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車剛從石橋村出來,快要行駛到高速公路上的時候,白靈突然指著路邊喊道「震,你快看那裡!」

  • Home
  • Blog
  • 車剛從石橋村出來,快要行駛到高速公路上的時候,白靈突然指著路邊喊道「震,你快看那裡!」

李震順著白靈指的方向看去,只見在路邊上有幾個小孩正在打架,不對,確切點說應該是幾個大孩子正在打兩個小孩子。

當李震看清楚被打的兩個孩子的時候,赫然發現那兩個小孩正是賣給自己異蟲的兩個小孩,於是連忙

了過去,然後快速度的走下車,沖著那些大小孩子道「幹什麼呢?都給我住手。」

聽到李震的喊聲,那群大孩子如同被驚下的鳥雀一般,頓時四處散去,李震眼疾手快,伸手就抓住了一個好象是領頭的大孩子,隨後李亮也快步拽住了一個。其他四五個則瞬間就跑得很遠李震他們鞭長莫及。

「我的錢,還我的錢!」被打的小男孩一見李震手裡抓的那個大孩子,頓時雙眼通紅的撲了上來,兩隻小拳頭如同打鼓一般打在大孩子的身上,不過小男孩人小力弱,打在大孩子的身上如同撓癢一般。

雖然不痛,但是大孩子好象被小男孩的瘋狂嚇到了,而且還有李震站在他的身手,抓著他的脖領子他感覺到害怕,頓時慌張的從口袋裡掏出了五十塊錢。

見到了錢,小男孩臉上頓時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就連嘴角和鼻子上流著的血都顧不得擦,歡快的跑到小女孩的面前說「妹妹,錢又回來了,我帶你去吃冰激凌!」

「哥哥!他們打你兒了?痛不痛?」小女孩抱著小男孩哭了起來。

「不痛,哥哥有錢了!妹妹不哭,哥哥帶你去買冰激凌吃!」小男孩小大人般的安慰著小女孩說。

「恩!」小孩子哭得快,笑得也快真的笑容渲染得李震的心情也好了起來。

「大哥!錢我已經給了他們,您就高抬貴手我當個屁放了吧!」可能是感覺到氣氛不像先前那麼緊張了,被李震抓在手裡的那個大孩子突然卑恭的說道。

「下再讓我看到你們欺負小孩子,我打斷你們的腿,滾吧!」李震看了一下小男孩也沒有多大事,而小女孩在小男孩的保護下是一點傷害都沒受,於是就鬆開了手。

看到李震放了手李亮也把抓在手裡的那個大孩子扔到了一邊,兩個大孩子得到自由之後刻連滾帶爬的跑掉了。

「震哥!發生什麼事情了?」看李震將車拐到這裡,楚雄他們也都跟了過來剛性子急,走得最快。

「沒事,碰到幾個小朋友打架!」李震笑著說道。

「小朋友?」趙剛惑的瞪大了眼睛,暗想,這震哥做事越來越讓人難以琢磨了。

「對!其實這次鬥蟋蟀咱們能贏還真多虧了這兩個小朋友呢,剛子,你來,看還認識他們嗎?」李震橫向移動了一下身體,正好可以讓趙剛看到他身後的那兩個小孩。

「哦,原來是他們!確實多虧他們了!」一看那兩個小孩,趙剛立刻認出了他們。

「剛子,怎麼回事?」這個時候楚雄他們也都走了過來。

趙剛也不隱瞞,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聽完趙剛的講述,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看向那兩個給他們帶來好運的小孩。

兩個小孩看到這麼多人一起看他們,頓時臉上出現一絲緊張之色,兄妹兩更是相互依偎在一起。

「不要怕!我們不是壞人!」白靈微笑的蹲在兩個小孩的面前和藹的說。

「我知道,大姐姐是好人,給我們錢,還有那個大哥哥也是好人!」白靈的殺傷力非常強悍,幾乎是老少通殺,所以小女孩一見到白靈,眼睛頓時就亮了起來。

「你們家的大人呢?」看到兩個小孩緊張的情緒得到緩解,李震也蹲到他們的面前詢問道。

「沒有,爸爸媽媽死了,爺爺也死了,就剩我和妹妹了!」說到家人的時候,小男孩的聲音有些哽咽,但是卻硬撐著沒有流下一滴眼淚。

「死了?」李震一驚,不會是自己隨便一出手就到兩個孤兒吧。

「恩!」小男孩傷感的點了點頭。

「那你們都怎麼生活?」白靈關切的問。

「要飯吃!」小男孩聲音非常低的說。

「恩,哥哥要的飯很好吃,有時候還能有肉呢!不過哥哥不捨得吃,都省給我了!」小女孩在一旁天真的說。

「你家在這附近嗎?」李震繼續問道。

「不是,在趙家溝!」小男孩回答到。

「你們幾歲了?」李震問過,白靈又問。

「我十二了,妹妹九歲!」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趙志揚,妹妹叫趙志韻!」

「你家……

李震與白靈一人一句,很快就把兩個小孩的情況摸了個一清二楚個孩子是趙家溝人,爸爸是煤礦工人,在一次井下事故中喪命。母親則捲走了所有的賠償款,只留下五歲的哥哥和三歲的妹妹,由他們的爺爺撫養。

當哥哥趙志揚十歲那年,爺爺也因勞累而故去,從此兄妹兩人成了無依無靠的孤兒,然後開始四處飄零。

了解了兩個小孩的辛酸史后,不光白靈泣不成聲,那些只知玩樂的太子衙內也都面現憐憫之色。

「震!你看們這麼小,就要獨自面對生活,流浪街頭,實在是太可憐了,不如咱們收養他們好不好!」白靈擦了擦眼淚,然後憐愛摸著小女孩趙志韻的頭髮和李震商量道。

「這樣好嗎?我看咱們不如把他們送到福利院去!」收養小孩可不是養小貓小狗那麼容易的事情,這其中要擔負的責任太多了,所以李震猶豫了一下說。

「福利院的環境根本就不利於孩子的成長,再說了就忍心看著他們如此可憐下去」白靈看著李震說。

「既然你決定了,那就這麼辦吧!」看著白靈期盼的目光,李震一咬牙就答應了下來。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心腸最好!」白靈頓時歡快的笑了起來。

兩年的流浪生活把趙志揚磨得非常懂事、成熟,而且還會察言觀色,所以在聽到李震打算收養他們的時候,趙志揚拉著妹妹一起撲通一下跪在了李震的面前。

其實要是換個人貿然提出要收養他們,趙志揚絕對會好好的想一想,不過李震先是送錢給他們,後來又幫他趕走欺負他的那些大孩子李震已經在他的心目中佔據了一定的

所以才會這麼爽快的答應了。

從趙志揚和趙志韻成了李震他們這個大家庭的一員起,白靈的笑容就一直在臉上掛著拉著趙志韻,也不嫌棄其滿身的污垢,親熱得交談著,而趙志揚則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好奇得打量著車裡的一切。

駕車上了高速之後李震就脫離了楚雄他們的車隊,向天寧市的方向行駛而去。

本來李震打算直接回天涯市過在收養了這兩小孩子之後,李震決定先回天寧一趟竟家裡多了兩個人,是需要和家庭最高首長做個彙報的。而且走的時候可以順路把李麗捎帶著,因為李麗馬上就要開學了。

不過在聽說要李震家,白靈立刻就扭捏起來,甚至眼睛里還有些膽怯的神色。

「不要怕,醜媳婦早晚是要公婆的!」看到白靈有些緊張,李震立刻開著玩笑說道。

「你才是醜婦呢?」 我和藍胖子的修仙之旅 白靈嗔怪道。

「不醜,丑,我家白靈可是天仙一般的人物!」李震調笑道。

「揚和韻韻都在,你說什麼糊話!」白靈被李震說的臉色頓時紅了起來。

「天仙都沒有靈兒姐姐漂亮!靈兒姐姐最漂亮的!」趙志揚小大人似的裝著沒聽見,不過趙志韻卻天真的接話道。

「呵呵,韻韻真乖。姐姐真沒白疼你!」白靈欣喜的一把將趙志韻摟在懷裡。

「小馬屁精!」李震笑罵道。

「震,你爸媽都喜歡什麼?」一陣說笑之後,白靈也不那麼緊張了。

「不用買東西的,只要你人往那裡一站,絕對就會把我老媽樂瘋了!」李震笑著說。

「你又貧嘴,我這是第一次去你家,不帶禮物怎麼能行!」白靈搖頭道。

「老爸喜歡喝兩杯,買兩瓶好酒就行,給老媽買一套化裝品吧!」李震想了一下說。

「好!」白靈乖巧的點了點頭。

李震將車停在了天寧市青雲超市的分店門口,他並沒有讓趙志揚兄妹倆下車,因為這兄妹兩人的裝扮確實不適合進到超市,所以只安排他們在車上等待。李亮也留下來陪著他們,免得他們害怕。

在超市裡,李震輕車熟路的挑選了兩瓶五糧液,白靈則拿著一套名牌化裝品然後又在童裝區,按照趙志揚兄妹倆的身材,從裡到外買了一遍,最後李震掏出銀行卡以及那張趙虎當初給他的可以在青雲超市半價消費的金卡,準備去付款。

「這個錢我花吧!」白靈攔住了李震說。

「咱們還用分得那麼清嗎?」李震好笑的說。

「當然了,咱們又沒有……!」說到這裡白靈臉色一紅,就再也說不下去了。

「沒有什麼?」李震故意笑問道。

「不理你了!」白靈一把將李震手裡的五糧液搶了過來,然後小跑著向收款的地方跑去。

「呵呵,用這個!」李震追了過去,然後把金卡遞了過去。

「我要用我自己的錢才能代表我的心意!」白靈看都沒看李震遞過來的東西,堅持己見的說。

「用這個可以半價優惠!」李震這次是強行將卡放進白靈手裡的。

「半價優惠?真的假的?」白靈驚奇的問。

「當然是真的了,你可能還不知道吧,這家超市是剛子家的產業!」李震小聲的說。

「趙剛?沒想到他們家居然這麼有錢!既然這樣,就不能便宜了他,我要打土豪」白靈笑著將自己的銀行卡和金卡一起遞了過去。

收銀員看到白靈遞過來了一張她從來沒有見過的貴賓卡,頓時有點不知所措,就準備呼喚超市經理。

「不用擔心,這卡是真的你們大老闆親手送給我的!不信你刷一下看看」看著收銀員惑的神情,李震笑著解釋說。

看著李震真摯的笑容,收銀員猶豫了一下,然後就把卡劃在讀卡器上,瞬間就聽到「嘟」的一聲響,減去一半的價格頓時出現的顯示屏幕上。

如此大的優惠幅度差點令收銀員叫起來,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完成這一次收費的,直到李震他們離開,她才猛然醒悟,連忙大呼小叫的將自己剛才所做的事情講述了起來至把超市的規矩都忘記了。

回到車裡,當白靈將買給趙志揚兄妹倆的東西交給他們的時候兩小頓時激動得熱淚迎框。

「都不要哭,咱們去青雲大酒店開間房,你們好好的洗洗,然後換上新衣服,好去見你們的乾爸乾媽!」李震認了這兩小為弟妹以李震的父母他們就得稱呼乾爸乾媽。

天寧的青雲大酒店李震已經不是第一次來了,而且他這輛藍色寶馬也早就所有服務人員所記住以當他的車剛一停下,就有一名服務人員跑了過來敬的給李震打開車門。

李震微笑的從車上下來,然後順手掏出一張百元鈔票遞給了給他開車門的服務員。

「謝謝李先生!」服務員大喜點著腦袋向李震道謝,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兩個如同乞丐一般的小孩從車裡鑽里出來,正好讓正點頭哈腰的服務員看得個真切,頓時就呆愣在了那裡。

「李先生您好,歡迎你來到青雲大酒店,天寧分店!」李震帶著白靈以及趙志揚兄妹倆剛一走進青雲大酒店,酒店經理就迎了上來,不過他的反應速度就很快,雖然也看到那兩個如同乞丐一般的小孩,但是在一愣之後就恢復了正常,這種能力,即使李震都不一定能做得到。

「給我開一間豪華套房,我們休息一下就走!」李震淡淡的說。

「是,我這就給您安排!」經理非常恭敬的說。

「操,這還是星級酒店嗎?居然連乞丐都能進!」就在李震準備往裡走的時候,突然旁邊傳來一個令人極其厭惡的聲音。

聲音的主人是一個頭髮染得五顏六色,一半長得都蓋到了下巴,一半短得離眉毛還有一段距離的小青年。

這個小青年好象獨眼龍一般,露著一個眼睛,

全是厭惡的光芒,而在他的旁邊還站著一個腦袋好+頭髮全都直了,如同刺球一樣的妖嬈少女。

「經理,你們這酒店怎麼回事,怎麼把社會上的地痞都放進來了!」李震也毫不客氣的反擊道。

「你說誰是地痞!」李震的話直接引起了「獨眼龍」青年的反彈步就來到李震的面前,指著李震的鼻子喊叫道。

李震抬手將對方的手撥拉到一邊,然後用冷得讓人心寒的聲音說「最煩別人指著我說話!」

「你……!你知道我是誰嗎?你居然敢這樣和我說話?你……啊的手……青年本來還想指李震,不過剛才李震撥拉他手那一下,看似輕描淡寫,但是卻如同鐵鎚一樣,讓他的手瞬間失去了知覺,居然抬不起來了。

「難道你就不能點新鮮的,為什麼每次反面角色出來都是這麼幾句話,我和你這麼說話怎麼了管你是誰呢!」李震冷冷的說。

「好,有種你別走!」對方隨意一甩手,就讓自己的手酸麻了半天,「獨眼龍」青年頓時就知道眼前的人不是自己一個人能對付的,於是抱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想法,擱下一句狠話之後,轉身憤恨的離開了。

就如同趕一隻蒼蠅似的,李震並沒有把那個「獨眼龍」青年放在心上,帶著白靈、李亮還有趙志揚兄妹倆進入到定好的房間里。

「靈兒給韻韻洗洗,亮子,你去幫揚揚」由於要的是套房,所以光衛生間就有三個,所以李震安排完之後,自己也鑽進了一個衛生間,沖洗了起來。

自進入到青雲大酒店,李亮就感覺眼睛好象不夠用似的,直到李震喊到他的名字,才把他驚醒忙應了一聲,拉著趙志揚進到衛生間。

李震洗完澡出來足足等了一個多小時,李亮才領著趙志揚慢慢的從衛生間里走出來。

「震哥! 領主與戰爭 這小傢伙長得還挺的!」一出來,李亮就笑著對李震說,並且像獻寶一樣,將趙志揚推到了李震的面前。

趙志揚長得非常清秀雖然長年營養不良導致身體瘦弱,臉色發黃是眼睛卻很有神,高挺的鼻樑配上非常有型的天然唇線然如同李亮所有的是個小帥哥。

又過了二十多分鐘,白靈也領著趙志韻走了出來看到趙志揚的時候,李震已經感覺到眼前一亮,同時心中暗想,哥哥的相貌不錯,那麼這妹妹應該也差不到那去。

現在猛然一看,頓時產生了一種驚艷的感覺,雖然趙志韻年齡還小,神態嬌憨幼稚,但是瓜子臉、雙眼皮、大眼睛,高鼻樑、櫻桃口、再加上雪白的肌膚,絕對是個美人坯子。

剛才在超市裡,李震也分別給自己、李亮還有白靈都買了一些新衣服,超市裡的服裝雖然不如專賣店裡的上檔次,但是卻也可以應急。所以五人煥然一新之後,稍微一休息,就從套房裡走了出來。

「就是他們!」不過令李震鬱悶的是,他們剛走到門口,就見先前離開的「獨眼龍」青年領著六七個人,手持棍棒沖了過來。

「啊!」看到一群人凶神惡煞的沖了過來,趙志韻嚇得直接躲在了李震的身後。而且李震怕白靈受到傷害,也將她順手帶到了自己的後面,白靈則把趙志揚也拉了過來。

對付這幾個人,李震還是很有把握的,不過就在李震準備大打出手的時候,突然從酒店的旁邊又衝出來十多個人,這些人同樣手持棍棒,面帶兇相。

新衝出來的人令李震感覺到事情有些嚴峻,如果說單獨對付這些人,李震一點也不擔心,但是現在他不光要照顧白靈,還要保護兩個小孩,這就令他有點放不開手腳的感覺。

「震哥!一會我衝過去攔住他們,你帶著嫂子還有他們兄妹兩趁亂快跑!」這個時候,李亮焦急的說。

「我不跑,我要幫大哥打架!」趙志揚從李震的身後站了出來,面無懼色的看著那些衝過來的人,兩隻小拳頭握得緊緊的。

「好象的,不過你們都給我老實的待在這裡,那些人交給我!」李震不打算在這裡等對方過來,他準備迎擊過去,這樣最起碼可以讓戰場離白靈他們遠點。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新的情況又出現了,「獨眼龍」青年他們居然滿臉驚恐的站在了原地,此時李震才發現出來的那十多個人的目標居然不是自己等人,而是「獨眼龍」青年他們。

后出現的人是「獨眼龍」青年他們一倍都多,所以戰鬥沒有任何懸念的在「獨眼龍」青年他們落荒而逃告終。

「震哥!我們是剛少的派來的!」后出現的人在打跑了「獨眼龍」青年他們后,又來到了李震的面前,然後在李震的戒備中說出了令李震大鬆一口氣的話。

「剛子是怎麼知道的?」李震長鬆了一口氣后,奇怪的問道。

「是這裡的經理通知剛少,說有人想對您不利,所有剛少就聯繫到我們,讓我們來幫你處理這件事情。

告別趙剛派來的,李震他們有驚無險的回到車裡雖然都嚇了一跳,但是李震卻看到了李亮尤其是趙志揚義氣的一面。

當來到李震家樓下的時候,看著那破舊的樓房,白靈眼裡透出惑的神色。這一情況看在李震眼裡,立刻微笑的解釋說「呵呵,是不是覺得我做別墅,卻讓爸媽住這麼破舊的樓,非常不孝。」

「沒有,我只是有點奇怪而已!」白靈搖頭說。

「這是老爸廠子里發的宿舍樓了幾十年了,住習慣了,不願意搬!」李震笑著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