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記得有一則故事,故事裡只有兩人,心心相依,可終有一天,兩個男人互相覬覦對方的東西,健康,食慾,金錢,人際關係,都是互相覬覦的對象,可惜最終相繼死去,後人流年不利,開始埋冤他們沒能留下什麼,挖墳掘墓,在兩人的墓碑下找到了金條,是救贖,也許是,也許不是,金條只是一個人留下的,另一個人沒有流下,覺醒的終究是一人,其餘的……早已不知名。

  • Home
  • Blog
  • 記得有一則故事,故事裡只有兩人,心心相依,可終有一天,兩個男人互相覬覦對方的東西,健康,食慾,金錢,人際關係,都是互相覬覦的對象,可惜最終相繼死去,後人流年不利,開始埋冤他們沒能留下什麼,挖墳掘墓,在兩人的墓碑下找到了金條,是救贖,也許是,也許不是,金條只是一個人留下的,另一個人沒有流下,覺醒的終究是一人,其餘的……早已不知名。

禹懸轡靜靜的,看著很多,人事關隘來往,有時是在貓眼看著鄰居家,有時是在教室里看著其餘人,老師學生主任校長皆有,他們遵循了何等規則,看著很像是螞蟻,很像是甜蜜馥郁的螞蟻,螞蟻整日為了甜蜜奔波,在勞碌,可命運就是如此,自己停下來了,才能發現這樣,世界就是如此嗎,下雨打雷陽光陰日,人間的抑且都是互相尹正的,除了瘸子,瘸子本來面目是找一個正常人,而自己,或者是故事裡的瘸子,找了啞巴,吃了啞巴虧,生下了患有隱疾的兒子,開始埋冤繼續。

人生也有涯,修行沒有,死去也沒有,所以不論所有,修行是唯一,天雷照料不及,上蒼給予唯一貼近唯一俑身的方法,心心是修行,身體是修行,修行到無欲無求,不就是人間無礙了,可你要福報,抱怨上蒼不予,並且沒有來料到自己笨拙,翻了許多錯誤,可惜上蒼並不在你這邊,世界並不適合你,也許會有修心養性之外脩煉身體其餘第三的方法,就是死亡,淤滯之間,霸王死去,也許就是如此,沒有希望了,就是死去了,上蒼並不在你這裡,或者是上蒼並不存在,霸王自刎時,磔然想,人間不值得祭祀,很秀很秀的人會被篡位的皇帝覬覦從而殺掉,瘸子本該有另一條路可惜吃了啞巴虧,祖宗沒留下黃金,不失為癬狗,綢魚滑溜去了,再也逮不著,人生好在還有陽光明媚,福報業報。

瘸子也是明媒正娶,說不得人間煙火稍稍有點虛假,所以不論諸多不便,共襄盛舉,共享山河。然而,台上的浩四用他的行為啪啪打臉。

浩四心知他必須速戰速決,一旦對方恢復了實力,他必輸無疑,就是運氣好這場勉強贏了,還一個狠人現在正在爭分奪秒地恢復呢。

他五指微動,兩張爆裂符出現在他手中,閃電般扔向光鍾,轟隆隆,鐘形法器在爆裂符的狂轟亂炸下晃了晃,終是撐住了。

《一路渡仙》第八十二章獎勵 輕盈、潔凈,在極度的驚恐之後,一切恢復平靜,這就是死亡的感覺嗎?

光從身體中穿射而過,虛無之感充斥全身,感官在衝擊之後蕩然無存,意識似乎沉入了無底深淵,無邊無際的黑暗。

急促的轟鳴聲不知從何處傳來,諸葛右只覺得聲音很近,很壓迫,迷迷糊糊之中,聽到一個聲音在不停呼喚。

「諸葛右,諸葛右!」

視線變得模糊,整個人像被一個黑洞吸了進去,周圍的一切都消失不見,在短暫的空白之後,諸葛右這才發覺剛剛的一切都只是個夢魘。

呼喚自己的是雲洛,這轟鳴聲是來自於空中,應該是被帝國的巡邏隊盯上了,他們在空中盤旋才會有這樣的聲音。

旁邊的雲洛搖晃著諸葛右,心中很是納悶,以前的時候,諸葛右的警覺性都特別得高,今天遇到了這樣的情況,怎麼睡死得如此之沉?

「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面對雲洛的詢問,諸葛右短暫思考之後,冷靜分析道:「這轟鳴聲應該是來自巡邏隊,我們位於非帝國實控區,巡邏的力度自然要高很多,既然已經發現了我們,一頓盤問是少不了的,先穩住它們,實在不行切斷它們的通訊,然後將它們直接消滅。」

隨著幾聲低沉的碰撞聲,轟鳴聲隨之停止,這些帝國的巡邏機械人最終降落了下來,對這兩個帳篷產生了懷疑,要進行徹底的調查。

機械聲從帳篷外響起:「這裡是V34編隊,正在執行區域巡查,裡面的人訊速出來配合調查,否則以謀逆罪判處,凡謀逆者皆為死刑,視情節可當場執行。」

一共九個機械人站在帳篷的四周,一個領頭的比其餘八個稍稍高大一些。這九個機械人將帳篷圍住,等待著五個人從裡面出來。

諸葛右帶著眾人從帳篷中走了出來,接受巡邏隊的檢查,直接出擊的話,一旦被巡邏隊上報,引來大批的機械人會使得問題變得很棘手,能直接混過去是最好的選擇,對抗只是下策。

見五個人從帳篷中走了出來,在巡邏首領的指揮下,巡邏機械人縮小了包圍,一圈機械人走了上前,從身後拔出武器,這些武器是初級的分子級裝備,雖然威力比起原子級的武器已經弱了不少,但是對付坤級以下變異者已經足夠了。

在槍口的注視之下,五個人站成一排接受巡邏隊的檢查,在出發的時候,刀疤已經為他們隱藏過身份,每個人都製作了一個平民的虛假信息,巡邏隊的信息檢查是不能查出什麼異常。

機械人一邊掃視,一邊例行詢問:「出示你們的身份證明,並說明你們到這裡的原因?」

「我們五個人是出來遊玩的,但是天色比我們想象中要黑得快,然後信號不太好,就有些迷路了,只能暫時在這裡借宿一宿,這裡是我們的證件。」諸葛右將幾張身份證拿在手中,伸出手要交給巡邏機械人。

機械人沒有回應諸葛右,一把接過諸葛右手中的身份證,雙目之中射出紅光,依次掃射過去,將每個人與證件進行核對。這些機械人實力雖然是坤級,但是比起神殿上的弱了不少,不過在舊大陸也算是帝國投入的精銳了,由於數量上的優勢,所以戰鬥力並不弱。

紅光從諸葛右臉上掃過,機械人的聲音響起:「黃維?」

這是為諸葛右編造的身份,諸葛右點點頭。紅光繼續往下掃,下一個是雲洛,機械人核對道:「包麗?」

雲洛也跟著點頭,紅光繼續掃射,下一個是帝企鵝。帝企鵝借著雲洛和韓豐的身體躲在後面,把自己變異的身子藏了起來,夜裡光線較暗,也不太看得出來真實的樣子。

紅光從帝企鵝臉上掃過,冰冷的聲音響起:「方劍?」

「嗯。」帝企鵝應了一聲,整個人沒有動,還是躲在暗處。

巡邏首領稍稍停頓了一下,繼續掃描下一個人:「申一航?」

「嗯。」韓豐點頭答應。

很快來到了最後一個人,紅光掃在紀墨的臉上,巡邏首領問道:「趙有聲?」

紀墨點頭示意。

一輪巡查之後,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領頭的機械人將身份證交還到給諸葛右,叮囑道:「你們不要長時間在這裡逗留,建議明天儘快返回。否則出現任何突發情況,對你們並不好。」

諸葛右笑道:「是的,我們明白的,明天天亮就走,現在天暗不方便趕路。」

巡邏首領最後環視了一下,覺得確實沒有什麼問題,轉過身子準備離去。四面包圍的機械人都往後退了一步,收起了手中的武器,準備撤退。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領頭的機械人猛得轉了過來,伸出手指向帝企鵝道:「你好像有些問題,站出來,我需要檢查一下。」

氣氛一下子緊張了起來,帝企鵝這樣的,在帝國那邊俗稱錯變體,由於對於變異的不滿,錯變體人群對帝國的反對最為強烈,所以對待這一群體,帝國的做法是寧可錯殺一千,也不要放走一個。

「站出來!」巡邏首領用命令的聲音警告道,語氣之中不容質疑。

諸葛右手背在身後,給韓豐和紀墨使了一個眼色,如果情況繼續惡化,他們就要動手了。帝企鵝從身後的地上抽出來以條毯子,披在了身上,示意諸葛右他們先不要著急,看看能不能混過去。

「倒數三個數,趕緊出來,三、二……」

「來了,來了。」帝企鵝披著毯子站了出來,整個身體被毯子遮蔽得嚴嚴實實。

巡邏首領往前走了兩步:「外面披著的是什麼,不要刻意躲避檢查,讓我看到你的身體和四肢。」

諸葛右給旁邊的人繼續使眼色,示意看他身後的手。雲洛、紀墨和韓豐了解到了意思,餘光向諸葛右的身後瞥去,諸葛右打著手勢,示意道:左邊三個加上首領自己來解決,雲洛負責前方兩個,紀墨負責右前方兩個,韓豐負責最右邊的一個。

帝企鵝緩緩得從毯子的邊緣伸出自己的手,再伸出自己的腳,並解釋道:「我今天生病了,身體很虛弱,我得披著毯子。」

機械人又往前走了兩步,站定在帝企鵝的面前,直直得盯著帝企鵝的眼睛。對視之後,機械人直起了身子,似乎對帝企鵝放鬆了警戒,轉身準備離開。正當眾人鬆了一口氣的時候,機械人猛得轉身,快速出手,一下子掀掉了帝企鵝的毯子,如企鵝一般的身體暴露了出來。

「動手!」

諸葛右一聲令下,五個人迅速行動了起來。

諸葛右一掌拍在首領的頸上,順勢手一勾,白色的閃電從頸部的口子中灌了進去,被閃電衝擊之後,首領癱倒了下來。諸葛右用首領的身體借力,把自己彈射出去,直接撲向左邊三個機械人,一腳踢翻一個,左右手各擎住一個,白色的閃電轟炸而至,兩個機械人瞬間失去了行動能力,癱軟在地上。

剩下那個踢翻的機械人,還沒來得及站起來,諸葛右直接膝撞在機械人的身上,雙掌按住機械人的頭顱,在一連串的閃電襲擊之下,眼中的紅光暗淡了下去。

在諸葛右出手的同時,雲洛也快速出手,雲霧一般的紅光從雲洛的身上瀰漫而出,瞬間鎖定了前方的兩個機械人,紅色的光霧從機械人身體的各個接縫之中鑽了進去,一聲聲爆炸從機械人的體內傳出,伴隨著一陣黑煙,機械人失去了行動能力。

紀墨右手以握劍之態往後伸去,意無痕從帳篷之中直直飛出,穩穩得落在紀墨的手中。紀墨揮劍而出,意無痕以千鈞之勢刺向機械人,沒等機械人反應過來,意無痕已經插入了機械人的胸膛,旁邊的機械人見狀想要用手抓住意無痕,紀墨直接改刺為橫劈,機械人的身子瞬間變成兩半,另一個想要抓住劍身的機械人也連帶被一劈為二。

韓豐也同時出手,聲波從身前震出,將機械人直接震飛出去。倒地的機械人剛想彈跳而起,韓豐已經躍至機械人之上,雙手成爪狀,強大的聲波在雙手之間震蕩,雙手開合,拍在機械人頭顱的左右兩側,瞬間頸脖之上一片粉碎,雜亂的線頭露了出來。

整個小編隊在一瞬間被清理乾淨,帝企鵝剛想出力,卻發現已經不需要自己動手了。帝企鵝只好做個一個無奈的手勢,嘴裡喃喃道:「看來我挺多餘的。」

諸葛右回頭剛好瞥見巡邏首領的雙眼閃動了幾下紅光,這巡邏首領的強度比一般的機械人高出不少,在重擊之下還沒有喪失能力,這下可能是在傳遞信號。

諸葛右心中暗想不好,趕緊飛身而上,白色的閃電從空中劃過,插入了首領的軀體之中,啪得一聲,首領的身體爆裂開來,機械頭顱在衝擊之下飛了起來,落在不遠處的地上,眼中的紅光最後閃動幾下之後,徹底陷入了暗淡。

諸葛右神情緊張道:「還是慢了一步,信號已經被發射出去了,現在我們必須立刻啟程,不然等巡邏大隊趕到,我們就走不掉了。「

雲洛問道:「我們還有多久?」

諸葛右已經一步衝進了帳篷:「十分鐘!」 興奮中的雌雄九號聽了雌雄1號的話,一下醒悟了,手拿令牌道「對!9號你說得對!倘若派鳳凰和狐狸去,完成不了任務,我們也不敢把他們怎樣,完成任務了,功勞又在他們身上,看來我真的是糊塗了,只怪他們總不把我們放在眼裡,還很混蛋的罵我們無能,把我氣昏頭了」。

「1號,我看你真是氣昏頭了,要不這樣吧!我們先找幾個弱的去鷹王家,第一是先試一下這令牌有沒有真如狼王說的,可以發號施令於任何人,你是對不對!」9號看著手中的令牌不相信就憑一塊令牌就可以命令集團里的任何一個人出了狼王之外。

雌雄雙煞看著令牌,研究著令牌,其樂無窮啊!

一場陰謀在雌雄雙煞興奮快樂的笑聲中誕生。

鷹王家大宅內,酒飽飯足后,牛亮邀請三位哥哥到自己房間,張曼茹跟隨而來,一進門牛亮立即伸手攔住了張曼茹道「喂!美女!我們要睡覺了,你要和我們一起睡嗎?」。

張曼茹一聽牛亮的話氣得差一點吐血,雙目瞪著牛亮,牛亮一見張曼茹發怒立即改變態度哈哈笑道「好了!好了!我們兄弟一年不見談點私事,你就回去吧!算我剛才說錯話了,別生氣,別生氣哦!」。

張曼茹聽了瞪了牛亮一眼道「你們最好不要出什麼鬼注意,告訴你們吧!這裡來了,你們就乖乖的,要學會乖!才會糖吃,明白嗎?」。

張曼茹說完話,轉身離去了!

乖乖的,要學會乖才會有糖吃,張曼茹的話有意思。

只有大人說小孩子才這樣說,而張曼茹居然這樣說,大家一聽,覺得這話不簡單。

牛亮見大哥,二哥,三哥愣住了道「你們不瞎猜,女孩子的話都是誇大其詞的,我們進去吧!」。

左右手一進屋,一下跪倒在地傷心痛哭起來。

「祖宗啊!……我對不起你們啊!……我保護不了藏寶圖啊!……我不能光宗耀祖啊!……」。

牛亮一見左右手這麼大反應,立即把門關上,窗戶拉上,生怕要人看見。

左右手這一反應,也是在情理之中啊!

祖宗留下的藏寶圖在一瞬間就失去了,換作誰,誰都想著去拚命的,也難為左右手顧全大局,不去和格桑卓瑪姑娘拚命,要是左右手去拚命,其結果就不會是這樣大家相安無事。

大哥董振堂深刻的明白左右手失去藏寶圖的痛苦道「三弟!想通點,只要有命在,錢自己想辦法賺,不能依靠祖宗啊!就憑三弟的智慧,以後也會光宗耀祖的,明白嗎?」。

董振堂不愧是安慰人的高手,安慰人還不忘了拍幾句馬屁,可這馬屁拍得響啊!

左右手一聽立即恢復道「大哥!你說得對!現在我也想明白了,靠自己,只是藏寶圖失去了愧對祖宗啊!」。

「哈哈……愧對什麼祖宗呢?我想你的祖宗最希望的是三哥能好好活著,只要你好好活著那才是對得起祖宗呢?只要好好活著,就可以每年逢年過節去祖宗墓前燒燒香紙,那才是一點孝心啊!你們說對不對!」牛亮聽了那些掃興沒有志氣假裝有志氣的話有點反感。

董振堂聽了哈哈笑道「對對對!我們要好好活著,唯有活著才有希望嘛!面對現實,目前情況,我們唯一能做到就是求生存!只有好好生存下去,大好河山還等著我們去踏遍呢?哈哈……」。

張曼茹被牛亮氣得回屋后,心裡不是滋味,牛亮這個壞蛋,有了兄弟就這樣對我!我得好好收拾他一下,不行!我得去找卓瑪妹妹學點「讀心術」去。

張曼茹剛打開自己的房間門,格桑卓瑪姑娘就微笑著看著張曼茹道「曼茹姐姐!看你怒氣沖沖的,誰那麼大膽敢得罪我的好姐姐呢?」。

張曼茹一聽氣道「還有誰呢?就是牛亮那混蛋嘛!你看看,他一來兄弟就不把我放在眼裡,妹妹!你進來進屋子說話,我正想找你呢!」。

格桑卓瑪姑娘聽出張曼茹是在生牛亮的氣呵呵笑道「曼茹姐姐,我就知道牛亮不是什麼善類,好!你想怎麼收拾他,告訴我,我來幫你教訓他!」。

格桑卓瑪姑娘一臉不平的道。

張曼茹聽了有點不好意思的道「妹妹呀!教訓牛亮這種人,我也不好意思假他人之手,我是想……想……你能不能教我一點「讀心術」我想知道牛亮這傢伙到底在想什麼?」。

格桑卓瑪姑娘聽了呵呵笑道「姐姐!我看你啊!就是在吃醋唄!不是我不教你,「讀心術」要從三歲就開始學了,現在你大了,來不急了啊!在說了,你想想,牛亮知道我會「讀心術」連看都不敢看我一眼,你若是會「讀心術」牛亮也不會看你,你覺得你學會「讀心術」好嗎?」。

張曼茹聽了一把拉住格桑卓瑪姑娘的手道「妹妹呀!我只學一點點,我只想知道有時候牛亮在想什麼?我就可以了!」。

格桑卓瑪姑娘聽了沉思一下道「好啊!既然姐姐堅持要學,那我就告訴你吧!其實「讀心術」就是心裡學啊!只不過我是把我的心穿透到別人的心裡,把我的思想融進了別人的思想里去,從而知道別人在想什麼?你如果只是想知道牛亮在想什麼?姐姐那麼聰明,可以堅持去觀察牛亮,從他的語言,舉動,表情去判斷一下就可以了」。

張曼茹聽著聽著有點糊塗起來,心裡學自己學過啊?心裡學就是察言觀色,從中判斷一下,這可要有敏銳的直覺做前奏啊!

就像打架一樣,你要在第一時間由你的觀察判斷別人想打你什麼部位,你才能做到防守或者閃避,或者反擊。

當然啦!打架是有套路,有招式的,是經過無數人花空心思,又經過無數人研創出來的。

張曼茹越想越複雜道「算了!算了!我還是不學了,牛亮愛怎麼想就怎麼想,關我什麼事啊!牛亮混蛋!以後都不想理她了!」。

格桑卓瑪微笑著看看著張曼茹,格桑卓瑪姑娘其實知道張曼茹,在警察校的時候就經常參加演戲!又聽她說在皇城夜總會的時候就演一個夜總會的舞女卧底,那扮相逼真嫵媚,迷倒多少男人,就不知道她現在想扮演什麼角色,是客人,還是有什麼重要目的,格桑卓瑪姑娘在心裡不停的問自己。

。 翌日,程苒睡醒想要起來洗漱,才發現封墨燁的手還搭在自己的腰上,她唇角微勾,這男人,從睡覺到現在,就一直抱著自己,不管她怎麼睡,這男人始終都要抱著自己才算安心。

這大熱天的,黏糊糊,她自己都覺得好難受,這人就一點都不覺得嗎?

她見過女的粘人,還從來不知道那個男生這麼粘人的。

程苒好不容易才把封墨燁的手從自己的腰上挪開,手臂撐著床畔就要起身,男人的手又伸了過來將她整個人又拉回了懷裡。

大概是剛睡醒的緣故,封墨燁聲線低沉,磁性十足。

「老婆,再陪我睡會兒。」

「等會兒還有事,你自己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