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上面全部都是關於雲天的通緝令了,以及他最近的幾次行動做的報告,很明顯,警方和軍方都承受着巨大的壓力。

  • Home
  • Blog
  • 這上面全部都是關於雲天的通緝令了,以及他最近的幾次行動做的報告,很明顯,警方和軍方都承受着巨大的壓力。

很多很多那種平白無故的懷疑以及猜想,再結合前段時間的爆炸案,雲天現在已經成爲了一個十惡不赦之人。

這種無稽之談真讓三個人無可奈何,沒有辦法,嘴長在別人身上。

現在也只有儘快破案,將魔術師等人全部殲滅纔會有機會。

而就在這時,房門又被打開,黑寡婦一身黑色的緊身連衣裙,踩着那高跟鞋,一步步的走着呢!

“怎麼樣我準備的餐食還不錯吧?我記得你喜歡吃辣的,所以還特意給你準備了一瓶中國的辣椒醬。”

黑寡婦見了之後,第一個交談的自然就是李清揚了,那嫵媚的笑容中依舊透着一份愛意。

“謝謝啦,比起辣椒醬,我更期待關於蜥蜴的去向”

黑寡婦頻頻獻愛,不過李清揚一直就不斷回絕,太瞭解這個人惡毒女人的心思,李清揚可不敢相信她。

畢竟單是她的外號,就足以證明她的心狠手辣了。

“蜥蜴的去向再給我一天的時間就可以搞定了,而現在我有了一個更好的情報。”

黑寡婦故弄玄虛地眨了眨眼睛,而她的話讓三個人都投來了好奇的目光。 黑寡婦面帶笑意,直接坐在了李清揚的身邊。

貼着李清揚坐下後,將半個身子靠在他的身上。

李清揚想躲,卻無處可逃,在瞭解了她真實身份之後,李清揚不得不承認,他有些害怕她。

黑寡婦做事向來夠絕,而且從小就被訓練成爲棘手的特工,這些年來,死在她手上的他國高級特工不計其數。

回想起兩個人在一起的那四個月,李清揚都有些汗毛倒豎。

就憑她的本事,要想殺自己簡直就是易如反掌。

好在,李清揚對於自己身份也是保存得非常好,否則真不知道她會不會直接將他交給追殺的對手。

“到底有什麼好消息,能不能別賣關子!”

李清揚看着黑寡婦,這女人明顯是有了情報纔會如此炫耀。

“你就不能好好說話嗎?騙我睡覺的時候你不是挺溫柔的嗎?”

黑寡婦白了一眼李清揚,一句話就讓他無法說什麼了。

“好了,咱能快點說嗎,不是蜥蜴的事情,還會是誰?”

牙尖嘴利的李清揚,根本不是黑寡婦的對手,三言兩語就被說的說不出話來了。

雲天急忙打圓場,他可不是在這裏看着他們秀恩愛的。

“當然就是你們的死對頭天堂集團了。”

黑寡婦拿起一根香菸叼在嘴上,靠在沙發的靠椅上說道。

“你找到魔術師了?”

萬沒想到,還沒有找到蜥蜴,竟然發現了魔術師的位置。

這讓雲天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了。

“沒錯,我確實是無意間發現了他的藏身之處,所以這纔過來告訴你們,這算不算是頭功一件啊!”

黑寡婦一臉邀功的靠在李清揚的肩膀上,嘴角掛着得意的微笑。

“咱能不能把一口氣兒把話說完。”

李清揚想躲又躲不掉,只能無奈地看着黑寡婦,她這故弄玄虛的說話方式真是讓人着急。

“你求我,你不求的話我不說。”

沒想到黑寡婦竟然撒起嬌來,居然一旁的雲天和百靈鳳相當無語地看着李清揚。

“別鬧行不行我們在談正事呢!”

Wшw★ тTk дn★ c o

李清揚也是緊皺雙眉,真沒想到這種時候她竟然來這手。

“我不就不,我偏不,你不求我我就不說,哼!”

黑寡婦抱着李清揚的肩膀,此時的她猶如一個情竇初開的小女孩。

“你們知道什麼叫秀恩愛死的快嗎?”

亂世妖妃傾天下 雲天無奈的嘆了口氣,這兩個人還真是讓人受不了。

“反正我也沒覺得我要活到多長時間,活一天算一天,求不求不求走人。”

黑寡婦卻任性地站起身來,撅着小嘴兒,她展露出少女的清純。

“好了,好了,說我怕了你,我求求你告訴我好不好?”

如此舉動,真是讓人無奈,李清揚也只能拉住黑寡婦的小手,一倆哀求的看着她。

“這還差不多,告訴你們吧,我們在監控另一個人的時候,無意間發現了他的座上賓正是魔術師。”

看着李清揚那並不怎麼真誠的臉龐,黑寡婦卻好似贏得了勝利一般笑着說道。

隨後,她也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給了雲天他們。

收集情報,自然是反黑聯盟存在的一個經濟支撐。

如果不把情報換成錢的話,這些人可就要去吃西北風了。

兒子與情報收集也並不是說站在大街上隨便聽人八卦就可以了。

要想賣個好價,就首先要找個金主,而金主對什麼感興趣,那麼就是他們打探的目標。

而這一次,他們剛開始並沒有找到關於魔術師的線索。

倒是這個監控小組,發現了他們,這絕對是一個意外的收穫。

這個被監控的人,是一個國際通緝犯。

他的名字叫做山本六郎,算是日本山口組的一個組長級人物。

常年在國際上做暗殺、軍火以及毒品的買賣,已經成爲了十六國的通緝犯。

“說起這個傢伙跟你還有很大的關係呢,他好像也從事了很多,和你國有着莫大關係的活動。”

黑寡婦看着雲天,這件事情和他可是有着直接關係,因爲山本六郎,也是本國的通緝犯。

這傢伙幾次通過陸地和海上,氾濫了大批的軍火進入內地。

似乎想要支持一些涉恐團伙的行動,但都被公安系統打掉了。

但畢竟也會有百密一疏的時候,根據黑寡婦掌握的消息,他們還是有幾家地下兵工廠存在於國內。

雲天看黑寡婦,他說的沒錯,自己的母親火鳳,一直都在追查隱藏起來的地下軍火庫。

這件事情雲天也曾經聽母親提起過,沒想到在異國他鄉居然遇到了這樣的傢伙。

“沒想到他竟然跟天堂集團也有着瓜葛,看起來這個傢伙的背景很深。”

你提到島國的這個傢伙,雲天不知道捏緊拳頭,尤其是在看過資料之後,他更是火往上撞。

這個傢伙,之前在政壇也有過一段時間的折騰,到處宣揚危險的戰爭準備。

後來因爲幾個大國的壓力下,他無奈的退出政壇,但是這個傢伙卻在背地裏積極的準備着一些東西。

翻出他的家族歷史,他的爺爺曾經參加過侵華戰爭,並且還是一個將軍級的人物。

而他的父親更是一個戰爭罪犯,現在他們兩個人都被供在島國的靖國神廁裏。

所以可以說這個傢伙從骨子裏就是一個試圖再次引發戰爭的戰爭犯。

看到這些資料,雲天要看看黑寡婦,很明顯他是算是送給自己的一個禮物。

而且他現在還和自己的死對頭魔術師在一起,新仇舊恨看起來今天都要好好算一算賬。

“他今天晚上在自己的別墅宴請魔術師,這或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不過他的防禦可是相當高了。”

黑寡婦看着雲天,他眼神中的怒火已經代表了一切,這一次山本六郎有麻煩了。

“怕什麼?居然在這裏遇到,就算他倒黴,這種人就應該扒皮抽筋。”

雲天並沒有說話,因爲他的沉默已經代表了他的決心,反倒是李清揚也握緊了拳頭。

身爲國人,國仇家恨不敢淡忘,雖然也向往和平,但對於這種豺狼,招待他的只有獵槍。

“那你們準備一下吧,但是要潛入他的山莊,絕對沒有那麼容易,而且我這邊恐怕沒有人手能幫的上忙。”

黑寡婦看着面帶憤怒的雲天和李清揚,他們是情報組,可不是殺手組織。

“我怎麼有一種感覺,好像是被你利用了一樣,你不會是接到了殺手任務讓我們去吧!”

李清揚可不太相信黑寡婦會把一個如此賺錢的情報直接送給他們。

畢竟山本六郎的情報最少也能賣出1000萬吧,她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大方。

“你能不能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這不還是爲了你。”

黑寡婦依舊面帶媚笑地看着李清揚,吐氣如蘭的她,貼在李清揚的耳邊慢慢的說道。

“曾經爲了2000萬就出賣了我,現在送給我1000萬的情報,這筆賬我不太會算。”

李清揚看着黑寡婦,他依舊無法從黑寡婦的臉上看出任何的真誠。

這個女人的心機很重,他不敢輕易的就去相信。

“當初跟你分手我傷心嘛,所以一時糊塗而已,你怎麼如此斤斤計較,身爲男人你不覺得應該大方點嗎?”

黑寡婦依舊拉着李清揚的胳膊撒嬌說道。

“當初被人追殺了三天三夜,累得跟狗似的,差一點就客死異鄉,你讓我如何大方?”

李清揚可不會忘記那三天三夜自己是怎麼熬過來的,而這一切也都是拜黑寡婦所賜。

差一點就命喪黃泉,這種事情放在誰的身上,能輕易的原諒呢!

“哎呀,人家也是女人,人家也會有失戀的瘋狂嗎?要不今天晚上我好好陪你,算是對你的補償好不好。”

黑寡婦一臉媚笑,言語中讓李清揚已經無法再說什麼。

“算了,我可不想被黑寡婦一口吞進肚子,我對八條腿的還是有些顧慮的。”

李清揚急忙搖頭,當初不知道的勇氣,只能叫做無知者無畏了吧!

“討厭,我到底幾條腿你知道嗎?曾經的你可是很瘋狂喲,現在想起來還真的很懷念。”

黑寡婦說完,對着李清揚拋了一個媚眼後,轉身向着外邊走去。

而房間裏的三個人則坐在哪裏,看着眼前,留下的資料。

“看起來這次任務結束之後,你們或許還能再續前緣。”

雲天看着對面的李清揚,這黑寡婦的實力確實很大,尤其是長得還很漂亮,和李清揚也算是郎才女貌。

“算了吧,真猜不透這個女人在想什麼,我還是老老實實的,過單身狗的生活吧!”

李清揚毫不猶豫地搖了搖頭,雖然說見到黑寡婦之後,他依舊有那種心跳的感覺。

但是物是人非,當初他以爲,對方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在得知她真實身份之後,他就不敢再有任何幻想了呢!

因爲他明白一個最簡單卻是最致命的道理,那就是黑寡婦可以爲了得到自己所想要的東西,而出賣任何,包括自己的男人。

他可不想被自己的枕邊人,當作物品一樣的出售。 很快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雲天和李清揚也都已經準備就緒。

因爲是偷襲任務,所以並沒有準備太強大的火力,誰讓他們只有兩個人。

槍聲一響,任務恐怕就會灰飛煙滅,對於槍械他們沒有太高的要求。

倒是李清揚攜帶的微型無人機,倒是不錯的偵察工具。

穿上了叢林迷彩服,戴上了戰術手套,蹬着軍靴,雲天握緊了拳頭。

山本六郎這次是首選擊斃對象,至於魔術師的話,能抓就抓,抓不到就直接擊斃。

現在已經是下午了,隨時準備出發的雲天和李清揚坐在房間裏。

至於百靈鳳這種戰鬥的時候,她自然是愛莫能助。

原本還想給他們做一個撤退掩護,但畢竟這裏人生地不熟,撤退還是由黑寡婦的人負責。

“很久都沒有大幹一場的感覺,我還是喜歡叢林的滋味。”

雲天看着身上的迷彩服,他是一個軍人,並不太適應在城市中。

只有那荒山野嶺,纔是他的場地,草木叢生的地方,也可以將他隱藏起來。

“好吧,反倒是我喜歡巷戰,這種硬碰硬的感覺,我不怎麼喜歡。”

李清揚是特工出身,自然更加的適應巷戰以及手槍的短兵相接。

這一點是從小訓練就有的項目,也算是特工和特種兵所不同之處吧。

但各有所長,也是黃泉小隊的搭建必需。

“你們一定要多加小心,恐怕稍有風吹草動的話,軍方就會趕到!”

看着山本六郎的山莊,距離市區並不遠。

雖說是隱藏於青山綠水間的山林裏,但現在對於雲天他們的搜捕可是非常嚴密。

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武裝直升機絕對會第一時間趕到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