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也太霸道了!

  • Home
  • Blog
  • 這也太霸道了!

「你不能這樣,你這樣會遭到聯盟的攻擊的!」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一個人,對秦毅說道。

然而秦毅卻嘴角一笑,淡淡道:「你還跟我提聯盟?」

話音剛落,青芒一閃,那個人當場躺在了地上,所有人看著那突然死去的人心頭都是一緊,這證明什麼,這證明秦毅真的會殺人!

「給你們一點考慮的時間,我能力不夠,這束縛陣再過過就會慢慢變小到消失,最後是什麼結果你們也應該清楚吧。」

可以說秦毅這是赤赤裸裸的報復,然後秦毅將仙女宗和其他之前因為陣法大賽已經給過自己東西的人拉了出來對他們說道:「夏族是你們陣法宗門的眼中釘肉中刺我也能理解,所以你們回去吧,不過以後夏族和幻彤陣閣都會有我,你們就不要來了。」

仙女宗大長老和武靈郡郡主聽聞,點了點頭就離開了,走的時候武郡主看了一眼秦毅,心中五穀雜陳,原先自己還想著能夠收服秦毅,不過現在看來,兩個人已經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了,自己還有什麼資格去和他說想要收服的事情?

送走了這些門派,秦毅就帶著幻彤陣閣剩存的三名長老和千尋已經夏族族和大長老來到了完好無損的夏族大殿中。

「秦毅,你剛剛找那些人要這麼都的物資幹什麼?」

眾人走到大殿裡面,千尋問出了幾乎是所有人的疑問,其實之前幻彤陣閣的大長老已經想到了秦毅留下他們這些人的目的,但是沒想到這一次竟然要了這麼多,如果有宗門真的給了,那他們的發展至少要慢下來百年。

然而這時,秦毅卻是一臉的笑容,環視著大傢伙緩緩說道:「我其實是想搞一個宗門,將仙女宗和幻彤陣閣的這片空地打通,新建一個超級宗門!」 什麼?建一個超級大宗門,並且還把幻彤陣閣和夏族的兩個地方打通了,這也太異想天開了吧,但是眾人看到秦毅臉上堅毅的目光也不像是騙人的,但是這個想法讓人聽上去簡直太不無法接受了。

「那秦毅你有什麼計劃嗎?」夏族族長問道。

說實話,無論是夏族還是幻彤陣閣對於合併這件事情都不反感,通過那天共同個抵抗那東西,兩個門派的人就應該一條心了。

「我沒有什麼計劃,但是咱們只要開挖就行了,如果有誰敢阻止,那就給他上一課!」說著秦毅舉起了自己的拳頭,眾人看了一臉黑線,秦毅的樣子看來一定是要打架到底了。

隨後一群人商量了一下怎麼新建宗門的事情,大體就是先讓兩個宗門的弟子見上一面,之後,就可以找一下工匠開始建造了,至於錢這一塊,秦毅則是大包大攬的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反正也有那些宗門送來的東西,材料錢還能沒有?

商量完這個事情,秦毅走出去,看到那群人對陣法越來越小的恐懼,終於在看到秦毅的那一刻大聲的哭喊:「我們答應你,我們答應你!你快讓陣法停下來。」

看著這群人不見棺材不落淚的樣子,秦毅心中冷笑一聲大手一揮讓陣法停了下來,淡淡的說道:「給你們一天時間,立刻想辦法聯絡宗門,讓他們把東西送過來,否則這陣法控制不了,我也沒辦法了。」

說完,秦毅就離開了,來到大殿和夏族族長以及大長老道別,跟著幾位幻彤陣閣的幾位長老回去了,然而當大家要離開的時候,想起了那死去的四個長老,不禁有些痛心。

「我可以讓他們復活。」

忽然,那怪物在旁邊說了一句話,讓眾人都愣了一下。

「怪物快說,怎麼能讓他們復活?」秦毅急切的問道,因為他知道黑大叔可以用嘴吞掉人的靈魂,保存靈魂就可以找到新的軀體,讓這個人起死回生,但是很顯然這個大怪物是不可能在之前想這麼多的,所以說他到底有什麼辦法?

於是這怪物就好像是找到了秦毅的弱點一樣,竟然露出一副高傲的樣子。

秦毅見到怪物的狀態后,咬了咬牙,手上再次出現了青光威脅道:「別給我賣關子,快點說。」

那怪物見到自己不能消除的青光之後,嚇得渾身發抖,眾人看到了之後不禁覺得有些搞笑,這剛剛還是不可一世的怪物,在秦毅手中竟然變成了一副膽小樣子,真的是一物降一物啊。

「別別別,我說,我常年在地下發展,嗅到了一絲不知道在地下的哪個位置,有一處還靈石的存在,這種石頭可以恢復人的靈智,只要將死去的人魂魄恢復了,用你的青芒就可以恢復他們肉身上的傷,這樣就好了。」

聽完怪物說完秦毅陷入了深深的沉思,這個方法對幾位死去的長老肯定是有用的,但是對月靈真的可以嗎?他可沒有忘記自己身上那個小兔子的紋身。

在自己最為難的時候,是月靈變成了紋身,賦予自己力量讓自己脫離險境的。

於是秦毅看著怪物問道:「那如果不是人類被你殺死的,而是一隻靈物,化成了一道紋身怎麼辦?」

聽秦毅這麼一問,其他人顯得有些奇怪但是怪物還是一愣,看著秦毅那表情似笑非笑的說道:「嘿嘿,你這個人有了桃花運還不少,竟然還有妹子竟然能為你付出這麼多。」

怪物的一番話讓眾人聽了個雲里霧裡,不過秦毅卻是皺了皺眉頭的說道:「去去去,趕緊回答我,別感嘆這麼多。」

其他人看著秦毅的這個反應,也知道這裡面一定有事,不過現在很顯然不是問秦毅的好時機,那怪物也看到秦毅有些生氣了,便沒再說些去,而是淡淡的說道:「你說的那種情況還靈石完全可以,不用擔心,直接用在紋身上就可以。」

聞言,秦毅點了點頭,然後和長老和千尋他們離開了夏族,至於怪物,秦毅管他叫球球,覺得這樣比較可愛一點,可以遮住一些他這龐大得體型,不過一聽到這個名字之後,球球表示非常拒絕,還給秦毅展示了自己可以變小的樣子,但是秦毅壓根不理他,一口咬定,他以後就叫球球。

怪物沒辦法,只好屈服了這個稱呼。

一群人來到回到幻彤陣閣之後,一群弟子們看到少了兩個長老回來,都心心挂念,何雲、歐陽精和鐵頭三個人看到秦毅回來之後顯得非常激動,很顯然他們已經聽說了之前秦毅在夏族遇到的事情,不過因為要看家的緣故所以沒有去。

「大師兄,你終於回來了,聽到仙女說了你那邊的情況我都想要去幫忙了。」鐵頭一下子迎了上來,真切的說道。

秦毅看著鐵頭關心自己的樣子,笑道:「哈哈,我沒事,你不用擔心。」

隨後大傢伙也知道了那怪物被秦毅馴服成為了寵物,也聽說了有東西可以直接復活兩位死去的長老,不過等秦毅說完之後,鐵頭說道:「大師兄,你剛剛說的是還靈石?」

秦毅聞言疑惑的點了點頭說道:「對,怎麼?你知道哪裡有?」

如果鐵頭真的知道哪裡有,可以說這是一個非常好的事情了,因為之前球球說自己在地下感受到了還靈石這種東西,但是也不確定到底哪裡有,這個消息可以說是讓秦毅患得患失,不過現在有了鐵頭知道的可能性,讓自己興奮不已。

「是的,大師兄,其實我早就想跟你說這個事情了,今天聽你提起我才有機會說。」鐵頭認真的說道。

秦毅一聽,立刻神情嚴肅聽著。

「你說。」

「其實我第一眼認真看到你的是時候,就發現了你身上的那個靈物紋身,所以……」鐵頭還沒認真的說完,就被秦毅不斷的咳嗽聲給打斷了。

「咳咳咳,那個我今天身體不舒服,先不要說了。」說完,秦毅就逃似的離開了這裡回到了房間中。

回到房間之後的秦毅,看了看自己這一次的收穫,看了看手上的手環基本上可以扔掉了,自己現在有青芒根本用不上真元了,不得不說,自己這一次想要去夏族要兩個爐鼎最後雖然沒要來,但是還回來的東西也太好了吧。

「秦毅,他們都說的那個紋身我能知道嗎?」這時,忽然秦毅身後傳來了千尋的聲音,千尋小心翼翼的看著秦毅,他從來沒有見過秦毅肩上的這個東西,也許是因為秦毅並沒想給自己看到,所以從來也沒有給自己看,但是她是真的忍不住好奇心,尤其是那個怪物說的那句話。

秦毅聽到千尋詢問自己,心中一顫,其實他不想刻意隱瞞,但是每次睡覺的時候,那東西都會逐漸變小,好像是自己知道不要被別人看到一樣,所以秦毅覺得也許是月靈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所以才刻意的隱藏了,而秦毅也就沒說。

千尋見秦毅半天不說話,以為是秦毅不想說,於是便退了回去,千尋離開秦毅微微嘆了口氣,字眼自語的說道:「唉,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說對你好,還是不說對你還,只希望你能不要放在心上吧。」

隨後門再一次被開啟,而這一次進來的卻似鐵頭了。

「什麼事?」

「大師兄那個有還靈石的地方我查了一下,再過五天正是那裡開啟的地方,咱們如果去到那裡,說不定能搞來你需要的東西。」

聞言,秦毅心動問道:「那是什麼地方?」

「巫山淵洞」 「巫山淵洞?」

「很久以前,巫山淵洞還是屬於我們幻彤陣閣的地界。可是經歷過這麼多年的發展后,早就已經被聯盟的勢力所霸佔了。而且,我打聽到最近巫山淵洞似乎有些異獸在涌動。可能會有什麼靈物出土,所以如果我們要過去的話,肯定會遇上別的大勢力。這……」

「作為我的手下,做事不要這麼畏首畏尾的。我說過,擋我道者,殺無赦!」他秦毅從來沒有怕過誰,就算在這裡卧虎藏龍得更多,可是那又如何?

「那我們準備什麼時候出發呢?」對於秦毅的話,鐵頭選擇信服!

「今天經歷了這些事情,大家先好好回去休息吧。我們明天就出發。」回頭看了看身邊一臉倦容的千尋,秦毅閃過一絲心疼。

對於想要做的事情,秦毅沒有拖拖拉拉的習慣,更何況還是關係到人命的呢?

總裁狂寵軟萌妻 但是,既然千尋都表現得這麼累了,別的的弟子只怕會更經不起折騰。所以還是讓大家休息整頓一下再出發吧。

「你們每個堂主也利用今天晚上,好好挑選一些弟子,和我們一起前往巫山淵洞。」雖然他想要救人的新是迫切的,可是不管怎樣他的目標是建立一個超級宗門。

那麼門下的弟子如今的這種實力拿出去,只怕是有些撐不起檯面。所以,有機會讓他們出去鍛煉一下的話,還是不要錯過!

眾人齊齊點頭,隨後四散開去。

秦毅獨自坐在房間裡面,看著手上青色的印記。雖然知道這東西是他自己形成的新力量。而且還很強橫,將來是能夠和秦魔帝一戰的力量。而且,今天他也確實將這種力量投入到了戰場中去,殺傷力是不言而喻的。

可是,就今天這種場面的戰鬥,還是沒法將他這種力量完全釋放出來。所以,他需要一場更大的廝殺來體驗自己的力量。也只有真正體驗了這力量的強橫了之後,他才能跟好的去發揮這力量。而這一次巫山淵洞之行,無疑會是一次好機會。

夜過得很快,夏族的廣場上早就密密麻麻的全是人頭了。

秦毅看著這些弟子:「在場的諸位,這次行動由我來指揮。所以我希望各位的一切行動能夠聽從指揮!否則,我的手段你們應該清楚。」

「你一個真元都沒有的凡人而已,憑什麼帶領我們?」突然人群中有人發出了抗議的聲音:「你昨天的表現不過是運氣好,或者是身上有什麼厲害的武器而已,想要帶領我們就必須要有真正的實力!」

秦毅眼睛微微眯在一起,運氣?

嚇……

鐵頭長長的嘆了口氣,運氣?你他娘的運氣nb怎麼不運氣幾個給我看看?

「你叫什麼名字?」

「吳連!」吳連鼻孔朝天的說出自己的名字。

開玩笑,他可是夏族的言玉分堂數一數二的天才。對於秦毅,他可是從秦毅成為首席大弟子的時候就是十二萬分的不滿了。只不過是一直沒有機會說出來而已。

而現在……哼!

「那你覺得在場的諸位誰有能力來帶領此次行動呢?」秦毅嘴角帶著一絲玩味的笑容,笑看著吳連。

「行……」夏族長也是為這個膽大妄為的弟子默默的捏了一把冷汗。剛想要開口組織這一切的時候卻被秦毅阻止了下來。

「沒關係,現在你不管是想說什麼,都放心大膽的說出來。因為,錯過了這一次機會,你可能就不能再說了。」

秦毅知道,他這個突如其來的首席大弟子讓很多人感覺到不滿意。尤其是那些自認為有點兒天賦的人,更是對他新生不滿。

過去他並不在乎這種種,只要這些人別撞在他的槍口上,他就可以無所謂。可是,現在他想要建立一個強勢的宗門,那麼人心渙散他還怎麼去統領?再加上這次行動肯定會有需要人員調動的時候,他可不想臨時解決這些事情。

「我是我們言玉堂數一數二的天才,就由我來迎戰你吧。去過你輸了,就要讓出領導權!」

「那如果是你輸了呢?」

「開什麼玩笑?」吳連一聲呲笑,忽然越身而起,調動真元包裹著自己,猛然對著秦毅發出攻擊:「擒靈爪!」

「滋滋,吳連的天賦可是數一數二的啊!這次這個秦毅總算是遇上一個硬茬了。也好讓他清楚的認識一下自己。別總認為自己有多了不起,還想帶領我們,也不看看自己算哪根蔥哪根蒜啊??」

「就是,早就看他不順眼了。要是吳連不出手,我都要出手了!」

……

秦毅淡然一笑,電光火石之間一抹黑影閃爍,便來到了吳連的跟前。

吳連忽然感覺到眼前一黑,喉頭泛甜。再睜開眼時,便看到了秦毅那近在咫尺的臉。吳連不可置信的看著秦毅,明明他就沒有感受到對方身上有真元波動。可是,為什麼速度會這麼快?

秦毅猛然飛身站立於高空之上,運用起身上青色的光芒將自己包裹起來,並在同一時間朝著周圍所有的人施壓,猶如神明一般:「這就是你們質疑我的下場!」

一時之間,場上所有人哀嚎遍野。

「怎麼會這樣?他明明是一個沒有真元的凡人啊!這是哪兒來的威壓?」

眾人在秦毅的威壓下感覺到了呼吸困難,甚至於有一些實力比較薄弱的人已經在秦毅的威壓下倒在了地上,口中更是溢出了鮮血。

「秦毅你快住手!」大長老看見地下慘狀,滿臉的焦急模樣。

這些弟子可都是他們夏族的未來啊,以秦毅的脾氣要是真把他惹火了,完全有可能他會讓這裡所有的人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啊!

「現在還有人認為我是徒有其表、拿著雞毛當寧建不夠資格擔任首席大弟子或者是不夠資格領導你們嗎?」秦毅再次加重了威壓,今天他一定要讓眼前的這些傢伙看清楚他們應該臣服的人。

「不認為,不認為!」

「不敢了!」

「都聽你的!」

看著眼前的效果,秦毅十分滿意。所以釋放的威壓也在逐漸的減少。

看著緩緩從地上做起來的弟子,族長和大長老都暗暗地鬆了一口氣。

還好!!!

「哼,你們這群沒有骨氣的傢伙!」隨著威壓的減少,吳連也沒有那麼痛苦了。看著眼前的秦毅,吳連眼中有一閃而過的狠厲:「我不管你今天是用的是什麼妖術,遇上我你裝逼的日子也就結束了!」

忽然,吳連拿出身上的靈器注入自己的真元,對準秦毅發起攻擊。廣場上的人再次驚訝的看向秦毅他們。

可是,就在他一切動作剛準備到一般的時候,卻忽然戛然而止。下一刻,吳連的身體就如同漏了氣的皮球一樣殘敗。秦毅不屑的一聲冷哼,隨後鬆開了手。而吳連,就這麼直直的墜落在地上。

「快閃開!」

廣場上的人都是一陣驚慌,急忙閃開。

這是一個沒有真元的人能夠發出來的攻擊嗎?這也太他娘的假了吧!

還是說,真元真的可以沒有什麼用?這可讓他們這些早就已經修鍊出真元的人情何以堪啊?

「給你們半個時辰的時間,趕緊整理好現在的狀態,我們即刻出發!」秦毅淡定自若的落地,似乎眼前的這一切都跟他沒關係一樣。

「可是他們現在的狀況……」族長上前看著秦毅,想要說些什麼,可是卻又不知道啊應該要如何開口。

「分了吧!」秦毅看穿了族長的心思,隨手就扔出了好幾瓶丹藥:「帳就記在族長哪兒吧!」

族長嘴角狠狠的一陣抽動,果然天下是沒有白吃的午餐啊!

眾人結果秦毅扔出的東西,大喜若狂。

「丹藥!」

「是啊,丹藥!」

沒想到這麼珍貴的東西,居然能說給就給!而且還一次性給了這麼多!

「你沒有受傷吧?」秦毅一回頭,便看見千尋眼中星星點點的看著自己。

「你就這麼不相信我?」他的實力,就算是沒有真元又如何? 搶婚老公別索愛 這種小魚小蝦在他的面前不過螻蟻一般,有什麼好擔心的?

只是這個女人怎麼就是千千萬萬個不願意相信自己的男人呢?

但是不管怎樣,秦毅的心裏面終究還是甜甜的。從來到這片大陸以後,他就是孑然一身的。如今孤獨管了,忽然有這麼一個人關心你著自己,似乎也還不錯。

秦毅伸手摸了摸千尋的額頭,眼底的溫柔似乎能融化這世間一切艱難險阻。

仙女宗的長老看見兩人的互動都各懷心事的笑了,而剛剛才被秦毅壓制了的女弟子們,此刻均酸酸的盯著秦毅和千尋的互動。

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天作之合了吧? https://tw.95zongcai.com/zc/51877/ 若那個女子是自己,那該是一種怎樣的幸運啊? 涼風陣陣吹過,一群人浩浩湯湯的行走在懸崖峭壁邊沿。為首的秦毅隨手退去自己的外頭搭在千尋的身上。

「謝謝!」千尋驚訝的抬頭看著秦毅,眼中儘是驚喜。原來,秦毅竟然是這麼細膩的一個男人,這隻怕是任何一個和他相處過的女子都會淪陷的吧?畢竟,這麼優秀一個男人。

「是我多此一舉了!」只是最近千尋給他的感覺讓他莫名的想起了小小,所以剛剛才會想要照顧她。但是,他卻忽略了千尋是一個修真者。這點兒寒冷在她這裡,應該是難登大雅之堂的。

「哼,我還以為是什麼厲害的宗門呢,居然是你們這群螻蟻一般的夏族人。你們居然也敢來這個地方?」忽然,前方飄來一個尖銳的聲音:「千尋?你怎麼也跟在夏族的隊伍中啊?」

迎面走來一個紅衣女子,眉間盡然是驕傲。看著眼前的人,就如同看著螻蟻一般,無盡的優越感讓她鼻孔朝天:「哦,我算是想起來了。這堂堂仙女宗的首席弟子,饑渴難耐居然找了一個沒有任何真元的男人來安撫自己那顆寂寞了多年的心。滋滋,還真是……」

停頓了一下,紅衣女子上下打量了秦毅一番不屑道:「你應該就是那個軟男吧?」

「我軟不軟你要不要親自來試試啊?」秦毅玩味的看著眼前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