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試煉既然已經開始,葉凡倒不急於提升自己的實力了,他覺得是時候了解一下月之崖的具體情況了。

  • Home
  • Blog
  • 試煉既然已經開始,葉凡倒不急於提升自己的實力了,他覺得是時候了解一下月之崖的具體情況了。

這次參加試煉的都是十四歲到十七歲左右,跟前世不一樣,試煉的目的並不是真正的殺戮,帶來無數人的死亡,月之崖需要的就是通過實戰來提升每一個人的實力,他們會將殺戮控制在一個範圍,所以這一世似乎沒有狩獵者。

當然了,葉凡也不能保證有沒有狩獵者一說,不過這些對於他來說不是很重要。狩獵的地方跟前世沒有什麼區別,這裡是一個內部空間,級別只能算是一般般,畢竟這裡的太陽什麼的都是假的,要是能夠真正將太陽這東西弄出來,那就真正厲害了。

「快點!你們不要磨蹭!快點進入試煉空間!」

這聲音……

葉凡的眼睛眯起來,他看向進入試煉空間的入口,那裡站著一個魁梧男子,如果記憶沒有出錯的話,這傢伙應當就是鐵五。

沒想到這傢伙還在啊。

葉凡的嘴角綻起一個冷笑的弧度,前世這傢伙窺視月萌,幾次都想要強行動手,雖然最後下場非常的凄涼,但是重新來過,一切都有些不一樣,這傢伙可能不會在像前世一樣中招,被她整死。

「鐵五。」

葉凡來到入口前,他冷冷的看著鐵五,這種小角色對他而言自然就是螻蟻,沒必要關注,可既然碰到,那肯定要踩一踩的。

「哼!」

鐵五一臉不爽的看著葉凡,這傢伙跟前世有些不一樣,居然擁有先天境的修為,這可要比現在的葉凡強出不少。

「小子,你對我有意見?嘿!雖然作為一名管理者不能對你動手,但你如何挑釁我,我是可以教你做人的。」

鐵五咧嘴一笑,他看向葉凡的眼神透著戲謔。

葉凡冷笑道:「好好珍惜自己的小命吧。」

鐵五的眼睛瞬間眯起來,葉凡的話充滿威脅,那意思就是要將他幹掉。一瞬間鐵五的臉上浮現獰笑,他閃電間一步邁出,同時一手抓向葉凡的肩膀,那樣子似乎是友好的問候一樣,可配上他臉上的表情怕沒有人會這樣想。

葉凡到沒想到鐵五居然這麼乾脆就出手,不過他根本沒有將這傢伙放心上,沒有先天境力量又如何,他跟一般的先天武者可不同。

瞬間葉凡直接迎上,他並指成劍,閃電間插向鐵五咽喉。

:。: 葉凡瞬間出手,並指如劍,速度快若閃電,驟一出手,整個人也在頃刻間欺近。

葉凡現在一切修鍊才剛剛開始,不過如今的他已經跟前世的修鍊完全不同了,修為還是後天境界,可是一股氣勢居然在雙指當劍使的瞬間彷彿化為一口凌厲的寶劍,可怕的寒意只將先出手的鐵五嚇了一跳。

卧槽!

鐵五驚呆了,葉凡這一手沒有動用任何的武力,可那兩跟手指釋放出來的凌厲感覺彷彿化為一口出鞘的絕世神劍,竟讓他在那一瞬間心神都出現震蕩。

原本抓向葉凡肩膀的手自然抓不下去了,鐵五是先天境高手,使出的招式當然可以收放自如,他閃電間改變抓向葉凡肩膀的手,並且改抓為切,彷彿刀子一樣削向葉凡的手腕。鐵五的變招談不上驚艷,甚至也不精妙,可是勝在速度快,同樣還非常精準。

本仙就是這麼狂 變招的瞬間鐵五一臉的猙獰,看向葉凡的雙目射出寒冷的光芒,隱約間可以看到他的眼中閃過殺意。

什麼?

只是鐵五一手切出去立馬就變色了,原本雙指戳向他咽喉的葉凡卻戳中他的胸膛,那一刻他直覺眼前一花,下一刻整個人就已經飛出去。

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劍,葉凡一直戳飛鐵五,。他閃電間又回到自己原先站立的地方,似乎一切都跟他沒有任何關係一樣。

「啊!」

慘叫,鐵五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葉凡這一指戳的力道非常可怕,閃電間似乎就將他的胸膛都扎出一個窟窿來一樣。

「發生什麼了!?」

鐵五的慘叫引來月之崖其他人關注,很快負責這次試煉的人出現。

月倫!

葉凡還記得這個人,能夠在月之崖內,並且跟他產生交集,基本上都不會是朋友。雖然一切已經重來,但是很多事情是永遠也抹不掉的。

月倫的實力要比前世強出很多,根據葉凡的觀察,這傢伙起碼有大先天的實力,這樣已經非常厲害了,所以他選擇低調,不會去觸怒對方。

「鐵五,你在搞什麼?」

月倫冷冷的看著鐵五,跟前世不一樣,現在的鐵五可是先天武者,這自然地位肯定不一樣,這個層次的武者都不會被隨意幹掉。

鐵五的臉色有些蒼白,葉凡先前那一指非常恐怖,讓他感覺自己彷彿被戳穿了,怨毒的目光掃向葉凡,不過他沒有將先前發生得事情說出來,而是道:「大人,我……我剛剛不小心摔了一跤。」

「哼!」

月倫不爽的道:「你當我傻是吧,沒人打你,你還能摔得這麼慘?」

鐵五苦著臉道:「大人,我……我真的是自己摔了一跤,這……跟其他人沒有任何關係。」

月倫死死盯著鐵五,他當然不相信這樣的鬼話,不過最後他只是冷哼一聲道:「不要再給我搞事,不然小心我處分你。」

月倫扔下這句就離開了,既然鐵五都說是自己摔了,那就當他自己摔了,反正這也不是什麼大事,他沒心情給這傢伙出頭。

鐵五目光兇狠的瞪了一眼葉凡,他剛剛為何不舉報?難道是良心發現?這不可能的,鐵五一點不傻,他也絕不是良心發現,事實上他有自己的打算,葉凡剛剛出手的表現告訴他絕對會在這次的試煉中一名名人,很快上頭就會重視,他這次就算說被葉凡打了不僅不會報仇,還會讓這小子儘快獲得上頭賞識,而他搞不好還要倒霉。

所以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就好,反正他認為葉凡很快就會離開月之崖,到時候自然也就不會照面了。

鐵五很鬱悶,他判斷葉凡起碼有先天境的修為,這樣的年齡達到這樣的地步,以前怎麼沒有聽說過?難道這小子一直在低調的隱藏自己?

鐵五想不明白,所以他不打算去想了,直接讓葉凡馬上進入試煉空間。

葉凡沒有繼續教訓鐵五,他知道自己現在不可能幹掉這傢伙,最多也就是將其教訓一頓。葉凡在自己沒有絕對實力前是不會強勢出手的,這不僅是唯他自己考慮,也是為身邊的人考慮,起碼他需要讓月菊跟葉勇他們變得強大在說。

現在月之崖的情況跟前世完全不同,葉凡感覺這裡或許沒有傳承塔,所以要想逃離月之崖,他需要做出改變才行。

「小葉子,剛剛你那一招真是厲害啊,那個鐵五可是先天境武者,你居然一指戳飛他,難道你已經晉陞先天了?」

葉凡一行進入試煉空間,月菊這才好奇的壓低聲音詢問,現在的她記憶沒有蘇醒,自然不清楚葉凡的情況。

葉凡笑道:「還不是先天,不過我的修鍊跟一般人有些不一樣,就算不是先天,也能爆發出相當於先天境的實力,所以這次試煉大家沒必要擔心,還是按照以往的規矩來進行,記住一點,不斷提升自己的實力,將這次的試煉當做是一場磨鍊吧。」

「嘻嘻!有你這個大高手坐鎮,咱們當然沒必要擔心什麼。」

月菊非常開心,身邊有一個高手坐鎮自然效果不一樣,這樣不用擔心被強者團滅。

葉凡這支團隊的人數有二十多個,大家都非常熟悉了,就算最短的也認識了三個多月,最久的甚至有三年多,一次次的試煉過來,大家都是真正捨身忘記的戰友。

月之崖的氛圍跟前世有些不一樣,這裡沒有那麼高的死亡率,可每年還是會有不少人死亡,葉凡這個團隊的傷亡率絕對是最低的,這當然跟他的煉藥術有很大的關係。以前的葉凡或許不是整個團隊最強的,但絕對是不可或缺的,畢竟一個能夠煉製各種療傷藥物的人往往都能夠最大限度確保整個團隊的安全。

整支團隊實力最強的無疑就是月萌,她的年齡別看最小,但是作為女皇天生就會散發出一種領袖氣質,當蕭戰覺醒的時候,她已經成為整個團隊的真正領袖了。

月萌對這種小兒科的試煉自然沒放心上,就算現在的她非常弱小,她只要想橫掃整個月之崖的試練者很太輕鬆的。 試煉的要求非常簡單,那就是活下去,其次才是擊殺同為競爭對手的試練者。這一世的確沒有狩獵者,可是有很多事情還是出乎葉凡的預料。

試煉空間完全不一樣。

在進入試煉的第一時間,葉凡就發現這一點了,對於這些他倒不是很吃驚,畢竟原本的月之崖就是第一層傳承塔。如今傳承塔消失,那麼月之崖肯定會跟前世存在很大的差異,試煉空間變得不一樣就理所當然了。

有實力自然就會有底氣,不說葉凡擁有媲美先天的實力,僅僅一個月萌就能擺平這次試煉所有的難題,所以葉凡的心態是輕鬆的,他甚至可以做一些自己的事情,沒必要去關心這次的試煉。

葉凡打算了解月之崖的結構,現在最麻煩的就是他的實力不可能僅用肉眼就看穿月之崖的結構,真武之眼這個天賦能力還在,可惜距離巔峰時期相距太遙遠,他不用指望了。既然純靠自己行不通,葉凡打算利用機械族的技術,身邊沒有機械族的工具,自然也就沒沒辦法按照機械族的要求來製造工具了。

沒有工具難不倒葉凡,他擁有超乎尋常的機械鍛造術,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弄一柄大鎚跟打量的材料。

試煉空間很特殊,這裡真的是一座真正的空間,這點修建月之崖的人絕不是普通勢力,葉凡判斷應當不是原先歷史上那個什麼月宮。時代或許還是葉凡那個時代,可所有事情都不同了,這都跟上個時代的人全都重生有關。

葉凡已經有覺悟,所以他不會拿前世的事件來衡量現在的情況,大鎚跟材料暫時沒有,不過問題應當有辦法解決的。

什麼辦法?

葉凡想到的辦法非常簡單,那就是找修鍊錘法的人,根據他的了解參加試煉的試練者中有十多個人使用錘法,所以挑選一個手中大鎚質量過硬的就行。

「你需要鎚子?」

葉勇有些茫然,據他所知,葉凡似乎沒有修鍊過錘法。

「我需要打造一些裝備,你們不用懷疑我是否有這個能力,總之按照我說的去做就是。」

葉凡沒有解釋什麼,有些事情是沒辦法解釋的,所以索性不用去解釋就是了。

「我贊同,你們還有什麼意見?」

月萌站出來表示支持,她雖然沒有完全展露自己的實力,但是整個團隊都知道她的實力絕對是第一,既然她都表態了,那麼事情就這樣定了。月萌當然知道葉凡要做什麼,她非常期待的,如果真的能夠將機械族的東西弄出來,那麼對於他們了解月之崖有很大的幫助。

團隊進入試煉空間第一次行動開始了,跟前世完全不同,當初的葉凡他們完全就是出於被動防禦狀態,秉承敵不犯我,我絕對不主動去招惹。這樣的理念看上去很酷,可這絕對是無奈的選擇,要不是真正的無奈,誰又會這樣選擇。

如今完全不同了,整個團隊因為葉凡跟月萌的出現實力暴漲,完全可以在試煉中橫著走了,唯一的麻煩就是暴露實力之後引來的變化。

……

杜傲的臉上儘是冷笑,作為鐵拳幫的幫助實力可是達到後天九重的境界,絕對是月之崖重點培養的對象。但凡能夠做到被重點栽培都不是簡單的人物,現在的杜傲可要比葉凡前世遇到的強太多了,他在整個試煉武者中絕對是拔尖的存在,能夠跟他相提並論的不出五個。

這一世沒有試練者,同樣也沒有必須保持完璧的這種變態要求,所以在這種殘酷競爭的環境下,就算是少年也會被激發原始的本性。杜傲看上一個美少女了,他很早就想要將這個女人據為己有,只可惜一直被媚月阻止,這讓他始終沒有機會。杜傲一直都在期盼試煉的開始,這樣他可以為所欲為,只要逮准機會,就算是月萌也拿他沒有辦法。

杜傲唯一忌憚的就是媚月,這小丫頭年齡不僅要比他小,讓他鬱悶的就是居然還打到半步先天的程度,實力足以碾壓他。

「嘿嘿!陸思雨,現在沒有媚月罩著你,還是乖乖臣服吧,跟著我杜傲絕對能夠讓你今後在月之崖不受欺負。」

杜傲有些貪婪的欣賞著陸思雨那嬌媚的臉蛋,月之崖這一輩第一美女自然跟陸思雨沒什麼關係,可她生得足夠媚啊,這絕對是任何男性生物窺視的對象,就連不少負責人也想要打她的注意,要不是作為月之崖管理者的月碧仙很反感這種事情,怕是這小丫頭早就被人那個啥了。

當然了,杜傲認為自己應當感謝月主的嚴苛,要不然他豈能做陸思雨的第一個男人。

陸思雨冷哼道:「你罩著我?真當我年齡小好欺負啊,用不了多久你就會離開月之崖,去參加試煉,能否活著都是一個問題,你拿什麼罩著我?」

杜傲冷笑道:「你說的或許沒有錯,可惜一個殘酷的現實擺在你面前,媚月不可能在這時候來救你,所以你要麼讓我擒下,要麼主動投懷送抱,看你如何選擇。」

陸思雨的臉色很是難看,她自然清楚目前的形勢,鐵拳幫已經將他們包圍,被全殲只是時間的問題,這時候指望外人根本不現實,她真的沒有其他選擇。

臣服?

怎麼可能!

陸思雨可不是那種弱女子,要不是自己的修為比不上杜傲,她豈會被欺負。如果今天註定難逃一劫,那麼陸思雨發誓拼了命都要拉杜傲墊背。

「想要讓我臣服是不可能的,有本事你就將我生擒,不然你不會有任何的機會。」

陸思雨遠比杜傲想象中的剛烈很多,她這是寧願死也不從啊,這讓他異常的憤怒,什麼時候做他女人這麼憋屈了,沒看到其他女人都哭著喊著請求他庇佑嘛。

「哼!既然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不要快我了。」

杜傲的臉上浮現殺意,他很快下達屠殺的命令,這是要將陸思雨所在的團隊團滅。 屠殺開始了,只不過事情跟杜傲想象中有很大不同,被屠殺的不是陸思雨所在的團隊,居然是他們鐵拳幫被人屠殺。

杜傲又驚又怒,他們鐵拳幫在試練者中絕對是橫行霸道的,雖然不算事數一數二那一類,但就算是排名靠前的那些團隊也不敢隨便招惹他們。可是如今有人居然開始屠殺他們鐵拳幫,這還了得。

被人攻擊並沒有讓杜傲驚慌,他對自己的實力還是很自負的,同樣也了解鐵拳幫的實力,他認為僅僅會出現一時間的慌亂罷了。

「陸思雨,算你運氣好,等我將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傢伙解決掉在說。」

杜傲扔下這句就不管陸思雨了,這倒不是他打算將她放了,而是這地方除非從他面前逃跑,不然根本不用擔心。

陸思雨很吃驚,她第一反應就是媚月來救自己了,不過她很快認為不大可能,媚月這時候不應該出現在這裡才對。

杜傲很快衝出來,這次為了對付陸思雨自然要找一個僻靜不被打擾的地方,這也是他能夠放心大膽的對她施暴的緣故。只是等杜傲衝出來,立馬就發現鐵拳幫已經被人全都放倒,而他剛好看到一個少女正朝自己緩步而來。

「你是杜傲。」

月萌臉上神情非常平靜,絲毫看不出她剛剛一個人將鐵拳幫橫掃了。

杜傲眼皮猛地一跳,死死盯著月萌,他確信自己不會看錯,這是這個少女的實力不是該墊底嘛,為何讓他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月萌?」

杜傲很討厭這種感覺,月萌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丫頭才是,他如何要捏死非常輕鬆,在這樣殘酷的試煉中,他認為這樣一個小女孩壓根不可能存活。可為何自己面對月萌的時候會感到害怕?

杜傲不相信月萌能夠威脅到自己,所以他的臉色很快變得難看,死死盯著月萌道:「我們之間井水不犯河水,你這樣做是要宣戰嗎?」

月萌:「宣戰?不!對付你們鐵拳幫還夠不上宣戰。」

杜傲冷哼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月萌淡然道:「你難道還沒有聽明白嘛,對付你,甚至你的鐵拳幫對我來說太輕鬆了,這哪裡能算是宣戰。」

月萌的語氣非常的平靜,似乎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這讓杜傲一顆心忍不住猛地一跳。

月萌上下將杜傲打量,歪著頭道:「聽說你想要聯合其他人圍攻我們赤盟,不知道是否有這樣的事情。」

「胡說八道!」

杜傲愣了一下,他似乎不明白月萌到底是從什麼地方聽來的,要知道他壓根沒有這樣的想法。

月萌笑道:「沒有就算了,我現在問你們鐵拳幫是否有鎚子,我們赤盟最近需要用到這東西,所以過來跟你們借,希望你們沒有將鎚子借給其他人。」

「借鎚子?」

杜傲險些吐血,他沒想到赤盟的人血洗他們鐵拳幫的目的竟然只是想要借鎚子,這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月萌點頭道:「當然,我們需要一把鎚子,正好聽說你們鐵拳幫有人使用鎚子的兵器,所以特意來跟你們借,不過我們將鐵拳幫上下都幹掉了,卻沒有看到有人用鎚子,還請杜幫主告訴我那把鎚子到底放什麼地方了。

杜傲的臉色變得很難看,眼中射出憤怒的光芒,他認為月萌根本不是想要借鎚子,這個少女分明就是想要血洗他們鐵拳幫,只不過這個借口實在是太拙劣了。

「什麼時候赤盟變得這麼囂張了,現在我倒要看一看你們到底有什麼能力。」

愛在左情在右 杜傲的臉色絕對的難看,鐵拳幫這回損失慘重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還活著,這絕對是鐵拳幫成立以來最慘重的一次損失,他豈能放過赤盟的人。

杜傲的手中出現一口劍,二話不說,一劍殺向月萌,他出劍的速度非常快,僅僅看到劍光一閃,刺出的劍就已經來到月萌的面前。

「去死吧!」

這一劍當然沒有任何境界可言,同樣也沒有什麼精妙的特殊之處,要說唯一過得去的或許就是速度了,一般人就算實力有杜傲這個級別,怕是也不一定有這個出劍的速度。只是這點實力要用來對付月萌的話那就遠遠不夠了,只見她連插在腰間的劍都懶得抽出來,閃電間一步邁出,那一刻杜傲就覺眼前一花,下一刻月萌跟他近在咫尺,讓他驚恐的就是她抓出的手竟然閃電間將他的脖子扣住,直到已經成為事實,他才驚醒過來。

好快的速度!

杜傲吃驚到極點,月萌的實力遠超想象,這絕不是他所能對付的,這樣的情況讓他驚駭欲絕,她……她怎麼能夠這麼強?

杜傲可是後天九重境界的武者,在月之崖或許無法跟那些管理層相比,但是在試練者中絕對是最頂級的那一類。 金庸世界里的道士 可是現在杜傲在月萌的面前竟然連還手的可能都沒有,這表明他們之間的差距超乎想象。

幹掉杜傲!

月萌沒有任何的手軟,直接將杜傲的脖子擰斷了,一個小女孩這樣心狠手辣可是非常恐怖的,不過這對她來說沒有任何不適應。月萌作為戰爭女皇,幹掉的敵人就連她自己都數不過來,捏死一個杜傲自然不會給她的心靈帶來任何影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