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跟著才慢慢順著河岸滑了下去,而就在我滑下去的時候,程警官就讓這小男孩給站了起來,開始脫他身上的衣服。

  • Home
  • Blog
  • 跟著才慢慢順著河岸滑了下去,而就在我滑下去的時候,程警官就讓這小男孩給站了起來,開始脫他身上的衣服。

衣服一脫,我頭皮當即就麻了,渾身的雞皮疙瘩全數冒出來了。只見這小男孩的身上,完全是黑乎乎的一片,一看就知道他的全身是被大火燒焦了。

而程警官看到這一幕後,當即驚叫了一聲,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渾身直哆嗦,連話也說不清楚了,「小……小朋友,你……你身上怎……怎麼會?」

我看不到這小男孩的臉,但程警官的定力還算不錯,就算看到了如此恐怖的一幕,也沒有嚇的大跑大叫。

不過我從她的表情來看,她估計已經要被嚇破膽了,只是在強撐著。因為她此時已經看到我了,我連忙朝她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示意她不要驚慌!

還好她足夠理智,沒有表現出看到我的樣子,只是害怕的看著她眼前的小男孩。

「姐姐,你是不是嫌棄我丑?不喜歡我?」而這小男孩又開口了,但這一次,他的聲音完全變成了陰森森的語氣,而且語氣里很顯然已經生氣了。

「沒……我沒有……」程警官已經嚇的語無倫次了,整張臉蒼白的可怕。但她在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恐懼,雖然身體已經瑟瑟發抖了。

「姐姐要是不嫌棄我,就用鋼絲球幫我擦掉身上的東西。姐姐,我真的好疼!」聽到程警官沒有說嫌棄他,這小男孩的語氣才軟了下來。彷彿眼前的小男孩根本不是一個恐怖的東西,就是一個普通的小孩子而已。

我離他們還有一段距離,如果我現在突然發動攻擊,這小男孩肯定會跳進河裡。我只得朝她點了點頭,示意她照著小男孩的要求去做。

我也怕她已經到了極限,但現在沒有辦法了,必須穩住這小男孩,我才有機會抓住他。

只見程警官咬了咬嘴唇,慢慢的和小男孩蹲了下來,然後用邊上的鋼絲球幫小男孩擦手臂。這小男孩的手臂本來就已經燒焦了,只有一層黑乎乎燒焦的肉。

程警官用鋼絲球一擦,當即把上面燒焦的肉給擦了下來。那燒焦的黑肉一脫落,我就看到裡面猩紅的血肉,那黑沉沉的鮮血更是順著手臂流到了河裡!

「嘶!」我看到這一幕之時,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氣。就算我之前遇到了如此多恐怖的場景,可和現在的這一幕比起來,也完全是小巫見大巫。

我還好能接受,我最擔心的是程警官!我能感覺到,程警官現在的心裡承受能力已經到了極限。如果在這麼下去,她肯定會被嚇瘋的!

但她還在咬牙堅持著,在等我去救她。那個小男孩此時也放鬆了警惕,好像程警官用鋼絲球把他身上燒焦的肉擦下來后,他很享受,也沒有這麼疼了!

我此時已經逐漸靠近他們了,就是這個機會。我猛的沖了上去,一把抓住了小男孩的脖子,當即把他給提了起來。

而在我把他提起來的剎那,他的腦袋猛的一下子就轉了過來,活生生轉了一百八十度,剛好對準了我。我還沒看清楚他的樣子,他張嘴就朝我咬了過來。

我早有準備,在他張嘴朝我咬過來死,我就用鎮魂尺直接刺穿了他的嘴巴。鎮魂尺的另一頭從他的後腦勺刺了出來,我猛的把他釘在了河岸上。

掙扎著慘叫了幾聲,這才死了過去。我此時顧不上管他,想要去拉程警官。她現在完全蹲在了地上,一臉的煞白,瞳孔也是放大了,只見出氣不見吸氣,額頭上豆大的汗水順著她的臉頰就滴了下來。

我看到她驚慌過度,只得蹲在了她身邊,雙手結成了道指,用力摁在了她的太陽穴上。隨著我玄真真氣一灌入她的腦海中,她的身體就顫抖了起來。

等她眼睛里逐漸有神了之後,我才鬆開了手,拍著她的肩膀問:「怎麼樣?感覺好點了沒?」

程警官還在驚嚇中,先是搖了搖頭,而後又點了點頭,可以說上話了,「好多了,差一點我就嚇死了。」

我也是哭笑不得,搖了搖頭,說:「我讓你不要來,你偏不信!」

我愛着你,你顧及她 「沒關係,做我們警察的,遲早會遇到一些恐怖的事情,算是提前鍛煉吧!」我沒想到她的恢復能力這麼快,此時竟然緩過勁兒來了。

我看她現在還沒有力氣站起來,就陪著她說了一會兒話,「對了,程警官,你怎麼知道特殊部門?」

「你別叫我程警官了,你還是叫我程雨菲吧。」程雨菲努力的笑了起來,說:「因為我家裡就有一個叔叔是特殊部門的人,他從小就喜歡我,常常給我說特殊部門的事情。我打小就崇拜他,後來沒考上警校,也是叔叔通關係把我弄到警察局上班的。所以你提到特殊部門,我就知道你李初九肯定有本事,莫名的我就相信你!」

原來是這樣的,我當初還懷疑她的身份。因為一般人的話,根本不知道特殊部門的事情。就算是警局的人,能知道特殊部門的,除非也是頭兒以上的大官。

程雨菲能知道特殊部門,是因為家裡人的緣故。

我看她恢復了不少,就慢慢把她扶了起來。她的腿還是軟,站不穩,正要坐下去,突然臉色一變,指著我背後驚呼道:「李初九,他……他……」

她連話都說不清楚了,我一看她臉色不對,就已經回過頭去看了。這一看,竟然看到那被我釘死的小男孩突然活了過來。不停的掙扎著,想要把我的鎮魂尺給拔出來。

「化生子!」看到這一幕,我才明白了過來。這小男孩就是那三個化生子之一,沒想到才短短几天的時間,他們就已經長大了。

現在這個化生子已經恢復了原形,渾身都是黑漆漆的一片,身上全是覆蓋著燒焦的肉。 名門寵婚 只有那對眼睛是漆黑的一片,連眼珠子都看不到。

特別是他腦袋太陽穴的兩邊,更是有一個洞,應該是之前他們被人桃木枝給刺穿的。

確定了他就是化生子之後,我也開始想辦法了。化生子無法超度,更殺不死,唯一的辦法,就是油炸!

一想到這個辦法,我就連忙朝程雨菲喊道:「程雨菲,快去通知村支書,讓他馬上燒一鍋油,燒的越開越好。我相信你,你可以做到的!」

程雨菲已經蒙了,聽到我喊她后,這才回過神來,咬著牙點了點頭。也不知哪兒來的力量,幾步就跑上了河岸,直接往村子里跑,很快就看不到身影了!

可就在程雨菲跑回村子后,這化生子突然不掙扎了,而是凄厲的慘叫了起來。那慘叫聲實在是太尖銳了,一聲接著一聲,聽的我心裡一陣陣發憷,冷汗也是不自覺的流淌了下來!

而這個時候我才明白了過來,這化生子不是因為痛苦發出的慘叫。他現在發出的慘叫聲,是想要把另外的兩個化生子叫來救他!!! 這化生子的聲音叫的很尖銳,無比刺耳。仔細一聽的話,如同是在哭一樣,只聽的人心裡發憷。

特別是看到他現在的情況,更是的覺得匪夷所思。我把鎮魂尺刺穿了他的腦袋,是從他的嘴巴里刺進去的,活生生把他釘在了河岸上。

鎮魂尺的尺身不算窄,但遠遠比他的嘴巴要寬,鋒利的尺身兩邊直接把他的嘴巴給撕裂了。而在他重新活過來后,隨著他不停的搖晃掙扎,那鎮魂尺把他嘴巴的傷口越割越大。特別是左側的地方,已經完全割到了他的腮幫子,那撕裂開的傷口,就好像是裂開到了耳根子下方一樣。

鎮魂尺之所以如此鋒利,是因為這化生子是邪物,才會有如此鋒利的效果。我已經看不到他的舌頭了,但那聲音卻好像是從身體里發出來的。

尤其是在他發出慘叫聲之時,那肚子也是一鼓一扁的,就像是人在深呼吸一樣。

他臉上沒有一處是完好的,全部都被燒焦了,那一層黑乎乎的焦肉就貼在他的臉上。隨著他掙扎了一陣后,那黑乎乎的焦肉就開始脫落了,露出了一塊塊猩紅的血肉。

我越看,心裡越是瘮得慌。那慘叫聲也沒有半點減小的意思,反倒是越叫越是讓我心裡瘮得慌。

我知道他在叫另外兩個化生子來救他,我也不敢靠近他,只得把乾坤袋裡的捆屍繩給拿了出來,幾步躥到了他的面前,隨即把捆屍繩給打了一個活動的環,套住了他的雙腳后,猛的一拉緊。跟著才一把拔出了鎮魂尺,這化生子剛一落到地上,撲過來就想咬我!

我用捆屍繩控制著他的雙腳,他還沒跳過來,我就用力往前一拉,直接把他拉到在了地上。還沒等他重新站起來,我就已經拽著紅繩往前跑了。化生子也只能被我拽著在地上滑行,所到之處,地上也是留下了一灘灘黑色的血跡!

我已經讓程雨菲去通知村支書燒油鍋了,這種化生子只能油炸,不然根本殺不死!他已經不是單純的屍體了,而是介於屍體和鬼魂中的一種邪物!

但凡屍體,只要是攻擊他的腦袋,就能將其殺死!而這化生子,就算我剛才用鎮魂尺刺穿了他的腦袋,可他還是照樣活過來了。

他們之所以會如此難對付,是因為他們體內的鬼氣控制了他們的屍體。鬼氣不散,屍體就不會死。所以,只能用油炸的方式,徹底將其形神俱滅!

我的速度很快,完全不敢停下來,也不敢鬆手中的捆屍繩。只要我一停下來,或者鬆掉手中的捆屍繩,他必然會站起來攻擊我。

我捆著他的雙腳,這就阻礙了他的行動,他現在也只能被我控制著。好在村裡這條小道是筆直的,不用拐彎。而且也沒有其他的障礙物,不然想要這麼拖著他走,肯定是相當麻煩的。

在我跑進村子里的剎那,我就看到村子里的房屋幾乎家家戶戶大門緊閉,也沒有亮燈。唯獨村支書的房子是亮著燈的,大門也是開著的。

遠遠的,我就聞到了一股濃郁的菜籽油香味!

我剛拖著這化生子轉了一個急轉彎,正好就對準了村支書的大門。程雨菲先看到了我,連忙朝我揮手,著急的喊道:「李初九,油鍋已經燒開了!」

此時村支書還在火爐里加財,火燒的很旺,我也看到了那口大鍋里的菜籽油,正咕嚕咕嚕的沸騰著。看到這燒開的油鍋,我心裡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程雨菲堅持下來了,村支書也做到了。

「你們快躲到門背後,隨時準備關門!」我控制著化生子不讓他從地上站起來,同時朝他們大喊了一句。

我這麼一喊,程雨菲和村支書連忙躲到了大門背後。村支書看到我拖在地上的化生子,眼睛猛的就瞪大了,手一哆嗦,手中的木棍也是哐當一聲就掉到了地上,也是被這化生子給嚇著了。

「李道長,舌……舌頭……」而就在我判斷那油鍋的距離時,村支書突然結巴的喊了一聲。

幾乎是同時,我還沒反應過來,我就感覺背後有一道陰風襲來。下意識的,我就轉過身去看。在我轉過身的剎那,那原本躺在地上的化生子,突然朝我脖子伸出了舌頭。

我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那吐出來的舌頭就好像是青蛙捕食蚊子吐舌頭的姿勢,猛的變長了數倍,直接朝我脖子纏了過來。

而且,在那舌頭伸出來之時,我就親眼看到那舌頭上有一個比鴿子蛋大一點的小鬼腦袋。根本來不及任何的反應,完全是憑著身體的本能意思,一把抓住了那攻擊過來的舌頭。

猛的往後一拽,直接把這化生子給拽的飛了起來。在他身體飛過來之時,我就用鎮魂尺去頂他的腹部,剛好頂著他從我的肩膀上翻了過去。

我早已經判斷好了油鍋的位置,抓著他的腳送了一下,剛好把他的腦袋送進了油鍋里!

「滋滋……」

最先聽到的是油鍋炸肉發出來的滋滋聲響,而後就是這化生子無比凄慘的慘叫聲。我還沒有回過頭去,程雨菲就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直接把我拉退了一兩米的距離。

剛好就是這一兩米的距離,讓我擺脫了被油潑的痛楚。但還是有不少濺起來的油珠子撒在了我後背的衣服上,不過我穿的厚實,所以並沒有受到傷害。

而等我回過頭去看油鍋的時候,就看到這化生子從頭部開始,慢慢的沉入了油鍋中!這油鍋里慢慢一大鍋菜籽油,早就燒的沸騰了。把這化生子丟進去炸,就好像是丟一條魚進去炸一般。

他連反抗掙扎的機會沒有,身體慢慢的變小,直到雙腳完全沒入了油鍋中。那慘叫聲才停止了,原本暗黑的菜籽油,也變成了深黑色的。

特別是油鍋四周的地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油斑。等油鍋的油麵慢慢靜止下來,也看不到油鍋里的化生子屍體。

而這時,村支書和程雨菲已經把大門給關上了。程雨菲看到那黑沉沉的油麵,不解的問我:「李初九,剛才那個鬼呢?」

「就在油鍋裡面,現在已經被打回原形了。就算是大羅神仙出現,他也復活不了,已經徹底的形神俱滅了!」我一邊給她解釋,一邊扭頭問她:「你沒事了?」

「嗯。」程雨菲咬著牙點了點頭,小臉還是白的沒有一絲血絲。雖然之前受到了不少的驚嚇,但現在已經緩和過來了。

而且現在她的神經也是全部緊張起來的,只有放鬆下來才會覺得害怕。

村支書此時也湊了過來,沒看到油鍋里的屍體,就問我:「李道長,剛才你油炸的那個東西,就是害那些工人的罪魁禍首?」

「沒錯!」我點點頭,說:「這還是只是一個而已,還有另外兩個化生子。不過,剛才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提醒我。我肯定被他的舌頭上的小鬼腦袋攻擊了,到時候我也會變成他們這樣子!他們舌頭上的小鬼腦袋,就是他們的大腦和生命,不但有意識,而且還能攻擊人。只要被咬中的人,都會被感染,最後變成他的鬼奴!」

村支書聽到我的解釋,也是嚇出了一聲冷汗,一個勁兒的點著頭,也沒再說話了。

而後,我等這油鍋的溫度稍微冷卻了一些,隨即撿起了一根木棍。用木棍去油鍋里一挑,當即挑到了化生子的屍體。

隨著我慢慢用力把這化生子的屍體給挑出來,我們就看到這被油炸的化生子,再次變成了嬰兒的樣子。看這樣子,估計死的時候也差不多剛滿月而已。

但他身上那層燒焦的血肉已經脫落了,取而代之的,只是一具嬰兒的乾屍而已。又黑又皺,沒有任何的血色,屍體還保持著捲縮的姿勢。

只是這油鍋的溫度太高了,把他的眼珠子給炸出來了。那眼珠子還沒有掉,被血肉連著黏在了臉上。村支書看到這一幕,當即忍不住哇的一聲吐了起來。

程雨菲畢竟是警察,應該見過更加恐懼殘忍的場景,所以顯得很淡定。

我把這化生子的屍體挑出來后,隨即用靈符包裹了一枚五帝錢,直接打在了化生子的屍體上,咒語一念。

靈符「茲啦」一聲便燃燒了起來,很快,這化生子的乾屍就被燒成了一堆灰燼。

看著地上的灰燼,我才總算鬆了一口氣,淡淡的呢喃了一句,「你……解脫了!」 村支書的院子里,還瀰漫著那難聞的燒焦味道。好在院子是露天的,這種焦臭也很快消散了。

程雨菲此時也是放鬆了下來,當即身子一軟,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額頭上全是大汗。我看到她的時候,她就無奈的笑了起來,說:「沒關係,等我緩幾天就沒事了!」

「嗯。」 一胎兩寶:墨少,嗜妻如命 我笑著點了點頭,說:「這也算是給你一個經驗教訓吧,以後千萬別逞強了!下次再遇上靈異案件,最好去請高人來幫忙。有些東西,真不是你們能對付的!」

程雨菲嗯嗯的點了點頭,好像想到了啥,這才問我:「對了,李初九,總共是三個化生子,那還有另外兩個呢?他們應該是一起出沒的吧?」

「沒錯,而其他們成長的速度太可怕了。才短短几天,就已經從嬰兒變成了小孩。如果在讓他們成長下去,等擁有了大人的靈智,那就更難對付了!」我在給她解釋的時候,心裡也在想其他的辦法。還有兩個化生子,必須一同解決了,否則他們還會害人。

我讓楊老三他們守著另一頭出口,不知現在有沒有消息。我倒是相信楊老三的沉穩,絕不是亂來的人。如果他發現了化生子的行蹤,肯定會第一時間來通知我的。

不過,我心裡也擔心他們三個。畢竟這化生子背後還有人,我們現在是在明處,我就擔心那暗處的人會對他們出手。

想到這兒,我就準備去找他們了。隨後才安排他們,說:「村支書,程雨菲,你們就守在這院子里,盡量不要讓這油鍋的溫度冷卻了。隨時保持著溫度,到時候我要是抓住了另外兩個化生子,也會把他們帶回來油炸的。」

「嗯。」程雨菲點點頭,說:「你放心去吧,這裡交給我們就行。」

「對了,李道長?」而程雨菲話音剛落,村支書就接過了話,問我:「李道長,你說這化生子會長大,那他們是吃什麼長大的?」

我笑了笑,解釋說:「這化生子不用吃東西,他們靠吸人血才能長大。人血?等等……」

一想到化生子是吸了人血才會長這麼大,我當即一驚,往下一想,後背的冷汗刷刷的就冒出來了。這化生子能長這麼大,肯定是吸了不少活人的血。而工地上那幾個工人,根本不足以讓他們長這麼大,一定是吸了其他活人的鮮血。

而其他的活人,肯定就是在這村子里的村民。也就是,村子里應該有人被害死了。可白天的時候,村子一點兒動靜都沒有,看著就好像根本沒有出過任何事情一樣。

我越想越覺得害怕,此時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村子里肯定有村民被害了,而且就在這村子里。

看我臉色不對勁,程雨菲連忙喊了我一下,「李道長,你怎麼了?」

「不好了!」回過神來后,我就搖了搖頭,說:「村子里的村民出事了,村支書,你快去村委會廣播站通知村裡人。讓聽到通知的村民,全部到你家來。馬上,現在就去,不然的話,會死更多的村民!」

原本一臉蒼白的村支書,在聽到我的話后,也是皺起了眉頭。咬著牙點了點頭,說:「李道長,我現在就去通知他們!」

村支書一說完,立馬就開門走了出去。他一出去關好了門后,我就把地上的骨灰給掃了起來,用布包好后,就坐在了椅子上等村支書把村民叫來了!

可剛坐下來,大門砰的一下就被人推開了。我一聽到這動靜兒,立馬就站了起來,走過去往那大門一看,當即就看到村支書屁滾尿流的撲了進來。

那樣子,好像是看到了極度恐怖的東西,嚇的魂兒都快沒了。

「李道長,鬼……好多鬼!」爬起來的村支書,脫口就驚呼了一句。同時把大門給關上了,還用門栓把大門給關死了。

這一切都是發生在電光火石間,村支書關好門之後,幾步就跑了過來,拉著我的手,不停的喘著粗氣,額頭上更是大汗淋漓。

那拉著我的手,更是瑟瑟發抖,咽了一口唾沫后,這才勉強能開口說話了,「李道長,外面好多鬼!」

「好多鬼?」我被他的話給弄糊塗了,眉頭一皺,問道:「村支書,別著急,慢慢說。別怕,我在這兒的!」

「嗯。」我這麼一安慰,村支書的臉色才緩和了不少,點點頭后,一口氣給說了出來,「李道長,剛才你叫我去村委會通知村民。可剛走到一半,我就看到十多個黑影朝我跑了過來。我當時以為是村民,等他們越來越近后,我就看到了他們的眼睛都是紅色的,而且個個都是呲牙咧嘴。我一看不對勁,就連忙跑了回來!」

村支書是憋著一口氣說出來的,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別怕,我在這兒!」

跟著我就走到了大門邊上,這大門做的是嚴絲合縫,連門縫也沒有,我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況。無奈之下,只得取下了門栓。

輕輕一用力,大門就發出了「嘎吱」的聲響。我沒有一口氣把大門給打開,而是打開了一條縫隙。縫隙一打開,我就從門縫裡看清楚了外面的情況。

這一看,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只見大門外面站著十來個人,不對,不應該說是人,而是屍體。最前面的,正是那兩個化生子。他們的個頭還要大一些,比我解決的那個要大。臉上和露出來的皮膚,都被一層燒焦的黑肉覆蓋著,唯獨那雙眼睛,漆黑的嚇人,連眼珠子都沒有!

他們腦袋兩邊的太陽穴,都被戳了一個大洞,正是那桃木枝刺穿的。而他們的身後,還站著十來個屍體!

最顯眼的,就是有幾個道士,他們都穿著道服,手裡還拽著桃木劍!其餘的,則是村裡的村民。這些村民都很年輕,而且都是身強力壯的。

他們的瞳孔已經變成了猩紅色的,脖子上的地方還有被咬過的牙齒印!他們已經被鬼氣入體了,慢慢的就會變成鬼奴!

就好像是瘟疫的源泉,所到之處,都會被吸血然後變成他們的鬼奴!

我都已經不敢往下想了,那兩個化生子的靈智極高,已經發現我在觀察他們了。也是咧嘴詭笑了起來,臉上也是一層燒焦的黑肉,咧嘴的時候,就看到他們的牙齒是血紅色的,不知道吸了多少人血才變成這樣的。

而他們那雙漆黑的眼睛,更是直勾勾的看著我。加上那臉上的詭笑,如同是在對我挑釁一樣。

「李道長,外面到底是什麼?」這時,程雨菲忽然走了過來,在我背後問了我一句。

我趕緊把大門給關上了,回頭看著她,一臉嚴肅的說道:「別過來,把村支書扶進去,關好門窗,不管發生了啥,千萬別出來!只要我在,你們就不會出事!」

程雨菲被我的表情給怔住了,延遲了一秒才反應過來。也沒有問我,小雞啄米的點了幾下頭,攙扶著村支書就回房間了。

聽到他們關門窗的聲音,我才深呼吸了一口,慢慢轉過身來,一把拉開了大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