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一拳非比尋常,疊加了范浪跟龍祖兩者之間的力量,尤其是龍祖方面佔大頭,達到了上位神的水準,還附帶了一些陰人用的負面效果。

  • Home
  • Blog
  • 這一拳非比尋常,疊加了范浪跟龍祖兩者之間的力量,尤其是龍祖方面佔大頭,達到了上位神的水準,還附帶了一些陰人用的負面效果。

就聽一聲轟隆巨響,公冶黑龍結結實實的中了一拳,半張臉都被打爛了,整個人飛了出去,連續撞碎了許多面牆壁,一直從修鍊室撞到了露天的半空中。

「手感真他娘的贊!」

范浪暗爽不已,同時全面接收龍祖的力量,激發了龍神血脈,體表迅速蔓延出龍鱗組成的盔甲,身後還延伸出了一雙新的龍爪跟尾巴。

因為龍祖的影響,他的龍神形態發生了變化,與平時有所不同,整體外觀看上去有點類似半人馬,變成了雙手四腿。

前所未有的力量在他的體內呼嘯,每一寸血肉都在爆炸,彷彿一口呼吸就能吹飛一顆星辰。再配合作弊之後的翻倍加成,提升幅度就更加恐怖了。

龍祖感受到了有另外一股不屬於自己的力量在幫助范浪,這股力量強大而又神秘,讓他生出忌憚之心。

「這個小猴子體內一定藏著什麼大秘密,再弄清楚這個之前,不能輕舉妄動,還是先跟他維持這種合作關係比較好。跟他聯手,未嘗不是一個機會。早晚有一天,我要完全復活,變成原來那個叱吒風雲的龍祖,甚至比以前更強!」

龍祖心中打著自己的小算盤。

「吼!!!」

范浪長嘯一聲,四爪凌空怒踏,撕破了空間,瞬移到了公冶黑龍的上方,運轉力量展開追擊,揮爪怒踏下去。

「范浪!你竟敢傷我!」公冶黑龍此時才反應過來,湧現無盡的狂怒。

他是誰?

他可是黑龍會的會長,數萬的院生都要聽他的號令,身份何等之高,可謂手眼通天。就連院長都要給他三分薄面,對黑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一個小小的下位神新生,竟然敢出手傷他,簡直就是蚍蜉撼樹,自尋死路!

怒火引爆了公冶黑龍的魔龍血脈,這是一種集合了魔族與龍族兩種力量的強大血脈,為了培養這個血脈,他吞噬吸收了許許多多的魔族與龍族,鑄就了偉岸的神軀,達到了超凡入聖的境界。

剎那之間,公冶黑龍整個人都變了,身上多出了一套魔氣森森的黑色龍鱗盔甲,還張開了一雙極其巨大的龍翼。

這是龍神血脈與魔龍血脈的強強對決!

轟!!!

雙方的攻擊碰撞在了一起,好似天塌地陷,乾坤倒轉,一圈環形波動擴散開來,摧毀了周圍的道之法則,造成了大面積的虛無。

碰撞之下,公冶黑龍竟然落入了下風,被擊飛了出去,重重的落在了地上,衝撞出了一個巨大的環形坑,連他的龍爪都被打變形了。

「這怎麼可能?他一個小小的新生,竟然爆發出了上位神的力量!」

公冶黑龍難以置信,驚愕的看著半空中的范浪,在對方的身上感覺到了一股足以威脅到自己的力量。

他可以肯定,范浪並不是上位神,那這份力量到底是從何而來? 公冶黑龍實在是想不通,現在也沒時間給他多想了。

范浪下一波的強悍攻擊,已經緊隨而至。

龍族戰技·神龍擺尾!

范浪不僅得到了龍祖的力量,還順勢掌握了龍族的一些攻擊方式,這些手段只有用龍族的身軀才能施展出來。

他身形一甩,龍尾好似變成了鞭子,對著公冶黑龍狠狠抽打過去,橫掃萬古,無堅不摧,讓天地為之變色。

公冶黑龍急忙拔出了一柄魔劍,舉劍招架范浪的龍尾,雙方再次交鋒,摧毀了周圍的天地。公冶黑龍被震飛出去,連續撞碎了三座大山才止住去勢,後腳跟凌空虛踏,生生停了下來。

在韓國 之前范浪打他的第一拳,在他體內留下了禍根,此時發揮作用,對他產生了許多負面影響,拉低了他的實力,讓他的處境變得更加糟糕。

就見對面的范浪飛了過來,上半身有雙手,下半身有四隻蹄爪,看上去威風凜凜,散發出龍族至尊的無上威壓,彷彿君臨在一切眾生之上。

這股威壓完全蓋過了公冶黑龍,連他的魔龍血脈都要甘拜下風。

這種感覺就好比是一頭野獸遇到了獸王,只有臣服的份兒,根本不是一個層次上的。

「范浪!你怎麼會有這樣的力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公冶黑龍咆哮道。

「我沒有興趣回答你的問題,因為我現在只想狠狠的揍你!」范浪說話間身形一閃,加速沖向了公冶黑龍近前,展開了新一輪的猛攻。他的力量,他的速度,都要凌駕在對方之上,招式的玄妙也有過之而無不及。

雖然公冶黑龍是上位神,但他只是普通的上位神而已,在上位神中算不上頂尖。

龍祖當年可是能跟極光神帝叫板的強大存在,就算只剩下一道殘魂,也是相當強大的,再加上系統作弊的翻倍加成,更是錦上添花。

范浪現在一躍擁有了上位神的實力,從下位神的最底層,橫跨了多個大境界,簡直世所罕見。

龍族戰技·亢龍有悔!

范浪的力量集中在爪子之上,重重的轟擊下去,周圍的各種道之法則受到牽引,附加在了他的龍爪之上,天時地利人和集於一身。

魔龍血脈·九幽邪盾!

公冶黑龍被迫採取守勢,雙爪前伸,借用無上魔力,打通黃泉九幽,凝聚出一面巨大的盾牌,擋下了范浪的攻擊。

萌寶成雙:媽咪,爹地又上頭條辣! 范浪收回龍爪,改換招式,連續轟落。

龍戰於野!

雙龍出水!

見龍在田!

范浪使出一連串的猛攻,將公冶黑龍的防禦生生攻破,最後一招落在了公冶黑龍的身上,將其打得身受重傷,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范浪,你瘋了么?我可是公冶黑龍,堂堂的黑龍會會長,在極光學院里權傾一方,呼風喚雨,一句話就能讓你失去立足之地!在我的背後,還有大勢力撐腰,比你想象的還要可怕!」公冶黑龍恐嚇道。

「你之前就犯了一個錯,現在更是錯上加錯,我這個人……」范浪露出一抹獰笑,加重了後半句話的語氣,「最討厭別人威脅我!」

話音剛落,范浪龍爪刺出,直接洞穿虛空,打破了空間法則,重重的抓在了公冶黑龍的肚子上。

尖銳的龍爪刺穿了龍鱗,殘忍的扯下了一大塊血肉。

范浪抓著這塊血肉,動用了吸收方面的能力,當場就將這塊血肉煉化了,化作了一道道血色絲線,融入了他的龍爪當中。

接下來是更為瘋狂的猛攻,范浪狂性大發,越戰越凶,或抓或咬,儘是一些野蠻血腥的招式。

公冶黑龍連連受傷,身上的鱗片七零八落,傷口左一塊右一塊。不管他如何反抗,或者是動用各種上位神的能力,全都無濟於事,完全落入了下風,被范浪壓著打。

事到如今,公冶黑龍再也不敢把范浪當成普通的新生看待了,他可以肯定,對方的身上有大問題,甚至有可能是上位神偽裝成為的新生。

見勢不妙,公冶黑龍選擇了腳底抹油,動用傳送手段,想要直接傳送離開,結果卻碰了壁,遇到了阻礙,被無形的力量給擋住了。

隨之而來的是范浪用龍爪握成的拳頭,將公冶黑龍一拳擊飛,把整張臉都打歪了。

「想跑?門都沒有!周圍已經被我設下了天羅地網,隔絕了空間傳送,你是跑不掉的。就連各種通訊求救的手段,也完全沒用了。現在的你,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就是一個瓮中之鱉!」

范浪說出了一番讓公冶黑龍絕望的話語,而且沒有任何誇大的成分,說的全是實話。

公冶黑龍抬頭一看,頭頂的天空烏雲密布,完全黑掉了,從外面根本看不到這顆星辰發生的事情。

他還嘗試著動用了各種聯絡手段,結果全都石沉大海,連一條求救信號都發送不出去。

就算黑龍會有千軍萬馬也沒用,根本一個救兵都叫不來。

公冶黑龍萬萬沒有想到,今夜的貿然造訪,竟然會引發這樣的局面,甚至威脅到了他的生命。

「你服不服!」

范浪大吼一聲,雙爪齊揮,凌空砸落,將公冶黑龍打翻在地。

「快住手!我可是黑龍會的會長!」公冶黑龍嚷嚷道。

「我管你是什麼狗屁會長,我就問你服不服!」范浪抓住了對方的一雙龍翼,硬生生的扯了下來,鮮血從傷口中噴濺而出。

「啊!!!」公冶黑龍慘叫一聲。

「服不服!」

「范浪!難不成你要殺了我么?如果我死在這裡,必然會掀起滔天巨浪,你也好不了的!」

「服不服!」

范浪翻來覆去就是這三個字,一手掐住公冶黑龍的脖子,另一手握成拳頭連連砸落,幾乎要將公冶黑龍給打爆了。

「服不服!」

「服不服!」

「服不服!」

每問一句話,范浪就打一下。

也不知道打了多少下,公冶黑龍終於服軟了。

「我服!我服還不行么?你快住手,再打我就真的要死了。現在我已經知道了你的厲害,不敢再小瞧你了,一切都可以談。樊濤濤那些人,我可以不要了,而且保證不會再找他們的麻煩。」

這位會長開始求饒了。

范浪的拳頭落到半空,驟然停了下來,染血的面孔露出一抹微笑:「光是這樣還不夠,我還要你身上的一樣東西!」 「你想要什麼?」公冶黑龍生出一股不祥的預感。

「你身上的魔龍血脈對我有大用,就用這個來當你的買命錢吧!」范浪狠狠道。

「不行!這是我的命根子,豈能把這麼重要的東西給你。如果你要錢,我可以給你錢,或者給你寶物。」

「那些我都不要,我就要你的魔龍血脈,少說廢話,把你的魔龍血脈給我!」

范浪直接動手搶奪,一把抓破了公冶黑龍的胸口,手掌深入其中,找到了代表心臟的本命星辰,將其一把握住。

從星河境開始,武神體內的五臟六腑會統統轉化成為本命星辰,發生質的變化。在後來的境界,還會不斷加強這些本命星辰,並將致命要害進行隱藏。

像是上位神這個境界,身上的要害往往會藏得很深,甚至是藏到另一個空間維度當中,以便保全性命,規避危險。

以范浪自身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找到公冶黑龍的「心臟」要害,完全是靠龍祖的指點才找到的。

他死死捏住這顆本命星辰,藉助龍祖的力量,強行吞噬吸收裡面的魔龍血脈,一條條黑色的光線從中飛出,順著他的手臂注入體內。

「不!你不能拿走我的魔龍血脈!求求你了,快住手!」公冶黑龍瘋狂求饒,與他之前的霸道態度形成鮮明的對比。此時的他就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范浪才不理會公冶黑龍,繼續吸收魔龍血脈,將這股力量據為己有。

龍神血脈與魔龍血脈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相比之下,公冶黑龍在魔龍血脈之上花費了很多的心力財力,用了數百年的時間來淬鍊,這才有了今天的結果,遠比范浪自身的龍神血脈更加強大。

如果能將這個魔龍血脈完全煉化,對於范浪自身的血脈效果有著巨大的提升作用。

影視風華 才剛剛吸收到體內,范浪就感受到了這股魔龍血脈的不凡之處,好似萬龍呼嘯,洶湧澎湃,給他自身造成了很大的壓力。

現在的他就好比是一個容器,要容納強大的魔龍血脈,自然會造成負擔。

「范浪,以你現在的境界,還不足以煉化這個魔龍血脈,我會幫你將它封印住,暫時保存在你的體內。事後我們再進行分配,你的歸你,我的歸我。」龍祖暗中道。

范浪全力吸收魔龍血脈,沒有功夫回話,就見一條條黑色絲線進入他的手臂,令這條手臂膨脹了一圈,散發出了兇惡的魔氣。

公冶黑龍完全受制於人,只能嘴上求饒,但是無濟於事,范浪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此情此景,簡直令他絕望,魔龍血脈是他的王牌,失去了這張王牌,他的實力會大打折扣。

許久之後,范浪終於把魔龍血脈給榨乾了,在龍祖的幫助之下,將其完整封印,暫存在了丹田之中。

再看公冶黑龍,臉色變得十分蒼白,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他畢竟是個位高權重的大人物,並沒有失去理智,還能做出明智的判斷,知道現在脫身保命才是當務之急,其他的都是次要。

「魔龍血脈已經給你了,現在可以放過我了吧?」公冶黑龍凄凄慘慘的問道。

「別著急,我有些話要跟你說在前頭。栽了這麼大的跟頭,你心裡一定對我恨之入骨,會想著找我報仇。奉勸你最好打消這種念頭,別再來找我的麻煩,否則下次就沒這麼幸運了。以我的實力,翻掌之間就能殺了你。」范浪陰沉著臉道。

「是是是,我已經知道了厲害,萬萬不敢找你報仇。」

「我明白,以我個人的實力,還不足以讓你放棄報仇,所以我再告訴你一件事。黑龍會的水很深,我背後的水更深。如果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下位神,不可能有這樣的實力,這一點你應該已經領教過了。離我遠一點,才是明智之舉,一旦觸碰到我背後的勢力,十個黑龍會也保不住你。」

范浪說的煞有介事,非常的唬人。

實際上他背後只有龍祖這個合作者,並沒有說的那麼玄乎,也不存在什麼龐大的宇宙勢力。

好在這番話有理有據,有相當的可信性,誰聽了也不敢完全否定,至少是半信半疑。

重生王妃狠傾城 公冶黑龍掂量著這番話,看著范浪那凌厲的目光,心中信了七八分,苦澀道:「我認栽了,只求你能放過我,以後絕不敢生出報仇的念頭。今晚的事情,就當沒發生過,打碎了牙,我會自己咽到肚子里。」

「具體如何做,決定著你的生死,你自己好自為之。」范浪收回了手,解除了壓制,最後說了一個字,「滾!!!」

公冶黑龍狼狽起身,封住了傷口,披上了一套新衣服,灰溜溜的飛走了。今晚他本來是過來威脅范浪的,結果卻提到了鐵板上,落到了這步田地,實在是諷刺。

看著公冶黑龍一路走遠,范浪撤銷了龍祖的力量,自身實力打回原形,又變成了小小的下位神。

放眼整個宇宙,他現在的境界其實非常渺小,今晚只是依靠外力解圍而已。

「前輩,這次真是合作愉快。」范浪暗道。

「你要是真感謝我,就把魔龍血脈多分給我一點。」龍祖道。

「口頭上感謝你可以,分贓方面免談,還是之前說好的三七分。」

「還真是個吝嗇鬼。你現在的實力太弱了,還承受不住這份魔龍血脈,只能暫時保存下來,每當你提升一個境界,就可以吸收一點,現在只能幹眼饞。上次我已經幫你把血脈提升到了現階段的極致,沒辦法再提升了。如果你現在就吸收這些魔龍血脈,那就是自尋死路。」

「無妨,反正東西到手了,什麼時候吸收都可以。」

范浪剛說完這番話,系統提示忽然冒了出來,發放了剛才這場戰鬥的獎勵。

【玩家擊敗黑龍會會長,戰鬥大幅越級,獲得越級獎勵經驗值11098億點。宇宙幣5567萬枚。】

【公冶黑龍爆出隨機30星級能量*81份,30級武器黑龍劍*9柄。】

【玩家等級提升為道域境3級,玄力+105000,生命值+105000,防禦力+105000,速度+105000。】

【玩家等級提升為道域境4級,玄力+105000,生命值+105000,防禦力+105000,速度+105000。】 連升兩級!

越級擊敗公冶黑龍這樣的上位神,給予了極為豐厚的獎勵。

范浪的身體頓生變化,丹田之中的道域迅速擴張,彷彿開天闢地,變得更加遼闊。新生的力量澎湃呼嘯,每一寸血肉都在發生著蛻變。

龍祖感受到了范浪身上的變化,驚疑道:「你突破境界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