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下百里涵媛真的懵了,這鬼東西上身還真給纏住了,被詛咒的毒戒,戒毀人亡!

  • Home
  • Blog
  • 這下百里涵媛真的懵了,這鬼東西上身還真給纏住了,被詛咒的毒戒,戒毀人亡!

鬼母繇姬大廢周章地折騰,原來是怕戒指毀在我手上。 百里涵媛第一次聽鬼母繇姬說這骷骸戒指是被詛咒過的,戒指連心,如果將骷髏戒指強行拿走的話,結果將是戒毀人亡,這不駭人聽聞嗎。

這是不是鬼母繇姬使詐的鬼花招,用這戒指連心來騙我。

「騙你為何?若無詛咒取之無礙,我何以將你擄來了又不敢動手?」鬼母繇姬呼啦一下挪到百里涵媛身邊說道:「滅你如螞蟻,你之亡如放屁一樣令人無視,你當真以為自己是天使欽差?笑死人不償命吧?」

繇姬說的話令百里涵媛不免有些發顫,要不是她顧忌著骷髏戒指,當真一巴掌拍死我又有何難?

若不是聽說你能在天帝身邊待著有那麼點利用價值,鬼王鄖鷙才說要跟你交朋友,送你個骷髏戒指讓你練練以備不時之需,你還真把自己當成「天使欽差」,得瑟的不可一世了。

百里涵媛此時才想起來,我這一路走來,遭遇的都是上古邪魔鬼怪真神,再不濟也是一代名媛,自己卻不知道天高地厚地在他們面前擺譜,你是誰呀,你憑什麼跟他們糾纏。就像鬼母繇姬說的,滅了你就如滅只螞蟻,你還真以為滅了你天會塌下來嗎。

繇姬不就是想從你這裡拿走骷髏戒指嘛,你給了她不就萬事大吉了,你較這個真幹什麼,當初沒有路遇鬼王鄖鷙一時心血來潮送你個鬼戒指,人家鬼母繇姬能理睬你這麼個在地表上隨處一薅就是一大把的小丫頭片子?

「我……。」百里涵媛想就此罷手算了,繇姬愛怎麼著怎麼著。

「這樣聽話才討喜。」鬼母繇姬見百里涵媛態度有了轉變,不免喜上眉梢,紅眼圈圈消退的如同眼隱般自然,紅嘴唇里露出白白的尖牙:「你要心甘情願將此骷髏戒指轉送於我,詛咒便失效,我才有法子取之。」

百里涵媛心裡咯噔了一下,這可能是繇姬的一個圈套,骷髏戒指連心可能是事實的,強取戒毀人亡也有可能,有「自願送於他人」這樣的詛咒嗎?如果我自願放棄戒指能不能保證我生命無虞。在沒搞清楚狀況之前,決不能輕易答應繇姬的任何要求,螻蟻尚且偷生,何況我百里涵媛。

「你放開我再說。」百里涵媛讓透明絲狀體粘在石岩上極不舒服。

鬼母繇姬見百里涵媛的態度反覆,知道用這種誘惑方式拿不到骷髏戒指了,古墓驚嚇,石室困頓,地牢關押,都無法喚醒百里涵媛主動放棄的念頭,看來只有摧垮這小丫頭的意志,讓她達到求生渴望之顛峰時,才有可能促使其主動放棄骷髏戒指以換取生存的希望。

繇姬的紅眼圈一下子就擴散到耳根,一身肉坨坨迅速擴張,一雙軟手如兩把打開的骨傘,呼地一聲朝百里涵媛推出。

「哼哼!想我放你,做夢去吧!」

百里涵媛連同粘連的岩石,在鬼母繇姬掌風推動下,風馳電掣般的向後飛去,眼前馬上漆黑一片,好像人連同岩石一起被塞進了山體里去了,就像是在古老的掘礦坑道里的小軌道上滑行一樣,顛顛簸簸,上上下下,左旋右拐,失重感不斷襲來,有一種極度噁心想嘔吐的感覺。

叭唧一聲巨響,百里涵媛連同岩石一起停住了,片刻后發現人與岩石同時向下墜落,腿腳感覺是到了冰涼的水域里了。

水已經淹沒了頭頂,百里涵媛沒防備這一招,嗆了一口水,睜眼看時人已經在水底,清悠悠的什麼也看不清。就在她快憋不住氣的時候,那粘著她的岩石就像是塊塑料泡沫一樣帶著她浮出了水面。

百里涵媛這時才發現自己已經到了一個四面懸崖峭壁之間的小水潭裡來了。峭壁直上直下,如同鐵筒般的高聳著,只看的到一面鏡子一樣的灰濛濛的天空蓋於頂端,不用說人上不去,就是鳥也飛不出去。

「死八婆!你把我困在這鬼地方來幹什麼!」百里涵媛想鬼母繇姬肯定就在附近。

「你在這萬丈冥井裡泡著吧,此處乃冥界極寒之地,能挨過幾時便要看你的造化了。何時想通了何時我再來,當下我還得跟我當家的一起再尋尋你的下落!哈哈!走啰!」懸崖頂端響起了鬼母繇姬嗲嗲而飄遠的聲音。

「你別走!死八婆!放我出去!」

百里涵媛扯著嗓門喊叫了幾遍,再也沒有繇姬的聲音,只有她自己的喊聲在這深淵中回蕩。

這水潭真的是萬丈深井,一汪清泉沒見源頭也不見流走,碧清的潭水也不知道有多深,不見潭底,只見峭壁的倒影和一鏡天空在水裡蕩漾著。

百里涵媛在水潭裡折騰了一圈,潭的周圍竟然沒有一處可立腳之地,要不是粘著她的岩石飄浮著的話,她早已沉入潭底。

百里涵媛想不明白,鬼母繇姬來來回回折騰了我一圈,鬼王鄖鷙就沒有丁點感應嗎?我剛進入冥界他就知我到來,鬼母繇姬總不至於在冥界之外倒騰我吧,難道被鬼母繇姬幾句花言巧語就騙的暈頭轉向,就無法感知我在哪兒了。

鬼母繇姬為了折磨我,不斷地更換地點,可能也是為了避免給鬼王鄖鷙感知到我在哪裡。鬼母為了得到骷髏戒指這樣不遺餘力,看來這骷髏戒指還是不能輕易讓繇姬得到,在鬼王鄖鷙的地盤上,只要我堅持住,相信總會出現轉機的,到時候我看你繇姬怎麼收場。

百里涵媛想到這些,心裡也安靜了許多。可是就在這時,她感覺到了這裡溫差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剛剛進來時感覺這水潭裡的水寒冷刺骨,但還是能夠忍受,現在發現這水面不斷地冰化,腿腳移動開始困難了。才幾分鐘時間,這水潭就成了冰潭,白花花的冰淋不斷地增加,開始是到她的胸部,再後來就往頭上增添,最後把她整個人給包裹了起來,人已經完全給凍住了,在冰凍中的她沒多久就進入昏迷狀態。

百里涵媛剛進入昏睡狀態時,她的寵物扣子就出現了,扣子朝百里涵媛口中吹了一口氣后,就從里往外拚命地摳挖冰體,將冰體摳出一條小通道后,扣子從通道中爬了出來。

「主人,你可不能睡著啊!」

有了扣子摳出來的小通道,百里涵媛才得以恢復呼吸,聽到扣子說話,就蘇醒了過來。

「扣子,是你啊,你怎麼才出現啊。」

「還問我呢,你一直沒有喚醒我,剛才是冷的我受不了才被迫出來的。」

「你要我喚醒嗎?」

「你不喚醒我,我怎麼知道你什麼時候需要我呀?」

「那以後你就會隨時隨地在我跟前了?」

「看你需要吧,逛街我可不陪你。這裡真冷!」

「你能從這裡出去嗎?」

「我試試。」

扣子說后就跳到峭壁試著往上爬,才爬到三分之一高度,一個跟頭栽了下來。好在它體態輕盈,飄落在冰面上,爬起來又往上爬,結果還是一樣摔了下來。

「扣子,不行就別再爬了。」

「太滑了,沒抓手上不去,我力氣不夠。」

扣子仰頭看了一下崖頂的天幕,搖搖頭跳到裹著百里涵媛的冰體上。

「這裡太冷,主人再不想辦法就要被凍僵的。」

「我知道。噫?扣子你看那是什麼?」

聽百里涵媛一說,扣子也看到了有一條青藤從懸崖頂上往下不斷地延伸著,不大一會兒時間,那青藤就快到一半崖壁了。

「我看看去!」

扣子跳到懸崖壁上,朝著青藤方向爬去,它抓到了青藤,沿著綠藤快速向崖頂爬去。

「扣子!到頂了嗎?」

沒有見扣子身影,也沒聽見它回話,不會是鬼母繇姬玩什麼花樣把扣子給擄了去吧。百里涵媛心裡很著急,眼巴巴地望著崖頂。好大一會兒,扣子出現了,嗤溜溜地從綠藤滑下,顯得異常興奮。

「主人,你有救了!」

百里涵媛看到扣子返回,已經喜出望外,又聽扣子說有救了,竟然喜極而泣。

「怎麼說?」

「崖頂上有位你的朋友來救你,放下這藤條讓你爬上去。」

「他怎麼不下來?」

「他問我你在這的情況,他說他下來了就怕上不去,頂上得有人守著。」

百里涵媛想,朋友還能有誰,肯定是鬼王鄖鷙已經感知到我在這裡,所以就偷偷摸摸跑來救我,看來鬼王也有些懼內,怕鬼母知道他來搭救我后吃不消繇姬瞎折騰。但是憑鬼王鄖鷙修為,這冥井也不敢下來,真有這麼玄乎嗎?

「問題是我怎麼出這冰窟呢。」

「能噴火就好了。」扣子也想不到好辦法。

「火?我怎麼把這招給忘了!」

這都是給鬼母繇姬給鬧的,來來往往地總在陰暗角落裡徘徊,竟然忘了自己身上還有火神禍害灌輸的玄火功法,這不就是鬼功的尅星嗎?

百里涵媛馬上聚精會神,氣沉丹田,猛吸一口氣后,口中立即生成火焰一團,沿著扣子原來摳通的通道,呼哧一下噴出,冰淋馬上融化出一個大洞。緊接著她口手並用,哧哧咔咔,三下五除二就把包裹她的冰體融化的一乾二淨。

「主人你好厲害。」扣子高興的上竄下跳,馬上把已經降落到冰面上的青藤拉過遞給了百里涵媛:「這下子可難不倒我們了!」 在寵物扣子的提醒下,百里涵媛用玄火將包裹著自己的冰淋體給融化開來,連同原來粘連身上的白絲體也一併消失了。

「扣子,我先上去,再放藤下來。」

百里涵媛有些急不可耐,接過扣子遞過來的青藤,鉚足了勁奮力向上爬去,心想只要能離開這鬼井,以後的事就好辦多了。

眼看就要爬過懸崖絕壁的三分之二了,再加把勁就能達到崖頂。怎麼跟鬼王鄖鷙敘述這些天來的遭遇呢。當然要看鬼王的態度再定,若他有意偏袒鬼母繇姬不深究,這種可能是完全存在的,鬼母畢竟是他的內人,內人為了得到他的東西讓我這個外人吃點苦頭,是情有可原的。

如果是預料中的情形,我也不能把事情說的太絕,只要自己順順噹噹離開冥界,被鬼母繇姬這樣的頂級鬼頭虐待了一把,說起來也不丟份。

百里涵媛正在思索著如何面對崖頂上的鬼王鄖鷙,青藤突然從崖頂上鬆開了,百里涵媛連同青藤一起從高處墜落,好在她多少也是知道提氣輕功之人,摔倒在冰面上尚不足以成為肉餅。

「什麼情況?」扣子跑上前來不知道如何是好。

周圍一片寂靜。

百里涵媛從冰面上爬起,倒騰了一下自己全身並無大礙,就眼睛直直盯著崖頂上看。心想鬼王鄖鷙一不留神青藤脫手,這會兒應該出現在崖頂上說明下原因吧。

靜候半天沒見崖頂有任何反應。

「上面有人嗎?」

百里涵媛不甘心逃生的希望就這樣草草收場。

「哈呀,還能叫喚,我真是小瞧了你,看來還得凍你個三五日才會求我將你撈上來。」崖頂沒出現鬼王鄖鷙的身影,卻想起了鬼母繇姬嗲嗲的聲音。

百里涵媛聽到鬼母繇姬的嗲聲,就想起來自己剛才考慮的沒錯,鬼王鄖鷙也不敢為了我這外人跟鬼母撕破臉,肯定是發覺鬼母繇姬到來情急之下才不得不鬆開手中的青藤。

「死八婆,你把我困在這裡,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不給你凍死也給你憋死。快放我出去!」多少也配合下,省得鬼母繇姬發覺有人來搭救過,再換個地方關押就更麻煩了。

「放你出去?這麼高這麼陡的地方,我也不敢下去。你還是老實待著吧。我當家的說了,搜遍整個冥界也找不著你,說不定給那些不受管束的吸了,真的如此也便作罷,我冥界可沒讓天庭派什麼欽差。哈哈,要想活就心甘情願地摘下戒指,老娘再考慮是否跟當家說說,幫你求個情讓你返回天庭。」

看來鬼母繇姬為了得骷髏戒指有些不擇手段了,看樣子如果主動放棄骷髏戒指真的會沒命。

「死八婆,你想多別想,你老公給了我這骷髏戒指你還沒鬧明白嗎?」

「明白何事?」

「這還想不明白?在鄖鷙眼中我比你重要,等我哪天發達了,你的鬼母位置可就不保嚕。趁現在你對我好點,到時候我讓鄖鷙不要碾碎你的屍骨,讓你去凡間投胎轉世做頭老母豬什麼的,不是挺好?」說謊不納稅,我就不信我百里涵媛說謊吹牛比不上你這老古董。

在崖頂上的鬼母繇姬真的是給氣的不行,你想她跟鬼王鄖鷙開天闢地以來就在一起,共同把持著冥界這麼久遠,有鬼王鄖鷙才有鬼母繇姬,誰敢在她和鬼王之間拂塵揚沙說三道四,那不是活膩了自尋死路嗎。可就是冥井之下的這麼個凡胎俗物,竟然讓死當家心甘情願將自己心儀一輩子的骷髏戒指送給了她,要不是這骷髏戒指有這麼個詛咒,一巴掌拍了又有何難。

這一次鬼母繇姬沒有吐血,也沒有膨脹變形,而是揮動著她那軟骨雙臂,掀起陰風陣陣,攪動樹倒草眠,昏天暗地。隨著陰風陣陣的到來,半空中飛翔著如鳥而來的無數白骨頭顱,骷髏頭如蝗蟲一般朝冥井下飛去。

「我讓你嘴硬,嘗嘗這骷髏毒雨的滋味吧!」

百里涵媛正在得意剛才自己的毒舌,一定會讓鬼母繇姬氣得再次吐血昏厥過去不可,崖頂上半天沒反應,肯定是氣昏了的鬼母倒地起不來了。抬頭正看著崖頂上有什麼變化,卻發現一群群白鳥一樣的東西紛紛落下,左躲右閃地才沒被砸中,不一會兒水潭冰面上就堆滿了白森的骷髏頭骨,鬼母繇姬分明說過這是骷髏毒雨,原來這骷骸頭一落地后,就從眼鼻嘴四孔中冒出嗞嗞作響的白煙來,不一會兒瀰漫開來的白煙就遮蓋了整個冰面,人的下半身已經淹沒在白霧裡。

白煙有毒,扣子有點暈乎。

「扣子,快進我袖籠!」

妖孽鬼相公 扣子見說就跳上百里涵媛身上,抖嗦嗦地鑽進袖籠里去了。

「死八婆,再多拋些下來!再墊上一些我就可以上來了!」

百里涵媛知道這白煙劇毒,再挨些時間就會中毒倒下,到時候可就不曉得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鬼母繇姬聽到百里涵媛在冥井底下還大聲叫喊,她想不到冰凍了這麼長時辰沒把這小丫頭片子給凍僵,這骷髏頭毒雨也不見有效果,難道這小丫頭不懼嚴寒百毒不侵嗎?心中有了疑慮,手裡也就停歇了下來。

百里涵媛用手臂護著嘴巴,抬頭髮現骷髏明顯減少飄落,心喜自己剛才情急之下說的話看來見效,鬼母繇姬還真以為再墊些骷髏頭我就能上去,也不想想,要將這冥井坑填滿,搬座骷髏山來不見得夠用。

不好!一隻特大的骷髏直接朝百里涵媛砸來。

百里涵媛本能地用手臂來遮擋護著自己的腦袋。

骷髏頭不偏不移地砸在百里涵媛的手腕上,鑽心的疼痛立即傳導到她的全身,一陣頭暈,向前搖搖晃晃的斜跨了幾步,差點摔倒在地。

百里涵媛被骷髏頭砸中的手腕上閃了幾閃后,石珠手鏈顯現了,石珠手鏈不僅顯現而且變得越來越大,每顆石珠都發出耀眼的紅光,轉著圈地百里涵媛身體上遊走,轉速越來越快,不大一會兒百里涵媛整個人被紅光包裹著,並冉冉升起。

百里涵媛見此情形,心裡無比激動,這石珠手鏈還有避毒飛升功效。

「扣子,你看!」

「哇!好好玩吶。」

百里涵媛興奮之餘,考慮到這石珠手鏈就這樣帶著自己飛升上去,被那鬼母繇姬發現了,肯定又是一場惡戰,自己又打不過她,重新給她扔下來或者又關押到其他地方去就麻煩大了,到時候她就會防著石珠手鏈這一手。

石珠手鏈遇強擊遇毒侵會呈現護體和飛升功能,但這能不能操控呢。

想到這裡,百里涵媛就動了動戴著石珠手鏈的手腕,手腕上舉,則石珠手鏈發光體上升,手腕下移,發光體也裹著人向下,手腕橫著,發光體就橫著,只要手腕移動就能操控石珠手鏈發光體,這下就可以懸挂在空中不上不下了。

回頭看腳底下已經被濃濃的白煙覆蓋著了整個水潭冰面,若不是這石珠手鏈,人早已淹沒在毒煙中,想想都讓心裡發毛。

「百里姑娘,你還在嗎?」有人輕聲在崖頂發問。

百里涵媛第一時間想到,別是鬼母繇姬裝腔作勢來試探我的情況,還是沉默好。

「百里姑娘,繇姬已走,你無礙吧?」

再聽說話聲,並不是鬼母要捉弄自己,可能是另有其人。

「扣子,你聽聽是放下青藤的那人說話嗎?」百里涵媛輕聲問扣子證實一下是不是來營救自己的人。

「好像是。」

百里涵媛這才大聲發問:「繇姬真的走了!」

「她被你氣著飄走了,可能找鬼王發飈去了!」

「那好,我就上來!」

「你等著,我再去尋根藤條放下去。」

「不用,我這就上來。」

百里涵媛在石珠手鏈發光體的包裹著,紅丹丹地冥井崖頂上閃亮出現,映照著崖頂紅紅火火一大片。

這懸崖頂端的景緻現在才呈現在百里涵媛面前,她在冥井底部的時候曾想像這崖頂上肯定是連綿不斷此起彼伏一峰更比一峰高的山峰之間,一個寬敞的四周茂密叢林掩映下的大場地。

當她落腳在此崖頂時卻驚訝不已,看見的是不足一個藍球場大小的凹凸不平的小平台,這是一座如蠟燭一樣高聳入雲的大石峰,石峰非常突兀又十分壯觀地出現在群峰之中,群峰在石峰的周邊呈現出來起伏有致非常平緩的景象。

「百里姑娘,我們快些離開此地。」百里涵媛雙腳一落地,西楚霸王項羽就上前急切地說道。

「怎麼會是你?」百里涵媛比剛才發現崖頂險峻還要來的驚?幾分。

「是他,剛才放青藤之人。」扣子在旁證實地說道。

「說你貪玩走丟之,我便是不信,疑為繇姬使壞,繇姬離開鬼王鄖鷙跟前便事跟蹤,跟到此地發現她與你言語才知她將你丟棄冥井之下。」

「那你為什麼不下去救我?」

「此冥井之深無法知曉,連鬼王鄖鷙也不敢輕易下去,就如天方有多高,夜潭有多深無人知曉一般。只有繇姬一人能上下冥井。」

百里涵媛聽項羽這樣一說,心裡就發毛,好懸:「鬼王不懷疑我被繇姬藏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