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許欣抽噎了一下,擦拭了一下臉上流淌的淚水,接著道:「那少年男子便成了我爹,而後來,我爹那裡的人找到了我爹,我爹居然狠心的離開了我娘,呵呵,你知道嗎,我爹離開的第二天我便出生了!」

  • Home
  • Blog
  • 許欣抽噎了一下,擦拭了一下臉上流淌的淚水,接著道:「那少年男子便成了我爹,而後來,我爹那裡的人找到了我爹,我爹居然狠心的離開了我娘,呵呵,你知道嗎,我爹離開的第二天我便出生了!」

任誰聽到這裡都會怒髮衝冠,責備那個男子居然如此的無情無義,天奇聽到這裡,雙眼也是有些濕潤,心中騰升起一股無比的憤怒之情,不過他用靈氣壓住了自己的憤怒,神態依舊不變,繼續做一個虔誠的聆聽者。

「如果不是因為我娘的身邊有我,我娘早就選擇了懸樑自盡了,後來我跟我娘相依為命,過著貧苦但是又還算踏實的日子,可是待到我五歲那年,我家突然來了一群人馬,原來是我爹覺得對不起我娘,來接我們去許家,我娘歲不願意,但是想到我能不再跟著她受苦,便也答應了」

天奇淡淡的道:「看來你爹還有一點點人性」。

許欣聽到天奇的話,冷哼一聲,「對於珠丹帝國第一大家許家來說,你知道什麼對他們最為看重嗎?不是親情,而是名譽!是名譽啊!如果他有什麼人性就不會因為我的身體構造不一樣導致無法修靈而把丟棄在柴房裡,他不讓我叫他父親,不讓我出現在外人面前,每次他聽到了外人說許家竟然有個無法修靈的廢柴女兒時,他回來之後竟然用鞭子抽打我」。

「什麼!他還是不是人啊,你可是他的親生女兒,他怎麼下得去手」!

「呵呵,還有什麼他下不去手的,當年我娘見我被打,偷偷的給我送葯,被大娘也就是許丹的親娘發現了,他告訴父親,我爹居然把我娘幽禁了起來。再後來,我出去打水的時候,遇到了一位恩師,他同情我的遭遇,便自損十年修為,幫我改造經脈,而我的經脈被他改過之後,無需經過本能之火的九轉淬體便可直接使用技能之火來煉丹,甚至可以修靈了,恩師不僅幫我改了經脈,還教我煉丹,教我修靈,不過兩年之後,恩師便有事離開了,而我也只能自己一個人在柴房裡獨自摸索著修靈」。

「是啊,天下間最親的不只是親情,有時候師生之情可堪比親情!」天奇內心感慨道。

「恩師走後,一個人獨自呆在柴房裡,每天都小心謹慎的行事,根本就沒有家的感覺,而父親也依舊常常打我,有一次,他居然當著我的面打我娘!」

說到這裡,天奇也感受到了身邊許欣眼神中那充滿殺氣的目光,周圍紅色的枯葉也被她濃烈的殺氣給掀飛了起來。

天奇知道許欣的娘便是她的逆鱗,父親對自己千百次的鞭打,許欣能忍受,但是龍之逆鱗,觸之即怒,許欣自然是無法忍受的。

「我當時想都沒想便拾起挑水的扁擔,狠狠的向父親砸去,父親也是修靈者,我並沒有砸到他,當時我娘嚇暈了過去,我當時也以為這次死定了,誰知我父親並沒有怪我,反而歡喜的把我捧了起來,如同見到了一堆金山銀礦般,後來我才知道原來父親在我向他扔扁擔的時候,發現了我竟然可以修靈,雖然才會如此高興」。

「呵呵,想必你的日子應該從那時起好過了些」,天奇把悲憤的感情壓制於心間,苦笑一聲道。

許欣抬起了頭,用通紅的雙眼凝望了一下天奇清秀的臉龐,點了點頭,繼續道:「的確,由於我居然還可以使用技能之火煉丹,父親更是歡喜,甚至把我看得比許丹還更重了,送我去最好的學院學習,給我穿好看的衣服,想吃什麼,都會給我買,而我也不用住柴房,另給我建了一所大院居住,當時我很聽話,他們叫我笑我就笑,他們要我去幹嘛我就去幹嘛,因為我娘也由於我能修靈而且可以使用技能之火煉丹的緣故,有了許家二少奶奶的地位,但是在這些全都在一夜之間,全都變了」。

天奇繼續聆聽著,從許欣的殺氣騰騰的表情中,他也猜到許欣的人生恐怕便是在那一夜之間徹底改變了!(晚上還一更) 第九十七章神秘物

「那夜風刮的很大,雨也下的很大,整個大院外紙糊的窗戶被風雨吹打的吱吱作響,令得我無法入睡,後來我乾脆去了我娘的住處,誰知看到了我一生以來最為痛苦的事情」,許欣此時真的是淚如雨下,而她全然不知自己成了一個淚人兒。

天奇可以體會此次許欣的心情,但是天奇也不知道敢怎麼安慰她,便乾脆不說什麼,繼續聆聽。

「你知道嗎,在許家,除了我娘之外,許丹待我最好了,可是那也我竟然親眼看到了許丹的親娘把我娘用毒酒毒死了,當時我發瘋似的沖了過去,結果我娘說的最後一句話竟然是叫我別報仇,而許丹的親娘,虧我以前還常叫她大娘,見醜事被我看到了,在那一刻竟然還想殺我滅口,要不是我爹來的及時,我早就下黃泉陪我娘了,雖然許丹的親娘也由於這件事被我爹給幽禁起來了,但是我爹竟然對外謊稱我娘突發暴病死了,草草的給我娘安葬了,也不準外人再提及此事,我娘就死的這樣不明不白,你說我能對他們有笑臉嗎?我能對著他們笑的出來嗎?他們有臉見到我的笑嗎?」

許欣的神情越來越激勵,聲音都有些嘶啞了,「呵呵,現在許家對我百般呵護,可是晚了,一切都晚了,一切也都完了,自我娘死後,我無時不刻都想離開那個鬼地方」。

「你恨他們嗎?」天奇問道。

「恨?豈止是恨,我曾想過把他們千刀萬剮,把他們的肉一點一滴的割下來,給娘賠罪,可是每當我有著這樣的想法的時候,我就會想起母親臨終前的遺言,即使我的內心再怎麼糾結,我不能違母親臨終的遺言,否則的話母親會在九泉之下不得瞑目的」。

天奇心裡一驚,沒想到表面上長的這麼漂亮的女孩子竟會有這樣的想法,不過天奇有些欣慰,還好眼前這女子很愛自己的母親,不會違背自己母親臨終的囑託,不然這世間又會多一場悲劇,雖然天奇不是什麼至善之人,不過對於還只是十二三歲的他,心裡還帶有一點點童稚的。

不過玄幻世界里唯一的法則便是實力為尊,隨著年齡的增長,恐怕天奇的這份童稚也會隨著閱歷的增長,年齡的提高,慢慢消散….而這也是后話了。

而許欣的神情越來越激勵,聲音都有些嘶啞了,「呵呵,現在許家對我百般呵護,可是晚了,一切都晚了,一切也都完了,自我娘死後,我見到他們這些人我就心煩意亂,故而我無時不刻都想離開那個鬼地方」。

「所以你決定參加此次丹界入選賽,離開許家?」天奇也是性情中人,有些憐憫的問道。

「對,沒錯,即使讓我在丹界呆上一輩子,我也願意!」許欣堅定的道。

天奇點了點頭,生活在這樣的家庭里,確實是不如呆在丹界里,但是家畢竟是家,親情畢竟是親情,骨肉相連,這是分不開的。

「也許你離開他們幾年之後,他們會認識到自己所做的錯事的,能在丹界呆上幾年也許對你有好處,但是有些親情既然命中注定,家畢竟是家,等你在外漂泊了幾年,累了的話,還是回家看看為好」。

許欣拭乾了淚水,苦笑一聲道:「你沒有經歷過,自然不知道這所謂的親情才值多少錢」。

心有不 「不,你錯了」,天奇堅定的道:「對於你的親情來說,可能讓你傷心透了,但是親情是無價的,天下之所以安詳和平,其根基始終繫於一個『情』字,而這也包括親情!也許你父親還未了解人世親情是多麼的偉大,但是我相信等你父親真心想你了之後,他便會明白他所做的對不起你,而他依舊愛著你」。

「也許吧」,許欣帶有一絲譏諷的味道,眼神冷漠,淡淡的道。

天奇看得出許欣對自己的親情還是那般冷淡,並沒有變化,天奇暗嘆一聲,心道:也許只有經過了時間磨礪才能體現親情的偉大吧,而對於許欣,心病得需心藥醫,他也無能為力。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許欣薇薇一愣,道:「你還有什麼問題?」

「你既然不喜歡笑,我想知道你為什麼會在煉丹的時候突然沖著我笑?」

許欣把頭從天奇肩膀上移過來,沉思了許久才微微一笑:「說句實在話,我也不知道,可能覺得你是個好人吧」。

天奇淡淡一笑,有些得意的道:「說句實在話,我也覺得自己是個好人」。

「少來了」,許欣沒好氣的白了天奇一眼,從悲傷中恢復過來,神色端正的道:「那是因為我在小的時候,我娘就是常常像你那樣盯著我看的,那眼神我永遠都不會忘記!」

「哦~原來是這樣」,天奇略有所悟。

「好了,該問的你的問完了,現在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

天奇大方的道:「問吧,只要是我知道的,我盡量告訴你?」

「你知不知道菲利帝國有個烏月城?」許欣問道。

「啊!」天奇有些吃驚,不過立馬又恢復了過來,笑道:「我就是來自烏月城的」。

許欣心裡一陣歡喜,沒想到自己會這麼好運,「真的?那你在烏月城裡有沒有見過這樣一件物品?」

遂即,許欣立馬用靈力在空中幻化出那件物品的模樣,那物品很小,血紅色的,像一滴鮮血,看上去應該是個裝飾品。

天奇見后總感覺自己在那裡見過,只是一時想不起來了,便問道:「看上去有些眼熟,這應該是一件裝飾品吧?」

許欣有些失落:「看來你是沒見過了」。

天奇疑惑的問道:「你怎麼知道我沒有見過,我對這件物品確實是有些眼熟」。

許欣嘆了一口氣,道:「我問了很多人,幾乎每個人都像你這般說,這的確像是首飾店裡賣的首飾,不過它不是首飾」。

「那東西對你很重要嗎?」天奇仔細一想,方才覺得自己有些愚笨了,人家好歹也是珠丹帝國第一大家許家的二小姐,怎會如此關心一件小小的首飾呢?

「其實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不過這東西對我恩師很重要,是他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從洪荒之地的一座遠古遺址處得來的,由於回來的時候,傷勢嚴峻,便在菲利帝國烏月城休停一晚,而之後便把那東西丟了」。

「那你就能可定是丟在烏月城的?而且烏月城這麼大,這東西這麼小,即使丟在了烏月城,又有誰會注意到這東西呢?」天奇問道。

「是不是真的丟在了烏月城,我也不太清楚,我也是隨便問問,畢竟我的恩師待我如同親生女兒,只要有機會能幫上我恩師一點點忙,我都不會放棄的!」許欣目光凌厲,神態堅定的道。

天奇看得出許欣是個知恩圖報的好女孩子,雖然家庭內充滿了矛盾,但是她的內心依舊是向善的。

「對了,你恩師經過千辛萬苦去找這東西,這東西到底有什麼用啊?」

許欣搖了搖頭,「我恩師都不知道這東西有什麼用,我更不知道,不過我恩師有十成把握相信,那東西絕對不簡單!」

天奇點了點頭,許欣恩師絕對是很厲害的角色,連他都認為這不是什麼簡單的東西,更何況這東西還是來自那神秘莫測的洪荒之地,天奇也相信這自然不是什麼簡單的東西。

不過天始終覺得自己在那裡見過,只是一時之間想不起來了。

「好了,我們也聊了這麼久了,也該回去了,不過天奇,今天我要謝謝你,謝謝你的肩膀,還有謝謝你的聆聽,今天我真的很開心,所有抑鬱的事情說出來之後,整個人都變得輕鬆多了」,許欣直起身子,伸了一個懶腰,苗條的身材如同小蛇般曲美,隆起酥胸顯得如此的柔軟,翹臀緊俏,富有彈性,而身子的中端處露出一圈不寬的白皙小蠻腰和小肚臍。

天奇略微走神,尷尬一笑:「咳…咳…其實不用謝我」。

許欣沒有在意天奇剛才飄離的眼神,微笑一聲:「我先走了,明天見」。

許欣說完轉身便離開了,天奇略微擦了擦自己有些發燙的臉蛋,自言自語的罵道:「伊天奇啊伊天奇,你這小不點,想些什麼邪門歪念呢?」

使勁的搖了搖頭,把剛才那股邪念抹去,方才突然想到剛才許欣筆劃出來的那個像一滴鮮血的小東西,與自己曾在克雷克商店裡見到的那顆一模一樣,而且最後那東西好像融到了自己的心臟處,如今天奇已經啟靈了,可以內視,天奇仔細探查了一番,在自己的心臟內部確實是有一個不知名的東西,這才確信那東西真的在自己心臟處,天奇神色驚奇的道:「不會吧,這麼巧?這東西是什麼,不會是什麼有毒之物吧」。

「應該不是有毒之物,不然自己早死了,那到底是什麼呢?要不要告訴許欣呢?」

「還是算了,許欣很愛戴自己的恩師,萬一她要回那東西,我難道還得剖開心臟給她,對,還是不告訴她為好」。

「…….」

天奇一邊走著,一邊思索著,喃喃自語。 第九十八章田長老(今天忙,就一更,但是這章也近6000字)

第二天,丹界廣場上依舊熱鬧非凡。

天奇坐好自己的位置之後,向珠丹帝國望了一眼,並沒有見到許欣,天奇仔細一想,依照許欣的性格,她的比賽完了,也的確是不會來看今天的比賽了,故而也沒再意。

今天菲利帝國要參賽的是白月兒和杜仲,對於今天的比賽,雖說有兩大勁敵,洪斌和洪武,但是每天有六個名額,如果白月兒和杜仲能發揮好的話,就有機會進入總決賽。

程序同昨天的才不多,第一場比賽,洪斌上了,煉製的是一枚下品靈丹,煉製的很不錯,與昨天范行煉製的有得一拼,不過天奇知道這些真正的強者絕對沒有發揮出他們真正的水平,都留了點底。

隨著丹城城主宣布今天的第二場比賽開始時,白月兒和杜仲也信心滿滿走上前去。

雖說天奇與杜仲沒認識幾天,不過兩人的關係確實是不錯,天奇見到杜仲從自己身邊經過時,拍了拍杜仲的肩膀,道:「爭取進入總決賽」。

杜仲自信的一笑,用右手在自己胸前鎮重的拍了拍,道:「放心,沒問題!」

天奇之所以與杜仲交往甚好,便是欣賞他這份自信,這是一份來自內心的自信,不管在何處,不管身處何等困境,唯有現擁有自信,方才可以像雄鷹般振翅拼搏!

天奇點了點頭,臉蛋微微一側,用餘光望向杜仲身邊的白月兒,雖然白月兒姓白,與白宗有些關係,但是天奇並沒有從白月兒身上看到一絲的惡念,她待自己也如同朋友般親切,所以在白月兒即將上『戰場』之前,天奇沖著她淡淡一笑,左手握成拳,舉起擺出個加油的姿勢道:「加油!」

白月兒甜甜一笑,露出兩顆尖尖的虎牙和兩個淺淺的小酒窩,聲音甜美,但是目光堅定的道:「嗯,一定會的!」

之後王丹有交代了幾句,兩人方才上去。

對於兩人的表現,天奇還是覺得他們做的很不錯,杜仲行事有點急躁,但是他卻是個追求至善至美之人,所以煉丹的時候,天奇能感受出他行事較為果斷,絕不含糊,而在煉丹的時候,憑藉著他強悍的毅力,生生把自己的速度壓制慢來,追求每一步都做的很完善。

而白月兒身為女子,心思較為細膩,雖然動作可能沒有杜仲那般風風火火,但是她卻煉製的時候,火候溫和,一步一步慢慢來,在加上本身的實力也不弱,較之杜仲,有過之而無不及。

王丹見狀,摸了摸自己長長、白白的鬍鬚,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一絲讚許的微笑。

今天兩人的發揮確實是不錯,雖然劉國民的煉丹實力在他們二者之上,但是劉國民昨天出現了明顯的失誤,煉製的丹藥與今天二人煉製的丹藥水準相差並不遠,昨天劉國民都能進入總決賽,而今天較之昨天,壓力明顯更低,所以今天如果不出什麼意外的話,白月兒和杜仲都有可能進入總決賽。

不過王丹心裡也清楚,白玉而和杜仲雖有實力進入總決賽,但是想要在總決賽中取得前九名的好成績,幾乎是不可能,不過能進總決賽便有了希望,而且凡是進入總決賽的人,即使沒有成功的進入丹界,依舊會得到一些獎勵的。

隨著今天比賽的結束,也的確如同大家心裡所想的那樣,白月兒和杜仲進入了總決賽,對於菲利帝國來說,這的確是一個好兆頭。

不過就在大家都有序的退出場地的時候,許丹走了過來,對著王丹長老恭敬的道:「晚輩許丹見過王長老」。

王丹眉頭一皺,不知道許丹過來所謂何事。

「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許丹面對王丹,神態自若,絲毫沒有慌亂的神情,側過頭,望向天奇,鄭重的道:「今天我來是要謝謝伊天奇的」。

王丹哦了一聲,只要對方沒有惡意,那他就放心了,而後知趣的帶著眾人到一邊候著。

天奇瞥了一眼王丹等人,回過頭來,微眯著眼睛,有些詫異的道:「你謝我什麼?我又沒有幫你什麼?」

「因為….因為我妹妹昨天肯叫我姐姐了」,許丹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都有些顫抖,雖然她用靈氣儘力壓制住自己的興奮之情,但是天奇看得出,她內心已經如同地底岩漿般翻騰,激動不已。

「看來你很想認她這個妹妹」,天奇嘴角蠕動,淡淡的道。

「雖然我們上一輩的有很大的矛盾,但是我真的很想認這個妹妹」。

「許欣的遭遇很苦,我希望你能好好待她,不要再讓她受苦了」。

許丹狠狠的點了點頭,目光堅定,「上一輩的痛苦不該由她承擔,我一定會像他的親生姐姐一樣待她,絕不會再因為上一輩的矛盾影響到我們姐妹的關係」。

「那就好」,天奇也很同情許欣,如今她同父異母的姐姐許丹如此關心她,天奇也放心了。

「這是…」許丹有些遲疑的道:「那個我爹放出來的話,你是否….當真?」

天奇知道許丹所指何事,所以他的神色微微一變,眉頭微蹙。

許丹見天奇神色變得不太好,便立馬加上一句道:「其實你當真也行,我爹雖然品行可能有點不好,但是他說話算數的,只要你能對我妹妹好,我…我也沒意見」。

許丹說到最後,底氣不足,最後那句我沒有意見也如同蚊子的嗡嗡響般低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