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送走醫生后,秦瓊原本想離開海邊別墅的,卻被東方豪宇挽留了下來。

  • Home
  • Blog
  • 送走醫生后,秦瓊原本想離開海邊別墅的,卻被東方豪宇挽留了下來。

兩人推心置腹地聊了一會,然後都去秦菲的卧室守著。

雖然沒有明說,但彼此都知道是為了給秦菲避嫌。

半夜十分,秦菲再一次發了高燒,是東方豪宇給她擦得藥膏。

秦瓊從醫藥箱里找來了醫用棉簽,給秦菲沾了一些水放到了嘴唇上。

起初秦菲沒什麼反應,慢慢地嘴唇蠕動了一下,嚇得秦瓊險些將手中的水杯都掉在了地毯上。

億萬寵婚:套路嬌妻要趁早 東方豪宇看到這一細微的變化,笑著說:「瞧你那點出息,真心懷疑這段時間你是怎麼照顧我嫂子的?」

秦瓊被懟得啞口無言,只鬱悶地瞪了東方豪宇一眼。

東方豪宇也不客氣,直接將秦菲攙扶起來,讓她靠在他懷裡。

「水杯拿過來,看我的。」

秦瓊嘴角微抽,卻也聽話的將水杯遞過去。

秦菲先是沒反應,繼而慢慢地蠕動著嘴唇。

東方豪宇很有耐心地給秦菲餵了一些水,正想將秦菲放到床上躺好,卻被秦菲猛然抱住了手臂,「阿卿,你回來了?」

「嫂子,你先鬆手,我……」

「你個沒良心的,你怎麼能忍心拋下我跟孩子……你個混蛋,你死哪去了?」儘管秦菲在義憤填膺地罵著,但已經有晶瑩剔透的淚珠滑落臉頰。

這麼猝不及防的看到秦菲的脆弱,秦瓊突然覺得心酸,更是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憐惜湧上心頭。

東方豪宇越是想推開秦菲,但她越是緊緊拽著他不放,嘴巴里還碎碎罵著。

「看夠了嗎?看夠的話,還請你幫個忙,把我嫂子拽開。」

秦瓊瞬間回神,但也沒著急著動手,只幸災樂禍地看著:「剛才是誰嫌棄我愚笨,不懂得憐香惜玉的?」

「喂,你至於嗎?趕緊的,莫非你想看到我被自家嫂子撲倒嗎?你真不怕我哥回來找你算賬?」

如此說著,東方豪宇還不忘四處瞅了瞅,在確定沒有安裝什麼隱形攝像頭后才貌似鬆了一口氣。

秦瓊依舊冷眼旁觀,「我看你還挺享受的,哪好意思打擾……」

「閉嘴!你們兄弟倆果然都不靠譜,真搞不懂我哥怎麼會把我嫂子托福給你們?」

秦瓊無奈地聳肩,作勢要離開。

東方豪宇立馬陪著笑臉:「秦哥,別走啊!我跟你開個玩笑,你至於嗎?」

「飯可以胡吃,但這話可不能胡說,免得今後大家見面了尷尬。」

「OK,算我失言總可以了吧?趕緊的,趁著我嫂子還沒醒……」

這一夜,註定是個不同尋常的夜晚。

翌日,一輛紅色的法拉利停在東方玉卿的海邊別墅門口。

車窗搖下,一張嬌艷的笑臉突兀地映入到秦海的眼帘。

白倩倩裝作熟稔地跟秦海打招呼:「秦總,好久不見,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說實話,她有些分不清眼前出現的男人是秦瓊還是秦海?

不過稱呼為「秦總」,應該不會出錯。

毫不誇張地說,瞬間有股警覺、厭惡的情緒在秦海的心間擴散開來,隨即一張俊臉就毫無徵兆地冷沉了下來。

或者這個女人是把他當成秦瓊了,否則又怎麼會稱呼他為秦總?

想必她應該是聽說了東方玉卿的事情,可既然知道他不在,又為何跑來這裡?

莫非是想找秦菲的麻煩?

思及此,秦海的臉色變得更加精彩紛呈。

「這句話不應該是我來問你嗎?不請自來,很容易讓人懷疑是居心叵測!」

白倩倩臉頰上的笑容並沒有因為秦海的腹誹冷嘲熱諷而有所收斂,反倒擺出一副女主人的姿態。

「呵呵!秦總還真會開玩笑,我的未婚夫死了,我說什麼也不好假裝不知情,回頭再讓人戳我脊梁骨,罵我人情淡薄?」

秦海從白倩倩眼裡看到了顯而易見的貪婪和挑釁,他冷哼一聲,率先將車開向了海邊別墅的門崗。

眼看著秦海的車與她的法拉利擦肩而過,白倩倩也順勢踩了油門,「秦總,你等等我呀,人家可是頭一次過來呢。」

白倩倩心想,她既然敢在這種風口浪尖上踏足這裡,就沒有想過讓這裡的人心裡好受。

既然這個男人喜歡多管閑事就別怪連他一起算計。

從後視鏡看到白倩倩一副自來熟的神情,很是讓人反感。

秦海將握在方向盤上的一雙手緊握成拳,忍住心中的厭惡將車開過了門崗。

白倩倩有些忐忑地跟在後面,不知道前面的那個男人為何突然將車停了下來。

不過她很快就意識到了什麼,因為有眾多保鏢從值班室里跑出來,很快就將她的車圍堵得水泄不通。

白倩倩看擋在她前面的車已經走了,也懶得再偽裝下去,直接沖著窗外的保安吼道:「喂,你們幹嗎攔著我?你們知不知道我是誰?還不快點滾開!」

一個保安走上前,勸說白倩倩趕緊離開,否則他們將會報警處理。

白倩倩豈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剛才進去的那個男人,不管是秦瓊也好,是秦海也罷,看樣子跟秦菲的關係不錯。

白倩倩暗戳戳地想著,她今天只要能夠接觸到秦菲,那麼就可以利用這個男人讓秦菲身敗名裂。

東方玉卿不在,看秦菲該如何跟她斗? 「轟!」

對戰一人一魔突然在半空停下。

狼帝的刀斬在了方昊天左肩膀上。

看到這一幕,天地突然靜寂。

人族陣營的人幾乎都是一種條件反射的反應,每一個人的心瞬間沉入谷底。

以狼帝之能,這一刀雖然是砍在肩膀,但跟砍中要害沒什麼區別。

「不!」

焦鴻博突然狂吼,他飛撲而上,狀如瘋狂。

他原本因為方昊天神奇的聽力,知敵在先的能力而看重方昊天,覺得方昊天以後有可能會是人類對抗惡魔的最大依仗之人。

現在方昊天更是表現出來了驚人的實力,所以焦鴻博剛才笑意浮臉之時內心深處已經當方昊天是劍宗的一件奇寶。

可是現在這個宗門奇寶就要被毀,他如何不驚,如何不慌,如何不瘋狂?

而地龍山上的惡魔看到焦鴻博撲上,頓時有數個強大的惡魔也撲上攔截。

四周的人也是瞬間驚醒,然後個個瘋狂飛撲。

地龍山上的惡魔見此自然也是大量強者撲上。

一時之間,人類陣營和惡魔陣營都因為狼帝一刀斬在方昊天的左肩上而引發瘋狂,空中眼看就要發生驚天大混戰。

然而還沒等人類陣營的強者與惡魔陣營的強者在空中碰撞,一縷火光突然閃現。

火光並不刺眼,但出現的詭異。

下一瞬間,讓所有惡魔都驚恐和墜入深谷一幕出現了。

嗡!

那縷火光剛起,狼帝便被紫焰裹了起來,其凄厲的慘叫聲從紫焰團中傳出來,聽著都讓人驚心。

而方昊天則是渾身一震便從空中如隕石一般墜落。

砰!

大地震動,地面上土石飛濺。

「方昊天!殺!」

焦鴻博發出悲憤的吼聲,他不認為方昊天被狼帝砍了一刀還能活著。

但他知道此時不是悲痛停戰的時候,因為狼帝的情況似乎也是極為不妙,那紫色火焰應該也是方昊天的手段之一,是方昊天臨死之前給了狼帝的一記重擊。

殺殺殺!

焦鴻博滿腔悲憤,同時也是悔恨交織。

他後悔答應方昊天過來。

在他眼中,方昊天的價值比鍾天路這個槍宗的副宗主大多了,而且更重要的是方昊天是劍宗弟子啊!

鍾天路是無魔城的五大至強仙人之一沒錯,但他不是劍宗的人。

而方昊天既有知敵在先之能劍宗弟子,所以在焦鴻博的心中就是一百個一千個鍾天路都沒方昊天重要。

滿腔悲憤與悔恨化為了濃烈的殺心。

殺殺殺!

焦鴻博瘋狂揮劍,狀如瘋巔。

「原來他真的是劍宗弟子。」

地面上,正不顧傷勢而朝方昊天落地之處撲去的鐘天路確定了方昊天的身份。

但現在不管方昊天是哪一宗的弟子,對鍾天路來說這個年輕人就是他的救命大恩人。

他很清楚,沒有這個年輕人,他今天肯定是死在狼帝的刀下了。

而且剛才狼帝說了,方昊天就是為了救他才故意暴露藏身之地的,不然的話也不可能會有現在的生死未卜但人人都認為是凶多吉少的結果。

也就是說,方昊天就是為了救他鐘天路才死。

感激,自責,鍾天路此時的心情很複雜,他咬緊牙關,將速度催到了極致,他要第一時間趕到方昊天那裡去。

如果方昊天還活著,鍾天路將不惜一切代價救方昊天,哪怕付出他的生命。

如果方昊天死了,鍾天路也不會再讓任何人任何惡魔傷害到方昊天的屍體。

嗖嗖!

鍾天路剛才經過短暫的調息已有所恢復,速度快如閃電。

方昊天重創狼帝,惡魔陣營當然對他痛恨無比,就算死也要將他粉身碎骨,所以距離最近的十幾個惡魔強者確實也不顧一切的撲過去。

「給我去死!」

此時的鐘天路只有一個念頭,不管方昊天是生是死都不能再讓人受到傷害,所以他已經不顧自已的傷勢。

看到有惡魔撲上,當則一槍橫掃。

一槍橫掃,威能天崩地裂。

已經撲近方昊天砸出的那個大坑前的惡魔頓時露出驚色,下意識要退。

但這一槍是鍾天路悲憤之下的一擊,威力之強估計就連鍾天路都預想不到,這絕對是激發最大潛力的一擊。

轟隆!

長槍橫掃而過,沖得最近的三個惡魔強者身體直接炸裂。

「給我死!」

鍾天路嘴裡怒吼,站到了坑邊,長槍狂揮,或刺或劈或掃。

道道槍影連綿不絕,瘋狂席捲,那撲過來的十幾個惡魔全數在槍影之下毀滅。

「方昊天。」

鍾天路跳落坑裡,看到方昊天的身體竟然完好無損頓時燃起希望。

強寵舊愛:情挑腹黑總裁 「我死不了,幫我守護……」

方昊天發出虛弱的聲音。

「好,好,好!」

鍾天路激動了,他手稍微虛弱就幫方昊天坐起來,然後持槍傲立道:「你放心,只要我還活著,連一隻蒼蠅都別想落到你的身上。」

方昊天咧了咧嘴,大量的血頓時噴涌,趕緊拿出一枚丹藥強行塞進嘴裡和著血吞下,急急運氣調息。

在空中正瘋狂的向這邊殺過來的焦鴻博看到鍾天路站在坑底時就忍不住出聲吼問:「盟主,他怎麼樣?」

「沒死。」

鍾天路大聲吼。

他的吼聲暗含強大的能量,層層傳遞空間,這一片區域的人或魔都能聽得到。

「沒死。」

人族陣營頓時個個精神大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