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許紫幽則被原封不動的留在了原地。

  • Home
  • Blog
  • 許紫幽則被原封不動的留在了原地。

直到被戴郁白按在座位上,武清都還沒有疑惑的怔愣中緩過勁來。

怎麼辦,幕後boss似乎很生氣,連自小一起長大的兄弟都沒給好臉色。

究竟要怎麼樣才能打破著屋子裡這尷尬又生硬的氣氛?

o(╥﹏╥)o

在線等,挺急的~~

「紫幽,過來座。」戴郁白自顧自的坐在武清身邊,抬手拍了拍旁邊的座位,摘下自己的大檐帽,放在了桌子旁。

許紫幽不自覺的看了武清一眼,眨了眨眼睛,似乎在示意他趕緊放下一切抵抗,乖乖的坐過來。

其實不用武清示意,許紫幽也正有此意。

看著許紫幽安靜落座,坐在主位的武清望著戴郁白扯動唇角,尷尬的笑了笑,「郁——」

可是還沒等她一句話問出口,戴郁白抬手就從茶盤上翻出一支凈白的白瓷茶杯,「郁白沒有記錯的話,郁白身上還兼著一個新一門顧問的身份,武清可有忘記?」

話音未落,戴郁白已經為她斟了一杯茶,微笑著輕輕放在了她的面前。

「這個自然不會忘記。」武清扯了幾次嘴角的笑容都不能如意,索性直接走高冷路線。

於是她重新喝了一口呢?那就不痛不癢的吊車尾。一面喝著許紫幽為她準備的壓驚茶,一面心有忐忑的等著柳如意與慧聰道長。

武清,如意那一槍,我是看到了,是你對他

「武清,這次任務如果成功,下一步咱們應該怎麼辦呢?」

畢竟依照武清遇事就提前想出幾十步的脾氣來看,這次的事件也應該會備有好幾個方案。

又把夫人弄丟了 「沒有如果,」武清沒有回答紫幽的問題,而是糾正著他剛才的說法:「這次的任務只能成功,新胡舟道長與如意一定會在三分鐘之內安然回來。

許紫幽更是驚訝了。

jingya?(;?Д?i|!)?(;?Д?i|!)

他不僅驚訝於武清的自信,更驚訝於她對時間的預判。

三分鐘之內,她為什麼會有這樣強的自信?

「三分鐘?這麼具體?武清你難道是有什麼別的秘密安排嗎?」

「沒有。」武清搖搖頭。

許紫幽更是疑惑了,「那武清你怎麼算出三分鐘這樣精準的時間的?」

「因為三分鐘之內,他們要是回不來,那就永遠也回不來了。」武清眸色深深的說道。

許紫幽登時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他原想著,這次精準的配合,必然能保障每個人的生命安全,更可以有效的截擊下樑家那麼多的不義之財。

「新胡舟道長雖然有幻影隱身術,但那只是靠撿去別人視覺盲區而創造的一種假象。對方人一多,視覺盲區自然會縮小。

如果新胡舟道長不能抓住縫隙及時脫身,怕是就會被人堵個正著。」

卻沒有想到,事情竟然危險到了這個地步!

「那我現在就去接應他們!」許紫幽臉色大變,轉身就向門口走去。

「站住!」

許紫幽前進的腳步一下就被武清突來的凌厲聲音給呵止住。

「還有什麼要交代的嗎?許紫幽急急回頭,朝著武清投去了請示的目光。

不想武清嘴角忽然一翹,望著門后的方向忽然露出一抹如釋重負的微笑。

許紫幽急急向門口望去,雙眸也是止不住的一顫。

原來他們苦苦等待著的慧聰道長連並著柳如意一起受傷了。 雪悠然走後,房間內只剩下憐雪和風不凡,憐雪看著灰頭土臉一身是傷的風不凡,從袖袍之中拿出了一個小巧精緻的玉瓶,遞給了他:「這是盈春丹,乃是我親自煉製的治療內傷的丹藥,每日服下一顆,數日之後,你身上的傷就會痊癒。」

風不凡現在正需要這樣治療內傷的丹藥,所以也就沒有推辭,伸手接了過來,「謝謝。」他剛說完話,便感到了一陣胸悶,劇烈的咳嗽了幾聲,一股氣血逆流而上,他猝不及防,一口噴了出來。

看著口吐鮮血,臉色蒼白此刻虛弱至極風不凡,憐雪知道,這是他駕馭雷電,擊潰雷劫所受到損傷,在外人看來他好似很輕易的就做到了這一切,可實際上卻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也不管他願不願意,憐雪走到他的身後,釋放出靈力,控制住了他的身體,伸出纖纖玉手貼在了他的後背之上,運起靈力,開始為他療傷,「如果你想自己儘快傷勢痊癒,一切都要聽從我的,現在集中精神,放空自己,配合我的靈力為你療傷。」

當憐雪的靈力進入到他的體內后,風不凡感到了一陣舒爽的清涼,之前就聽別人說過,雪域之內的修真者,因為環境的原因,大多修鍊的都是寒冰靈力,只有極少數門派修鍊的不是寒冰靈力。現在看來這寒冰靈力,也是有所不同的,因為之前他去過飛雪門,待過寒水宮,現在又來到了天雪宗,這三個宗門雖然修鍊的靈力名稱各不相同,可說起來也都是寒冰靈力,可是卻有著明顯的差別。據風不凡猜測,應該是每個宗門修鍊的功法的不同,所以才造就了寒冰靈力的不同。

良久之後,憐雪撤回了靈力,看著此時他的臉上已經有了一些血色,不再那麼蒼白,她這才放下心來,「我已為你治療了大部分的內傷,剩下的就需要你自己的靜養了,配合著盈春丹的服用,應該很快就能好起來。」

經過憐雪的治療之後,風不凡感到自己確實好多了,不再如之前那般全身疼痛了。他不知道憐雪為何會消耗自身靈力,親自為他療傷,他們之間又沒有任何的關係,為何她會自己如此關心?關於這一點,風不凡一直想不通。

既然不知道原因,風不凡就不想過多的與她表現的太親近,以免落入別人的陷阱之中,於是說道:「勞煩憐雪前輩親自為晚輩療傷,晚輩實在是感激不盡。」

「你就不能不這樣客氣么?好像我為你療傷,是為了圖你什麼似的。」憐雪嬌嗔道,一聲嘆息過後,「算了,我知道你現在心裡的想法,你該怎麼想就怎麼想吧,畢竟現在是我們囚禁著你,你把我當做敵人,我也能夠理解。我先走了,這幾天你好好休息吧。」

就當憐雪就要離開房門時,她黯然的轉過頭來,「對於孤魂的死,我也感到很難過,我問過悠然師兄了,他並不知情,這件事你現在最好不要再插手了,天雪宗並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樣簡單,許多事情並不是一個人說的就算的。」

憐雪走後,風不凡終於可以安靜的休息了,此時雖是清晨,可風不凡卻累得精疲力盡,正當他準備倒頭就睡時,忽然想到自己的魂戒可以恢復元力,不然就到裡面去休息,這樣能夠更快的恢復自己。他開啟魂眼,觀察小院四周再無任何異動之後,便進入了魂戒,一進入魂戒,他身心頓感安全,撤下了所有的警惕之後,他很快的便進入了夢鄉。

三天之後,風不凡從魂戒之中醒來,醒來之後,他便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恢復的如何,發現元魂內的元力充沛,身體的外傷已經痊癒,唯獨內傷還沒有痊癒,但也有所好轉。失去靈力的他,沒有靈力的修復,這身體受到的內傷恢復的速度果然不快。

想起了憐雪之前給他的盈春丹,他取了出來,並沒有立刻吞食,因為自己現在的魂火可以提升丹藥的品質,他想試一下,自己能否提升一下這盈春丹的品質。當他運轉元魂,釋放出元力時,忽然出現的魂火令他十分的驚喜。現在釋放出的紫雷魂火,再也不是之前的指尖火苗了,它漂浮在風不凡的掌心之上,燃燒的火焰足有一個拳頭那麼大,可以說是真正的紫雷魂火了。雖然還是不能和之前孤魂釋放的元火相做比較,可如今的紫雷魂火已經令風不凡相當滿意了。紫雷魂火之所以增強,想必肯定是與他元魂的成長有關。

將盈春丹經過紫雷魂火的煅燒之後,果真變得更加的晶瑩雪白,品級肯定是得到了提升。他將一瓶的十幾粒盈春丹全部煅燒提品之後,取出了一顆服了下去。盈春丹入口冰涼,及腹就全部融化成了藥液,流到了受傷的內臟器官之上,風不凡全身頓時感到了一陣舒爽,一股濁氣從口中吐出。這盈春丹藥效居然如此迅速,想必應該不是普通一品丹藥,雖然只是治療內傷的藥物,可是現在身無靈力的風不凡,缺的正是這種藥物。風不凡心想,將來有機會一定要向憐雪,討要一張製作盈春丹的藥方,再親手煉製一些盈春丹,以防將來不備之需。

剛才發現魂火產生變化后,風不凡忽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自從他的元魂得到提升之後,他還沒有來得及察看自己的《魂決》。既然元魂已經達到了幼年期,想必《魂決》已經開啟了第二層。在他的查看之下,《魂決》果真出現了第二層的修鍊,風不凡仔細的瀏覽了一遍之後,得到了一個重要的訊息。那便是其中第二層記載的,關於元魂幻化的訊息。

元魂幻化?風不凡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詞語,他不由的興奮了起來,再仔細的熟讀了幾遍之後,風不凡便明白了,所謂的元魂幻化是什麼意思。

元魂幻化,便是指元魂出竅之後,能夠幻化成一些實體的事物,一些飛鳥走獸,這其中當然也包括人。一看到這裡,風不凡興奮激動的在魂戒之中跳了起來,這哪裡是元魂幻化,這分明就是孫悟空的七十二變!沒想到自己來到這個修真世界,居然也能夠像《西遊記》中的孫悟空一樣學會變化,這著實讓風不凡他感到萬分的意外和驚喜。

興奮激動過後,風不凡忽然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那便是這《魂決》開啟的第二層中,雖然有提到元魂幻化,可是並沒有記載該如何修鍊。

這……

一時之間風不凡的心情猶如坐過山車一樣,一下子從天上跌落到了谷底。

不,不可能的,既然《魂決》之中提到了元魂幻化,必然會記載著如何修鍊,只不過是自己還沒有發現,此時,風不凡心裡如此想著。

可是當他多次瀏覽過後,發現確實沒有記載如何修鍊元魂幻化,難道是記載在《魂決》第三層之中?如果是那樣,又為何在第二層中提到關於元魂幻化的信息呢?風不凡此時百思不得其解。

真想問一問傳授他《魂決》的夜殤,可是此刻夜殤還在沉睡之中。難道自己現在真的學不了這元魂幻化么?強大的執念支撐著風不凡,他不甘心就這樣放棄,對著靈台之內的《魂決》,他一怒之下開啟了魂眼,用魂眼再來仔細閱讀一遍,如果還沒有發現,他也只能放棄了。

開啟魂眼的風不凡,當他閱讀到第二層結尾的時候,還是沒有任何發現,就當他已經想要放棄的時候,忽然一段文字浮現了出來,裡面記載的正是關於如何修鍊元魂幻化。

讀完之後,風不凡才明白,原來只有成為魂鍊師,才能修鍊完整的《魂決》,倘若是元力師,哪怕擁有魂眼,也只能修鍊其中的一部分。

元魂幻化只有魂鍊師方可習之,當魂鍊師用魂眼觀察事物內的元魂之後,便可用自己的元魂進行模擬復刻,然後元神出竅就能幻化成模仿的事物。元魂幻化出的人或物,只有同為魂鍊師的人,才能夠用魂眼看破。實力高深的元力師,雖然看不破元魂幻化的事物,可是卻能夠察覺到異常。

原來並不是隨心所欲的幻化,它是有條件的,風不凡還以為能夠變成一切所看到的東西呢。呢。雖然有些失望,可畢竟還是能夠幻化許多事物的,只要擁有元魂,便能夠幻化。雖然擁有元魂的動植物很少,可是但凡修鍊到魂境的修鍊者都會擁有元魂,那自己豈不是可以幻化許多修真者的模樣。

一想到這裡,他也就沒有在那麼失望。

盛寵之霸愛成婚 修鍊到《魂決》第二層,出竅的元魂,最多可以單獨在外面待兩個時辰,超過兩個時辰,元魂便會不穩定,開始慢慢的消散。時間限制,這是風不凡早有預料的,元魂出竅當然不可能無限制的在外界停留。畢竟元魂是靠本體吸收元力所支撐的,元力消耗光了,如果元魂還在外面,必定會煙消雲散。

完全記住了如何進行元魂幻化后,風不凡便從魂戒之出來了,他準備開啟魂眼,鎖定一個目標后,開始練習元魂幻化。 「武清猜得不錯,」戴郁白抬腳跨前一步,氣勢逼人的向武清與許紫幽走來,「原本是要明天才能來見武清。

但是郁白一聽說,武清竟然用自己的太陽穴去給新一門打掩護,就怎麼也等不到明天了。

今夜即便是要下刀子,郁白也要來。」

說到最後一個字時,許紫幽分明已經感受到了他家小白哥哥咬牙切齒的狠戾氣勢。

許紫幽不覺後退了半步,本能想要避開這個即將成為修羅場的地方。

不想戴郁白卻搶在他撤步避開之前走到了許紫幽與武清的面前。

武清也不覺有些心虛。

雖然當時的情況緊急,情急之下,她根本沒有更好的選擇,但是到底是拿自己的生命在做賭注。

這肯定會叫那些真正關心她的人無法接受。

許紫幽尚且被氣到了那個地步,更何況她的郁白。

不想戴郁白冷著一張臉,大步走到戀人面前,卻是什麼話都沒說。

武清扯了扯嘴角,很想對他露出一個萬事盡在掌握,武爺絕不冒險的自信笑容。

可是嘴角扯到最後,除了尷尬與心虛,她什麼都沒能扯出來。

戴郁白依舊沒有說話,他冰冷的目光定定的落在在許紫幽肩上,然後抬起手,從上面撿起武清的手,拉著她無聲無息的走向位於屋中央的方桌。

許紫幽則被原封不動的留在了原地。

直到被戴郁白按在座位上,武清都還沒有疑惑的怔愣中緩過勁來。

怎麼辦,幕後boss似乎很生氣,連自小一起長大的兄弟都沒給好臉色。

究竟要怎麼樣才能打破著屋子裡這尷尬又生硬的氣氛?

o(╥﹏╥)o

在線等,挺急的~~

「紫幽,過來坐。」

戴郁白自顧自的坐在武清身邊,抬手拍了拍旁邊的座位,摘下自己的大檐帽,放在了桌子旁。

許紫幽不自覺的看了武清一眼,眨了眨眼睛,似乎在示意他趕緊放下一切抵抗,乖乖的坐過來。

其實不用武清示意,許紫幽也正有此意。

看著許紫幽安靜落座,坐在主位的武清望著戴郁白扯動唇角,尷尬的笑了笑,「郁——」

可是還沒等她一句話問出口,戴郁白抬手就從茶盤上翻出一支凈白的白瓷茶杯,「郁白沒有記錯的話,郁白身上還兼著一個新一門顧問的身份,武清可有忘記?」

話音未落,戴郁白已經為她斟了一杯茶,微笑著輕輕放在了她的面前。

「這個自然不會忘。」武清扯了幾次嘴角的笑容都不能如意,索性板下臉來,直接走高冷路線。

戴郁白笑著為武清續上茶水,眯著眼微笑說道:「那以後的任務定製,就不能繞過郁白。」

許紫幽一臉天真,「小白哥哥你這話就為難人了,不是不告訴你,是你根本不在啊。」

「我不在,我的精神體也會陪著你們,」戴郁白臉上微笑越發濃重,眼底目光卻越發冰寒,「只要跟武清在一起的時候,紫幽一回頭,就能看到我的精神體在朝你微笑。」

許紫幽登時就打了一個寒顫。

o(╥﹏╥)o

他家小白哥哥真壞,實在是太嚇人了。

於是許紫幽非常提貼的站起身,指著門口的方向問唄,「如意和道長到現在還沒回來,我這就去接應他們一下。

「不用,」武清押了一口茶,笑盈盈的說道。

「為什麼?」許紫幽疑惑不解,「今天的梁公館實在太兇險了。槍林彈雨中我就是被這兩個撿著扔出去的。道長先是幫著我從別墅樓里脫身,後來又是如意用生命來打掩護,後面我先跑了,可是他們的場景可不踏實。」

武清依舊笑容不改,「他們應該已經回來了。」

「這麼快?」說著許紫幽站起身就朝門口望去。

不想房門安然閉合,沒有任何異樣。

就在這時,許紫幽忽然聽到後面傳來一陣輕微的敲擊聲。

像是有人在外面敲擊玻璃窗。

許紫幽倏然轉身,一身西服的慧聰道長與柳如意正後面的窗子進入。

許紫幽雙眼立時一亮,趕緊起身應了上去。

「怎麼樣,事情進展的還順利嗎?」他急急的問。

先鑽進屋的慧聰道長興奮照著的說道:「已經找到足夠的線索,這一下終於可以直奔主題了。」

許紫幽剛要恭喜,就看到了跟在慧聰道長後面的柳如意陰沉著一張臉,爬了進來。

「如意怎麼了?」

不想柳如意根本沒理他的茬。一躍邁步,直接跳到屋裡。

許紫幽眼底劃過一瞬的疑惑。

等到所有人落座后,武清的目光環視著中幾個人,最終落在了慧聰道長身上,「道長,這一行還順利嗎?有收穫。」

「有大收穫!」慧聰道長也很興奮。

誰知就他剛說話,柳如意忽然站起了身子,「我有一件事,自己必須要在現在坦白。

眾人抬起頭,將視線轉向柳如意。

柳如意眉心微微皺了一下,終於說道:「我進入新一門時,就和白龍門門主邵智恩達成了約定,要裡應外合的除掉安緹小師叔,再將新一門徹底剷除。」

慧聰道長倏地站起身,很拍了桌面,「糊塗!如意,你怎麼能連黃大俠和老龍頭的叮囑都不聽呢?邵智恩是聞香堂老勢力,自然容不得新一門,可是他叫你裡應外合,就是把同門相殘,欺師滅祖的罪名推脫到你身上。

一旦叫老龍頭知道新一門和小師叔是栽在你的手裡,就是黃大俠都保不住了你。」

柳如意聽到這裡,臉色倏地慘白一片。

顯然這一層的事情,柳如意根本沒有想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