟酥麻鬆軟的感覺就好像是微醉之後的朦股轟清醒而又迷離轟讓自己分不清現實和夢幻。

隨著那一**的酥麻遊走全身轟大玉、兒的心防也在夏羽不斷的進攻下產生了絲絲的漣漪轟嗯哼漸一聲**噬骨的呻吟悶哼出聲轟那輕輕的**在夏羽的耳中仿若是天簌之音一般悅耳金讓夏羽壓抑的慾火徹底的突破理智的牢籠,腦海中的一切思想都被那衝天而起的慾火焚燒一空,夏羽一邊繼續揉捏著大玉兒的酥胸轟另一邊卻撩起對方的裙擺轟大手順著那修長緊繃的**往裙內遊走。

大玉兒在忍不住的呻吟出聲后轟心神也是一盪,自己居然出那麼羞人的聲音金而且那一刻自己居然微微有些失神漸大玉兒可以原諒自己身體的背叛,卻不能原諒自己的內心的背叛,本來有些迷亂的雙眼再次的明亮犀利起來金大玉兒終於無法忍受夏羽的耳鬢廝磨轟那種纏綿的感覺讓她現自己也有脆弱的一面漸如果繼續下去轟她不知道自己會不會連心也一同失去。

大玉兒目光冷冽的仰起。望著臉上已經顯露猙獰的夏羽轟不由地輕笑出聲,道:「郡公大人。似乎真的很怕玉兒呢?居然強忍著不佔有玉兒的身子金難道玉兒真有那麼可怕么?,倪大玉兒的目光中帶著一絲輕蔑的看著夏羽,她要激怒身後這頭已經在暴怒邊緣的野獸轟她寧願去忍受那暴風驟雨般的入侵漸也不願意繼續這種纏綿細雨般的柔情蜜意。

本來已經快要被獸性佔據全身的夏羽金聽到大玉兒的調笑金大腦之中又恢復了一絲清明氣臉上也緩和了許多,似乎剛才那種強烈的佔有**也消去許多轟尤其是看到大玉兒眼中那挑釁一般的輕蔑更是讓夏羽清醒過來轟這已經不是佔有不佔有的問題,而是一場針鋒相對的



夏羽淡淡一笑金臉上的猙獰之色漸去:「呵呵漸能在這種情況下還保持著清醒的女人你說她可怕么。只是差了那麼一點漸我就輸了呢金不過你的提醒倒是給了我重整旗鼓的機會漸今個看咱們兩個誰耗得過誰夏羽被大玉兒激起了好勝之心,反而體內的慾火減弱了許多。

夏羽體內本身就有野蠻血脈。而這種血脈除了對體質有影響之外金還有一定的壞處轟就是讓人容易喪失理性金讓人的**成倍的增強金而這種**也無時無刻不在影響著夏羽轟甚至左右這夏羽,而這種野蠻的**也讓他在漂亮的女人面前變的沒有多少抵抗能力,而如果急需放縱下去轟夏羽就會一點點的被野蠻血脈的影響金失去對體內**的控制金而人一旦失去了理智轟就意味著毀滅倪這其實也是野蠻血脈想要突破的出個關鍵,只有能夠控制自己的**的人才能真正的成為一個亂世的

雄。

夏羽不知覺的已經開始控制自己體內的血脈對他的影響倪大玉兒身上的裹身長裙也被夏羽寬衣解帶。一抹雪白的肌膚散出淡淡的乳白光澤轟那好似嬰兒一般嫩滑的肌膚跟門青,樣氣柔滑而富有彈性。夏羽嘴角露出一櫃褻玩的笑熔氣金長裙掀開轟大玉兒那猶如魔鬼一般的**也半遮半掩的暴露在夏羽的眼前。

順著大玉兒那欣長的雪白長頸金肩骨劃過一道性感迷人的弧金一片光滑的雪膚漸漸的隆起倪兩團好似珠峰一般的玉女峰巒高聳的挺立著,用紫招內皮製作的胸衣轟將兩團豐滿緊緊的束縛著內褲勒著那少女的神秘地帶漸被修長緊繃的雙腿緊緊的包夾,夏羽貪婪的吞咽了一口口水金手指順著那四凸有致的身體上戈過轟而大玉兒的**隨著夏羽的手指滑動如水蛇一般扭動著。

完美的身材。黃金的比例分割金夏羽在大玉兒的身上遊走一圈金再次的望向那張精緻無雙的臉龐金那雙眼睛裡帶著一絲微微漣漪倪雖然只是那一瞬間的搖動。卻也被夏羽看在眼中氣夏羽低垂下頭轟輕輕碰觸著大玉兒的唇倪舌頭頂開那貝齒牙關金貪婪的吸允著對方口中那甜美的津液轟恩,大玉兒輕聲嚶嚀著轟那暴露在外的肌膚接觸著微微的涼轟卻無法讓她的身體上的溫度降低金心弦似乎被什麼東西挑動了一下之讓她有些驚慌失措。不知道自己的挑釁是對還是錯。

夏羽的手滑過那平坦的小腹轟探入到小褲的邊緣金手指輕輕的撬開門戶,向裡面探入金走過那萋萋芳草地金而微微有些意亂情迷的大玉、兒已經無法阻止身體的投降小腹緊繃起來金雙腿卻著魔了一般被對方的大手輕易的分開。最後一道門關似乎也要被對方攻破漸

就在那千鈞一之際轟馬車卻驟然停下,車身那微微的一停頓,卻讓大玉兒瞬間從迷亂中清醒過來,大玉兒的手猛地拉住了夏羽的胳膊漸雙腿也緊緊的夾住,不讓夏羽的手繼續深入之分開那長長一吻的雙唇,大玉兒嫣然的一笑。目光狡黠的道:「可不是玉小兒沒有給你機會哦金只是你沒有珍惜而七轟我到家了。之

夏羽看著大玉兒的表情,道:「一個好的獵人是不會讓獵物從眼皮子低下逃掉的倪聽說你在上原的家比城主府還要富麗堂皇金你不會打算拒絕我上門參觀吧。氣。

大玉兒將裙子穿好轟淡然一笑的道:「我當然了樂意之至轟不過你的手下似乎還有事情向你彙報大玉兒話音未落。在窗外轟上野縣令陳儒的聲音在外面響起。

夏羽在大玉兒的伺候下穿上衣服,道:「稍晚一些我會在來的夏羽說著在大玉兒胸前摸了一把金然後打開車門。下了車轟被一群人簇擁而走漸而大玉、兒卻是軟倒在軟榻之上倪玉手摸向自己的高聳的酥胸漸臉上浮想出一絲緋紅。

同樣的一場連綿細雨之下金不同的地方漸同樣的傾國傾城的佳人卻上演著一場不同的劇目。

錦西走廊西部。有一座據山對海而建立的雄關轟關隘長十數里金高十丈轟全都用巨木巨石壘砌而成金而這座雄關叫做山海關金歷時一年零二個月金征十萬民夫倪死傷無數而立起的雄關要塞金雄關正中的將軍樓上轟雨水順著瓦片流下轟形成一片水簾金兩扇開啟的門前倪一員身材魁梧轟面相俊朗。身著四爪升龍鎧金腰間懸挂著一柄寶劍的將軍站立在雨簾一邊金望著那漆黑的雨夜金清冷的風吹拂著披風金一員參將帶著十餘將士在雨中飛快的跑過轟單膝跪倒在地,對著那員大將握拳道:「總兵大人金已經打聽到圓圓小姐的行蹤。轟

「在野。轟吳三桂聲音清冷的問道通

「在幽地倪日前已經被那田蟾獻與了公孫瓚那員參將不敢怠慢轟立即回道。

吳三掛鵬踉一聲將寶劍拔出金對著身前的一塊欄杆就劈了過去,怒衝冠的道:「田腕轟我不殺你誓不為人轟點齊二十萬兵馬倪兵幽地轟踏平公孫瓚

「遵命」。

幽地,公孫瓚所居的城主府內金公孫瓚居於上前。而席間兩側分別是他手下文武之臣。而在廳堂正中轟一道絕色傾城的美女身著輕舞霓裳在如花叢舞蝶一般輕盈舞動金那手中彩練隨著那曼妙的舞姿而擺動,而席間兩側無論文武全都目不轉睛的望著那好似精靈一般的絕美舞姿金渾然不覺自己口水流了出來通

曲舞罷轟舞女紛紛退去金眾人仍久久沉浸在那舞姿之中轟而席間轟唯有居於公孫瓚身邊的一劍眉立目金面相晴朗的小將一直保持著清醒轟小將在公孫瓚旁輕輕的拉了下公孫瓚,公孫瓚這才從那震撼中驚醒轟臉上帶著一絲責備的瞥了眼身側金這才端起酒杯對著下位上居坐的田喧道:「田先生倪可真是讓我大開眼界,此等仙樂歌舞轟真是讓人回味瘧窮轟回味無窮啊!轟。

田晚乃是崇禎皇帝的國舅金在江南選了些秀女進京金卻不想來到了烽火大陸之上金崇禎皇帝也建立起了一方勢力金作為歷朝歷代皇帝金進入到烽火大陸上后倏起點通常比一般人要高轟除了具有名義上的大統漸可以快招攬到文武將才外漸還會有隨行的兵將,而作為崇禎的國舅田腕自然十分受重用漸不過當時崇禎手下的文武之中金吳三桂無疑握有最大的兵權金烽火一年開始金由於為了爭奪地盤金戰火連綿倪田腕送給崇禎的秀女都被閑置轟崇禎是很多方面還是很勤政的。

烽火二年六月漸吳三桂打了一個大勝仗,崇禎皇帝設宴款待金因為在烽火二年的時候金崇禎皇帝已經有了不小的勢力地盤金內部沒有農民起義轟雖然外部勢力眾多轟但君臣共勉倒也打拚出一咋,不小的勢力金然而倏壞事就壞在這場宴會上了通宴會之上漸陳圓圓作為歌姬獻舞金自然是成了焦點轟不說陳圓圓可是明末色藝雙絕的秦誰八艷之一轟那可不是吹出來的金吳三桂一眼就看中了這個宿命中的女人漸本來這也沒有什麼轟然而壞就壞在陳圓圓是田腕送給崇禎的秀女。崇禎日夜操勞轟對田腕送來的女人倒也沒多去注意。這陳圓圓這一舞跳下來轟將崇禎的魂也給勾去了。

當時崇禎一樂,一是遇到如此佳人轟二是網獲得一場大的勝利,可謂是春風得意金就對吳三桂道:「吳總兵驍勇善戰金屢立戰功轟今次又取大勝漸聯也不知道該賞你些什麼好轟吳總兵可有什麼想要的轟聯只要有的就一併賞你。」

按照往常金吳三桂肯定會誠惶誠恐的推辭金不過被陳圓圓迷的鬼迷心竅的吳三桂當即提出了要將陳圓圓納入家室金崇禎當即臉就垮了之要知道他剛才還在想著宴會結束后通就準備臨幸這個陳圓圓漸共赴巴山**呢?賞吧金捨不得漸不賞吧。還不好轟田腕當時自然看出崇禎的心思轟就攔下了這事金一場宴會不歡而散轟至於陳圓圓金崇禎倒是想上來著漸但被手下的臣子給攔下了。畢竟這陳圓圓是吳三桂看上的轟陛下沒有答應就罷了金反而回來就臨幸了轟那吳三桂肯定會下不來台轟於是就出了主意金尋了個理由轟將陳圓圓暫時藏了起來,待事情淡了倪陛下在納為妃子金崇禎皇帝是真捨不得陳圓圓金心裡這一猶豫就答應了金這下可就引起吳三桂不滿了。

崇禎雖然將陳圓圓藏了起來金但還是禁不住陳圓圓美貌的誘惑金時常去陳圓圓那裡聽曲金觀舞轟而陳圓圓被藏起來的地方也不知道怎麼被吳三桂知道了,吳三桂去了那藏人地漸正看到崇禎對陳圓圓動手動腳轟這火氣自然小不了漸隨後吳三桂趁著崇禎不在金偷偷的見了幾次陳圓圓轟這心完全被陳圓圓給勾走了。成天茶飯不思,有一日,吳三桂再次偷偷的去看陳圓圓金卻不想才看到人轟就被崇禎給碰了個正著倪崇禎一看吳三桂這是要給自己戴綠帽子啊轟當時雖然沒有作金但臉上卻是氣的不輕金回來后,就召集了心腹商議這件事情。

烽火二年十一月金崇禎納陳圓圓為圓妃轟那意思是不打算扯下去了漸直接讓吳三桂死了心轟並秘奪吳三桂兵權,而消息被泄露轟吳三桂知道崇禎的密談準備奪其兵權金但他也不是泥捏的金隨便人捏來捏去金當即就有了反心金十二月轟吳三桂反轟崇禎皇帝落荒而逃漸陳圓圓也被帶走倏當時崇禎皇帝手上除了有吳三桂外倏還有盧象升和洪承疇轟秦良玉等人,不過當時這幾人全都出兵在外要不就是駐守邊關。

崇禎皇帝到底也沒有跑脫金被吳三桂部將殺死金但陳圓圓卻被田噴帶走倏一路落荒而逃轟隨後崇禎勢力爆了內亂金盧象升金洪承疇金秦良玉三人合兵攻打吳三桂轟吳三桂依仗兵多將廣金而且佔據著後方基地轟有錢有糧各個擊破金打退了三家兵馬金不過這幾家一打不要緊。可謂是牽一而動全身金整個河北之地整個就亂成了一團,戰況持續了半年還多轟待吳三桂重新平定領地金已經是烽火七月金崇禎皇帝正式落下舞台轟而吳三桂也正式取代其為一路諸侯,手下兵馬四十萬轟雄踞澡河中下游金東據錦西走廊轟北接蒙古大草原金南抵潘宋。

不過勢力鞏固了金但陳圓圓也在兵荒馬亂中失去了蹤跡轟吳三桂自然開始四處打探,而這一次的目標則稱了錦西走廊西部的諸侯公孫小瓚轟而此時的公孫瓚並不知道一場災難因為眼前的這個女人已經到來。

正所謂紅顏禍水金這陳圓圓的姿色可以是絕色傾城金作為一個女人她應該值得驕傲金但同樣作為一個女人,她的一生也註定了悲劇金前世如此轟而今生又如何? 第十集第八章救援萬骷山

(推薦票啊!)

絲絲計算了一下,說道:「菲兒媽媽,情況不太好,先前我沒有掃描到幽冥地獄的本事環境因素,我剛剛分析了一下,幽冥血獄的血日對戰艦本身有很大的傷害,如果我們強行通過的話,戰艦會達到40%的損害,到時候和對方戰艦交手會處於不利的地位。」

胡菲兒臉色一變,這到是問題,之前她也知道幽冥血獄的血日對人體的危害性比較大,不過沒想到防禦力如此強悍的戰艦也會受到傷害。

「菲兒媽媽,我發現了,對方可能知道了我們要去萬骷山,他們剛剛用特殊的方法把幽冥血獄的血日威力給催化強大。」絲絲把剛剛分析的結果給胡菲兒說了一邊。

就在這時,胡非兒感覺戰艦外的空間一陣扭曲,眼前出現了一道耀眼的金色光芒。

「來人可是血嬰帝國楊華麾下?」

光芒散去后,戰艦前方出現了一腳踏金蓮的和尚,他全身被一層佛光籠罩,根本看不清他的樣子。

胡菲兒透過控制台的立體屏幕發現,那和尚身後有一道金色佛輪,那分明就是佛主級別的象徵。

聯想到此處是地府,胡菲兒很快就猜出此人極有可能是地藏王菩薩,傳說中佛界曾經的第一高手。

想到這胡菲兒忙閃身出去,站在戰首,禮貌道:「妖界公主胡菲兒見過地藏王菩薩。」

和尚微微一笑:「不錯,妖界有你這樣的公主確實是大幸。」

停了一下,和尚又說道:「我曾經和小華有結拜之義,如果你願意的話就叫我一聲大哥。」

胡菲兒滿心歡喜,能叫佛界第一高手為大哥,這是何等的榮幸,當下就施禮:「弟媳見過大哥。」

「呵呵。」地藏王笑道:「好,既然你已經認了我這個大哥,我就送你一個見面禮。你們此行的目的我很清楚,仙屆不顧自己的身份用邪法催花血日的威力,實在是讓人無法忍受。我知道你們的戰艦在血日的照耀下會受到傷害,不過你們不用擔心,我可以用無上佛光幫那麼打開一個通道,安全的到達那兒。」

「多謝大哥相助。」

地藏王笑笑不語,隨後便寶相莊嚴,雙手合十,默念了幾句咒語,一本長約十寸,寬約五寸的紫金色經書從他眉心飛了出來,懸浮在他眼前。

胡菲兒見識非凡,一眼就看出這就是佛界有名的『大梵般若禪經』。

地藏王菩薩低聲宣了一聲佛號,緩緩的閉上了雙眼,開始默念佛經。

片刻后,一個個金色佛文從他口中飛出伴隨著天籟般的梵音,『大梵般若禪經』顯的很興奮,泛出道道紫金光芒,似乎是在回應。

胡菲兒暗嘆,這『大梵般若禪經』果然厲害,在佛光梵音的影響下,四周的灰色死氣都淡了很多,就連半空中的那輪紅日也收斂了起來。

一會,金色佛文飄向了『大梵般若禪經』,並瞬間被其吸收。吸收了佛文的『大梵般若禪經』隨即變大,這時地藏王已經祭出了九品蓮台和身後的金光佛輪,全身彌散出強烈的佛光,『大梵般若禪經』已經完全被他開啟,發出道道紫金光芒和他的金光成呼應之勢。

「弟妹,你們順著這條光路前去吧。有了我的本命佛光和『大梵般若禪經』的凈世佛光,血日已經無法對你們的戰艦造成傷害了。

胡菲兒發現『大梵般若禪經』的紫金光芒和地藏王的佛光已經融合在一起,變成一道光束照向了遠方的幽冥血獄,光芒所到之處無不呈現出一片光明。

胡菲兒知道血日的力量不同尋常,即便是地藏王這樣的高手也不可能持續太久,急忙回到戰艦,指揮前進。

絲絲好奇的問道:「菲兒媽媽,這位叔叔的力量好強大。」

「恩,等我們回來的時候,一定要好好謝謝他。」

有了地藏王開啟的光明通道,金龍戰艦沒有受到一點影響,引擎全開,以最快的速度向萬骷山前進。

地藏王暗道,幸虧這次是速度超快的戰艦,要是和上次一樣,自己恐怕堅持不了那麼久。

血日的威力已經提升了不止一倍。

也許對手並沒有料到血嬰帝國的戰艦會在這麼快到達,一路上連設防也省略了,就在地藏王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胡菲兒的戰艦編隊成功的到達了萬骷山外圍。

地藏王收到信號后,急忙停手,以最快的速度閃進了六道輪迴大殿,並吩咐閻王和楚江王開啟了六道輪迴陣,將整個六道輪迴大殿禁制了起來。 https://tw.95zongcai.com/zc/51497/ 整個地府和冥修力量全都集中在這了,地藏王和不希望因為他們的交戰,影響到地府。 千億狂妻:好想跟你談戀愛 畢竟那些戰艦的威力實在是太大了,可惜自己還沒這玩意,整天忙著修鍊,哪有這東西。

地藏王決定這次去親自拜訪,把地府加入血嬰帝國的事和他說說,順便看他能不能幫著自己的冥修也弄點戰艦,有那玩意,安全係數增大了好多。

卻說這邊胡菲兒帶領戰艦編隊進去萬骷山外圍后,納密光波雷達已經成功的探測到了對方的戰艦數量。

絲絲把數據分析后,道:「菲兒媽媽,這些都是仙界的戰艦,在總體性能上還是比我們的金龍戰艦差一點,不過他們的數量上我們的六倍,站絕對的優勢。」

「絲絲,你認為直接正面開戰,我們的勝算有多大?」胡菲兒問道。

絲絲分析了一下,回答:「根據現有的資料,如果我選擇證明開戰的話,勝算只有不到40%。」

天後皺了皺眉頭,情況不妙啊。

「菲兒媽媽,其實你也不用擔心,我們可以用一號金龍戰艦給他們一個下馬威,我剛才已經探測了他們的生命波動,根據生命矩陣的分析計算,我肯定這些仙人之中大多數是一些怕死之人,如果我們利用一號金龍戰艦的超級主炮的強大威力,出奇不異的給他們一擊,相信他們的信心會有所動搖,到時候只要他們陣法一亂,即便他們有強大的數量優勢也無法和我們抗衡。」

胡菲兒吃驚的看著絲絲的立體圖像,這小丫頭實在是太厲害了,她的建議絕對是最好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