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一次,洛天直介面中噴出了鮮血,撒落在地面之上,讓人們倒吸了口涼氣。

  • Home
  • Blog
  • 這一次,洛天直介面中噴出了鮮血,撒落在地面之上,讓人們倒吸了口涼氣。

「太強了,輪轉大陣號稱無窮無盡,一但運行,便連綿不絕,這才兩道攻擊聖子就吐血了,接下來還有千萬道攻擊,聖子怎麼抵擋!」輪轉殿的弟子們議論起來,看著再次被水浪抽飛的洛天。

嘭嘭嘭……

一瞬間,洛天便是被四道水浪接連衝擊在了身上,讓洛天鮮血狂噴。

洛天被打了個措手不及,連他都沒想到這輪轉大陣竟然這麼強。

「好在不是讓我破陣,而是堅持一刻鐘!」洛天心中自語,倒飛中,腳還沒落地,便是一拳打了出去,八倍肉身之力驟然爆發,拳頭直接轟擊在了朝著他衝擊而來的水浪之上。

這一次,洛天依然被沖飛,不過卻不似之前那麼狼狽,倒退中,站穩了身軀。

「再來!」洛天大笑,站在大陣之中,不斷的揮拳,同那黃色的泉水對抗起來。

轟鳴不斷,洛天不斷的被沖飛,鮮血還是時不時的吐上一口,身上也是漸漸的多了傷口。

「聖子太可怕了,這都能堅持住!」輪轉殿的弟子們看著洛天不斷的對抗泉水,眼中露出敬畏之色。「這樣下去不行啊,這才十幾息,我就受傷了!」 家有農女初長成 洛天心中自語,對於自己現在卻是不太滿意。 接著,在這個富有傳奇夜晚,板橋水庫大壩上,所有的觀眾們,見識到了讓他們永生難忘的事情。

一個人?是的!就是這個身體內有「金龍」的年輕人,就是他!

一個人可以獨自扛起10個麻袋,跟大家一塊奮力搶險的人,獨自一人挽救了整個水壩!挽救了水庫下的千萬個家庭,這是什麼樣的恩情啊!

暴雨中,所有大壩上的群眾,解放軍,民兵全都眼神炙熱的,仰望水壩上那個閃著淡淡金光的身影….

不知不覺,一夜就這樣過去了,天色漸漸泛著白,暴雨中,這些老百姓們全都哭了!群都跪在了爛泥巴地面上,沖著大壩上已經落在地面,臉色有點蒼白的駱林,瘋狂大聲哭嚎著,大叫著,來發泄心中的興奮和感激。

老百姓其實心裡十分清楚,這個大壩一旦垮壩,那麼下游的十幾萬百姓全都要家破人亡,誰說老百姓傻?說這話的人,他才是個傻子!

駱林現在的確是突破了,他的丹田內多了個金色的黃豆般的金丹!

好傢夥!要是給東方紫煙知道了,還不得嚇暈過去啊!這就到了「金丹期」了?我擦! 僵尸保鏢 真是運氣好到了逆天啊!

是的!駱林到現在還是暈忽忽的,不知道怎麼自己的實力竟然到了,一個讓他自己都恐怖到發麻的地步!好像隨時可以移山倒海一般,內傷已經完全好了,經脈更是寬得跟大海一般的無垠。

而且他可以內視了,經脈內的完全變聲金色勁氣的炎黃之氣中還帶著絲電流。

不過剛才駱林是真的經過了生死考驗的,要不是第二道天雷打下來,那麼那條金龍真會飛天而去,而駱林的下場測試經脈寸斷,人死消亡,還好老天不絕他啊!反而因禍得福一舉成就了他的金丹期,真是連跳了N級啊!

他到現在還沒搞清狀況,他畢竟不是像東方紫煙那種專業修真人士,對修真法門極其清楚,但是有時候運氣,佔了人成功的百分之80以上,你沒運氣在努力也沒用處,這就是個很現實的問題。

駱林就是運氣好!你有啥辦法?

水庫危機已經化解,龍捲風已經轉向了,一路橫掃,刮過了水庫向西面卷了過去,一路上大樹橫飛,枯枝斷葉漫天飛舞,這個時候,就不用擔心了,只要不再水庫內肆虐,那麼龍捲風的趨勢,也不會囂張多久,自然會消散過去。

駱林剛才全力發了一招,感覺身上還是有著無窮的精力,只是身上難受的很,全身粘糊糊的,就在他低頭打量自己全是鮮血邋遢的衣服時。

一條妖嬈的身影向他撲了過來,現在駱林的第六感那是強悍到了極點,周圍幾百米之內的任何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的靈覺,這還是他沒運功的情況下。

一具溫軟散著暗香的身子,倒進他的懷裡,薛玉芬!

不用說肯定是她,小手緊緊的摟著駱林,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會失去一般的,嚶嚶的低泣聲,晶瑩的淚花,這一刻再也控制不住的從薛玉芬的眼中猛涌而出,這下薛玉芬那是真的放開了,瞬間駱林胸襟前就濕了一大片。

駱林只是微笑的溫柔輕拍了下,她那柔軟的香背,在她耳邊小聲說了幾句什麼,接著就引起薛玉芬的一陣羞澀嬌嗔,白皙的小拳頭,在駱林身上錘了幾下,看似很重,其實跟瘙癢差不多。

「呼!…駱上校!我代表安邵縣,縣委縣政府對您挽救水庫!挽救了下面各鄉鎮的千萬百姓!感謝!!!…」

這下陳煥生臉上沒有出現那種猥瑣的馬屁表情,而是真心實意感謝,眼神帶著異樣的炙熱,完全是崇拜了!的確!你沒事也召條龍,還能徒手接個閃電啥的看看?

面前這個人肯定不是凡人來的,當然這也是他心裡想想而已,可不能亂說,不然搞封建迷信那一套的帽子可不是好戴的!

這時,工作組那群人也圍了過來,也不管身上,手上全是爛淤泥,全都過來跟駱林握手,一個個的神情帶怪異的表情,簡直是不把駱林當正常人了。

當然駱林知道,那條金龍再次從身體裡面出來了,結果肯定是不可言喻的,看這些人的樣子就知道了。

尹海潮早就被震驚的一塌糊塗了,這種簡直是只有在神話故事裡面出現的事情,竟然出現在她眼前,而且還不是她一個人親眼看到,整個這次參與抗洪搶險的幾萬群眾和解放軍,只要是張開眼睛的,全都看到了。

這下她無語了,這個年輕男人只能用神奇來形容了。

王枝花更是兩眼全是小星星,看著駱林的表情,那就是恨不得撲上去問他,為什麼身體裡面有條龍?

當然,她不敢,沒看到薛玉芬那個「老妖精」一直霸著他的手臂啊!那意思太明顯了吧?又沒人跟你搶!你顯擺啥啊?

當然,要說羨慕薛玉芬的女人,那就是張汪琴和周敏了沒想到啊!都到老了的薛玉芬竟然走起了「桃花運」啊!真是無語了都!

說不妒忌那是假的,哪怕是不能跟駱林結婚的說,誰都知道兩人結婚肯定是不太可能的,當然這只是她們的想法。

薛玉芬倒不會想到結婚啥的,畢竟年齡差距擺在這了,結婚肯定不現實。只要能跟駱林在一塊相思相守就夠了,以後的事情,誰都不能控制和預料不是?當然駱林除外!

「呵呵…運氣啊!…我這借著這個機會本身也提高了功力了!…真是因禍得福啊!…走吧!…現在的去落實下各鄉鎮的救災情況!…雖然大洪水的危機解除了!但是洪水的危害,還是肯定造成了不少老百姓的損失的!…先回縣裡吧!」

駱林現在只想回縣裡洗個澡,一身髒兮兮的實在是受不了,他這一說,馬上就得到了在場的領導們一致贊同,他們早就想回去了。

雖然現在暴雨繼續在肆虐著,不過現在板橋水庫的泄洪道,已經被炸開了,那麼再大的洪水,也不會造成什麼災難了。

歷史上就是因為板橋水庫的泄洪道沒有被打開,所以才造成了蹦壩!

在短短數小時內相繼垮壩潰決,滔天洪水淹沒了有30個縣市、1780萬畝農田被淹,1015萬人受災,六百八十萬間房屋倒塌,一百公里的京廣鐵路被毀,鐵軌變成麻花狀,其威力絕不下於南亞大海嘯。

洪水像脫韁的野馬,衝出板橋水庫的決口,以每秒6米的速度奪路狂奔,鋪天蓋地地向下游衝去僅僅6個小時,板橋水庫就向下游傾泄7?01億立方米洪水至遂平縣境內時,水面寬10公里,水頭高3─7米,昔日人歡馬叫的遂平縣城,俄頃之間一片汪洋沉睡在夢鄉中的人們,在渾然不覺中被埋在水底,變成水底的冤魂。

洪水鋪天蓋地向下游奔騰而去所到之處,水庫垮壩,堤塘決口決口的洪水與上游來水合二為一,匯合成更大更猛的洪水一路狂奔,劈頭蓋腦地淹沒了廣大的城鎮和鄉村,此時上級才決定炸開劉埠口小洪河左堤、洪□(大洪河和分洪道之間的□地)圈堤及河上阻水堤壩分洪,同時指示,要確保該地區亞洲最大的人工平原湖宿鴨湖的安全。

但已經晚了幾天之內,全地區有大小26座水庫相繼崩堤垮壩,9縣1鎮東西150公里,南北75公里範圍內一片汪洋400多萬群眾被洪水圍困,10多萬群眾死傷,30多萬頭大牲畜漂沒,300多萬間房屋倒塌,隨後又有14萬多的災民無以生計走向黃泉。

可見這一切都是來自於這個罪惡的源頭,板橋水庫的蹦壩,而駱林獨自一人扭轉了這一切慘劇的發生,可想而知這個功德,是何等之大,那難怪上天會,讓他一舉突破成為金丹期的正宗修真之士了,這就叫做一飲一啄皆有天命!

可見做好人好事,還是有好報的!

駱林從大壩上緩緩走下來的時候,天色已經開始泛白,雖然還下著暴雨,但是那些圍在水庫邊上的大量群眾都是一個個眼含熱淚,眼裡全是炙熱的崇拜和狂熱。

駱林在那群縣委,工作組幹部的簇擁下,走過來的時候。

人群爆發出直衝雲霄的叫好聲,震耳欲聾的喧天掌聲,好像著有這樣才能表達他們內心的異樣激動之情。

駱林這才過了一把真正的「首長」隱,只差沒喊「同志們!辛苦了!」汗!那也太那啥了吧!

當然駱林沒那麼狗血,只是微笑的揮了下手,跟在他身邊的薛玉芬比他更加的興奮,看見沒,這就是老娘選中的男人,英雄啊!真正的英雄!這可不能打上引號了。

歡呼的人群自動的讓開了一條大道,讓駱林等縣委領導們走了過去,直到駱林走到不見蹤影還能隱隱聽到那些群眾的嘈雜喧鬧聲……

駱林等一行人,在中午時分,趕到了縣委縣政府。

這時天空的暴雨,也小了很多,天氣也不是那種烏黑一片了,開始放亮了。

駱林跟大家打了聲招呼,就走到自己單獨的房間去了,其他人也各自回房洗漱去了。

薛玉芬肯定是先假裝回房,接著就轉身溜進了駱林的房間去了。

「咔嚓!…呵呵…我就知道你會來!…來啊!跟我一起洗?…我幫你擦背嘿嘿…」

一聲門響,薛玉芬像一隻靈貓一般的開門溜了進來,把門關上。

駱林就毫無廉恥的全身*著,光著身子正宗的一幅「弔兒郎當」的樣子,從從洗手間探出身子看著薛玉芬帶著嘿嘿的Y笑說,汗!這句成語可真是恰如其分了哈! 輪轉殿中,黃色的泉水不斷翻騰,洛天一次次的被掀飛,不斷的打出拳影,同那黃色的泉水搏擊,轟鳴之聲滔天,鮮血一地都是,洛天眼中露出虛弱之色。

時間流逝已經過了兩百息的時間,洛天兩隻手臂有些發沉,畢竟需要八倍的肉身之力才能抵抵擋住那泉水的衝擊。

不過這樣,消耗下去,洛天也有些堅持不住,畢竟八倍肉身之力消耗太大了,放誰誰都扛不住。

「這樣下去不行啊!抗不到一刻鐘!」洛天心中自語,感覺自己的傷勢越來越重。

「加速!」絕影天尊大喝,感覺若是再這麼下去,洛天真的會堅持住。

嘩啦啦……

黃泉再次飛速的運轉,大陣的威力再次增強,一道水浪衝擊之下,洛天的胸前傳出脆裂之聲。

咳咳……

洛天大口咳血,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肋骨快要碎裂,肋骨之上出現了道道的裂痕,再來幾次必然會徹底碎裂,那樣的話,自己就危險了。

「小子,你堅持不助的!」絕影天尊沖著洛天開口,希望洛天知難而退,若是傷的太嚴重,那麼就不好了。

「不見得!」洛天大喝,拳頭之上升起了六道漩渦,同水浪碰撞。

「六道輪迴,是豐都殿!」絕影天尊等人驚呼,目光中帶著不可思議,沒想到洛天連輪轉殿的絕學都會。

「再加速!」絕影天尊大喊,他現在真的想要看看洛天的底線到底在哪裡了

「金輪雷陽眼!」洛天雙眼泛起陣陣的神光,看向那不斷從四面八方衝擊而來的黃色泉水,想要看看泉水的弱點是什麼。

威壓驚人,如從九重天上流下來的黃泉水,讓洛天心中瞬間升起了一股危機感。

「看來,還得用這招啊!」洛天臉上帶著感嘆,伸手一抓,斷劍誅仙落在了洛天的手上。

「這是?」絕影天尊等人疑惑起來,洛天手中的誅仙古劍,看著就是一塊破銅爛鐵,而且還斷了。

「聖子拿的那是什麼?」輪轉殿的弟子們也是疑惑起來,在他們看來,洛天的血刀可比這把生鏽的斷劍好了太多。

就在人們詫異間,洛天終於開始舞動起手中的長劍,一道劍芒從洛天的生鏽的斷劍之上飛出。

而在洛天舞出劍芒的一瞬間,絕影天尊幾人便感覺到了洛天手中斷劍的不一般。

下一刻,一道朝著洛天衝擊的水浪,直接被洛天斬成了兩半,讓人們驚呼起來。

「怎麼可能,聖子手中的那把劍,竟然擁有如此威力,比起聖子的血刀還要好!」輪轉殿的弟子們嘩然。

就在人們震撼間,洛天身形閃動,出現在了另外一個方位,抬手就是一劍,一道劍芒升空。

洛天身如游龍,劈出道道的劍芒,遊走在輪轉大陣之中。

「再加速!」看到洛天又反擊起來,絕影天尊大喝,這一次輪轉大陣更加快速,水浪一浪接一浪兇猛無比。

「行么?若是再加強,仙王後期可是都有危險啊!」聽到絕影天尊的話,有兩名天尊瞬間開口詢問起來,畢竟洛天的性命比較重要,若是他們失手了,那麼洛天重傷或者死了,他們同樣也擔待不起。

「放心,若是有一點問題,我就扯手,看看這小子的極限在哪裡!」絕影天尊回應。

對此洛天卻是好像沒感覺到一般,不斷的舞動著手中的誅仙古劍,行走在輪轉大陣之中。

時間緩緩流逝,六百道劍芒瞬間被洛天打出,遊盪在洛天的頭頂之上,化成一道無上的劍陣。

「終於完成了!」洛天心中狂喜,感覺到劍陣的恐怖的威力,六百道劍氣相互呼應,開始同那一道道黃泉水浪碰撞。

這一次,洛天輕鬆了許多,不斷的遊走在大陣之中,舞動著手中的長劍補充著劍氣,畢竟同輪轉大陣對抗,六百道劍氣是需要消耗的。

「怎麼可能!」所有人都是驚呼,就是絕影天尊幾人都是驚掉了下巴,目光看向洛天頭頂上的劍陣,同他們的輪轉大陣對抗著。

「這是什麼劍陣,永生山的補天劍陣也不過如此吧!」有人驚呼,看著洛天身形閃動,在地面之上不斷的遊動著自己的身軀

「聖子太可怕了,這劍陣一出,就是仙王後期都要被絞殺吧!」輪轉殿的弟子們眼中露出敬佩,沒想到洛天竟然還有如此強悍的手段。

時間緩緩流逝,洛天的額頭之上又有些冒汗,畢竟他這是一人催動劍陣的一角,來對抗絕影天尊等人發出的輪轉大陣,洛天有些捉襟見肘,劍陣開始有些顫動起來。

不過時間也是快要到了一刻鐘,按照洛天的情況,完全可以堅持半個時辰,因此洛天倒也不在乎。

轟轟轟……

轟鳴之聲不斷,一道道劍氣同黃色的水浪彼此碰撞,絕影天尊等人的臉色卻是難看起來。

他們這麼多人,竟然連一個洛天都困不住,若是傳出去,實在是太讓人笑話,更何況他們是這等身份。

「百息,距離一刻鐘只剩下百息了!」輪轉殿的弟子們眼中帶著激動,看著洛天打出的劍陣,雖然一副即將崩碎的樣子,但是洛天卻是死命的維持著,一時半會兒,絕對破不了。

洛天眼中也是露出了笑意,臉色蒼白的嚇人,無論是爆發八倍的肉身之力,還是誅仙劍陣,都是讓洛天消耗到了一個恐怖的層次。

尤其是誅仙劍陣,這麼一會兒,洛天的修為便是抽的乾乾淨淨。

「十息……八息……」在輪轉殿弟子默數之下,距離一刻鐘時間,終於快到了。

「解決了!」洛天臉上漸漸露出了笑意,長長的出了口氣,任憑那劍陣自行運轉,抵擋著黃泉的衝擊。

而就在洛天鬆懈之際,一道神光卻是瞬間那澎湃的輪轉大陣,瞬間出現在了洛天的感知當中,讓洛天的身上升起了一層雞皮疙瘩。「誰!」洛天大喝,但是此時洛天整個人如同虛脫了一般,連站起的力氣都沒有了。 剎那間,流光閃動,誰都沒想到會突然有這麼一下,而且掌握的時機非常好,精確無比,是洛天最虛弱的時候,也是誅仙劍陣最虛弱的時候。

洛天抬手,朝著那道流光抓了過去,一道血花從洛天的手上和肩膀之上飛去,那道流光直接洞穿了洛天的手掌,最終停在洛天的肩膀之上,洛天頓時感覺半個身子無法動彈。

轟……

與此同時,誅仙劍陣也是堅持不住,轟然崩碎,輪轉大陣朝著洛天壓了過來。

「收!」絕影天尊臉色狂變,沖著眾人開口,想要停止輪轉大陣,畢竟若是大陣鎮壓在洛天的身上,說不定將洛天活活震死!

不過,絕影天尊收手的同時,卻是有人沒有收手,一道驚天的駭浪,朝著跌坐在那裡的洛天衝擊而去。

「完了!」幾乎一瞬間,絕影天尊便是彷彿看到了洛天被輪轉大陣活活震殺的場面。

轟轟轟……

大地震動,黃泉水開始衝擊在洛天的身上,洛天直感覺自己被一座座大山狠狠的砸中。

轟鳴不斷,結實的大地開始皸裂,看的輪轉殿的弟子們心驚膽戰。「明明都堅持了一刻鐘了,為什麼幾位天尊還有長老還有催動大陣鎮壓聖子呢?」輪轉殿的弟子們瞬間轟亂起來,剛才雖然看似緩慢,但是卻速度極快,等到人們反應過來,輪轉大陣已經鎮壓在了洛天的身

上。

「誰!」絕影天尊身上的氣息瞬間冰冷起來,雙眼爆發出滔天的怒火,目光看向幾位天尊長老。

「有人要殺洛天!」絕影天尊何等的老辣,瞬間便是想到了有人要殺洛天,那個人就在他們中間。

幾個天尊長老的臉色也是難看無比,目光看向彼此,他們同樣也知道有人要殺洛天。

而且還不只一人,至少兩人沒有收手,才能短暫的保持輪轉大陣的運轉。

「沒有絲毫破綻!」絕影天尊觀察著幾人,並沒有發現誰非常異常,臉色不由的陰沉起來。

「快看看聖子!」有人驚呼,讓絕影天尊的視線放到了洛天的身上。

「誰都別動!」絕影天尊大喝,若是洛天沒死,肯定也會非常虛弱,若是一擁而上,必然會給內鬼機會。

「真當我是吃素的啊!」就在絕影天尊的話音剛剛落下,冰冷的聲音在眾人的耳中回蕩,一道流光升起,在漫天的煙塵之中飛出,朝著絕影天尊等人的方向飛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