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下不但連黃青的雙目瞪圓,就連伊洛玄也是呆立在地。

  • Home
  • Blog
  • 這下不但連黃青的雙目瞪圓,就連伊洛玄也是呆立在地。

黃青雖然早知七夜的真身是金烏,但他還為七夜早已因為營養不良而退化成了一隻普通的烏鴉,營養沒有跟上前一直都會是這個樣子。

所以現在看到七夜的金烏真身,他才會感到驚訝。

「難道是這幾天零食吃得多,營養跟上了一點?」

而洛玄衣則是無比的震撼,她認不出七夜的真身,但對於小伊的來歷她是十分清楚的。

以小伊的高貴血脈,不要說同境界的妖獸,就算是境界比小伊高的妖獸,都不敢對小伊出手。

但這隻金色的……烏鴉,無論是氣勢還是兇悍,都一點也不輸於小伊。

比起方才洛玄衣和黃青的互相試探,此刻的小伊和七夜都更象是在動真格。

小伊張嘴一吐,一道帶著驚人波動的寒冰之氣直卷七夜,沿途的虛空化作冰晶。

七夜一個晃身就靈活地避開了寒冰之氣,這道寒冰之氣直接轟在了七夜身後那守護碧落山脈的禁制光幕之上。

轟!

光幕之上盪起一陣不穩的漣漪。

七夜避開了寒冰之氣后,不甘示弱,雙翼一扇,兩道龍捲形的金黃色火焰,帶著超越靈光級的熱力,直撲小伊。

小伊更加兇悍,全身泛起冰晶守護,直接無視火焰,直衝七夜。

兩隻皆擁有無比高貴血脈的妖獸,似乎都想要置對方於死地,直接在半空之中纏鬥在一起。

而它們一邊纏鬥,竟一邊往遠離碧落山脈的北方飛去。

驚人的波動衝擊,冰火互碰的爆炸不絕。

兩者飛行的速度極快,一瞬間就要消失在天際。

「小伊!」洛玄衣回過神來之後,大喊一聲,追了上去。

黃青自然也衝天而起,跟了過去。

同一時間,怒喝聲響起。

「什麼人!?」

「是誰擅闖玄天宗的地闖!?」

山脈之內的駐地里,十多道驚人的波動伴隨怒喝聲升起。

我的婆婆世最可 這下沒有洛玄衣的鈴鐺魔音影響,小伊和七夜互斗的波動,自然也驚動了玄天宗的人。

胡長老和十多個執事長老追了出來。

「看,那是黃青。」一個執事長老指著黃青離去的背影,喊道。

「他似乎在追著前面的人……和兩隻鳥?」

這時白安也御劍而至。

「發生什麼事了!?」白安沉著臉問道。

胡長老他們卻沒有要回應白安的打算,而是紛紛御空而起,追了出去。

「一定是那個偷了天玄寒晶的賊子!黃青在追他!」

「我們也追上去!」

「沒錯,追!」

……

(第一更)

搜狗閱讀網址: ? 名門寵婚:首長的小甜心 165、陰陽相生相剋,萬物周而復始(第1/1頁)

「追偷了天玄寒晶的賊子……?」白安先是一臉迷惘,然後反應過來後面色微變。

那個賊子還真的敢來第三次?

還被黃青發現了?

萬一捉到那個賊子,然後發現真的是三聖峰的人的話……那責任豈不是落回到了他們徐州戰堂分部的頭上了。

白安也是暗罵一聲背氣,腳一跺,衝天而去,也是追了上去。

比起眾多執事長老,白安終究是實力更勝一籌,因此飛行速度也很快,用不了多久就反超胡長老他們。

白安再度提身加速,準備要一鼓作氣追趕前面兩人兩鳥時,卻傻眼地發現不論他怎樣發力,都沒有拉近與前面的距離,反而他們還不斷拋離白安。

白安雖然知道黃青是執法堂派來的,實力也不會太弱,但卻從沒想過單憑速度自己竟然就追不上他。

「怎麼可能,他可是連真傳弟子都不是!」白安目光陰沉,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消失在視野。

……

天空之中,代表來自七夜火焰的紅色光芒,和代表來小伊冰寒的藍色光芒,一直閃爍個不停。

強橫的波動爆發亦是一浪接一浪地席捲開來,難以看清現在誰佔上風。

不過無論是金烏還是冰凰,都是天空之中的霸主。

雖然是在你死我亡的纏鬥之中,但速度卻一點也不慢,就連洛玄衣和黃青,一時之間都追不上,現在只能勉強遠遠地吊著,不被甩開。

「小伊!」洛玄衣再喊道,不過並沒有得到小伊的回應。

洛玄衣的美眸之中第一次出現了焦急。

這可是這麼多年來第一次小伊完全不回應她的叫喚。

洛玄衣想出手,可是在紅色和藍色的妖力光芒遮掩之下,她怕會誤傷到小伊。

https://tw.95zongcai.com/zc/10429/ 「快叫你的烏鴉停手!」洛玄衣突然面色不善地盯著同樣飛在不遠處的黃青。

黃青攤開雙手道:「試了,沒用,跟你的小伊一樣,七夜也沒有理會我。」

他當然是在騙洛玄衣的,現在難得是一個可以觀察七夜能力的好機會,七夜不想停的話,他當然不會阻止。

當然了,如果見到七夜不夠打或者有危險的話,還是要出手分開它們的。

洛玄衣半信半疑地問道:「我怎麼沒聽到?」

「心靈感應,這種高級的溝通方式你當然不懂。」

不知不覺間,視方視野已經出現了一片大海。

這下連黃青也不知道他們去到哪裡了,更不要說第一次來徐州的洛玄衣。

七夜和小伊似乎也覺得這裡是一個十分適合決戰的最終戰場,終於沒有再亂跑。

轟!

妖力波動的碰擊而形成的巨響震耳欲聾。

這一次的爆炸亦是它們交手以來最為激烈的一次,下方的海浪受到影響,翻起千層巨浪。

赤藍色的耀眼光芒佔據了整個天空,爆炸的中央隱約傳來清脆嘹亮的鳳鳴聲和烏鴉的怒吼聲。

「難道是要分出勝負了?」黃青好奇起來,冰凰和金烏究竟誰更勝一籌?

見到眼下情況的洛玄衣終於站不住了,顯然小伊和那隻烏鴉是打出了真火,兩個血脈高貴的天空霸主決戰,必有一傷。

雖然她對小伊很有信心,不相信小伊會輸,但還是身影化作流光,朝爆炸的中央飛過去。

轟!

接連三道無形擊波猛然瀰漫開來,一道比一道強橫,特別是最後一道衝擊波,威能甚至都要超越了結丹期妖獸所能發出的力量。

縱使是洛玄衣,猝不及防之下亦得以真元護著周身,退開幾十米。

黃青微微一愣,這兩個小傢伙剛才這一下交手的餘波威能強大得有點過分了,難道七夜或者是小伊藉此突破了?

見再也沒有餘波爆發,洛玄衣又再飛了過去。

赤藍色的光芒消散,妖力平息下來。

洛玄衣止住了腳步,美眸瞪圓,愕然地看著眼前的一幕。

眼前是一個巨大的光繭,懸浮在半空之中。

圓圓的光繭由赤藍兩種光芒交匯,就像一個太極圖,奇異神秘的波動從光繭散出。

而除了這個奇異的光繭之外,亦不見小伊或七夜的蹤影。

「小伊!」洛玄衣喊了一句,沒有反應。

黃青亦飛近過來,面色有點古怪地盯著眼前這個光繭。

「這是烏鴉的什麼法術困住了小伊!?」洛玄衣十分清楚小伊會的本命法術之中,並沒有類似眼前這個光繭的存在。

她的玉掌亮起光芒,當即就準備轟向光繭。

「慢著。」黃青閃電般的速度伸出手,握向她那準備轟出的手臂。

「你敢阻我!?」洛玄衣雙目現出寒光,當即體內恐怖的真元波動就要爆發。

「你先冷靜一點,不然會傷到它們。」黃青認真地迎向洛玄衣的目光。

也不知是不是害怕黃青說的是真的,洛玄衣停止了動作。

黃青收回手,而是面色古怪地問道:「小伊是男是女?」

聽到這個突如其來的古怪問題,洛玄衣一愣。

「女的,這跟現在有什麼關係?」

黃青摸了摸下巴,想了一想,眼神更加古怪。

「你是在拖延時間!?」洛玄衣寒眉豎立。

「七夜是男的。」黃青突然道。

洛玄衣當下的反應就是想罵出聲,那是烏鴉是男是女關我屁事,這與眼前的情況有什麼關係!?

然後下一瞬間,她的神色定格。

「你看看那兩種光芒顏色,像不像個太極圖?」黃青又指向光繭。

洛玄衣俏臉僵硬地盯著光繭,半晌之後,聲音微微發顫地問道:「太極圖……你這是……什麼……什麼意思?」

同一時間,紅霞漫上她的俏臉。

黃青輕咳一聲,開口道:「正所謂陰陽相生相剋,萬物周而復始;善補陽者,必欲陰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生化無窮;善補陰者,必欲陽中求陰,則陰得陽升而泉源不竭,善治精者,能使精中生氣;善治氣者,能使氣生精……」

洛玄衣狠狠地一跺腳,寒聲道:「說人話!」

此刻她的眼神已經荒亂無比,因為她大概猜到黃青是在說什麼,卻難以置信,亦不敢相信。

黃青有點無奈,只好道:「那就是,七夜和小伊正在xxoo……」

……

(本來是想今天最少三更的,但卡了好長一段時候的文,只寫了兩更,所以明天繼續補更,中午之前盡量寫多一更。)

搜狗閱讀網址: ?166、雷淳帥(第1/1頁)

「那就是,七夜和小伊正在xxoo……」

黃青這一句宛如魔音,直接在洛玄衣的腦海中炸裂。

洛玄衣只覺前所未有地崩潰,就連舉在半空之中,本來準備隨時轟出的玉掌也不知不覺間垂下來。

所以我這一掌打下去,是在救小伊還是阻礙到小伊?

洛玄衣臉紅耳熱,不知所措地呆立原地。

周遭只有風聲和海浪聲,氣氛一度異常尷尬。

「其實呢,這神獸之間的陰陽相濟,不一定是你想的那種交|配,極有可能它們現在進入了一種奇異的沉睡狀態,只有神魂上的交融,就好像極為高級的雙修功法一樣,你知道雙修功法是什麼吧?我們大周之中就有一個叫合歡廟的宗門,當中最為有名的就是一道名為『歡天喜地陰陽大合神功』……」

「啊!」洛玄衣尖叫一聲,然後怒視黃青:「我知道什麼是雙修功法,不用你解釋!」

「哦,原來你知道。」黃青點了點頭,說道:「那你應該也清楚,這不論是對七夜和小伊都是有莫大的裨益,所以我們是不應該打斷它們,否則的話可能令它們兩都受傷。」

洛玄衣語調生硬,一字一頓道::「我知道,你可以不要再說了嗎?」

從她那起伏不定的胸脯,可以看出她此刻心情的不靜。

「好,不說了……」黃青撇撇嘴,又突然道:「不過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什麼問題?」洛玄衣咬著牙,嗓子里擠出來問道。

「如果生了小孩的話,歸誰?」

洛玄衣那本來已經漸漸回復白凈的俏臉上又再度泛起紅霞,她惡狠狠地盯著黃青。

這傢伙,一定是故意的!

見洛玄衣氣勢不斷升騰,接近暴走,猶如火山爆發前夕的真元不斷涌動,黃青攤開雙手道:「好,不說了。」

洛玄衣止住了全身差點暴走的真元,看著眼前的光繭,又犯難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