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許建功急道:「照你預測,這個項目如果重啟,能賺多少錢?」

  • Home
  • Blog
  • 許建功急道:「照你預測,這個項目如果重啟,能賺多少錢?」

黃良思索了一會兒,低聲道:「至少三倍往上!」

許建功眼珠子都瞪圓了:「這麼多錢?」

「哎呀,你……你當時幹嘛攔住我啊?」

「我當時直接把股份要過來,我去跟周家談合作,這筆錢,不就咱們賺了嗎?」

「你這孩子,你幹嘛攔我啊!」

黃良一臉尷尬:「我也不知道啊。」

「當時周家來勢洶洶的,我這不是擔心咱們沒法處理嘛。」

「誰能想得到,他竟然能跟周家談成合作啊。」

許建功一臉埋怨:「哎,這都怪你。」

「這麼多錢啊,就被你攪合沒了。」

許冬雪不滿地道:「爸,你怎麼這麼說話啊?」

「黃良當時不也是為了你好嘛!」

「再說了,這股份在林漠手上,你現在去管他要,不也是一樣嘛!」

許建功愣了一下,皺眉道:「這個項目馬上就要賺錢了。」

「我現在再去找他要公司股份,他會給我嗎?」

許冬雪冷笑:「他敢?」

「你別忘了,最初那三個億,也是從咱們許家的企業借走的。」

「說白了,這一切,都是來自咱們許家。」

「就連他,也是咱家的上門女婿。」

「你找他要這公司的股份,他有什麼理由不給你?」

黃良也點頭:「爸,這不是公司股份的問題,這是家產的問題啊!」

「這姓林的,根本不是什麼好人。」

「您看看他做的這些事,他那倆哥們,現在完全掌控藥材公司了。」

「連咱們想用點錢,都拿不出來。」

「許氏葯業那邊,董事會更是一邊倒地支持他。」

「這建築公司要是再被他拿住,那咱許家的產業,不等於是全進了他的口袋嗎?」

「爸,不能這樣縱容他了啊!」

許建功面色變冷,緩緩點頭:「說的沒錯,不能再縱容他了!」微信,搜:公眾號/秀美閱讀/,更多精彩內容,更有好看的番外劇情。

「雪兒,你去讓林漠出來!」

許冬雪大喜過望,立馬跑去廚房,趾高氣昂地把林漠叫了出來。

林漠走到客廳:「爸,你有事找我?」

許建功點頭,沉聲道:「林漠啊,我思來想去,還是覺得,不能讓你太操心了。」

「你在醫院的工作也很重要,不能隨便丟了。」

「建築公司那邊,還是交給我吧。」

「回頭,咱倆去把建築公司的股份交接一下!」

林漠愣住了:「爸,你之前不是說,不要這股份了嗎?」

「現在怎麼又要拿回去了?」

許建功大怒:「我現在改變主意了,行不行?」

「你這什麼意思?」

「你是在質問我?」

林漠連忙道:「爸,我沒這個意思。」

「可是,我現在想把股份還給你,恐怕周家也不會願意啊!」

許建功怒道:「這跟周家有什麼關係?」

「這部分股份是我們許家的,我們想怎麼安排就怎麼安排,輪得到他周家來管嗎?」

林漠:「爸,話雖然是這麼說。」

「但是,這次別墅區的項目,周家投資很大。」

「周家對這個投資很重視,不允許有任何差錯。」

「如果我這個時候把公司股份給你,周家會認為我是想趁機脫身。」

「到時候,恐怕事情會很麻煩啊!」

許建功愣了一下,旋即怒道:「一派胡言!」

「你是把股份給我了,又不是給別人。」

「我是咱們家的一家之主,許氏葯業,藥材公司,都屬於我們家的。」

「我親自去掌管藥材公司,這分量還不夠嗎?」

「周家怎麼可能會這麼想?」

許冬雪也冷笑:「姐夫,你太高估自己了吧。」

「你真以為周家在意的是你嗎?」

「周家需要的是一個有分量的人去坐鎮建築公司!」

「不管從哪方面看,爸都比你適合得多!」

黃良撇嘴:「姐夫啊姐夫,用這種蹩腳的借口,就想吞下建築公司?」

「你未免太低估我們的智商了吧?」

林漠無奈聳肩:「爸,既然你這麼說了,那咱們明天就去把手續辦了。」

許建功這才滿意點頭:「很好。」

「林漠,你放心,這個項目是你談成的。」

「到時候賺錢了,我肯定不會虧待你的。」

「回頭,這個項目做完,我那輛寶馬,你就拿去開吧!」

林漠無語至極,這寶馬,本來也是南霸天送給他的。

後來老虎送了一輛平治,被許建功拿走。

這輛寶馬,則成了方慧的座駕。

現在,許建功搞的好像很大方似的,其實說白了,就是讓林漠開他的二手車而已。0 「記住了,在我們史萊克學院,不管你們做什麼事情,都有我們老師為你們擔著!」趙無極看向眾人,信誓旦旦的說著。

「好耶,趙老師最好了」小舞高興的叫著,有趙無極保護著,她就能浪了。

「趙老師英明」

「謝謝趙老師!」

……

看著眾人開心的樣子,趙無極也是點了點頭,對眾人說道:「很晚了,你們先回去睡覺吧,我們明天繼續趕路」

「是…」

被趙無極教育了一會後,眾人也是紛紛散去。

他們都住在酒店中,三個女孩子住一間房,唐三和馬紅俊一間,戴沐白和奧斯卡一間。

葉楓獨佔一間,不要問為什麼,問就是充錢了!

葉楓回到房間中,換了一身夜行衣,然後用魂骨偽裝了一下自己,不要問怎麼來的,問就是千仞雪給的。

「很好,現在就沒人能認出我了!」

他開口說了一句,說出來的聲音蒼老無比。

葉楓輕輕走出門去,在戴沐白門口徘徊著。

「得想個方法引他出來!」葉楓沉思著,不知道該怎麼讓戴沐白出來。

這個時候,戴沐白的房門自己打開了。

葉楓一驚,急忙躲了起來。

只見戴沐白穿著整齊,一幅要出門的樣子。

他出了酒店,徑直往酒店外面走去,葉楓緊緊的跟在他後面。

「他這是要去哪兒?」葉楓有點疑惑的看著戴沐白,這大晚上的不睡覺,跑出來幹嘛。

只見戴沐白走出酒店后,徑直的往勾欄的方向走去。

愕…

原來是去泄火去了。

「真是個色中餓鬼,這大半夜的竟然來這種地方」

葉楓吐槽了一句,對戴沐白的行為很不屑。

他也沒有跟著戴沐白進去,而是在外面等他。

正好趁這個時間,準備一下東西。

葉楓去旁邊的店鋪中買了一頂黑帽,黑幅很寬大,正好將他罩住,看起來更顯神秘。

他就站在勾欄旁邊,等著戴沐白出來,本來以為要等很久,結果不到十分鐘戴沐白就出來了。

這去掉過程,你正式開始的時候有五分鐘嗎?

難道說,戴沐白其實是個三分真男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