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兩人有些受寵若驚,平時那些世家找他們都是下人安排,而且要做成什麼樣都是他們說了算,如今逍遙家老家主如此客氣,他們相視一眼后回答

  • Home
  • Blog
  • 這兩人有些受寵若驚,平時那些世家找他們都是下人安排,而且要做成什麼樣都是他們說了算,如今逍遙家老家主如此客氣,他們相視一眼后回答

「逍遙家主您無需如此,儘管吩咐就是。」

「我是想,這大門若是用鐵水澆注而成不知可否?」

「做鐵門?」較為年長的老木匠微微一皺眉。

「這也不是不可以,但鐵門若長期受雨水沖刷,不單單會生鏽還會有一股難聞的鐵腥味,再者這打開鐵門也是一件難事啊!」

正當此時,被干擾到修鍊的逍遙皓天走上前來,拱手對著兩位老木匠。

「請問兩位老師傅,如果用玄鐵,不知可不可行?」

「你是想要做一個玄鐵的宅門?」

「正是如此。」

「用玄鐵?你瘋了是吧?那可是能煉製武器寶甲的材料!」

他眉頭一跳,那需要多少的玄鐵呢?

「什麼?少爺你真的要用玄鐵來打造宅門?「兩位老木匠皆驚道,方才那些他們都只是想想而已,玄鐵的價值不菲,一斤就賣上了數千兩銀子。

「對!就用玄鐵!」逍遙皓天點頭說道。

」可…少爺你真的決定要用玄鐵做宅門?那可不是一件兩斤的事,這消耗起來起碼需要數萬兩銀子!「

」玄鐵我們有的是,你們儘管做就是,需要什麼材料就跟我說,一定要都用最好的,不可用次品。「

說完這話后,老爹眉頭緊蹙,他拉著皓天來到一旁。

」我們沒有那麼多玄鐵…「

」爹您放心,您全部交給我搞定就是。「逍遙皓天信誓旦旦地說道,沒等老爹繼續說話,他就轉身離去,跟那兩名老木匠討論起了要如何打造宅門。

看著逍遙皓天的身影,逍遙紅日不知為何心理升起一種莫名相信他的感覺。

逍遙皓天一直在跟老木匠討論著,三人說的是口吐飛沫,談著各自的意見。

「這項大工程我們二人可不能完成,還需找一人才可辦到!」較為年長的老木匠說道。

「可是跟鐵打交道的。」

「真是什麼都瞞不過少爺,確實如此。要想鑄造此門,就得請那個人來幫助,只是…」

「只是什麼?」

另外一名老木匠回答道:「我們與他並不熟悉,不能以情義相邀。此人十分勢力,且在乎的不是錢,而是需要以各種鐵來交換…」

「這個沒問題,我之前就說過,我們家有的是玄鐵,這全包在我身上,請老師傅們前面帶路。」

兩位老木匠見此也不再猶豫,他們是出自心底的想為逍遙家做好這個宅門,就單單以方才老爹與小少爺的舉止行為,就深深的折服了他們,要是其他世家豈會如此客氣,早已狗眼看人低。

二人當即帶著他左拐右穿,走了約莫半柱香的功夫來到了一條較為偏僻的小巷子里,還傳來『叮叮咚咚』的敲打聲。

「少爺裡面便是那人的鐵匠鋪,我們二人與之只是幾次會面,並不熟悉,能否請到此人就看少爺你了。」

逍遙皓天點了點頭,爾後就徑直一人走向巷子深處,那二人並未跟來,他深信以玄鐵為邀請定能擄獲此人。

這較為偏僻的小巷子看起來並不繁華,可當看見巷口深處的鐵匠鋪,就讓逍遙皓天知道什麼叫酒香不怕巷子深。

一旁有幾個也是不凡之人在那坐著,看其神情憔悴,顯然是等候了有些時日。

鐵匠鋪裡面卻有四五名赤著膀子的男子正在敲敲打打,豆大的汗珠不斷地從額頭上滴下,落在那火爐,嗤的一聲白霧飄起。

「難道要等到武器打好才可以走?呵呵…看來兩位老師傅說的這人果真不簡單,這些人恐怕不缺達官貴人世族子弟。」逍遙皓天嘀咕了一句后便走上前去,可剛要越過排隊的人去詢問那些鐵匠,就遭來了一陣罵聲。

「想要插隊嗎?」

「趕緊給我回來排好,不然我不管你是誰家子弟,照打不誤!」

逍遙皓天是一陣無語,不想與他們爭論,但也沒有繼續前去詢問,心中自言道看來這要找之人不單單勢力。

逍遙皓天尋思了片刻,突生一記,雙掌一翻,一人高的玄鐵礦登時出現在地上。

一道驚呼的聲音在前方傳來:「玄鐵!這麼大的…玄鐵?」

「這麼大的玄鐵要是放在市場,足以賣的上數萬兩銀子,略微用眼力一估算這足有數千斤重!」

那人的一聲大喊正中逍遙皓天下懷,正想著要如何讓他人注意自己,這真可謂是得來全不費工夫,他當即微微一笑,不言語也不參加排隊。

一道炙熱的目光向自己投來。

這間鐵鋪的一名師傅走了出來,長的十分高大,粗狂的聲音從他嘴裡吐出「你可是來求打造兵器?」語氣看似不溫不熱,其實他的眼神已經出賣了自己,望著玄鐵。

逍遙皓天並不言語,只是點頭回答。

那人楞了一下,要知道放眼整個東方城要來求自己師傅打造兵器寶甲的人無不阿諛奉承,而眼前這小小年紀的男孩似乎有所不同。

此話一出,那些正在排隊的人皆露出羨慕嫉妒的表情,還有人低聲嘀咕。

「這小子真是好運…」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6章12獸形鎧甲

粗漢有些呆愣你稍等一會,我去問下師傅。

逍遙皓天點了點頭,他等得起這個時間,再者說對方早已暗中窺測自己,也從另外一面說明對方自身實力不凡!

「不必了。」突然一道聲音從裡屋傳來,緊接著一名衣著乾淨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菱角分明,兩須劍眉如出鞘般,太陽穴高高突起。

只見他來到逍遙皓天身前,看那玄鐵的神色越來越狂熱。

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牛師傅竟然親自現身?

「這絕對是一塊上等玄鐵。」說罷,看了看逍遙皓天。

「你與我進來,看是要打造如何的兵器。」

逍遙皓天手一揮收起玄鐵緊隨其後,進入裡屋,

逍遙皓天看不透這眾人口中的牛師傅,對之前自己的看法有所打折,其衣著打扮除了樸素整齊之外,根本就沒有絲毫的追求華麗。

既不是貪慕虛榮之人為何要讓那些人在門口苦苦等候?他想不明白,心中忐忑起來,恐怕這次要邀請此人前去打造宅門恐怕不易!

「坐吧。」

聞言,逍遙皓天又拿出玄鐵,他原本還以為對方要與自己說些什麼,可誰知剛剛將玄鐵放下,對方就猛地撲了上來,圍著玄鐵研究起來,嘴裡還不時的發著嘖嘖的聲音。

「嘖嘖…這真是塊上等玄鐵…等等,不對,這體表竟有靈氣繚繞?」牛師傅原本很平常的表情,突然驚呼一聲,把一旁的逍遙皓天給嚇了一跳。

「這…這怎麼可能?這塊玄鐵如此精純!那可是百年難得出現一塊巴掌大的而已!如今…卻有這麼大?」

「若以此打造兵器鎧甲那…!甚至…甚至可以用來打造神級…」他連連驚嘆,臉色從最先的驚訝恢復過來。

逍遙皓天也不說話阻止,表情是古井無波,其實心中早已偷著樂,聽這個連城主大人以及那名武皇高手都要登門邀請的鐵匠師如此誇耀,足以說明一切。

牛師傅猛地抬頭,一臉狂熱的問道這塊玄鐵你是從何而得?那地方可還有此種鐵礦?在什麼地方?是級北之地嗎?

逍遙皓天搖了搖頭,「並不是,這些都是我偶然獲得,還請牛師傅你能…」

話未說完卻被打斷。

「什麼偶然?偶然也是有地方的!到底是什麼地方?」

那你這塊玄鐵是從何而來。牛德恆還是不死心,兩撇劍眉勾勒出其不怒而威的姿態,雙目死死的盯著對面的少年。

前輩何必逼我呢?逍遙皓天臨危不亂,直視對方,心中坦然自然無需害怕什麼,即便對方鋒芒畢露般的針對自己。

牛德恆眼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驚訝,也不在詢問下去,「前輩?你為何稱我為前輩?」

有些事情既然你不想揭破,又何必說出來呢?

「哦?那我倒真想知道你為什麼稱我為前輩,而不是與他人一樣叫我牛師傅,或者牛鐵匠。」說完,他嘴角微微彎起。

逍遙皓天見對方直要說明,那他就直言不諱。

「就單單鐵匠的身份,又豈能令東方城城主與封家家主親自登門邀請前輩打造兵器?恐怕不簡單吧?」

話還未完,頓了片刻后,他又道:「不單是前輩打造兵器鎧甲的本領強,實力恐怕也不簡單,方才故意露出馬腳讓我知曉有人盯視我,我說的沒錯吧?」

牛德恆瞳孔收縮,「難道你不知道,有時候知道的多是壞事嗎?」

「既然是壞事,那前輩又為何要我說呢?」

「哈哈哈…有趣…真有趣!小子,你是第一個知道我身份不簡單還敢如此跟我說話的人」。

「說吧,你此次前來是要打造什麼兵器鎧甲?」

「多謝前輩!在下此次想要讓前輩幫我打造一個宅門,還有就是一些鎧甲。」

「宅門和鎧甲?」牛德恆不解,微蹙劍眉。

「打造鎧甲我這裡有一些圖紙,你可以看一下。」說完放在逍遙皓天面前。

逍遙皓天看了看圖紙道:「就用這十二獸形鎧甲吧,樣子看起來還不錯。」

牛德恆點點頭問道那:「那打造宅門用什麼材料。」

「就用眼前的玄鐵為材料。」

「什麼?你要用這打造宅門?太混賬了!」牛德恆勃然大怒,猛地一揮袖子,指著逍遙皓天喘著粗氣。

「前輩,難道這有何不妥嗎?」這次輪到了逍遙皓天不解對方為何如此生氣?

殊不知,如此材料價值連城,用來打造宅門簡直就是殺雞用了宰牛刀,敗家子撒錢揮霍。

牛德恆沒了脾氣,他不想再說什麼直接走了出去,沒有理會逍遙皓天。

逍遙皓天先是一愣,旋即回過神來,雙手一翻將鐵收了起來,爾後也跟隨了出去。

方才牛德恆的咆哮外面的人都聽到了,雖然不知說什麼,但那混賬兩個字還是十分清晰的那些人皆露出一副嘲笑不屑的表情。

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敢跟牛師傅討價還價,現在自找沒趣了吧?恐怕這小子以後在東方城是打造不出什麼好武器鎧甲了。

我剛才就說,這人不單是傻子還是白痴一個!

得罪牛師傅沒那麼簡單,恐怕會有不少世家想要拍牛師傅的馬屁,為其出面,整治整治這小子。」

他們正冷嘲熱諷著,牛德恆已經甩袖而去,留下一臉鬱悶,不知所以的逍遙皓天。

這是怎麼回事?拒絕了嗎?他想不明白,苦笑搖頭的離去,正當要消失在眾人視線里時,那牛德恆的弟子高聲喊道:「師傅有命,讓你晚些再來,商量打造的事情。」

那些正在嘲笑的人當即僵硬,不知言語。

逍遙皓天轉而一笑,點頭大聲言謝,走出這小巷子就看見了那兩位老木匠正在等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