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一回趙雄沒有任何的留手,先是朝著林仙攻擊,絲毫沒有任何的留手。

  • Home
  • Blog
  • 這一回趙雄沒有任何的留手,先是朝著林仙攻擊,絲毫沒有任何的留手。

「不好!」紀羽神色一變,立刻要將林仙拉開,然而,就在此時,林仙的表現卻是讓他目瞪口呆……

只見林仙手中拿出了一個奇怪的牌子,趙雄一看,臉色瞬間大變,硬生生的便將自己的攻勢給停止了下來。

「怎麼樣,這一下你還要給我出手嗎!」

林仙手中把玩著牌子,不久又將牌子收回,一臉冷笑的看向趙雄。

趙雄此時可是滿臉黑線,看待林仙之時卻又多了幾分驚懼,似乎對林仙很是敬畏。

「不……不敢!為何小姐不早點表明身份,那小的也不敢亂來了。」

「早點表明身份就沒有這麼多好玩的東西啦!」

林仙的回答卻讓趙雄臉色一變,顯然他很憤怒,但卻不敢造次。

紀羽一臉發怔的看著林仙,又看了看金三胖和笑天涯,這兩人卻是一副自然的樣子,顯然他們是知道林仙的身份了,不過他卻一臉糊塗的樣子……

這林仙,到底是什麼人……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大街之上熱鬧非常,尤其是紀羽他們所在的那間酒樓,自趙家的人進去之後便已經有許多的人圍了上來,他們多數是抱著看熱鬧的局面,沒有人會敢去惹一個山幽城的霸主。

至於紀羽,他們多數也只是抱著看熱鬧的心理在觀望著,沒有人會認為一個十幾歲的小子可以應付一個大家族龐然大物。

「啊!哦!額!」

此時,酒樓之中傳來一陣陣的呻吟聲,就算沒有看見,在外邊聽著也會全身雞皮疙瘩的。

「你們聽聽,趙家的人可真是夠狠啊,對付一個少年都下如此毒手。」

「哎!你們不知道,那少年手中有一個趙家非常想要的東西,這一次,可算是他倒霉了啊!不過你們說他能活下來嗎?」

圍觀的人紛紛議論道,那一陣陣的痛苦呻吟可是深深的烙印在了他們心底深處,每一聲都是如此的絕望,趙家究竟用了什麼手段在折磨人啊。

至於那少年能不能活……其實他們心裡多少也是有底的,難啊。

「快別猜測了,已經有人出來了!」

卿之我所意 「是趙家的侍衛,咦,他們怎麼……」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酒樓的大門,一個又一個的趙家的侍衛出來了,不過看他們的樣子卻像是見過了世界最可怕的東西一樣,兩兩互相攙扶的從大門走出,看他們的臉還是黑黝黝的一片。

這是怎麼了!一個如此,兩個如此,三個,四個,五個!接下來出來的趙家侍衛都是一個樣子,看上去似乎受了很重的傷似的。

「看什麼看!再看老子閹了你!快給我讓開!」

其中為首的侍衛趔趄著,一瘸一拐走出,看到這些圍觀的人群,頓時便氣不打一處來的罵道。

看他的樣子還滿臉後悔的樣子,每個人都是有些發愣,難道一向強硬的趙家……今個兒提到了鐵板子了?

「他媽的!早知道這小子這麼難對付,我就……我就!哎喲,疼死我了!」

後面出來的趙家的人都在口中嘀嘀咕咕,臉上充滿了無盡的後悔。

下面圍觀的百姓們都給他們讓出了一條大路,所有人都在兩側看著他們,這就更讓他們難堪了,甚至還想直接找一個洞給鑽進去算了。

昔日趙家的精兵,現在竟然就像是一群殘兵似的。

「皮皮~皮!」

忽然,人們抬頭一看,看到那酒樓的一個窗戶當中,一個黃色的小獸走到窗子邊大叫。

「媽呀!又來了!快跑!快跑!」

這一叫,讓得下面的士兵差點一個趔趄摔在地上,而後他們甚至一隻腿的蹦蹦跳跳的離開了,樣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圍觀的人一直在憋著笑意,甚至已經要流出眼淚來了。

皮皮在窗口咿咿呀呀的大叫著,似乎十分不滿意他們就這麼跑了,但最後又做出了一個非常人性化的剪刀手,一隻手又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在宣告自己的勝利。

紀羽哭笑不得的將小東西放回了肩上,隨後再次將目光彙集到了趙雄的身上。

這個趙家二少爺的侍衛,在沙漠見到他的時候還一副威風凜凜的樣子,但現在就像是乾癟了一樣,面對林仙,就一副老鼠見到貓的樣子。

「這一次的事情,你會做了吧!」林仙輕哼一聲,對趙雄說道。

「小的明白!小的這就去做!」

趙雄急忙拱手,十分恭敬的回答道,隨後便見他朝著樓下走去。

林仙滿意的拍了拍手掌,輕笑道:「搞掂咯,不用客氣!」

說完,她也手舞足蹈的跟著趙雄走了下去,就像一個得意的小姑娘似的。

這看的紀羽都是一怔一怔的,其實到現在他還不清楚究竟是什麼情況,一場正要發生的大戰,怎麼就這樣結束了……

這林仙,究竟是什麼人……

「咳!你別想了,有仙姐,沒麻煩,在山幽城你絕對可以橫著走,放心吧!」胖子拍了拍紀羽的肩膀,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那仙姐到底是什麼來頭?」

「佛曰……不可說,不可說!」

胖子輕笑一聲,紀羽也懶得搭理他,直接便跟笑天涯一起朝著樓下走去。

「哎!誒!喂!我的衣服,給我一套衣服啊!」此時,胖子似乎想起了什麼,感覺自己的屁股涼颼颼的……頓時反應了過來。

「佛曰,不可穿,不可穿!」遠處,傳來一個這樣的聲音。

「我&*t&%%*」胖子。

大街之上的人已經是越來越多了,圍在酒樓的人越來越多,趙家的人竟然會以這種姿態出來,這讓他們感覺十分的不可思議。

「難不成是那個少年真的這麼厲害……連趙家都不能奈何他?」

「不會吧,那他究竟是什麼來頭……」

「快看!趙雄出來了,很快我們就知道了,咦!他身後還跟著那個少年!」

所有人都神情古怪的看著這一幕,趙雄的身後跟著紀羽,但看趙雄的神情,卻沒有一絲絲勝利者的姿態,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走到酒樓大門口,趙雄神色變了幾變,最後嘆了口氣,朝著身後的幾個侍衛道:「來呀,將人給我帶上來!」

隨後便見一共十幾人被幾個侍衛押了上來,被按跪在紀羽的面前,這讓所有人都是一陣吃驚,這……不是找紀羽要債的人嗎?現在是什麼回事!

紀羽神色不變,只是隨意掃了一下這群人,他們都是之前冒充方家的人來誣陷他的那一群人。

領主變國王 現場一片寂靜,所有人都期待著,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此時站在紀羽一旁的林仙一臉得意的樣子,還裝出一副高深莫測,一隻手捂著嘴輕咳一聲,低聲呵斥道:「趙雄,還不宣判!」

「是!小的,這就宣判!」趙雄一點也不敢猶豫,立刻便恭敬的拱手道。

這可讓圍觀的人一陣嘩然了,這漂亮的女子究竟是什麼來頭,竟然連趙家二少爺的侍衛趙雄都這麼服服帖帖的聽她的話。

這麼一來,林仙就更是一副飄飄然的樣子,笑得非常的甜美。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便見那趙雄一副正經的走到眾人面前,開口便嚴肅的道:「咳!諸位請安靜,在這裡趙某人要為紀羽兄弟澄清一件事!」

趙雄不愧是戰士七階的強者,聲音中伴隨著強大的一種威懾力,讓所有正在討論的人都開始閉起了嘴巴,等待著他接下來的話。

「這一次這幾個刁民竟然冒充紀羽兄弟的恩人方老爺的人,來向紀羽兄弟敲詐勒索,在下一時……一時糊塗!被其矇騙,才發生了今天這樣的荒唐事,好在這一位林仙小姐明察秋毫,識破這幾個刁民的惡行,才使得我趙家不至於犯下大錯!」

趙雄的聲音非常的大,幾乎可以從街頭傳到結尾,尤其是說到林仙的名字的時候,還加重了口氣,搞得一邊的林仙還真的是飄飄欲仙的樣子,對這個說法似乎十分受用。

紀羽一陣無語,這就是林仙的方法……先讓趙雄認錯,然後再讓眾人知道是她發現問題的,這不但保住了紀羽,也多少保住了一些趙家的面子。

名門教授抱緊我 他心裡自然非常明白,這什麼刁民,其實暗箱操作的人,到底還是趙家的人而已,只不過現在他的實力不夠,而且還是在依靠林仙的影響才能解決這個麻煩,他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有點頭默認了,不過趙家,也就此進入了他的黑名單。

果不其然,趙雄的話猶如一顆重磅炸彈,一下子便在人群當中引爆了,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趙家,竟然會服軟?

不過他們沒有人敢在趙雄的面前大談特談,不然以後一定會遭來趙家的報復的,但心裡卻莫名的驚訝,更多人是非常的爽快。

趙家在這山幽城向來都是橫行霸道的,一向都是說一不二,口中說出來的就是理,他們沒有想到,這一次他們竟然會甘願吃這個啞巴虧。

這不禁讓更多的人懷疑,許多人的目光都投到了林仙的身上,他們沒有一個不想知道的,這漂亮的少女究竟是什麼來頭,竟然連趙家都要對她這麼客客氣氣的?

「好了好了!既然……趙雄已經將這件事澄清了,那大家也應該明白了吧,小獸是小羽子的,他們才是壞蛋,惡人。」林仙此時滿臉笑容的站出來,拍了拍掌笑道。

小羽子……這個稱呼差點讓紀羽一個趔趄,自己什麼時候多了這麼一個彆扭的名字了……他看了看林仙,那少女還在朝著自己得意的笑了笑,這不禁讓他無語……這女子,還真是夠古靈精怪的啊。

「來啊!將這些刁民給我押回去好好審問!」此時,趙雄也下令道,隨後他便轉身恭敬的朝著林仙鞠躬道:「林小姐,如果沒有什麼事,在下就先告退了!」

「好了好了,沒你的事了,你先走吧,有時間我會到你那拜訪的!」

林仙揮了揮手,無所謂的道。

趙雄帶著一幫人離開了,而且是十分匆忙的樣子,似乎一刻都不願意留在這裡。

眾人一片嘩然,議論紛紛,最後也慢慢散去,今天發生的事情,太不可思議了,那女子的身份,在不久之後便成了山幽城未解之謎……

「嘿嘿,小羽子,既然事情已經解決了,那姐就先走了哦,有什麼事找金三胖,他會找到我的!別忘了,兩個月之後哦!」林仙拍了拍紀羽的肩膀,隨後大搖大擺的離開了。

笑天涯同樣也對自己點了點頭,酷酷的離開了。

紀羽左看右看,最後嘆了口氣,也同樣走出了酒樓。

「喂!你們,你們都別走啊!給我一件衣服啊!」酒樓當中,傳出一陣痛苦的呻吟……

大街之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紀羽行走在期間,片刻之後,他又停下了腳步,轉到了一個比較少人的巷子當中。

「跟了我這麼久,你也該出來了吧!」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紀羽眉頭微微一皺,從酒樓離開之後他本來是想要看看趙家的人有沒有在暗地裡再找他麻煩的,最後確實是發現沒有。

趙家的人似乎真的放棄了,沒有再跟在他後邊,這也讓他感嘆,林仙到底是什麼人,有著什麼身份,連趙家都這麼畏懼。

不過正當他鬆了口氣的時候,忽然便發現還有一個人在他身後鬼鬼祟祟的跟著他,那人實力不強,所以他也並不擔心會有什麼危險。

小巷當中,沒有任何的人煙,紀羽的聲音傳的非常開,他確定,那個人肯定聽得見,然而卻依舊沒有誰再出來。

「嗯~」紀神色微微一變,隨後以意念攻擊的力量再次喝道:「再鬼鬼祟祟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意念之力的攻擊,就算是同階強者在不防範的情況下都會痛苦的頭痛欲裂,躲在暗處的人並不強,肯定難以承受。

果不其然,不多時,便有一個身影呻吟著走了出來,那是一個少年,看上去甚至比他還小,大約恐怕只有十三四歲,十分的瘦小,似乎很久沒有吃過東西了一樣,衣著亦是破破爛爛的。

「別!別叫了,我……我出來,我這就出來!」

只見那少年一手捂著腦袋,一邊痛苦的對紀羽叫道。

紀羽收起意念的力量,打量起那名少年來了,少年的實力並不強,只有煉體三階,臉色也很是蒼白,似乎很久沒有吃過東西了一樣。

「你跟著我幹什麼?」紀羽面不改色的問道。

眼前的人看上去雖然挺是可憐,不過他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同情心泛濫,必須要先了解一下,否則什麼時候再次跌入別人的陷阱都不知道,趙家這一次的教訓,他可是記得十分清楚了。

紀羽的意念之力一收,那少年頓時便如釋重負,猶豫片刻便跑到了紀羽的身邊,化成了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嘿嘿,這位大哥,我,我的名字叫李解!今年十三歲!剛剛看到你威風凜凜對付趙家的人,小弟我對你的仰慕瞬間便猶如滔滔江水啊……」

「說重點!」

紀羽這就鬱悶了,剛剛威風凜凜的,怎麼看都是林仙吧……而且這小子似乎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惡意,只不過拍馬屁的功夫實在是太厲害了。

「我肚子餓了……」此時,少年李解摸著肚子,喃喃道,伴隨而來的是肚子中傳來的咕咕聲。

「……」紀羽。

大街之上的一間飯館當中……

紀羽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那名叫李解的少年,還有……旁邊那疊起來高達一米的空碗,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麼。

而其他桌的客人也同樣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甚至於路邊趕路的人也面帶不可思議的神色。

「我說……你吃這麼多,你那什麼肚子啊……」

「小二,再來一碗大碗面!」

紀羽還沒說完,李解一拋手上的空碗,那一米的高度再次增加了。

「額……額……好……好的,您等下~」那小兒獃獃的看著這一幕,久久不知該說些什麼。

而紀羽,差點就一個趔趄就摔在了地上,這少年到底多久沒有吃過東西了,竟然……這麼能吃!

在他肩膀上,皮皮也差一點掉了下來,小傢伙目瞪口呆的看著李解,又看了看自己的小肚子,頓時做出了一個痛苦的表情。

惡少,你輕點 不過紀羽並不擔心自己不夠金幣,現在身上也有十數萬的金幣,絕對是夠揮霍的了,在這裡吃一碗面也不過一二十個銅幣而已,不過他實在是吃驚,眼前這少年,那是什麼肚啊。

原本他也是有些吃驚,這李解怎麼會找上他,不過一看到李解的樣子,他便想起了當初在宋家過的那種豬狗不如的日子,他頓時便心軟了,這少年跟他的遭遇非常的相似。

又過了大約一刻鐘的時間,那一米高的碗已經到了一點五米的高度了,皮皮站在紀羽的肩膀上,兩隻小手在逐個的點碗的數量,最後發現自己的小爪都不夠用了……

最後這少年才滿足的拍了拍自己的肚腩:「老闆!結賬!我老大買單!」

「客官總共五十金幣,謝謝。」

紀羽隨意掏出了五十個金幣,直到走到大街之上,他還忘不了那小二的樣子,目瞪口呆,還有一陣如釋重負的感覺,當他以意念之力掃視之後才發現,他們店裡的面似乎也快要沒了,大概最多還有兩碗……

這小子……他看了看此時一臉幸福滿足的李解,就有一些無語,不過也不至於惱怒,他十分明白那種受餓的日子。

而後,紀羽又到了衣服店裡給少年李解買了兩套衣服,最後再給了一千個金幣給他:「好了吧,現在你也吃飽了,衣服應該也夠穿了,這一千金幣給你也夠你維持一段生計了,你就自己尋一份工作養活自己吧。」

他自認做到這個份上已經是仁至義盡了,他不可能再將這個少年帶在自己的身邊,畢竟天下可憐人比比皆是,他總不可能見一個就收一個吧,要解決這些問題,到頭來還是要靠他們自己的,更何況現在他可是有什麼外患,帶李解在身邊會十分的危險,自己都難以自保,哪裡能再保護一個人。

最後他決定離開,但當他走了幾步之後,卻發現少年李解並沒有就此離開,反而是紀羽在他身後跟著自己,完全沒有離開的意思。

「怎麼?難道給你這麼多還不滿足?」

紀羽眉頭微微一皺,雖然說李解可憐,但他不是開慈善堂的,見李解還在跟著自己,心中多少也生出了一些不滿。

然而,接下來李解的表現卻讓他吃了一驚。

只見李解竟然忽然跪了下來,兩眼淚汪汪的看著紀羽便道:「老大!求你收下我吧!我做你小弟,你讓我做什麼都成,求你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