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也是一直以來余時對付物鏡對手的最強手段,如果不是這個手段還需要很多人來配合,特別是需要擁有空間能力的修鍊者來配合,余時也不會僅僅是綉紅色邊了……余時的能力是比空間天道還要稀有的時間天道,時間天道很強又很弱,全看修鍊者如何運用和領悟了,不過時間天道沒有像善良天道那麼極端,只是時間天道太過玄奧,想要領悟到深處是非常有難度的。

  • Home
  • Blog
  • 這也是一直以來余時對付物鏡對手的最強手段,如果不是這個手段還需要很多人來配合,特別是需要擁有空間能力的修鍊者來配合,余時也不會僅僅是綉紅色邊了……余時的能力是比空間天道還要稀有的時間天道,時間天道很強又很弱,全看修鍊者如何運用和領悟了,不過時間天道沒有像善良天道那麼極端,只是時間天道太過玄奧,想要領悟到深處是非常有難度的。

余時再不甘心此刻也不能繼續做什麼了,不然就是在徒耗他們幾個人的精神力,余時身上原本璀璨的光芒在這一刻忽然暗淡了下來,而無空二老原本暗淡的身形忽然爆發出強烈的光芒。

整個陣法中原本各處流速不同的時間分隔也平靜了下來,陣法所處之處的時間陡然加快了許多,陣中幾人的源氣消耗也迅速的加快了,幾個人雖然有布置過時空大陣,但是一般第一陣就解決對手了,面對敵人的時候還是第一次開啟第二陣,雖然有著陣旗的補充,但是大陣的消耗實在是太恐怖了,一瞬間余時感覺自己就被抽走了五分之一的源氣。

「快點解決他,我們撐不了多久!」余時咬著牙說道。

「放心……」無空二老嘶啞著聲音說道。

無空二老一齊抬起了雙手,在身前畫了一個圓圈,無視直奔他們大陣而來的一道金色長河,兩個蒼老的聲音從黑色的袍子下面傳了出來。

「空……」

「無……」

——

在余時身上的光芒隱去時林軒便發覺到了,他們這是一陣不成再生一陣呀,緊接著林軒就感覺到那不斷抽取自己生命能量的力量消失了,這不由的讓林軒鬆了一口氣,剛剛的那一陣實在是太過詭異,要不是他急中生智把生命泉水引進來,恐怕此刻林軒就算不是也已經是滿頭白髮了……

而且之前林軒全力運轉神力用來阻擋那股力量的入侵也沒有餘力去攻擊,也不敢放手一搏,此刻看來他們已經放棄了第一陣,那麼接下來就應該是自己攻擊的時間了。

「林軒小心,接下來第二陣將會是關於空間的攻擊手段,不同人創造的時空大陣從第二陣開始都會有所不同,但是空間攻擊是不用質疑的。」道元的聲音響了起來。

此刻道元已經大約清楚這些人是從哪裡來的了,如果他們是地球本來的勢力,他們了解林軒的身份,重視林軒不會有什麼好說的,畢竟林軒除了被隱藏的將軍身份,對外還是火神林頓的兒子,而且此次龍三遺迹林軒實力飛速躥升,儼然已經要修鍊界的頂尖高手,此刻地球上的修鍊者基本上都知道林軒的身份了。

但是他們是道鏡出來的人,以道鏡中人高傲的性子,他們根本看不起地球上的修鍊者,而他們如此重視林軒,而道元自己又藏身林軒身上,那麼他們的目的就很值得思考了,再加上道元隱約覺得自己上一次帶著李耳前往道域似乎有什麼事情發生,雖然那段記憶被打散了,但是道元原本就是極為聰慧的人,此刻以及猜到了幾分……恐怕這次被他這個小徒弟林軒不幸言中了,那個道尊恐怕已經出了問題……

道元強迫自己先不要想這些問題,這些問題可以等到他們回到道鏡之後再逐步的著手,道尊雖然出了問題,但是有那件東西穩定道域,就算他掌控了一部分道域,但是絕對不能完全掌控,他自然有手段屏蔽道尊的探查……

「劍陣,去!」林軒趁著他們換陣的一瞬間將一百九八柄金劍全部匯聚成一條金色的長河,攜奔雷之勢,目標直指此刻身上光芒不斷攀升無空二老,林軒要以點破面,直接攻擊此陣的陣眼!

林軒相信這個陣法的巨大威力,也相信如果不是有生命泉水一直滋養著他的身體讓他的壽命延長,他早就在第一陣就一命嗚呼了。但是這陣法的威力如此強大,那麼一旦受外力強行破去,那麼其中的反噬也將會是十分的強烈……

就在此時,無空二老身上的光芒猛然變得十分熾烈,一股強大的空間波動猛然噴發了出來!

「空!」

「無!」

兩聲蒼老的聲音彷彿由遠至近,從嘶啞蒼老漸漸變得洪亮,彷彿這整個空間中全都是這兩個字的聲音。帕洛和格蕾彷彿受到無名的衝擊,兩人猛地飛了起來,飛了一段似乎又撞到了一面牆壁上……

「噗……」兩人齊齊的噴出一口鮮血,剛剛有些恢復的氣息再次委頓了下來,半蹲在地面上,眼睛還盯著天空……剛剛那一陣雖然沒有針對他們,但是他們也流逝了十幾年的壽命,此刻兩人已經稍顯蒼老了,這一陣明顯比之前還要恐怖很多,那個人真的能抵擋下來么?

「哄!」金色的長河被反彈了回去,這片空間波動開始變得十分的強烈,彷彿一片沸水一般……

「咔……」輕輕的聲音傳入了林軒的耳朵裡面,林軒猛地抬頭,死死的望著斜上方的一片空間,那裡出現了一條極為細小的黑色細線……一陣陣狂暴的氣息從那條細線中傳了出來……

「無的氣息……」道元驚訝的說道:「這兩個人的配合還真是極品啊,空間與無的結合,這空間裂縫的威力可是成倍的增長,林軒同學呀,可別被那個空間裂縫刮到,不然可就真的消失了……」

林軒嘴角抽了抽,林軒在這到裂縫中也感覺到了極度危險的感覺,碎裂空間現在林軒全力施展也可以做到,但是這麼精確的弄出一條空間裂縫作為空間手段林軒此刻是做不到的,恐怕就連同事空間天道修鍊者的楊晨也做不到,楊晨的主攻方向是空間靜止而不是撕裂空間利用空間的狂暴力量進行攻擊……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林軒此刻感覺到自己真是十分的倒霉,遇到的這幾個人雖然不能說強大到如何如何,但是他們的能力都十分的稀有,十分的詭異,之前的時間能力已經讓林軒有些疲於應付了,此刻又跳出來一個什麼無的能力……

那條空間裂縫裡面散發出來若有若無的氣息讓林軒感覺到很反感,這是一種與生還有創造盡皆截然相反的力量。這種力量叫做無,所過之處崩於虛無,十分罕見又十分強大的力量。

致心動的你 無空二老說起來十分幸運,但又十分的不幸,他們幸運的領悟了如此強大的能力,但是他們的資質卻不足以將他們領悟到很深的程度,此生不知道還有沒有希望突破天鏡,不過一旦他們突破了天鏡,他們的的實力將會有一個飛躍。

細小的空間裂縫越來越大,距離林軒也越來越近,空間裂縫所過之處總有著一種安靜和狂暴相互交替的感覺,空間不斷的崩碎卻不斷的歸於虛無,猛然間林軒瞳孔一縮,被空間裂縫崩碎的空間碎片直接消失不見,所過之處的空間竟然無法癒合,留下大片的虛無空間……

「嘩!」林軒猛地揮動軒轅劍,一道凌厲的金光猛烈的碰撞在那一道空間裂縫中……

「嘎!」空間裂縫被阻擋了一下,兩方相撞發出了一陣令人牙酸的聲音,但是緊接著林軒便皺起了眉頭,林軒發出的那倒劍光被狂暴的空間裂縫撕碎,緊接著便直接消失了,這一道空間裂縫竟然有了黑洞的一點特效,這無的能力和空的能力結合卻是十分的精妙,爆發出來的能力也十分的強大,個中的威力已經超過了普通的物鏡二十九品了……

林軒看了看四周,雖然此刻已經沒有了時間的屏障,但是卻製造出了空間的隔膜將林軒隔離開來,此刻林軒看起來和他們離的不遠,但是其實隔開了無數個空間,林軒想要一下子突破到對面是不太可能的,而林軒如果此刻全力突破空間隔膜的話,勢必要被那道已經越逼越近的空間裂縫所攻擊到,所以林軒此刻只能全心全意的對付這條空間裂縫。

「呼……」那到空間裂縫猛地加快了行進的速度,刷過一大片黑色的虛無直擊林軒,金色的劍域猛地閃耀著熾烈的光芒,林軒知道這是他和這幾個修鍊者的最後一戰了,一旦林軒破去這個空間裂縫,對面的六個黑衣人也沒有餘力再攻擊了,他們還想要保持他們的隱秘和超然必須立刻跑掉,不然就會有被殺掉或者生擒的危險。

但是此刻危險的不是他們,而是林軒,以林軒的實力硬抗這六個人不是問題,但是如此詭異棘手的手段林軒有一種無處下手的感覺,沒有其他辦法的話,林軒只能以力破法,全力一擊來擊破這條空間裂縫,這樣一來的話,林軒也就沒有任何餘力去繼續擊殺或者追擊這群黑衣人了……

這也是技巧的魅力,也許這條空間裂縫所蘊含的能量不如林軒的全力一擊那麼多,但是卻能逼得林軒必須全力一擊。一名武術大家力氣未必有一個大力士的大,但是卻可以將一名大力士擊倒。修鍊者們絕不會單純的用源氣對轟,而是會利用源氣來引動天賦或者天道的力量進行攻擊。

劍域的能量被林軒瘋狂的燃燒了起來,雄厚的能量充斥著林軒的身體,林軒將能量全部引導到了軒轅劍上,軒轅劍整個漲大了一圈,劍刃上噴吐出的劍芒彷彿凝結成了實質,林軒輕輕的閉上了眼睛,體內源核上面的劍型痕迹發出了金色的光芒,林軒整個人彷彿一柄出竅的利劍!

林軒緩緩睜開了雙眼,兩隻眼睛此刻全部是閃耀著熾烈的白光,林軒領悟了陰陽天道,此刻卻是只發揮出了陽天道與劍道融合之後也是兩條天道,並不遜色空間天道與無天道的融合。

陽天道與劍道融合之後聯繫整個人彷彿置身一個大火爐中一般在熾烈的白光中林軒的身影已經有些看不清楚,一柄白金色的巨大劍刃出現在了這一片空間中,震蕩著整片空間,四周的陣旗紛紛顫抖不已,一些陣旗已經開始出現了裂痕……雖然這些陣旗是天鏡的寶物,但是卻沒有天鏡的人去使用,遇到強大的足以突破陣旗本身防禦力的衝擊時,沒有天鏡中人使用神力加持就會有被擊碎的危險。

白金的巨劍飛身而上,直接轟擊在了那條空間裂縫之上,頓時白金色的光芒與一片黑灰色纏繞在了一起,在這其中彷彿無數柄小劍在不斷的切割著這片空間……

林軒此刻的感覺十分的奇妙,無處不在的空間能量在不斷的切割著林軒的身體,但是林軒強大的神力加上劍道與陽道的結合又開始與之進行瘋狂的對抗,任何事物都有極限,這條空間裂縫也不例外,他是通過無空二老製造出來的就註定了這條裂縫不會那麼強大……如果這是天鏡強者製造出來的說不定就能讓這條裂縫擺脫他們自身的限制,直接利用空間的撕裂之力進行攻擊……但是現在他們還做不到這一點。

「嘩!」忽然時空大陣中的無空二老忽然猛烈的爆發自身的源氣,一股股強大的源氣沖其他四人中瘋狂的抽取出來,直接灌入了那條空間裂縫中,那條空間裂縫猛地張開了大嘴,一下子將林軒化身的金劍吞沒了進去。

此刻林軒已經感覺不到東南西北,在外界看來這條空間裂縫已經將這柄巨劍完全吞沒了下去,吞下去的空間裂縫彷彿一個吃撐了的大漢,已經無法像之前那樣刷過一片的虛無,而後面被他刷過的虛無此刻也慢慢的開始癒合了,這條空間裂縫停留在半空中不斷的掙扎,不斷的膨脹又縮小,時而還會噴洒出一些白金色的光芒,但是林軒畢竟是被他吞沒下去了,余時等人雖然不滿無空二老突然抽取他們的源氣,但是此刻有了突破他們還是鬆了一口氣,不過現在還不是撤去陣法的時候,林軒還在反抗,一旦撤去他們就會收到瘋狂的反噬……

若是一般的修鍊者此刻應該會感覺到一陣頭暈目眩,迷失在虛空中會找不到方向……但是林軒沒有這樣的感覺,林軒經常往來於地球空間還有自己的隨身空間,這種眩暈的感覺早就習慣了,而且林軒經常會到自己的空間邊緣觀看虛空,所以對於其他物鏡修鍊者十分陌生的虛空林軒還是很熟悉的……

此刻林軒靜靜的矗立在這片虛空中,身上依舊閃耀著白金色的光芒,林軒伸出手在身前輕輕的觸碰了一下,嘴裡默默的念叨著:「空間……」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林軒靜靜地矗立在這一片虛無的空間中,偶爾會有殘破的不明物體飄過,那些東西也許是某些天鏡強者戰鬥留下的,也或許是某些被放逐到這裡的修鍊者死後留下的遺物……

這裡確確實實是空間之間連接的地方,在這裡沒有任何維度空間的痕迹,也就沒有生物生存的條件,能夠在這裡生存下來的只有修鍊者,但是一旦修鍊者的源氣消耗光了的話,也會直接死亡。

所以只有經過天道煅體,以身合道的天鏡以上的修鍊者才能在這裡長時間存留,不過等級低的天鏡,或者煅體程度很低的天鏡也無法在這裡停留太久,也許只有道鏡的強者可以長留在這虛無的空間中……

平時雖然林軒會在空間的邊緣觀看這虛無空間,但是畢竟很少在這個空間裡面停留,所以並沒有真的在這裡感受過。林軒曾經領悟過空間天道,但是在分離分身的時候便將空間天空剝離了出去。

說起來軒轅黃帝確實了得,竟然可以將自身的已經領悟的天道生生剝離,就像是剝離了記憶一般忘了個一乾二淨,不過好歹曾經領悟過,此刻林軒心中已經開始有了明悟。

這一次正面對抗空間天道的直接攻擊,而不是以空間天道為輔進行的攻擊,這樣一來對於林軒的衝擊更大,曾經他見過空間靜止,空間穿梭,今日又見了空間裂縫!對於空間的領悟林軒再次加深了許多……

恍然間,林軒身上強烈的劍勢慢慢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四周不斷在扭曲的空間,林軒的身影也在一陣陣的扭曲中漸漸變得十分模糊,之前那沖宵的金光已經不見了,而在外面看來原本不斷膨脹,不斷噴出金光的空間裂縫也在逐漸的安靜了下來,也不再不會噴吐金光了……

維持著時空大陣的幾個人全都鬆了一口氣,這麼長時間的維持如此大的消耗,即使他們有著陣旗的補充也開始有些吃不消了,要是再不把林軒拿下的話,他們也要開始崩潰了……

余時看了無空二老一眼,已經準備撤去時空大陣了,現在每一秒鐘都會浪費大量的源氣,而陣旗中的神力也不是他們可以補充的,只能求助天鏡修鍊者……不過這一次除掉了林軒整個心腹大患,尊者定然會大肆賞賜,收穫的絕對超過付出!

另外三個黑衣人早就面色蒼白了,他們的等級低了余時還有無空二老一頭,他們的源氣更加少一些,而之前的抽取更加狠了一些,此刻身體里已經是空空如也,只剩下一點點源氣保底了……

帕洛和格蕾眼看著林軒被吞沒了下去,一開始還不斷的掙扎,看樣子很快就會掙脫,但是漸漸的那金色光芒弱下去之時他們眼中的希望之火也已經逐漸的暗了下來,本來想著這半路殺出來的強者可以幫他們渡過難關,誰成想敵人還是太過強大了,這一敗下來,恐怕YN修鍊者的整體實力也將會遭受到毀滅性的打擊……

連番的失敗已經經帕洛和格蕾的自信打擊了下去,他們只不過是掙脫他四個人布置的一個結界就使用了最後的手段,若是之前他們有人全力出擊的話,恐怕此時他們兩人早就成了一坯黃土了。

格蕾輕輕的咬著嘴唇,看著天空中正在慢慢縮小散去的裂縫一顆心也慢慢沉到底:「真的沒有希望了么?」

「唉……」帕洛輕輕嘆息了一聲說道:「那年輕強者不知道是什麼人,不過看他的樣子應該是亞洲人,亞洲能有這麼年輕的強者應該是華夏的修鍊者,如果龍組此刻及時趕到的話,或許還有一線希望……」

格蕾心中一動,不過緊接著又黯淡了下來,那年輕強者如果真的是龍組的修鍊者,也應該是恰好路過,與其期待遠在天邊的龍組,不如想想近在眼前的黑衣人組織……不過說起近在眼前……

格蕾忽然想了起來,那第九小組的二代趙靜音和周佳鑫此刻就在YN如果那個人真的是華夏的修鍊者的話,說不定和他們認識……之前他們到來YN的時候格蕾去迎接過,親自感受過他們二人此時一身實力已經是躋身世界前列,這裡打鬥如此激烈,為什麼不見他們前來援助?難道這群人還有另外的人手,牽制住了他們?

無空二老此刻有點異樣的感覺,林軒絕對是物鏡沒錯,還僅僅是物鏡二十八品,雖然他強大的有點過了,不過還是可以承受的,在他們那裡天賦異稟的物鏡強者還是很多的,但是只要他還是物鏡,一旦被吞入了空間裂縫中絕無倖存之理,但是經過之前第一陣的怪異,無空二老總覺得似乎他不會這麼輕易的死去。

無空二老一輩子都在一起修鍊,心意相通,天道的融合技一人來使用十分正常,但是兩人使用就是難上加難了。兩人此刻均是感覺到了不安,互相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其中一位開口說道:「還不能撤……」

余時剛要開始撤去陣法,忽然聽到無空二老的話一怔,緊接著有些疑惑的問道:「為什麼不能撤?難道那林軒還能從空間裂縫中跑出來不成?」

「我們感覺有些不對勁,即使他逃不出來,也不應該只是掙扎了這麼短的時間就放棄了,想要從虛無空間返回,除非將空間天道領悟到深處,不然的話只能尋找空間裂縫逃離,而眼前就有一個空間裂縫,難道他還要到處尋找么?他明明還有餘力,怎麼會這麼放棄?」

「也許是他根本不知道怎樣從虛無空間返回……」另外一個有些忍受不了的黑衣人開口說道。

「那樣他更應該奮力掙扎……」余時此刻也有些反應過來了,但是他還是抱著一絲僥倖心理,一旦是林軒真的力竭了呢,要知道就算是他被放逐到虛無空間裡面也很難逃離,他知道林軒比他強大,但是絕對不能強大那麼多……

「二老立即封閉空間裂縫,這樣就算他沒死也只能在虛無空間裡面流浪了!」余時咬著牙說道。要立即封閉和撤去大陣讓空間裂縫自行癒合還是不一樣的,這仍舊需要消耗他們大量的源氣,撕裂不易,癒合更加不易,但是為了萬無一失此刻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無空二老點了點頭,再次將他們身上的源氣抽取了一些,此時這時空大陣已經有些搖搖欲墜了,那空間裂縫在無空二老的控制之下開始漸漸的癒合……余時等人的神情也漸漸的放鬆了下來,只等那裂縫完全癒合,他們就可以功德圓滿了。

忽然,無空二老齊齊的噴出一口血,那已經縮小成一條細線的空間裂縫陡然放大,彷彿被一隻大手直接撕開一般。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這兩天電腦登陸不上去賬號,能看到評論但是不能回復,萬幸手機作者助手還能登陸賬戶。抱歉沒能及時回複評論~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原本將要閉合的空間裂縫在這一刻竟然被撕開,看樣子並不是無空二老所為,不然的話也不會雙雙受傷吐血,而此刻原本就有些不穩定的打陣已經開始搖搖欲墜了。余時無功而返,無空二老重傷吐血,時空打陣兩大陣眼此刻已經是基本上廢掉了。

猛然間一股強橫的波動從空間裂縫中橫掃出來,一股股扭曲的波動撞擊在此刻光芒已經有些黯淡的陣旗之上……

「砰砰砰砰……」此刻的陣旗已經非常脆弱,幾聲悶響之下,十餘只陣旗崩碎成星星點點的粉塵,剩下的一些陣旗也多少開始出現了裂縫,完好無損的陣旗已經是寥寥無幾。

余時頓時大驚,這陣旗可是他花費昂貴的代價購買的,每次補充陣旗中的神力也需要花費代價請天境出手,這樣的話他才能一次次的布置出時空打陣,如果沒有陣旗的話,他的實力將會大打折扣,戰鬥的失敗他並不擔心,但是陣旗的損壞讓他頭腦一陣陣的眩暈。

「撤陣!」余時嘶吼了一聲,直接將陣法撤去,一揮手將還剩下的所有陣旗收了回來,看著陣旗上面的裂痕,余時心疼的倒吸一口冷氣……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余時大吼道。

「他出來了,他領悟了空間天道!」無空二老呲著牙嘶吼道。

陣法一旦撤去,另外三位黑衣人盡皆鬆了一口氣,若是陣法繼續維持的話,恐怕他們連維持御空而行的源氣都沒有了,不過現在的情況看起來也不太樂觀啊,看無空二老還有餘時的樣子,似乎他們想要擒殺林軒的願望盡皆失敗了,那林軒還領悟了空間天道?那不是更不好對付了么。

余時的陣旗被破壞,已經無法維持時空打陣,而另外一個陣眼無空二老也重傷吐血,此時看起來狀態萎靡,現在似乎應該是要跑路的節奏啊……

陣旗的崩碎帶起了一片硝煙,待硝煙漸漸散去,之前那恐怖的空間裂縫也已經癒合消失,而原本空間裂縫的位置靜靜的站立一個身影。手執金劍,一身黑色的練功服,在風中衣角不停的擺動,顯得瀟洒飄逸……專註耍帥一百年……咳咳……

林軒被空間裂縫吞沒,危急時刻終於再次領悟了空間天道,憑藉著空間天道和劍道的融合,劈開了空間裂縫,再次的回到了主空間。若是林軒不能再次領悟空間天道的話,恐怕這次的事情就會有些麻煩了。

倒也不會在這虛無空間中迷失,但是林軒需要憑藉著自己識海中的印記,尋找自己隨身空間的坐標,然後根據這個印記回到自己的隨身空間中,之後再通過隨身空間回到地球上,這是不領悟空間天道回到主空間最好的方式了,不然慢慢的尋找空間裂縫也不知道要找多久,更不知道會跑到哪裡去,若是一下去跑到別的空間裡面就麻煩了,現在林軒的實力還不足夠他在任何一個空間都可以遊刃有餘的發展壯大,更何況地球上還有他牽挂的人……

幸好林軒有空間天道的底子,加上這空間裂縫強烈的空間波動,再加上虛無空間中並不完整,暴露在外的空間天道,此刻林軒終於自己領悟了空間天道!不是別人賦予的,而是自己實實在在領悟的,雖然得之不易,但是卻是極為紮實,也能走的更遠。

林軒長舒了一口氣,之前被空間裂縫吞了進去林軒也還是十分擔心的,不過緊接著林軒就感覺到了強烈的空間波動,引動了他心中的的感悟,若非如此,林軒還真要強行使用合劍將裂縫劈開了……

看著眼前的氣息虛浮的六個黑衣人林軒眼中閃過一絲猶豫,緊接著就堅定了下來,原本只是想要阻擋他們屠殺YN的修鍊者,但是沒想到對方竟然認識他,更是對他產生了強烈的敵意……再加上之前林軒和道元對於這群人來歷的猜測,這就不能不讓他產生了其他的想法,只不過此刻林軒還不能確定罷了……

林軒緊了緊手中的劍柄,忽然林軒的身子動了一下,同一秒便出現在了六個黑衣人的上分,六人紛紛大驚,他們並沒有想到林軒的速度竟然這樣快,而林軒之前所在的地方還留著林軒的殘影……這當然不是林軒的速度已經超越了光速,而是林軒利用光影製造出來的一個假象罷了,不過林軒的速度已經很快,即使是余時也沒有反應過來。

「嘩!」林軒半倚在空中,猛地揮動手臂,一道金色的長河出現在空中,下一瞬便將六人籠罩在了其中,六名已經源氣見底的黑衣人身上爆發出了強烈的光芒,每個人身上都出現了一件類似鎧甲的東西,竟然將林軒這一擊給阻擋了下來,不過聽到其上面發出了不堪重負的聲音,恐怕這鎧甲也在損壞的邊緣了!

「余時,快請你家老祖出手吧,不然咱們可就全交代在這裡了!」一位黑衣人大吼道。他身上的鎧甲光芒已經開始暗淡了,看樣子品質比不上其他人的,這裡面余時的鎧甲明顯品質最好,沐浴在林軒的劍光中竟然毫髮無損!

余時皺了皺眉,有些猶豫,但是看到另外幾個人的目光也不得不下定了決心……余時手一翻拿出了一枚玄色的令牌,上面書寫著一個大大的掌字。

林軒看到六人身上爆發的光芒楞了一下,這好像是鎧甲性質的防護裝置,但是龍組倉庫裡面的鎧甲最多也就能防禦物鏡十九品的攻擊,在往上就要每個人自己的源氣加持了,書生製造的鎧甲也是差不多,可能機甲防禦可以再高一些,但是卻不會像他們一樣即使沒有了源氣也可以阻擋物鏡二十九品的全力一擊。

林軒頓時感覺到了十分的眼熱,不愧是那裡來的人,身上就是富裕啊,這鎧甲一定是防禦類的法寶,地球上這東西基本上已經絕跡了,攻擊型的法寶還是能看到不少。要是能把他們身上的空間儲存裝置留下來,肯定有不少好東西……

一劍不成,那就再來一劍!林軒翻身再次揮灑出一片劍光,這一件似乎比上一劍的威力更加強盛一些!

余時看到林軒再一次揮劍,也不再猶豫,一把捏碎了玄色令牌,一股無形的波動散發了出去……

林軒也看到了余時捏碎了令牌,雖然不太明白是為什麼,但是肯定是他們最後的報名手段了,這樣一來林軒暫時收了手,想要看看他們刷什麼花招。

「快出手斬殺他們,這是跨越空間的求救令牌,能夠製造這種令牌的只有天鏡,他們是像天鏡求救了,再晚一步就別想殺掉他們了!」在林軒收劍的時候道元卻是急促的喊了出來!

林軒心中一驚,趕緊再次揮劍,這次卻是融合了空間天道的劍道,若是直接被攻擊到,就算余時和無空二老不死那三個黑衣人也絕對必死無疑!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林軒接到道元的示警之後便立即再次揮劍,這劍光恢弘赫赫金光中藏匿著星星點點透明的元素,那透明的元素不時扭曲,似在那金色的劍光中產生了某種不可思議的變化……這是林軒對於道元的無條件信任的結果。

「刷……」劍光轉瞬即至,直接掃過六人。

「轟轟轟!」另外三名黑衣人身上的鎧甲轟然爆裂,爆炸的碎片四散三道顏色各異的圓形波動橫掃開來,三個黑衣人沒有收到鎧甲爆裂的衝擊,但是卻直接在劍光中被掃成了粉塵,只留下三個戒指一般的東西漂浮在半空中。

但是余時還有無空二老三人的鎧甲並沒有爆裂,只是其上的光芒已經暗淡到了極致,無空二老的鎧甲上面已經布滿了裂痕,余時的鎧甲質量好一些,但是也是溝壑縱橫,看起來要修復也是要經歷一番手腳了……

林軒目光一凝,沒有去理會那三個漂浮在半空中的空間戒指,林軒沒有想到這鎧甲竟然這麼厲害,已經抵擋了他三擊了,這也就是余時和無空二老此刻源氣見底而且受了傷。

如果是完整狀態的他們可以激活鎧甲上面的防禦陣法,可以使用源氣加持防禦的話,恐怕林軒一時半會還真的破不開這鎧甲的防禦,現在僅僅憑藉著鎧甲本身的防禦已經抵擋了數次威力足有物鏡二十九品的攻擊,要是在地球上哪一位物鏡二十九品的修鍊者有一件這樣的鎧甲說不上縱橫無敵,但是絕對立於不敗之地了!

林軒辭了呲牙,再次猛地揮動軒轅劍,這次卻是三種天道的融合,陽之天道,劍道,還有空間天道!此前林軒都是兩種空間天道的融合,這次是第一次嘗試三種天道的融合,其中的難度絕對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不過好在林軒選擇的三個天道之間並沒有明顯的衝突,這倒是給他的初次融合打下了基礎。

看到林軒再次揮劍余時還有無空二老激靈靈的嚇了一跳,這林軒真箇是變態啊,他製造攻擊難道是無消耗的么?這源氣竟然是真的是無窮無盡么?而且明明是已經開始融合了精神力構成了神力,神力的消耗更大,物鏡中就沒有幾個能夠支持神力長時間攻擊的,一般都是使用源氣,而在關鍵時刻才會使用神力來提升等級!

只有林軒這種什麼都不懂的才會傻乎乎的一直使用神力,而道元卻是有另一番心思,反正林軒現在的能源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倒不如早早的讓林軒熟悉神力的運用,而且多次的神力運用有利於促進神力的融合,現在林軒已經在初級巔峰的位置了,隨時可以突破中級,所以道元也就保持了沉默……

余時和無空二老此刻眼中可真是充滿了絕望的神情,若是這一劍真箇砍下來,他們絕對沒有倖存之理。之前余時確實捏碎了他們家老祖給他的令牌,但是這捏碎也是分地方的,如果他們是在道域的同一個界域裡面,余時這邊捏碎那邊老祖便可直接隔空趕到,若是隔離開其他界域也是很快就可以趕到的。

但是偏偏他們現在處在的是地球,兩方處在不同的空間裡面,雖然他們家的老祖很強,但是他們家老祖並不是精通空間天道的修鍊者,只能強行撕裂空間尋找余時的位置,這樣一來他需要的時間就很長了,幸虧地球的面積不大,若是地球和道域一般大小,恐怕等他們老祖找到余時的時候只能看到渣渣了……

這也是為什麼之前那些修鍊者極力催促余時儘快捏碎的原因,這個城市裡面還有他們其他的夥伴,但是他們是絕對不會出手的!這第一次出手是為了消滅YN官方修鍊者,也是為了一次試探,要引出其他潛伏的修鍊者,而趙靜音還有周佳鑫那邊自然有他們的人施展手段來隔絕源氣的波動!

所以他們只是一個誘餌,只不過他們從來沒有把自己想象成誘餌罷了,他們沒有想過在這個廢棄的一屆裡面竟然也會遭遇到生死的危機,而且他們身上還有物品高級的防禦鎧甲,怎麼沒想過會被逼的要捏碎老祖贈與的報名令牌,更沒有想到現在似乎等不到老祖撕裂空間支援了?

「嘩!」林軒再次揮動了軒轅劍,天空中閃動著極為絢麗的劍光,余時已經閉上了雙眼安靜等死了,現在的他源氣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身上的寶物沒有了源氣支持也不過是無根之水難以抵抗林軒犀利的攻擊,與其暴殄天物浪費那些得之不易的寶物,不如讓那些寶貝靜待有緣人吧……在這生死時刻余時卻是洒脫了,忽然余時有一些特殊的感覺,似乎有什麼東西要隱隱突破而出。

「碰……」意想之中的劍光並沒有到來,那絢麗的劍光轟然崩塌,在空中便散做了星星點點的碎片……

突如其來的變故倒是噹噹場的所有人都一愣,林軒則是滿臉尷尬的撓了撓頭,這第一次的使用三種天道的融合林軒一時間還不能掌握其中三昧,一下子沒有用好導致劍光崩裂了……

余時身上的氣息一滯,那種隱隱的感覺逐漸的隱沒了下去,正是在此時,忽然一股恐怖的氣息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林軒心中暗探一聲,這次恐怕殺不掉這三人了,既然那位天鏡已經找到了余時的坐標,那麼就絕對不會坐視林軒殺掉他的後輩!

「咔嚓!」一道閃電從天空中劃過,天上的風雲開始慢慢匯聚,在天空中逐漸匯聚成了一片巨大的雲層,這雲層不斷的變化竟然變成了巨大的手掌樣式!

看到了這巨大的手掌,余時登時輕鬆了下來,這次終於不用死了,不過緊接著余時便肉疼了起來,這次可真是虧本虧大了,本想著相應尊者的號召能撈點好處,沒想到竟然虧損這麼大,真的是虧大了……

余時轉眼看到了身邊已經失去了光輝,馬上就要墜落的三枚空間接著眼珠一轉,雖然那三個人實力不如自己,但是也是非常強勁,如果不是遇到林軒這個變態,之前又被時空大陣抽空了源氣,他們可不會就這麼死掉……說起來若不是余時堅持要使用時空大陣的話,就算打不過林軒,跑還是能跑掉的……這些人總應該有些收藏吧……余時一揮手把三枚空間戒指收進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中……

林軒也注意到了余時的小動作,頓時有些哭笑不得,沒想到這個黑衣人竟然還如此貪財,不過此刻林軒可不會注意到他,那天空中的巨掌給了他極大的壓迫,這種壓迫他從來沒有遇到過,此人實力極強!

「這個人實力不錯……」道元說了一句便沉默了下來,在這個巨掌中他感覺到了熟悉的氣息……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這股氣息道元略微有些熟悉,不過畢竟已經過了數千年,道元又經過了幾次重傷,整體的記憶沒有變化,但是有些邊邊角角已經有了缺失,所以一時半會也沒想起來這個人是誰,應該是當時自己手下的戰將,不過看他的氣息並不是天鏡的極限,所以應當也不是那幾個人,不過當初自己麾下確實也有餘姓的天鏡極限,或許這個人是他的後裔?

天空中的巨掌彷彿一道巨大的漩渦,整體是手掌的形狀,但是在其中卻是呈螺旋狀,而螺旋的中心正是手掌的掌心,忽然那螺旋的中心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小點,而那個小點向兩邊輻射出來一條黑線,整個手掌從中心一分為二,一道淡淡的人影出現在了手掌前方。

這個人便是余時捏碎令牌引來的余家老祖,這位余家老祖在道元所觀並不是那種天鏡極限的強者,但是即便不是天鏡極限的實力,這人的實力也是極強,能夠將自己的投影分身撕裂空間傳送過來也絕不是泛泛之輩……是的,那天空中巨掌分開出來的人影並不是余家老祖本人,而是余家老祖投放的一個投影。

以余家老祖的實力按理說侵入地球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地球上有一層強力的封印存在,即使是余家老祖這樣的超級強者也只能撕裂空間放出投影,是理所應當也是無奈之舉,就算是他想進也進不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