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一瞬間,晨毅嘴角微微上起似在嘲諷晨陽,要知道自己最強的便是力量,要是晨陽一直在遠處攻擊的話晨毅還會頭疼,可現在是近身那晨陽簡直是找死。

  • Home
  • Blog
  • 這一瞬間,晨毅嘴角微微上起似在嘲諷晨陽,要知道自己最強的便是力量,要是晨陽一直在遠處攻擊的話晨毅還會頭疼,可現在是近身那晨陽簡直是找死。

唰!

在晨陽的預料之中他的手爪扣住了晨毅的肩膀露出一絲微笑,可正當他要進行下一步動作時卻發現自己的手動彈不得彷彿是抓到了一塊萬斤巨石。

「什麼?」

晨陽顧不得驚訝,準備極速後退與晨毅拉開距離,卻是發現晨毅正冷冷地盯著他,在他的耳邊輕語:「控鶴擒龍?控控鶴還行,可,我是龍!」

話畢,晨毅左手一把抓住扣在自己右肩上的手,用力一握便是將晨陽如同提小雞一般提到了自己面前。

幾乎是同時發生,一隻腳出現在了晨陽胸前。

夫人她又出來賺錢搞事業了 「啊!」晨陽沒有想到晨毅的力量如此之強自己竟然沒有反抗之力,而且出手如此迅猛讓他避無可避,躲無可躲。

「給我滾!」

晨陽怒吼一聲,不顧右手的疼痛,半空中踢出右腳抵擋這足以使他重傷的一腳。

晨毅卻是冷笑,「做夢!」

晨毅看著晨陽的抵擋也沒有收回自己的腳,任憑那晨陽露出得逞的笑容。

可下一刻晨陽的笑容卻是凝固,因為,晨毅已經放手,而自己因為那一腳力量的原因飄在半空之中,自己的胸膛暴露在晨毅的雙拳之上。

砰砰砰!

一連三拳晨毅都是盡全力打在晨陽那暴露胸膛之上。

哇!晨陽終是承受不住這力量的衝擊控制不住身形,如同折翼的小鳥重重摔落在地,一直滑到擂台的邊緣才停下。

「什麼?這怎麼可能!」晨天霸的臉色陡然難看起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晨堅和葉清靈同樣也是不可思議地看著自己的兒子,他們雖然知道這些年來晨毅的氣力很強,但怎麼會強到這種地步,那可是無限接近於十二變高手?

「可惡!」

倒地的晨陽掙紮起身,隨後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一陣怨恨,目眥欲裂。

「該死啊,你要為此付出慘重的代價!」

晨陽之所以能夠抵擋晨毅的全力一擊而不重傷完全是因為他身上所穿寶甲,暴牛甲,是以一階妖獸鐵甲暴牛的皮製作而成足以抵擋半步通脈境強者的攻擊,珍貴無比,晨陽也是攢了兩年才獲得的,而現在卻是直接被打出了個裂縫防禦大減,他又怎能不恨。

失去了理智的晨陽從自己的身後抽出了一把百鍊劍,運轉劍訣要讓晨毅付出慘痛的代價。

「枯葉寂!」

長劍一入手,晨陽氣勢大盛,抖手一揮,漫天紛紛洒洒的劍光反衝向晨毅所在的位置,秋天來臨萬物寂滅。

晨毅用手抵擋面露凝重,那凝聚的氣血防禦也是支撐不住,手中出現了些許的劍痕流血不止。

「枯葉滅!」

晨陽得勢不饒人再次強力出手,劍光中蘊含著噬人的之氣,彷彿一切都在走向衰退,蘊含著一股死氣。

呼呼呼呼……

晨毅剛要有所動作,突然感覺到頭頂上有著一股寒氣,不知從那裡出現了枯死的樹葉,以晨陽為中心向著這邊幅散,形成一塊半圓形的陰霾。

可惡啊!

晨毅一收防禦,腳下一點,身體倒飛出去,再不避避鋒芒可就沒有一絲的機會了。

「晨毅,能一路走到這一步我也承認我小看你了,即便如此,可惜你還是要敗,枯葉殺!」晨陽當手執劍,由上而下劈斬而出。

刷刷刷!

在晨陽頭頂上激發出一道半丈長的弧形劍光,劃破空氣,帶著無可匹敵的氣息飛斬而出,陰霾也隨之向晨毅傾覆落下,下一刻便要把晨毅一刀兩斷。

「毅兒,小心。」葉清靈護兒心切,下意識的站起身,準備上前為晨毅化解那致命的一擊。

晨天霸冷哼一聲,右手虛空一壓,隔空攔截住葉清靈的身形,使其無法動彈分毫。

「大嫂,現在是比武期間,拳腳無眼,休得放肆。」

此時的晨堅已經忍無可忍,周身爆發出兇猛的氣浪,右腳往前一踏,整個貴賓上的座椅皆是震碎,化作漫天碎屑。

戰況一觸即發。

「兩位,且慢,情況有變。」萬城主連忙運功護住身形,對著晨天霸三人急聲道。

聞言,三人的注意力這才重新回到場上

晨陽這一記劍招,把空氣切割成粉碎比先前的手刃威力更甚,餘波在地上劃出一條筆直的痕迹,深有三寸。

「這下晨毅要輸了,有可能會死,不死也是要重傷。」幾乎每個人心中都是如此想,而且沒有第二種可能。

面對這可怕的劍影,晨毅閃避的身體一震,全身氣血發出嘩啦啦的流淌聲,整個人的氣勢陡然高大了起來,讓人呼吸一滯,同時晨毅也面露痛苦之色,「希望鴻蒙聖典不要讓我失望」。

「給我破!騰龍步!」

口中大喝一聲,晨毅的身形一轉將那氣血屏障護住心臟等要害之處,騰龍步爆發使得晨毅全身都充滿了力量。

騰龍步是酒鬼交給晨毅打鐵,蓄力蓄勢的步法,之前晨毅在成功打造百鍊劍時突破了小成,達到了先前兩倍的速度和力量。

晨毅向著晨陽猛衝而去,任憑那劍刃打在自己的身上。

刷刷刷,撕拉起啦!

一些劍影被晨毅的速度躲了過去,另一些則落在晨毅的身上,劃破了他的衣裳,刺穿了他的身體,血流不止,但他的身形卻沒有任何減緩的意思。

而看著身上血跡斑斑且越來越靠近的晨毅,晨陽則是一臉冷笑:「困獸之鬥」

「毅兒!晨天霸,要是毅兒有什麼事我跟你拚命」葉清靈此時再也待不住了,一躍而下往擂台上衝去。

觀眾席上的眾人也是有些慌了神,在以往的家族比試中可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出了人命絕對是一件不得了的事。

而看到葉清靈來時的身影晨陽也是知道自己該收手了,否則出了事的話還不知道那大伯怎麼給自己穿小鞋。

然而就在晨陽準備收手之時卻是看到一個拳頭在自己的瞳孔中緩緩變大,此時的他卻已是沒有時間來做出抵擋的動作了,只能依靠自己身上的寶甲和晨毅那一拳的力量不太強了。

可是晨毅終究是會讓他失望了,先前晨毅的閃避並不是慫了,而是需要時間去吸收一絲靈母之力,這是他最後的底牌,而現在便是見證結果的時候了。

只聽見一聲寶甲碎裂的脆響,緊接著一聲肋骨斷裂的悶響,再跟著的便是口噴血霧的聲音,伴隨著慘叫凄響最終重重的落在了擂台之上,血跡拖行了一段不短的距離。

「怎麼回事,他的力量怎會如此強大。」晨光猛然站了起來,不可思議道。

晨海臉上同樣凝重如水,眼睛死死盯著晨毅,不可置信。

而晨陽眼睛凸起,瞳孔里定格著晨毅的拳影。 而成為一個血人一般的晨毅則拖著重傷的身體,撿起那一把百鍊劍,架在晨陽的脖子上。

「你輸了。」晨毅淡淡道,聲音流露出絲絲痛苦。

晨陽這才回過神來,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雙目充血道:「不可能,我沒輸,給我去死。」

說著晨陽的雙手緊握那把百鍊劍,要將它搶奪過來。

晨毅神色微怒,握著劍的手一松,而後一個直踢。

重生您好 噗!

凌空吐出一口鮮血,晨陽便是萎靡地摔下擂台一動不動。

而做完這一切的晨毅終於是堅持不住地倒了下去,氣息孱弱。

「晨毅贏了,竟然贏了!」

「真是想不到,十二變巔峰的晨陽都是敗在晨毅的手裡,他該有多麼強橫,我都有一種想要修鍊肉身氣血之力的衝動了。」

「切,晨毅可是用了十年時間才到這一步的,你覺得你們能夠放下靈力修為堅持十年?」

「這……」

「他成功了,孩兒他爹,毅兒成功了。」

現場如燒開的水一樣沸騰起來,看到晨毅打敗晨陽,再也沒有人看不起晨毅,甚至都是感覺自己的臉上火辣辣的。

晨光直到現在也沒有坐下去,原本以為自己才是此次比試最大的黑馬,而現在的晨毅給人的卻是更加的震撼,讓他有些不自在和憋悶,無法用言語來解釋。

如果硬要解釋的話,那就是反差太大了,一時轉不過來。

「畜生,全部給我閉嘴。」聽到眾人的議論,一片狼藉的貴賓席上,晨天霸發出一聲暴吼,狂暴的氣勁如同滔滔大河,擴散而出。

頓時間,現場觀眾胸口一悶,異常難受。

晨堅見狀怒道:「晨天霸,你想幹什麼,要將自己的怒火遷怒於整個晨家子弟嗎?」

努力壓制住心中的怒火,晨天霸惡狠狠地瞪了晨毅一眼,對著場上眾人喝道:「比武期間,吵吵鬧鬧像什麼話,都給我安靜點。」

聞言,整個校場鴉雀無聲,沒有人敢無視去挑釁處於暴怒中的晨天霸,通脈境巔峰的修為,在晨家乃至昇陽城都是數一數二的人物。

晨堅松下一口氣,要是打起來他和他這個弟弟誰勝誰負還說不定呢,對旁邊的僕人道:「清理一下這裡,再搬一張貴賓席過來。」

「是。」

幾名下人低著頭大氣都不敢喘地離開。

萬城主見場面有些尷尬,對晨堅苦笑道:「晨家主,想不到令子還真是深藏不露,真是讓我大吃一驚。」

「毅兒才回來不到幾天,我也不知道他竟有如此實力。」

雖是這樣說,但晨堅心中充滿自豪,彷彿吃了蜜一樣,在靈武大陸,除了個人實力最重要之外,有個能光耀門楣的後輩才是讓人高興,尤其是大家族或者大宗門,畢竟若是後輩子弟天賦不高,青黃不接,那麼早晚得衰敗,而後輩中天才不絕,整個家族將永久昌盛下去,甚至能帶領家族更上一層樓,而如今卻是出現了兩個天才般的弟子。

而晨天霸卻是陰沉道:「小小年紀,就有如此深沉的心機如此狠的心思,長大了還得了,大哥,你教的好兒子。」

晨堅冷笑道:「剛剛你兒子重傷他人的時候你可不是這麼說的吧,更何況勝負乃武者常事,總不能只准你兒子贏,我兒子必須輸吧!」

「為了贏就做如此低劣之事,恕我直言,以後也難成大器。」

「那我們就走著瞧吧!」

兩人對立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從懂事的時候,雙方就互相看不順眼,經常斗得你死我活,後來晨堅繼承了晨家家主之位,爭鬥才稍稍收斂了一些,不像以前那麼劇烈。

裁判席上,二長老半天沒回過神來,直到旁邊的長老拍了他一下,方才清醒,大聲道:「晨毅勝,接下來晨海對晨光。」

一屁股坐下,二長老感嘆道:「真是個怪物啊,也不知道這些年他是怎麼過來的,苦了他了。」

「可不是,當憑肉體力量打敗十二變高手恐怕在陽來國也是沒有人能夠做到吧」二長老目光灼灼的看著下方的晨毅,似乎要把他從裡到外看透。

坐於中間的大長老提醒兩人道:「晨堅那小子藏的可以啊,要不是此次會比還不知道呢,不過我們這些長老可千萬別嚼晨天霸舌根啊」

「這個我們當然知道。」

「比賽開始了,不知道接下來會不會有驚喜?」

演武場正中央的擂台之上,晨海和晨光努力平復心中的震撼,片刻后,雙方同時抬起眼,緊盯著對方。

「百招之內,我必敗你。」手掌輕撫劍柄,晨光淡淡道。

晨海哈哈一笑,「想不到我只能在你手上撐過百招,不錯,我必然打不贏你了,但我還是想試試半步通脈境到底有多強,如何?」

「那你就試試吧!」

鏘!

利劍出鞘,晨光腳下一點地面,橫掠的過程中,手中長劍綻放出點點寒霜,寒氣向著晨海步步緊逼。

「好劍法,但這還不夠。」晨海豪情萬丈,手掌輕輕一拍,背後的刀便是出鞘,落在其手上,仔細望去,這把刀表面血絲密布,彷彿打造時浸了人血,只一眼,就讓人頭皮發麻。

「血殺九刀!」

血紅的刀光舞成一團,將晨海包裹在其內,時不時有一兩道刀光脫離,飛向晨光。

叮叮叮叮叮……

晨光早已鞏固了半步通脈境的修為,靈力渾厚悠長,連綿不絕,任晨海那刀盾有多麼凌厲,攻擊的多麼猛烈,都無法阻止他的前進前進的腳步。

凌厲的劍氣穿過那片刀光,晨海肩頭的衣服突兀裂開,臂膀上出現一道血痕。

「好凌厲的劍氣。」晨海眉頭一皺,知道一味的防禦已經行不通了,往後一閃向著晨光所在位置劈出一記刀光。

噌!

一記離體刀光切開空氣,飛射向晨光。

晨光不為所動,左手浮現一層雪白色的冰障,輕而易舉地抵擋下了這一記刀光,與此同時,右手一抖長劍,猶如漫天飛雪,讓晨海心臟驟然一緊。

一步,兩步,三步……,十步。

晨海整整退了十步方才卸去力道,一時間有些駭然,對方的實力之高竟是超出了他的想象,若不是師父傳授了他一兩招殺手鐧,恐怕很快就得敗下陣。

沒辦法了只能使出絕招,晨海深吸一口氣,周身衣袍鼓脹。

「血七殺!」

連揮七刀,並且刀刃竟是如同一個模子上刻出一般,只攻擊晨光的同一個部位。

此時的貴賓席已經換好,坐在上面的晨堅眼睛一亮,「血殺九刀可是俠義刀客的成名刀法,不知晨海學到了幾成,晨光會用什麼方法應對。」

萬城主此刻也是點點頭,「俠義刀客在陽來國也算是個不弱的強者了但與晨光想比還是差了點吧。」

面對突然爆發的晨海,晨光面不改色,劍鋒一轉,擂台上的溫度陡然降了幾分。

「能逼出我這一招,你已經證明了你自己,繽紛雪界。」

咻!

隨著晨光劍指晨海,一道銳利的冰劍飆射而出,狠狠地砸在晨海的七道刀光上,旋即是第二道,第三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