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元嬰乍看是奇怪的,但是又有說不出的融合感。似乎就應該這樣存在,本來就是天道。

  • Home
  • Blog
  • 這元嬰乍看是奇怪的,但是又有說不出的融合感。似乎就應該這樣存在,本來就是天道。

「大賢,你又有新的提升了……」

白藏眼光閃爍的看著鹿羽。他的看法和世人都不同,世人可能看到的是鹿羽這一世修為的降低,而他看到的是鹿羽得到了上一次沒有的高層面之物。

這個元嬰就是高層面之物。

鹿羽說道:「沒時間和你們多說了,當務之急是拯救白凝。」

他對著血陽子下達命令:「血陽子,給我出手!」

「唔!」

血陽子重重的點頭。

夜少的二婚新妻 他的眼光銳利的看著身下的白凝。

此時他的眼神中也透著一種凝重。有一層淡淡的血霧,從他的體內釋放出來,蒙在他的眼瞳上。

作為高層面之物的他,其實能看到正常人看不到的一些東西。

比如說這一個詛咒的力量。

他的目光在白凝的龍身上下移動著,尋找著一個很好的突破口。

他主要是沒有恢復太多,之前在黑暗森林外一戰損耗的精氣也沒有復原。

所以務必要一擊而勝,不然的話他可能發動不了第二次的攻擊了。

時間緩緩流逝,周圍的龍都屏息起來,氣氛凝重。

霍然,血陽子動了!

蓬!

血陽子整個身體俯衝而下,就在尚沒有完全落到白凝龍身上的時候,忽然憑空戰鬥起來。

唰!唰!唰!

一道道血色的光刃,自血陽子的身上打出,熾烈而兇猛,戰鬥十分的激烈。

乍然看起來,血陽子完全是在和空氣戰鬥,模樣甚至可以說是有點傻。

但是大家知道,那看不見的是詛咒!

砰砰砰!

隨著戰鬥的進行,血陽子作戰越發的猛烈。

但是詛咒力量的對抗也不斷提升。

戰況進行到白熱化的程度。

「唔唔!」

最後只聽得血陽子那一聲嘶厲的吼叫,他渾身血氣化作了一道尤其巨大的血劍。

嘩!

血劍帶著凌厲的威勢,直斬而下。

「啊!」

隱隱聽得一聲慘叫,似乎是詛咒力量發出來的。

接下來,大家有一種明顯的感受。

周圍空間忽然就豁然開朗起來,有一種撥開雲霧見日出的感覺。

這是詛咒力量的大撤退,那詛咒的邪惡觸角,終於從這片地方挪移開了。

雖然說一切都是無形的,大家根本看不到實質的東西。

但是身體的感應是絕對不會騙人的。

血陽子做到了,他將詛咒從這邊驅趕走了。

「噗!」

血陽子自己先噴出一口鮮血來。和詛咒戰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剛才太過透支自己的身體了。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主人鹿羽有著太強的拯救白凝的意念,他是絕對不會出手的。

「血陽子,回來。」

鹿羽馬上將血陽子召喚了回去。他對於血陽子的表現還是比較滿意的。

他也要慶幸,自己當初在黑暗森林深處,將血陽子給收服下來了,不然的話,這次面對白凝的危難,還真是束手無策。

「大賢真神人也!大賢出手,這世上便沒有難事!」

所有的龍都對鹿羽佩服的五體投地。

鹿羽卻是搖了搖頭,說道:「可惜我的元嬰恢復的太少了,如果他能再恢復多一點,直接殺到冰風神眼那邊,將所有的詛咒都給滅了,那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鹿羽非常清楚血陽子的情況,暫時只能是驅趕走這裡的詛咒力量。

要想去戰冰風神眼,除非血陽子得到什麼大補的東西。

「白凝!」

最後,大家所有的目光,都是全部落在龍墓中白凝的身上。

在沒有詛咒的情況下,白凝的身體煥然一新。

本來白凝那白龍的身體上,始終是帶著一種灰暗壓抑的色澤,即便白龍的龍鱗再璀璨明亮,也都難以掩蓋這一點。

但如今,這一種灰暗壓抑的色澤的確是被清除了。

大家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這偉大的龍身上傳盪出來的一種浩浩蕩蕩的血脈流動。那是這天底下最為高貴的白龍之血。

澎湃而驕傲的氣息,自白凝的身體上不斷釋放出來,激蕩著周圍每一個族人的內心。

他們真正的感覺到,白凝又活了過來!

「姐姐!」

白曼忍受不住內心的激動,她流著淚,朝著白凝奔去。

「站住!」

鹿羽卻阻止了白曼。

「姐姐不是好了嗎,為什麼不讓我靠近姐姐。」白曼不解。

鹿羽緩緩說道:「白凝雖然身上沒了詛咒,但是被詛咒鎮壓這麼多年,身體恢復豈是一時之功。她此時雖是龍體,身體也是非常的虛弱,你當然不能在這個時候觸碰她。」

「那姐姐什麼時候能起來?」白曼連忙問道。

這不止是白曼的問題,也是所有龍的疑問。

「就看白凝她自己內心的信念了。能操縱自己的身體的,最終的,還是要看自己內心的信念!只有自己內心的信念夠強,才能站起來!」

鹿羽在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聲音中帶著無比深厚的感情。

他這番話是對白曼的解答,更是對龍墓中的白凝說的。

他知道,白凝能聽得見的。

「白凝,我等你!」

最後,鹿羽內心所有的感情,化作了最後五個字。

他將這五個字留給了白凝。

再多的言語,也比不了他這五個字。

他知道這五個字就足夠了。

白凝仍將是他認識的那個白凝,仍將堅定的站起來,仍將驕傲的翱翔九天。

「大家千萬不要打攪到白凝,大家都散去!不久之後,白凝將蘇醒過來,回到我們的身邊!」 最後,老族長白藏的一句話,徹底安定了大家的內心。

大家跟著鹿羽一起,從這裡散去。

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 他們知道,有了鹿羽留給白凝的那個信念,白凝肯定就能醒來。

「大賢,你再次拯救了我們龍族,請受我們所有族人一拜!」

白藏帶頭之下,上百個龍,便要對著鹿羽行禮。

鹿羽托起了白藏那垂垂老矣的身體,他只是說道:「老族長,我的朋友藍古仙子呢,她在哪裡?該是告訴我的時候了。」

他環視了周圍的龍一眼,眼光閃動了一下。

他從進入到龍之墓地的第一刻起,他就知道,藍古仙子不會有事的。

龍雖是體形龐大,令人顫慄,但龍族實則是個無比善良的種族。

人族中還到處都是爾虞我詐,陰謀算計,龍族可就單純多了。

龍族只是奉著白凝當初留下的命令,將藍古仙子帶回龍之墓地。

白凝既然未醒,沒有新的命令,其他龍那麼善良,怎麼可能對藍古仙子下手。

就算是有龍能這麼干,慈祥的老族長白藏也不會答應啊。

所以從一開始他就就著急,慢慢的解決了通天碑和白凝的事情,再來詢問藍古仙子。

龍之墓地很遼闊,藍古仙子在什麼地方,還得白藏的指點。

「大賢,你放心吧,藍古仙子我一直給你好好的安置著。你們和白凝三人之間的關係,我很清楚,不會讓你為難的。藍古仙子在祖龍山谷。」

白藏輕輕嘆息了一聲。

萬年前那場轟轟烈烈的三角戀,他這個做族長的,又豈能不知道。

他當然知道鹿羽有多麼的不容易,不管是風華絕代的藍古仙子,還是睿智聰明的白凝,都為了爭奪鹿羽而鬧的不可開交。

那真是連天都要讓兩人都給掀翻了。

兩個天底下最為絕世的仙子美女,在愛情面前,都是昏了頭腦的,失去了理智。

「祖龍山谷!」

鹿羽在聽到藍古仙子的所在之後,當即是臉色微微一變。

祖龍山谷,乃是龍族的一處禁地!

甚至可以這麼說,祖龍山谷對龍族的影響之大,絲毫不弱於冰風神眼!

因為祖龍山谷,乃是龍族真正的繁衍地!

「祖龍山谷!」

所有龍在提到『祖龍山谷』這四個字的時候,臉色也都變得十分的古怪。

就像人族不知道他們具體是怎樣誕生的一樣,他們龍族也同樣不知道自己繁衍的秘密。

最開始,只是在一個地方,他們的祖先忽然就出現了。從一開始的渾渾噩噩,到後面忽然有了靈智。他們龍族才開始走出那個地方,開闢出了更為廣闊的家園。

那個最開始的地方,就是祖龍山谷。

祖龍山谷,不僅承載著龍族的一些情懷。同時,也蘊藏著龍族的終極秘密。

而鹿羽也知道,祖龍山谷也有著一個浩瀚的祖龍陣法,那是自然形成的大陣。

這浩瀚的祖龍大陣內生生不息,產生著能量如波濤狂潮,龍到了那裡都能得到極大的補充,但是對於人來說,可就有些不安全了。

「祖龍山谷那裡那麼危險,你們怎麼能將她安排在那裡。」

鹿羽皺眉說道。

「大賢你有所不知,如今的祖龍山谷,再不是萬年前您所見到的那個祖龍山谷了!」白藏的話語中透著一種蒼涼。

「噢?祖龍山谷發生了什麼變故?」鹿羽問道。

「大賢,您自己去看看就知道的。我們就不陪著你過去了,這樣對藍古仙子和你,也許更好一些。」

白藏十分的善解人意。

他阻止了還想跟著鹿羽前去的白曼。

「好!」

鹿羽不再多說什麼,他一人縱身而起,朝著祖龍山谷那邊踏空而去。

寒門嫡繡 祖龍山谷的方向,他當然知道。

萬年前他曾探尋過祖龍山谷,為了幫助龍族解開那個起源的謎底。

也曾動用絕世神通,引動天地,焚天煮海,也都難以解開那個萬古的謎底。

就目前再看,龍族是在天古時代離奇消亡之後誕生的。

跟著龍族一起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的,還有魔靈族,樹人族,石人族等所有的異族。

這些異族,到底是因為什麼而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