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說着,頓了頓:「就是醫療這一塊兒是個短板,所以想尋找世界上最厲害的醫生,去我們國家教他們醫術。」

  • Home
  • Blog
  • 說着,頓了頓:「就是醫療這一塊兒是個短板,所以想尋找世界上最厲害的醫生,去我們國家教他們醫術。」

他說完,看着慕夏,勾著唇角。

「我是醫生,醫生的職責就是救死扶傷,能去你們國家教他們醫術,讓他們救更多的人,我肯定是願意的,可是……」她說着,把目光放在養父母一家三口這裏:「能不能把他們給放了?」

Arro

順着目光望去,就看到了被綁着的一家三口,來這裏之前,他也已經了解到,這對夫妻的醫術頂尖。

他搖了搖頭:「這個要求,我做不到。」

他們是他牽制慕夏的主要作用,慕夏很狡詐,如果自己把這一家三口給放了,她趁機跑路,他又得大費周章的去尋找她。

還有,慕夏一個人根本就沒有辦法教那麼多人,但如果有這對夫妻的幫助,能省不少事兒。

「為什麼?」慕夏皺眉:「我都答應去特利維亞國了,為什麼還不肯放了我爸媽?」

Arro

看着慕夏,口氣不容拒絕的說道:「我可以不綁着他們,但是,要把他們一起帶回特利維亞國。」

慕夏看出來Arro

是下定了決心,要帶着她們一家四口前往特利維亞國國,在溝通無果后,就答應一起去特利維亞國。

「兩天後再去特利維亞國吧,我這邊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

她這一走,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從那邊回來,公司的事情,餐廳的事情,還有正在進行拍攝的電影,她都得一一解決才行。

更重要的是夜司爵,她想得到他平安的消息,才能放心離開。

「不行!」夜長夢多,Arro

怕事情遲則生變,直接一口給拒絕了。

「Arro

!」慕夏有些不爽,如果不是為了能夠跟隨他一起去特利維亞國,她哪裏會對他這麼客氣?

Arro

看慕夏有些生氣,不知怎麼,他好像就喜歡看她生氣跳腳的樣子,覺得這樣的她,更是可愛和靈動了。

「兩天不行,給你一天的時間。」Arro

最後讓步了。

他不想讓這隻小野貓厭惡自己,所以願意做出讓步,但也僅此而已。

……

慕夏知道這是Arro

的最後容忍限度,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她轉身把威廉一家三口身上的繩子給解開。

「爸媽,對不起,都是我的原因,讓你們受到驚嚇了。」慕夏看着威廉夫婦,一臉的歉疚。

「姐姐,這事兒和你沒關係,都是這個壞人,是他把我們綁起來的。」pat最喜歡和慕夏黏在一起了,得到自由之後,就撲進慕夏懷裏,指著一旁的Arro

控訴的說道。 大家都是聰明人,秦簡如此說,就都乖乖閉上嘴了。

駱東城又好奇的不行,問傅斯晟,「老傅,盛狗跟你都說了些啥?」

傅斯晟,「你指望一個腦子除了毛病的人跟你說什麼有用的?」

駱東城,「那總得說點啥吧?你倆難不成大眼瞪小眼了那麼久?」

傅斯晟瞟一眼秦簡,低聲說:「閉嘴吧你,竟說的是他和韓家大小姐的事兒,我現在嚴重懷疑他不是失憶。」」

駱東城,「那是什麼?」

傅斯晟神秘兮兮道:「我跟你說,這事兒吧,說出來肯定盛叔叔和沈熙阿姨不喜歡聽,所以,你最好別打聽。」

駱東城,「我又不會到處亂扒,快說,到底怎麼回事?」

傅斯晟說:「我覺得那貨,腦子徹底是錯亂了。」

「啊……?」駱東城是真被傅斯晟給嚇著了。

傅斯晟橫了駱東城一眼,「現在開始閉嘴,什麼都別說,就當什麼事兒都沒有。」

駱東城一副瞭然的相信且完全理解了傅斯晟的心思,其實,他的理解完全偏題了好么!

這個時候的各位人精似乎都受了盛懷錦的影響,不是傻了就是失憶了,反正就都很好騙那種。

盛家老爺子這次回京都不坐飛機,而是坐高鐵和江東平一起回去。

給他們安排行程的人是高一鳴,他安排司機和保鏢送他們去了高鐵站,他還要處理海城的一些公務,也許時間緊吧!

反正,江東平就跟着老爺子出門直接前往高鐵站,他走到顧九月跟前,看着她說:「九月,公司有事情,我必須現在陪老爺子回京都,不能陪你過生日了,明天去SKP,你喜歡的那個品牌專櫃,我給你訂好了禮物,只能你自己去拿了。其他的安排不變,你請你的姐妹和員工去過,秦簡他們,你想請了也一道請了去。」

江東平說了那麼多,顧九月一個字都沒說,江東平忽然抿嘴看着她,小心翼翼道,「你是不是生氣了?」

顧九月有些不好意思,畢竟,左右前後都是人呢!

顧九月推搡著江東平往外面走,「趕緊走啦!你看,你們老闆看着你呢!一個生日而已,我又不是今年過了就不過了。」

「不許胡說。」江東平忽然吼了顧九月一嗓子。

顧九月抿著唇笑了下,抬手在自己嘴上拍了拍,「呸呸呸~可以了嗎?」

江東平咬了下后槽牙,低頭,在顧九月耳邊說:「想吻你!」

顧九月,「……」

這個還需要請示她?

忽然,顧九月就笑了,這直男大概是自己不好意思吧!

於是,顧九月就點了下腳,在江東平的下頜親了下,推他,「快走,電話,微信聯繫。」

江東平揉了把顧九月的頭,「記得去取禮物,嗯?」

顧九月,「知道啦!趕緊走把你!」

這倆人秀恩愛都不顧及別人嗎?

似乎除了幾位中年已婚人士外,基本都是單身狗吧!

秦簡其實也是單身狗啊!

傅斯晟全程低頭刷手機,似乎,所有人都是八卦狗,俗人,只有他把那倆秀恩愛的當成了空氣一般高冷又酷比。

實際上,傅斯晟在一邊胡亂看網頁,一邊在心裏罵江東平,秀恩愛死的快。

江東平一上車,就被老爺子問話了。

「還當真了?」老爺子坐得筆直,雙手拄著文明拐杖道。

江東平蹙眉,「咱倆可是有言在先的,我會盡心儘力幫你和阿錦,幫盛世做事,但是,你不要把手伸到我的私人問題上來。」

「哼。」

老頭子冷哼一聲,道:「好嘛!有骨氣。」

江東平對這老頭子一直就喜歡不起來,雖然,他從把他放在盛懷錦身邊再到後來弄到盛世最關鍵的位置上,對他的培養也是下了一番功夫的,可他就是無法做到感激,更不可能喜歡他,近來,知道了他倆竟然是親生父子關係后,就對他更加不喜歡了,不過,厭惡似乎算不上。

「你可別這麼陰陽怪氣,一把年紀了,為什麼總是那麼干涉別人的私事?萬一哪天一覺醒不來了,生前的人,除了拍手叫好,又有誰記得你的好了?所以,老爺子,做點善事吧!」江東平可不會跟他客氣的。

也許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了,也知道眼下,老爺子不敢把他怎麼樣,所以,就為所欲為了。

看你能拿我怎麼辦?

老爺子似乎這輩子都沒人敢對他如此狂傲的說過話,一下子就被氣笑了。

江東平卻冷哼一聲,「你笑啥笑?反正,我說的都是大實話。你愛管阿錦的事兒,你就多管點,反正,別管我就對了。」

「那丫頭,長得是沒得說。」老爺子道。

「她不光長得沒得說,她也很上進,很能吃苦,很腳踏實地的在努力生活,優點多著呢!」江東平道。

老爺子「呵呵」兩聲,「情人眼裏出西施。你,就見的女人太少了。」

江東平不屑道:「別給我灌輸你那些破道理。我要眯會兒,別和我說話。」

老頭子按了下按鍵,擱擋板降落,車子一分為二。

「別說了,跟你說點正事。」老爺子用拐杖戳了戳江東平的鞋子。

「你說你的,我聽得到。」江東平不耐煩道。

老爺子,「我,想給你母親一個身份。」

江東平猛地就睜開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向老爺子,「你瘋了?還說那個女人瘋了?你那糟糠妻過世一年都沒有吧!你倆不怕被唾沫星子淹死,我他媽的還趴呢!」

老爺子被起的掄起拐杖就要打人,結果,發現車子裏,拐杖掄不開,又收了起來,繼續拄著,冷聲道:「我只是跟你商量,這事兒就這麼定了。」

「那,我離開盛世,你們愛怎麼折騰怎麼折騰好了。」江東平道。

老爺子狠狠道:「倔驢。」

江東平拿出商務手機開始寫辭職報告了。

老爺子蹙眉,「老子就這麼一說,又沒現在就和你母親辦事兒,我,是怕再過兩年掛了,她怎麼辦?你怎麼辦?」

江東平,「沒有你,她事業有成,經濟自由,還可以和小年輕約會,而我……」

「等等,你說啥玩意兒?她和誰約會了?老頭子道。

江東平,「我就這麼一說而已,就她那傻女人的腦袋,哪個男的看得上她?」 呵呵!

然而,葉天傾聽到他的這些話后,卻是不屑一顧的冷笑起來。

他用看白痴的眼神,冷冷的看着孫天賜,冷聲道:「孫天賜,你腦子沒病吧,你竟然會說出這樣的混蛋話來,你莫不是一個煞筆?」

他說的毫不猶豫,直言不諱。

孫天賜臉色陰沉。

「葉天傾,你這狗東西作弊比賽還不承認,現在還敢這樣說我。」

「你太卑鄙了。」

「我現在單方面宣佈,這場比賽成績不做數。」

他厲聲吼道。

「這個你說的可不算,願賭服輸,你最好不要耍賴,否則我會打你的。」

葉天傾眯着眼睛。

現在他已經玩夠了,懶得在繼續糾纏下去。

所以,如果孫天賜繼續不識趣的話,他會展露一下自己的真實實力,讓他知道知道何謂險惡。

順便讓他體驗一下社會的毒打。

「哼,你作弊,你給這匹馬注射興奮劑了,所以我說比賽成績不算數,我是占理的。」

孫天賜義正言辭的說道。

他誣陷葉天傾,直接站在道義的制高點。

「葉天傾,你最好承認你違規用藥了,否則的話我會找媒體曝光你的,到時候你們新李氏集團的口碑和名聲,也是會受到影響的。」

「所以,你最好識趣一點,免得把你自己給害死。」

孫天賜已經是失去理智了。

現在他顧不上臉面,直接耍起無賴。

他的目地也很簡單。

那就是用這樣的方式,保住自己的那四個億。

畢竟!

四個億不是小數目啊。

他輸不起,真的輸不起。

別看他剛剛大言不慚的說,自己有十個億的流動資金,可說句實話……

這錢根本就不是他的。

他只不過是一個紈絝子弟,他豈能有如此多的流動資金。

那十個億的流動資金,乃是公司的公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