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說罷,宮鈴便邁開小短腿,提著粉紅的小裙子,一路跑了出去。

  • Home
  • Blog
  • 說罷,宮鈴便邁開小短腿,提著粉紅的小裙子,一路跑了出去。

原地,蘇七月愁了,怎麼樣才可以讓一個人起死回生。

她記得在現代,自己的師姐練無雙與鬼醫蘇橙在搞這麼一個起死回生的醫學。

只不過由於自己對殺人比較感興趣,所以就沒有參與。

現在想想,真的是太後悔了。

蘇七月嘆了口氣,隨後坐下。

「嗯哼,讓你隨隨便便許下承諾,沒法子了吧?」內心中響起沐血的傳音。

沒等蘇七月再開口,沐血又道:「我是不會幫你的。」

「……」

我沒想讓你幫啊!

蘇七月心道。

隨即忽然反應過來。

什麼?幫?難道自己體內的沐血有辦法?

意識到這個真相,蘇七月便問了:「你能讓人起死回生?」

「不能。」

「那你怎麼幫?」

沐血聽言撇了撇嘴,道:「難道一定要起死回生?不能以靈魂體出現?別忘了本座一開始出現在你面前也只是一抹殘念。

只不過以他們凡人的能力,殘念肯定是不能化形的了。

所以只能是以靈魂體出現一段時間。

畢竟沒有修鍊,靈魂體也不會很強大,只能出現一段時間之後再去投胎。

不然也只能魂飛魄散了。」

蘇七月聽言,隨即道:「那你能幫忙么?」

蘇七月並不是什麼狡猾一類型的人,所以她從來都是直言快語的,並不會拐著彎讓別人答應。

這一點,跟沐血也是極為相像。

沐血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出口道:「你要幫?」

「幫!」蘇七月肯定的開口,想了一下,又道:「我得報恩。」

沐血聽了,聯想到蘇七月的傷勢,也就明白了。既然是報恩,她也不好意思說什麼,只道:「那就幫吧!」

「謝謝。」

「誰需要謝謝兩個字,給我好好修鍊。」沐血嘴上是說著不需要這兩個字的,但是蘇七月看到心田上的沐血,卻是一臉笑意的模樣。

嘖,真是傲嬌又悶騷。

蘇七月暗笑。

忽然,蘇七月想起一件事,道:「你剛才說的殘念是怎麼回事?」

「就是比靈魂虛弱一點啰。

人有魂魄,魂主意,魄主體。也就是說,靈魂是思想,魄是容貌。

一個人死後,魂魄就會分離,轉世后就會改變模樣。但是執念或者怨氣很強的人,死後魂魄是不會分離的。

因此執念強的轉世后仍是前世的模樣,並且執念會引導轉世去完成自己前世沒有完成的事情。

而殘念,就是魂的一部分,只不過不同的是,殘念不能轉世,只是死者停留在世上的一部分念想。當然也不能奪舍啰。

我說過,我很強大。所以你分不清我是魂還是一抹虛無縹緲的執念。」沐血解釋道。

蘇七月驚訝,沒想到沐血居然能夠強大到用殘念傷人。

畢竟十萬年前她見過非常強大的強者死後的殘念,不久就會消失殆盡,更別提傷人了。

可見沐血生前是多麼強大!

真好奇她的真實身份。

只不過經歷兩世的緣故,蘇七月知道,好奇害死貓的原則。

故而她聰明的沒有去問。

蘇七月驚訝過後沒有再傳音,而沐血便又說話了:「我知道你在十萬年前是陣法師,到時候你在滿月之夜布置一道陣法,名作聚魂陣。

我會抽取那丫頭娘親的一道殘念放入聚魂陣之內。

那時,那兩個丫頭的娘親的殘念就可以陪伴著那兩個丫頭一世了。

你的恩情便是報答完畢。」

蘇七月「嗯」了一聲,表示答應。

得到答案之後,沐血便沒有再開口。

內心沉靜許久,見沐血沒有解釋的打算,蘇七月又問道:「你怎麼知道我的身份?」

「只要我想。」沐血想了一下,道,「你日後不懂的也可以問我,包括你的異能。」

蘇七月瞪大眼睛,驚訝道:「異能?」 沐血「嗯」了一聲,道:「對!你控制的影子,其實就是鬼魂。只不過你現在只能控制低級鬼魂。像厲鬼你可能就把控不了了。」

「那你之前說你可以控制鬼魂,也就是說你的異能跟我一樣?」

「對。」沐血承認。

蘇七月「噢」了一聲,隨即喃喃道:「怪不得你說你不會害我。原來我們是同一宗。」

蘇七月以為自己說的小聲,沐血就聽不到。但她卻不知,由於沐血在自己體內的緣故,哪怕她想什麼,沐血都會知道的一清二楚。

而聽到這句話的沐血沒有再說話,心裡卻道:嗯哼!哪裡是因為這個,如果有人跟我有一樣的能力,為了以防萬一,我都會剁了她。

不過這些大實話沐血沒有說出來,她知道,以蘇七月多疑的性格,知道這些之後,沒準就會把自己趕出身體。

於是,一人一念的對話就在這裡停止。

……

一日之後,蘇七月也著手準備聚魂陣的事。

以她的修為,做一個低級聚魂陣還是可以的。這低級的聚魂陣不會吸引厲鬼前來,卻可以幫助殘念在這裡停留許多年。

東流鳶知道了蘇七月的「身份」,也是一臉激動的看著蘇七月。

沒想到自己的妹妹出門玩樂還救了個神仙!

最重要的是,這個神仙可以讓自己跟母親見面!

「仙子,只要等十五那日就可以了么?」東流鳶看著忙碌的蘇七月,激動的問道。

蘇七月道:「對的,不過我需要玄石。」

「什麼是玄石?石頭嘛?山裡倒是有許多。」東流鳶聞言疑惑道。

「……」

她忘了東流鳶兩姐妹不知道修鍊的事,她不應該多嘴的。蘇七月欲哭無淚。

「沒事,我自己找好了。」蘇七月心中嘆了口氣,認命道。

東流鳶聞言,自知不是自己理解的那樣,也知道自己沒法幫助蘇七月,反而有可能成為累贅,於是開口道:「仙子,我就不打擾你了,先去做飯。」

「去吧。」蘇七月點頭,道:「宮鈴呢?」

「又去玩了。」東流鳶無奈道,「也不知道她在玩什麼。」

蘇七月聞言,倒也沒有把這事放在心上。隨即思考起什麼東西可以代替玄石,發揮起聚魂陣的作用。

而東流鳶見蘇七月沒有要問的,也去廚房做飯去了。

東流鳶剛離開不久,蘇七月心底就響起了沐血發聲音:「可以用魂石代替。」

「魂石?」蘇七月疑問,她還沒有見過所謂的魂石哎。

但是為什麼會覺得熟悉呢?

怎麼想都想不明白的蘇七月乾脆不想了,靜靜的等待沐血敘說。

此刻的蘇七月可能沒有意識到,她是在等沐血解釋,而不是求。

彷彿早已經知道沐血一定會解釋的一般。

而事實上,沐血也確實解釋了。

她早已料到蘇七月不會知道魂石的事,於是開口道:

「你應該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修鍊者。而有些修鍊者在進階時不能抗過天道的雷,就會被劈的魂飛魄散。

三千世界,是非常遼闊的。因此因為進階失敗從而魂飛魄散的人數不勝數。

經過時間的流逝,散去的魂會堆積到一起,如果其中進階失敗的人有意志力強的,有可能會重新組成魂魄進行投胎。

但是這種情況非常少,要是意志力強,當初也不會熬不過天雷了。但也有例外存在,比如被人害的熬不過去的。

而意志力不夠強的,就沒有辦法獲得重生。這些散去的魂就會組成魂石。」

蘇七月眨眨眼睛,眼睛簡直都要放光,道:「那麼殘忍?!」

沒等沐血再次開口,蘇七月又道:「不過我喜歡。」

沐血:「……」

見沐血許久不吭聲,蘇七月終於意識到跑題了,於是道:「這個魂石應該很稀少吧?」

「嗯,起碼崇玄大陸沒有。」沐血開口。

蘇七月:「……」

「那你跟我說這個有什麼用?」蘇七月忍住把沐血揍一頓的衝動,皮笑面不笑的道。

「崇玄大陸是肯定沒有,但是我有。 天步九重 我先前在這個山谷待過一段時間,一點小玩意還是有的。」沐血道。

小玩意?!

敢問崇玄大陸都找不出一小塊的魂石都算小玩意的話,什麼是正經東西?

真不了解強者的世界觀。

蘇七月心中腹誹道。

沐血自然是知道蘇七月想了什麼的,只是沒有理會,只道:「在你落崖的那個地方,就是我曾經居住的洞穴。魂石在那。」

蘇七月點點頭,隨即按照著沐血給的路線前往落崖之地。

……

望著眼前宛若內蒙古平原一般大的荒蕪之地,蘇七月萬年不變的冰山臉總算是有了一道裂痕了。

這TM有所謂的洞穴么?

但是奈何沐血非常確認是這個地方,蘇七月也沒有辦法,只好慢慢尋找。

走著走著,已經是五個時辰[十個小時],當天都已經黑了,蘇七月也實在累了,卻還望不到一點邊際。

這讓蘇七月有一種撓牆的感覺,道:「你確定這是我落崖的地方么?懸崖峭壁都不見,哪裡來的洞穴。」

「當然。」沐血確認道,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她又道:「難道我沒有告訴你,這一方世界的土地是可以動的?」

蘇七月聞言一愣,道:「什麼叫會動?」

「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沐血道,「由於擔心別人打擾我的長眠,我特地叫我的下屬這裡改造成移動的大陸。」

「……」

這TM才是真正的土豪吧?!夠任性!

蘇七月雖然臉上依舊淡漠,但其實她已經不知道用什麼語言表達自己內心的震驚了。

自從沐血出現之後,她就如同一個土包子一般,天天都會迎來一次又一次的震驚之意。

雖然內心很震驚,但是蘇七月依舊是一副平常的表情。

彷彿這件事是微不足道的一般。

如果不是知道蘇七月心中所想,沐血都要被蘇七月的外表所欺騙了。

「咳咳,其實這也不算什麼。」沐血道,「我們先去拿魂石。」

「洞穴都沒找到,去哪裡拿?」蘇七月傳音道。

「為什麼需要找?」

當腦海里浮現沐血這句話時,蘇七月是懵的。 擦!千萬不要是她想的那樣!

但事實總不會像蘇七月期待的那麼好,沐血再一次打破了她的幻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