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一年結界塔雖然說是一個塔,其實是一個巨大的空間,便是將法則風暴牢牢地禁錮在其中。

  • Home
  • Blog
  • 這一年結界塔雖然說是一個塔,其實是一個巨大的空間,便是將法則風暴牢牢地禁錮在其中。

那法則風暴不斷地肆虐之下,彷彿這個空間無邊無際,但實際上它是有邊界,不過這一念結界塔的最深處,存留著幾位天尊交手的餘威,捲入其中的唯一後果就是死無全屍。

當然,那已經是十萬里的深處了,以十三宮這年輕一輩的武者們,並不可能到達如此深度。

數千武者,魚貫進入這一念結界塔……

剛剛進入這一念結界塔,眾人頓時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法則之力撲面而來!

「這法則之力,蘊藏了許多種不同的法則!」

羅征抬頭凝視著前方,眼前的法則便是形成了一團劇烈的風暴,幾乎覆蓋了一念結界塔的每一個角落。

即便是剛剛進入這塔中,眾人也感覺到強大的威勢,不少人紛紛運轉護體真元,將自己保護起來……

只有少數人沒有啟用護體真元,例如雲渺天宮的薛木陽,艾安心,還有其他十二天宮中那幾位頂尖的超級天才。

至於羅征……他也沒有啟用護體真元,並非是他不想,因為他並沒有真元,而混沌之氣雖然與真元的特性很像,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視之為真元的加強版,但終究不像真元那般均勻的平鋪出去。

或者說,羅征並沒有掌握這種方法。

這十三宮的武者,乃是從諸多大界之中收羅而來,放在任何一個十品聖地之中,也是核心一般的存在,眼下自然是存了比拼的心思。

看到薛木陽,艾安心等武者沒有開啟護體真元,便是輕鬆適應了這法則風暴,眾人心中自然是服氣了。

可是看到羅征這生死境五重的傢伙,竟然也沒有展開護體真元,一個個眼中便是流露出不屑之色。

「現在硬撐著吧,一會兒撐不過百里路,那才是丟人!」

「嘿嘿,哪裡都不缺打腫臉充胖子的傢伙……」

這一年結界塔並不是比拼速度,眾人進入其中之後,或快或慢,便是朝著深處開始挺近。

一開始人還是十分集中,但是漸漸地這幾千人就形成了一條長龍,整個隊伍變得分散起來。

那法則風暴不斷地咆哮著,偶爾會有幾道火系法則凝結在一起,行成一個拳頭大小的火焰,便是驟然打在羅征的身上,傳來一陣火辣辣的感覺。

或者是幾道風系法則相互碰撞之下,形成幾道細小的風刃席捲過來……

羅征的速度並不快,他目光淡然,卻是悄然打量著這個充滿了各種各樣法則的世界。

這些法則之力,並沒有相互融合,它們只是被打碎之後相互之間交織在一起!

就在這時候,羅征注意到側面,有幾道時間法則凝集在了一起,變成了一個小球朝著自己飛射而來。

他伸手輕輕一戳那個小球,手指在鑽入那小球的時間,速度便是驟然慢了下來,不過羅征默默地運轉時間法則之後,便是抵消了這時間法則的時間限制,那個小球也是宛若肥皂泡一般碎裂。

「這些法則糾纏在一起,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羅征進入這結界塔后,便是有些心不在焉,就是源自於這種熟悉。

只是想了半天,他並沒有想出這種熟悉感來自於何方……

艾安心早已經衝到了隊伍的前方了,而羅征現在則落在了整個隊伍的尾巴之上,後面還有一些武者紛紛加快了速度,超越了羅征。

路過羅征的時候,那些武者臉上都流露出詫異之色。

「這傢伙並沒有動用真元護體,在這法則風暴之中行進的十分艱難,到底想幹什麼?」不少人心中便是如此想道。

羅征自然不會理會旁人的目光,他依舊保持著自己的速度,勻速前進。

到了這個修為的武者,飛行的速度已經是極快了,若是沒有法則風暴,這上千里的距離對於他們來說,恐怕也不過三炷香的時間。

但是越是到後面,法則風暴就越恐怖,速度自然也會大大的減慢了。

一念結界塔外,一個古建築的天台之上,諸多天宮的宮主,副宮主們圍坐在一個大圓桌之上,而那布衣老者則是正坐在圓桌的中央,他們卻是淡淡的注視著塔內發生的一舉一動。

「有幾個小傢伙,已經開始加速了,嘿嘿,」那布衣老者淡淡的笑著。

一位宮主卻是淡淡的笑道:「沖在最前面的,好像是我寒武天宮的方曉冰!嘿嘿,看樣子一千里的角逐,會是方曉冰拔得頭籌了!」

「什麼頭籌不頭籌,又不是比拼速度,誰能夠堅持到最遠的距離,才能夠笑到最後!」另外一位宮主則是反駁道。

那布衣老者則是淡淡的笑了笑,則說道:「這一次薪火傳承,我最看好的那個女孩兒!」

說完,他便是遙遙一指,諸多宮主的目光便是落在了艾安心的身上……

「雲渺天宮的?」

「這女子好像叫做艾安心吧?」

「的確是有潛力,不過現在下這個結論,有些為時尚早了……」

那艾安心的確是十分出色,但其他十二天宮之中的同樣也有一些超級天才,他們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被打敗的。

布衣老者卻是堅定的搖搖頭,「你們知道,老朽看人一向很准!這艾安心太優秀了,優秀的程度,遠遠超出一般意義上的天才!」

聽到這話,其他宮主臉色都有些不好看,畢竟十三天宮一向是並駕齊驅的存在,每次薪火傳承之間的比拼,或許是互有勝負,但是差距並不大。

「這艾安心是肖道來收的徒弟,擁有大世之爭的命格,這般出色也並不奇怪了,其實,嚴格來說,她並不算是雲渺天宮的武者!應該是肖道來臨時起意,讓她參加薪火傳承的!」一位宮主淡淡的說道。

「原來如此……」

「這大世之爭的命格,氣運滔天,一般的天才的確是難以抗衡……」

其他的宮主聽到這番話,心中也是微微鬆了一口氣,這樣一說,他們的心裡倒是平衡了一些。

雲落也是淡淡的點點頭,「對,艾安心並非我雲渺天宮的武者。」

她並沒有將希望寄托在艾安心身上,這番回答也是十分坦然。

就在這時候,那布衣老者卻是又用手一指,卻是笑道:「這小子,竟然又是最後一個!」

眾人的目光便是一掃,卻是發現掉在尾巴上的羅征。

眼下數千位武者形成一字長龍,在法則風暴之中前進,唯獨羅征落在了最後面,也就是收尾的那個人,自然也是引起的關注。

幾位宮主也是笑了,這小子是最後一位遲來的武者,眼下在一念封印塔中,也成了最後一人,的確讓人感覺到怪異。

其中幾位宮主甚至還將目光瞥向雲落,目光之中隱隱有些譏誚之色。

「這小子竟然不用真元護體?」

「倒真是有趣,卻不知是什麼原因,而且他還前進的如此之慢!」

雲落的目光依舊淡然,她相信羅征的實力,只是有些好奇,羅征這傢伙在思考著什麼?

羅征依舊有條不紊,保持著自己的速度前進,這些法則碎片凌亂無比,根本無法領悟,他當然不會在這裡領悟本源法則。

而這時候……

行走在最前面的數十位武者,已經前進到了八百里的距離,他們開始向一千里衝刺!

第一名達到者,固然沒有什麼獎勵,但是布衣老者會宣讀前十名衝過一千里的人名,也是為自己所在的天宮爭取一份榮譽。

艾安心自然不會為雲渺天宮爭取什麼榮譽,但她性子驕傲,又怎麼肯落後於人?

她便是以極快的速度,頂著法則風暴一路衝刺,她現在的名次便是排列在第三位,而她要爭取的只有第一…… 這四千多人形成的長龍,大抵可以分為三個梯隊。

第一個梯隊的武者,只有二十多人,這時候他們已經進入八百里的區域。

這個區域的法則風暴雖然強大了許多,但是對於這些超級天才們來說,尚且形成不了太大的壓力。

所以他們眼下爭先恐後,就是為了比拼速度,也是因為如此,他們這些人在進入一念封印塔后,便是一路朝著一千里路飛奔而去……

現在位列第一的是黯然天宮的一位李姓武者,這李姓武者全身環繞著一片深黑色的領域,凡是靠近他的法則碎片,直接就被那深黑色的領域所吞噬,他便是利用這種手段飛速前進,那空間風暴中的法則碎片,對他根本造不成任何阻擾,反而在吞噬之後形成他前進的動力。

而位列第二的則是薛木陽,這薛木陽的確算是飛升者中的頂尖存在,在這法則風暴中前進並沒有任何投機取巧,而是依靠著自己的實力,盯著法則風暴前進,速度也是極快。

「已經九百里了……」她喃喃的自言自語道,「還有一百里,」說到這裡,她臉上驟然流露出一道微笑,原本急速前進的身形驟然停在了原地。

這第一梯隊的二十多位武者相互之間的距離拉得並不開,彼此之間也只有一兩里路的差距,而大家也是將自身的速度催動到了極致!

所以當艾安心驟然停下來后,第一梯隊的武者們便是瞬間超越了艾安心!

眨眼之間,艾安心便從第三名掉到了第一梯隊的末尾了。

超越艾安心的那些武者們,臉上也是流露出怪異之色,不知道這女子為何忽然之間停下來。

但是艾安心只是停留了數十個呼吸的時間,只見她的皓腕輕輕一揮,一道道青色光芒自她的背後綻放出來,那些光芒不算的折射之下,最終形成了兩道散發著青色光輝的翼!

隨後那雙翼輕輕一拍之下,她整個人便是靈動的向前方爆射而去。

「嗖……」

這般速度之下,艾安心的身軀和那雙翼,便是拉出了一道長長的拖影!

那李姓武者臉上這時候滿臉都是興奮之色,他現在已經前進了九百五十里路,只有五十里路就能夠破一千了。

他並不在乎一千里的獎勵,滅劫丹而已,這個獎勵所有的人都能拿到,不過他所在的黯然天宮私底下卻是許諾過,若是能夠拿到一千里的第一名,則額外獎勵一把一品神器!

他要幫助黯然天宮收穫這份榮耀!

而這份榮耀,眼前便是唾手可得,似乎來的太容易了一些……

不過就在他急速突進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一道呼呼的風聲,眼前便是有一道影子飛速略過,他的雙眼頓時一花。

「咦?剛剛那是什麼……」

這李姓武者並沒有看清楚艾安心的身影,畢竟這法則風暴肆虐之下,大家的視野都被壓縮在極小的範圍內,他以為剛剛的動靜,是一道風暴產生的。

而幾個呼吸之後,眾人便是聽到了布衣老者的聲音。

「第一位衝刺一千里的武者,乃是雲渺天宮的艾安心!」

聽到這話,李姓武者頓時一愣,滿臉都是不可思議之色,「這,這……怎麼回事。」

至於這一念封印塔外,那布衣老者和諸多宮主,盯著艾安心背後的那對翅膀,他們的眼中同樣也是驚愕無比。

「那是靈動青風翼!」

「這女孩兒在生死境就掌控了這對雙翼……」

「靈動青風翼,不是要在丹田內培育青風靈的暗胎么!她才是生死境,沒有開神海,如何在體內培育?」

靈動青風翼,這並非人類能夠擁有的東西,是取自於風暴之中的一種特殊生物,青風靈的能力!

擁有此翼者,可以瞬息之間敖翔千里……

可是這青風靈原本就不是普通的生物,武者也不可能繼承,或者獲得它們的血脈!

不過為了變得更強,更快,每一位武者都會絞盡腦汁,最終還是有人想出了一個辦法,便是抓捕青風靈的暗胎,想辦法置入丹田之中,通過真元培育,孵化,逐步掌控……

這種手段極為危險,成本也是極高,而且稍微有差池,丹田也會被暗胎所累,便是會成為一個廢人!

在寰宇之中能夠抓不到青風靈暗胎的武者,原本就是極少數,而將之成功培育出來的武者就更少了,即便是成功,也至少是神極境強者,或者更高的境界。

朕被心尖寵厭惡了 他們就是想不通,這艾安心怎麼在生死境九重,就獲得了這靈動青風翼?

艾安心衝過了一千里的距離之後,便是懸停在那裡,返身望過去,她已經將所有人都遠遠甩在後面,臉上則流露出淡淡的索然之色。

「太沒有挑戰了,不知道羅征現在排在第幾位?那傢伙肯定不會爭這個第一了……」即便是獲得了第一千里的第一名,艾安心也沒有放鬆警惕,她的預感一向容易驗應,她與羅征之間的競爭還在後面!

四百里處,羅征依舊是不疾不徐的向前飛行,當他聽到布衣老者的聲音后,臉上便是流露出莞爾之色。

第一個梯隊已經跨越了一千里的範疇,第二個梯隊的武者們,則集中在七八里到八百里這個階段,而第三個階梯則是五百里到六百里這個階段……

羅征現在的便是連第三階梯的尾巴都攆不上了。

「想不通,就先不要想了……」羅征忽然搖搖頭,將腦海之中的思緒排空,便是也是將速度提升了幾分。

這前一千里中的法則風暴的強度,並沒有太大的起伏。

未經允許,私自愛你 大約兩柱香的時間后,羅征終於跨越了一千里。

這個時候,三個梯隊所有的武者也都跨越了這個階段,他依舊處於最後一個。

當羅征突破了一千里的範圍后,便是感覺到那法則風暴似乎更加強大了……

「這法則風暴,應該也是一個圓形,而現在我們應該朝著中心挺近,」這讓羅征想起了暴亂星海上的風暴。

只是暴亂星海上空的風暴,只是單純由風系法則構成的風暴,並非是眼前紛亂的法則之力,不過這法則風暴雖然強大了幾分,對羅征依舊沒有太大的壓力!

一念封印塔外,布衣老者卻是淡淡的說道:「三千里,便是一個坎,在三千里的這個距離,應該就會淘汰掉不少小傢伙了!」

旁邊的一位宮主點點頭,「過了一千里后,某些法則之力凝結起來,形成的法則之靈的實力不弱,就看這些小傢伙如何應對了。」

「那個最後的小傢伙呢?還在最後么?」一位宮主哈哈笑道。

「是了,話說這小傢伙還真是有些奇特,這都破了一千里了,他竟然還沒有動用真元護體,難道他打算一直不用真元護體?」另一位宮主淡笑道。

其實這些宮主們,也發現了羅征有些特別。

當然,這特別並不是一種誇讚,而是覺得羅征有些奇怪而已……

他們各自的心思,還是關注著自己宮中的武者,一千里的第一名,已經被艾安心所奪走了,眼下就到了比拼耐力的時候,誰能夠在這法則風暴之中行進的更遠?

茫茫無垠的法則風暴之中,諸多天才武者們,這時候一路艱難前行,除了第一梯隊的武者們,第二梯隊的許多武者速度都放慢了許多。

在那風暴團中,時不時就會鑽出一道極為強悍的火靈,朝著武者吞噬而去。

也有可能迸射出一道黑色的風刃……

這些危險,已經足以致命了,大家不得不小心。 眾人的速度慢下來,而羅征卻一直保持著均勻平穩的速度,他卻是緩緩的跟上了大部隊了。

沒多久,他終於超越了一位武者,緊接著是第二位,第三位,第四位……

最後面的這些武者,大概是因為實力不濟,速度自然上不來,有些武者面對著凌厲的法則風暴,更是有了放棄的打算。

畢竟每個人的目標都不同,有些武者自知自己的實力有限,拿到一枚滅劫丹便已經心滿意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