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說起歲數,朱帥只不過剛剛十八歲,這個年紀的人,大多數還生活在父母的庇護之下,不會遭受任何的風吹雨打。

  • Home
  • Blog
  • 說起歲數,朱帥只不過剛剛十八歲,這個年紀的人,大多數還生活在父母的庇護之下,不會遭受任何的風吹雨打。

可是朱帥,已經經歷了太多的生死,面對了太多的磨難。

將來的路,朱帥還不知要面臨什麼,自己的母親,還不知身在何處,這讓朱帥的心中,浮起了一抹感傷。

「你怎麼跑到外面來了,山上氣溫低,很容易著涼的!」

就在朱帥思緒萬千之時,一陣腳步聲在附近響起。

緊接著,厲黎的聲音,便傳入了耳中。

「沒什麼,我就是睡不著,在這裡想想東西。」

朱帥隨口應了一句。

「哦,在想姑娘吧,嘻嘻!」

厲黎很俏皮的說了一句,也在朱帥的身邊躺了下來。

「其實我對你還是蠻好奇的,聽父親說,你可是月門主點名要保護的人,照理來說,能讓月門主如此上心,你肯定也是哪個大家族的公子哥。」

「可是,我在你的身上,感受不到那些紈絝子弟的任何特徵。」

「你該不會是和月門主有什麼男女之間的關係吧!」

厲黎語出驚人。

「咳,你別瞎說,我和月檬姐姐就是之前見過幾面,我也不知道月檬姐姐會讓你們厲家保護我的。」

聽了厲黎的話,朱帥差點岔過氣去,急忙開口解釋。

「我就是隨口說說,你這麼激動幹嘛,做賊心虛。」

「再說了,月門主不僅人長的漂亮,實力也很強,要是能和月門主攀上關係,高興還來不及呢。」

「你半夜躺在這裡,除了想姑娘,還能幹嘛?」

可誰知,厲黎卻低聲的嘟囔了一句,話語之中,似乎還帶著一些異樣的情緒。

「呃,我···」

朱帥一時有些語塞。

厲黎猜的倒也八九不離十,自己現在確實十分的想念玉瑤雪絨和靜兒,不過,自己也想念父親和母親。

這下,弄的朱帥解釋也不對,不解釋也不對,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氣氛,開始尷尬起來。

「算了,這裡太涼了,我還是睡覺去了,你繼續在這裡發獃吧!」

厲黎也感覺到了氣氛的不對,站起身來,回到了帳篷之中。

可是沒多久,她就折回身來,將一床被子仍在了朱帥的身上。

「半夜裡這裡涼的很,你還是小心一些吧,別說我們厲家對待客人不周。」

「還有,千萬不要亂跑,這黑燈瞎火的,你對這裡不熟悉,小心摔了。」

丟下一句話,厲黎便再次反身離開。

手中捏著厲黎留下的被子,嗅著其上依稀的體香,朱帥無奈的笑了一聲。

剛剛兩人只是說了幾句話,但是朱帥清楚的感受到了其中的陣陣醋意。

難不成,厲家的大小姐厲黎,也對自己有一些好感?

朱帥趕緊拍拍自己的臉,呸呸呸,瞎想什麼呢?

自己又不是什麼美男子,哪有那麼多的美女會投懷送抱。

況且,自己已經擁有了玉瑤雪絨以及靜兒,真的是不敢再對其他的女孩子產生任何的想法了。

朱帥不知道的是,雖然他的外表,並不是特別的英俊,但是他那出眾的實力以及面臨危險絕地反擊的氣魄,才是真正吸引人的地方。

英雄愛美女不假,可是美女也愛英雄。

以朱帥現在的年紀所取得的成績,用年少有為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當然會引起別人的愛慕之心。

包括皇室的靈兒,沈家的沈月,也包括青蓮以及娜美,更包括厲家的厲黎。

厲黎的突然出現,將朱帥的思緒也打斷。

不管如何,生活還得繼續,自己現在在這裡胡思亂想,根本沒有任何的用處。

現在,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如此想著,朱帥的心中,再次堅毅起來。

小心翼翼的從納戒之中拿出了母親留給自己的玉佩,以及靜兒雪絨等人送給自己的香袋手帕,朱帥翻了個身,沉沉的睡去。

清晨的一抹陽光,直直的照在朱帥的臉上,朱帥這才轉醒過來。

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朱帥掀開身上的被子,坐起身來。

厲宣等人,現在還沒有醒來,周圍,依舊是一片寂靜。

只不過,在清晨陽光的照耀之下,整個山峰之上,又是另外一番美景。

一滴滴晨露,在那些翠綠的青草之上滴滴的打轉,一陣微風吹過,滴落在地上消失不見。

陽光透過山峰上的那些密枝,在地上留下了道道斑駁的影子。

周圍的一切,都是一派萬物復甦的樣子,生機勃勃。

看著附近的一切,朱帥感覺自己身體中的血液,都開始急速的翻滾起來。

這些年來,自己一直在小心的應對著各種各樣的危機,長期的精神緊張,讓自己十分的疲憊。

可是經過這次的厲家之行,朱帥感覺身體中的那種煩躁,瞬間消失不見。

現在,朱帥渾身上下散發的,都是陣陣掩飾不住的戰意!

不死靈木、琉璃玉、母親、巨木神珠、黑暗大陸。

自己身上背負的事情,還有很多,一直壓的自己喘不過氣來,可是現在,朱帥竟然沒有絲毫的畏懼之意。

不管面臨什麼樣的困難,我都會一步步的跨過去!

啊~

朱帥不由的揚天長嘯一聲。

這一聲長嘯,將朱帥身體中所有的負面情緒,全部宣洩了出去。

接下來,我要繼續戰鬥!

清昂的嘯聲,在這天刑澗之中,久久的回蕩著,在這清嘯聲中,附近的一些飛鳥,都撲棱著翅膀,嗖的一下子飛向了遠方。

「什麼情況?怎麼了?」

厲宣莫雷厲黎三人,也被朱帥的這一嗓子喊醒,著急忙慌的從帳篷之中跑了出來,緊張的看著張開雙臂的朱帥。

「呃,沒什麼,這裡的景色太美了,沒忍住,打擾到你們了!」

朱帥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和三人道歉。

「沒事就好,我還以為怎麼了。」

「咦,朱帥,你今天和往常有些不一樣啊!」

莫雷對朱帥十分的了解,雖然平時有些粗枝大葉,可還是發現了朱帥身上的變化。

「不一樣?有什麼不一樣?」

朱帥有些驚愕的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和平時也沒有什麼異樣嘛。

「你今天看起來,更像是一個男子漢!」

這時,站在一旁的厲黎,補充了一句。

「對,就是這樣!可是好像也不是特別的貼切,該怎麼說呢,反正就是不一樣。」

厲黎一語驚醒夢中人,莫雷也馬上附和道。

以前的朱帥,雖然做事雷厲風行,沉穩老練,可骨子裡的那種青稚之感,是無論如何也掩飾不了的。

可是今天的朱帥,竟然彷彿在一夜之間發生了蛻變,現在的他,完全就是一個頂天立地的漢子,再無之前的稚嫩。

「什麼男子漢,你們在說什麼,我本來就是個男子漢好不好!」

看著滿臉沉思狀的莫雷,朱帥緩緩的一笑。

人終歸是要長大的,只不過,自己現在想清楚了一些事情而已。

「算了算了,懶得想了。」

莫雷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個合適的詞語來形容現在的朱帥,乾脆不再去想。

還是好好的享受一下這裡的風光吧!

豪門閃婚,小蠻妻太迷人 朱帥四人在這山峰之上,逗留了好久,將這裡的美景全部記於心間之後,才開始收拾東西,準備返回。

在厲黎的帶領之下,四人順著另外一條小路,朝著厲家的駐地行去。

這條小路,和來時的小徑,基本沒有什麼不同之處,同樣是彎彎曲曲,綿延而下。

只不過,沿途的風景,和來時完全不同。

一路上,四人歡聲笑語,速度極快。

只是用了幾個時辰的時間,眾人就來到了半山腰上。

「咦,這裡之前不是這個樣子啊,這些樹木,難道是後來長起來的?」

就當幾人愉悅的前行時,最前方的厲黎突然疑惑的說了一句。

幾人的腳步也同時頓了下來。

眼前的道路,突然寬敞了一些,周圍的植物,也特別的繁茂。

這裡根本不像是山間小路,更像是森林中人為創造出來的道路一般。

「是啊!我記得這裡的路也十分狹窄,難道是他們後來修繕過?」

厲宣看著眼前的變化,也是一頭的霧水。

「管他呢,這樣的路,比之前的路好走多了。」

厲黎隨口說了一句,便抬腳超前走去。

「等一下!」

就當厲黎抬腳之時,處於厲黎身後的朱帥卻大喊了一聲。

厲黎與厲宣的對話,引起了朱帥的注意。

朱帥發現,這裡的植物,比其他地方,更加的翠綠,也更加的繁茂。

這樣的差異,讓朱帥感到有些不對勁。

況且,這裡的山峰十分的陡峭,想要在這山峰之上開闢出這樣寬敞的大路,肯定需要耗費不少的精力,厲家完全沒有必要這麼做。

朱帥便出聲想要提醒大家一聲。

可是朱帥的話,說的還是晚了一些。

已經伸出腳的厲黎,根本來不及收回。

而下一刻,大家的臉色,齊齊的劇變。

這裡的植物,竟然是懸空的! 此處的植物,看上去十分的繁密,可誰知,這些草木,竟然是懸空的。

厲黎一腳踩上去,那些青草,很快便向下沉去。

這些草木的下方,就是那深不見底的懸崖峭壁!

四人雖然已經行至了半山腰,可是距離谷底,還是有著很遠一段距離。

要是從這裡摔下去,恐怕會屍骨無存!

朱帥厲宣莫雷三人的臉色,瞬間大駭。

他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裡的草木之中,竟然蘊含著如此的危機。

厲黎一腳踩空,身體馬上向前一傾,身體快速的跌落。

好在那些雜草糾纏在一起,厲黎急中生智,伸手抓住了峭壁旁邊的一些雜草。

「不要動!」

朱帥就走在厲黎的身後,也是第一個發現這裡的不對勁,厲黎的身體才剛剛開始下落,朱帥就快速的趴在了地上,抓住了厲黎的一隻手。

只可惜這裡的雜草十分的脆弱,朱帥雖然抓住了厲黎,可是周圍的雜草,很快就會被連根拔起,到時候,厲黎依舊十分的危險。

朱帥趕緊開口提醒道。

身體懸空在峭壁之外,厲黎滿臉的驚慌,在朱帥的提醒之下,才停止了大喊,一雙眼睛,無助的看著朱帥,滿是求生的慾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