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許是察覺到她的不解,葉旭微微低頭,在她耳邊說:「成為我一個人的。」

  • Home
  • Blog
  • 許是察覺到她的不解,葉旭微微低頭,在她耳邊說:「成為我一個人的。」

貝瑤回到遲家,腦子裏還浮現著葉旭那句話。

她進了宅子,上樓的時候,正好迎面撞見遲宴下來。

看見她,遲宴臉色並不好,只冷冷瞥了她一眼,便移開。

貝瑤知道他還在生氣,索性降低存在感,從他身邊走過。

「遲貝瑤,你是故意報復我對吧?老子算是有病竟然會找你幫忙!」

聞言,貝瑤不答,繼續往前走。

遲宴氣急,拉住貝瑤的胳膊,將她扯回來,「你他媽說話!」

貝瑤被迫轉身。

待看見她臉上的紅腫,遲宴愣了愣,但疑惑被另一種情緒取代,「你知不知道這件事對我來說有多重要!你他媽憑什麼搞破壞!」

「比你媽媽還重要嗎?你為什麼不會想抽時間多陪陪她?」貝瑤反問。

「用你來提醒我?!這是一回事嗎??」

兩兄妹在樓梯間的爭執很快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遲夫人聞聲趕來,見兩人站在那兒,問:「囡囡,阿宴,你們吵什麼啊?」

話落,貝瑤和遲宴均保持沉默。

遲夫人走近了些,先是瞧了眼女兒。

貝瑤下意識偏頭,但已經來不及。

「囡囡!這是誰打的??你哥??」遲夫人喊道。

一旁的遲宴:???

關他屁事!?

貝瑤握住遲夫人的手,搖頭:「我不小心撞到的。」

「這明顯就是被人打得,怎麼可能撞成這樣??」遲夫人滿臉怒容,隨即轉頭瞪着遲宴,「你給我說清楚,為什麼打你妹妹!?」

「我??我怎麼可能打女人!?」

「媽媽,我真沒事,就是磕的,和哥哥沒關係。」貝瑤攔住遲夫人道。

遲夫人聽了,依舊不開心:「身為哥哥,怎麼能讓妹妹被別人欺負!?」

「操,我又不是……」

「遲宴!」遲夫人聲音拔高。

遲宴秒慫,低頭說了句:「我錯了。」

遲夫人不再理他,拉着貝瑤的手先上樓了。

見狀,遲宴煩躁的踩着階梯下樓。

他剛往門外走,守在暗處的保鏢出來攔住他:「少爺,先生說讓你最近除了去學校,哪裏都不能去。」

遲宴冷冷盯着他,隨後從口袋裏摸出根煙,銜在嘴裏,「去外面抽煙都不行?」

見狀,保鏢面無表情的挪開,但卻跟在遲宴身後。

遲宴煩躁的咬緊煙頭,剛點上,手機來了電話。。 歐陽雪落彷彿開了掛,半個小時釣上來三條大魚,大家都玩得很高興。

秦禹昭留她們吃飯,上官雲曦記掛著秦慕言,著急趕回去。

秦禹昭沒強留,吩咐人裝好魚,又撈了一筐子肥美的螃蟹給她們帶回去。

歐陽雪落尋了個機會,單獨跟他聊了幾句。

「殿下,我昨晚沒有對你做過什麼過分的事吧?」

她喝斷片了,最怕自己發起瘋來輕薄了他。

他一個羸弱的貴公子,手無縛雞之力,如果真對他做了什麼,想想就覺得很禽獸啊。

他偏頭想了想,好像想起什麼,唇邊滑過一抹笑意。

「過分的事?嗯,還真有……」

歐陽雪落一顆心猛的吊了起來。

他輕笑:「喊我爹爹算嗎?」

歐陽雪落鬆了一口氣,只要不是輕薄了他,其他都是小事,小事。

秦禹昭把人送上馬車,目送她們走遠,這才回到後花園。

人走茶涼,剛才的熱鬧彷彿鏡花水月,王府又恢復了以往的死寂。

管家端著一個托盤過來:「殿下,這是歐陽姑娘還回來的,說是昨天給殿下添麻煩了。」

秦禹昭看了一眼。

他的披風,燙得平平整整,聞起來還有一股淡淡的枙子花香——

是她身上的味道。

昨晚她賴在他懷裡,軟得好像沒骨頭,嘴唇好幾次擦過他的喉結……

他及時止住神思,沒有往下想。

「嗯。」

他接過,墊在膝上,伸手撫了撫,笑意清淺。

管家一臉疑惑,自家殿下有些微潔癖,平日只肯用昂貴的沉水香熏染衣物,最討厭花香了。

現在竟然一點也不嫌棄,還抱在懷裡,一臉笑意?

真是見了鬼了。

……

上官雲曦回到府上,無情就閃身而出。

「王妃,昨晚死了兩名要臣,王爺一夜都在為此事奔忙。」

「死了兩名大臣?什麼情況?」上官雲曦心中有些不好的預兆。

「屬下不知。」

無意是暗衛隊長,他親自下的命令,讓他不要多嘴,就算知道有人陷害主子,他也不敢多說。

上官雲曦點了點頭,吩咐廚房中午蒸了從秦王府帶回來的魚和蟹。

「哇!這蟹好肥啊,小嫂子,哪來的?」

容子鈺笑嘻嘻的走過來,看樣子剛剛從外地趕回來,風塵撲撲的。

歐陽雪落一瞧見他就氣血上涌,話都不願跟他說一句,白了他一眼,轉身就走。

「哎!歐陽雪落,你特么的,我還沒找你算賬呢,你敢跟本少爺翻白眼,瞧不起誰呢?!」

上官雲曦冷哼一聲:「季嬤嬤,給我擰掉他耳朵!」

季嬤嬤立即上前揪住他耳朵。

某人好像被扼住了命運喉嚨的雞,哭著求饒。

「嫂子,我沒得罪你啊,我深刻檢討過了,真沒有啊!你打我,總得有個理由吧?」

上官雲曦氣不打一處來:「你還有臉喊冤?你說你都做了什麼?」

「我沒做什麼呀!」某人很冤枉。

「我就是……」

他一番解釋。

上官雲曦冷眼:「按摩?你不能找個男的?你明知和她有婚約在身,還當著她的面和別的女人曖昧?你就是欠揍!」

「你個混小子,揍不死是你運氣好!」。 星羅小店,寂靜無聲。

所有人都看著張運國,神色疑惑。

「張前輩。」莫無憂小心翼翼試探問道,「這茶,不合胃口嗎?」

張運國老臉有點掛不住,抱歉了一聲。

心中遏抑不住濃烈的震撼。

楚師叔?

堂堂天南葯谷長老,在武者界算是頗有地位,竟然稱呼一個青年人為師叔?

從屋子裡其他人的反應來看,這件事只有他不知道。

他又沒算到。

張運國被自己菜哭了。

半會,面不改色地轉移了話題,「楚塵,我們什麼時候開始?你需要我做什麼。」

「跟我來吧。」楚塵站了起來,帶著張運國走向了星羅小店的內院,其餘人想了想后,也跟著走進來。

宋秋自覺地在門口吃瓜。

喬滄生則走出外面,在房子四處觀察了一圈后,尋了一處視野開闊的地方,盤膝靜坐。

星羅小店的內院。

張運國有種自己就是個鄉巴佬的感覺。

上品陣法!

那淡黃色的光不停地閃過,亮瞎了張運國的眼睛。

「哪來的上品陣法?」張運國一驚一乍,視線不經意地掃過眾人,見眾人一副淡定的樣子,張運國頓時更加自己更像個鄉巴佬了。

曾幾何時,他躊躇滿志,覺得自己可以進入奇門最高殿堂九玄門修行。

可如今,他被打擊得體無完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