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兩個名字之所以有如此大的殺傷力。並不是因為這兩個名字又多威風。有多奇葩。而是因為這兩個名字其實就是一個名字。。石炎。

  • Home
  • Blog
  • 這兩個名字之所以有如此大的殺傷力。並不是因為這兩個名字又多威風。有多奇葩。而是因為這兩個名字其實就是一個名字。。石炎。

第五十六位:妖龍族石炎。

第八十四位。嘯月狼族石炎。

這就是石炎這個名字在聖元界合道榜上的成績。要不是相信通塔的判斷不會出錯。他們甚至懷疑這兩個人其實就是一個人。 ?第五章自主歷練的條件

「三長老,真的要讓石炎去戰域嗎?」一名中年男子看著一名金袍老者,有些擔憂的道。

「炎的情況和其他族人不一樣,他從和人類一起長大,對種族的歸屬感並不強,再去哪裡不一樣是歷練,如果他能達到要求,讓他去戰域也不是不可!」三長老淡淡的道。

「可是石炎的身份一旦別其他勢力知道,難免不會暗害他,石炎的賦之高年輕一輩無人能及,如果他出了事,對妖龍族來講,可是不可估量的損失!」中年男子緊皺的眉頭雖然舒展開了一些,但是仍然擔心的道。

「哼!如果炎死在同輩人手中,那是他實力不濟,我妖龍族也無話可,但如果是有老不要臉的敢出手,那就要看看他能不能承受的起我妖龍族的怒火!」三長老冷哼一聲,滿臉殺意的道。

「如果炎能進入聖元界合道榜前十,那麼也算有一定的自保之力,一般的永生強者都很難奈何他,只要不遇到那些老怪物,料想也不會出現什麼危險!」三長老的殺意來的快,散的也快,眨眼之間就消失的乾乾淨淨。

溫室中是培養不出強者的,就算炎不去戰域,妖龍族也會他安排其他的歷練之地,只是在那裡雖然也同樣兇險,但是妖龍族卻能監管的到,也就是不會讓炎出現生命危險。

而戰域由戰宗主宰,而且又是人類的勢力範圍,所以算妖龍族實力強大,在那裡也難免會力有不逮。

以往也出現過有五爪金龍在合道期時不願意聽從族內安排,而要獨自外出歷練,妖龍族的高層也提出了要求,而對他們的要求就是要進入聖元界合道榜前十。

而因為炎的賦驚人,遠超出一般的五爪金龍,所以對他的要求也就更高了,由以前的前二十變成了前十。

其實不止是妖龍族對賦極高、身份又不一般的後輩有著這樣的要求,其他各族也是一樣,並且血脈越高的魔獸要誕生後代越困難,再加之賦又高,那就更難了,所以對於這些才後輩的保護各族都是不留餘力。

只是五爪金龍的數量實在是太少,所以妖龍族才會有如此高的要求,比如嘯月狼族中,對於族內合道期的後輩弟子想要獲得外出歷練的自主權,那麼他們的要求就是達到聖元界合道榜前五十。

……

一個月之後,一身白袍的炎出現從蛇王城的傳送陣走了出來,頓足看了看,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抹戲謔的笑容,隨即就走進人群中,消失在了人流中。

嘯域和妖龍域並不相鄰,中間還隔著一個蛇域,而蛇域的霸主正是蛇族,蛇又被稱為九頭蛇。

雖然同為魔獸,但是因為領域相鄰的原因,嘯月狼族和蛇族的關係並不怎麼好,甚至可以有些敵對,只是為了雙方的利益,平時雙方都比較克制而已。

當然,剋制的一般都是雙方的上層和頂尖強者,後輩可就沒有管那麼多,只要起了衝突必然是一番大戰,有時死傷是在所難免。

雖然魔獸都比較希望保持本體,那樣不僅有利於修鍊,同時也能在戰鬥時發揮最強的實力,但是在蛇王城內的所有魔獸都變化成了人形。

一般實力越強的魔獸,它的本體就越大,很多魔獸的本體動則就是數百上千米大,如果這些魔獸都是以本體進城,恐怕著蛇王城就是繁榮的城池了,而是一個品種百樣的動物園。

在蛇王城轉了一番后,炎就找了一家客棧住了下來,並沒有馬上就離開蛇王城的意思。

雖然炎非常急切去尋找周雲峰,但是他並不打算只一個分身前往,只有兩個分身合一,炎才能發揮出最強大的實力,聖元界的兇險炎是非常清楚的,所以他必須帶著自己最強大的力量去闖蕩。

嘯月狼分身的要求要低一點,只需要達到聖元界合道榜前五十就能獨自外出歷練,而十前炎的嘯月狼分身就闖入了前五十位,但是因為五爪金龍分身未能闖進前十,所以嘯月狼分身就沒有急著離開嘯域,而是繼續留在狼城闖通塔。

經過近十的闖塔,嘯月狼分身最終闖到了聖元界合道榜第三十六名,而這時,炎的嘯月狼分身也不再打算繼續闖下去,而是決定先去蛇域。

雖然嘯月狼分身已經多等了近十日,但是五爪金龍分身仍未能進入聖元界合道榜前十,目前還被卡在第十二位。

如果不是炎急著去尋找周雲峰,在從潛龍界出來后,閉關修鍊一年半載,他要一次闖進聖元界合道榜前十並不是什麼難事,畢竟從潛龍界得到的很多東西炎都還未能來得及消化。

而就在昨日,炎的五爪金龍分身突然停止了闖塔,而是選擇了閉關,預期是為一個月。

在潛龍界內,炎幾乎每都在戰鬥,出了潛龍界后又每闖通塔,戰鬥是提升實力的最有效方式,而這次炎決定閉關,也正是因為他在戰鬥中有了感悟。

炎相信他出關之日,也就是他闖進聖元界合道榜前十之時,當然那也是他離開妖龍域踏上尋找周雲峰之途的時候。

「五爪金龍分身閉關突破,我也幫不上什麼忙,這一個月時間就先留在蛇王城,看能不能找點什麼樂子?」白袍炎淡淡的道。

周雲峰的底牌有很多,炎同樣也有著自己的底牌,而他有五爪金龍和嘯月狼兩大分身這就是他目前最大的底牌,所以為了不讓這張底牌太早曝光,炎決定先不讓嘯月狼前往妖龍域。

此時在聖元界中,知道這個秘密的人也極少,除了妖龍族和嘯月狼族的高層外,也只有敖霆、敖玄空、周雲峰以及鳳菲菲知道。

雖然在聖元界還有著一些從重玄界破界上來的人和魔獸知道炎的秘密,但是這些人和魔獸不管是背景和賦都遠不及炎,就算他們知道也不會對炎產生什麼影響,甚至他們還沒有資格得到關於炎的消息。

所以為了盡量保住這張底牌,炎需要一個機會,一個兩個分身結合而不讓別人發現的機會,而現在顯然不合適。

……

通城通城整個區域內就只有一座城池,也就是通城,通城也是這個區域內唯一一個禁止廝殺的地方。

通城雖然不屬於任何勢力,但是卻有著一支強大的城衛軍,城衛軍的責任就是維護通城城內秩序,如有人在城內肆意動手,那城衛軍有權就地擊殺,不論對方是誰。

正是有了這一份安全保障,通城也城了一個休整區,一個在城外闖蕩累了可以徹底放鬆休息的地方,同樣他也成了一個避難所。

不管在外有多大的仇怨,一旦進入了通城,一切都必須暫時放下,除非你真的能將生死置之度外,或者是自信能逃過城衛軍的追殺。

在通城內還有著一個規矩,那就是在通城內動手者,將會被城衛軍無情滅殺,哪怕是逃出城外,也是不死不休,但是只要能在城衛軍的追殺下逃出通城所在的區域,那城衛軍就將停止追殺。

當然,這個停止追殺也是有前提的,那就是被追殺之人不再出現在通城的區域內,一旦進入通城的區域,那麼追殺將繼續有效。

通城雖然禁止肆意動手,但是也不是完全禁止打鬥,如果雙方真有仇怨必須了結,也不是非要出城才行。

通城的城中心有著一座巨大的戰台,這座站台有著一個讓人毛骨悚然的名字——斷魂台,每一次開啟都必將有魂斷,這就是斷魂台的這個名字的真正含義。

一年前,周雲峰來到了通城,雖然以前通過其他渠道對通城有了一些了解,但在真正來到這個地方后,周雲峰發現自己居然非常喜歡這個地方。

希望這裡的修鍊環境,喜歡這裡的生存法則,在**裸的殺戮之下卻又留下了一道生機,好像是在告訴世人在任何時候都不要失去希望,不要放棄一般。

在通城內停留了一個多月之後,周雲峰就出城開始了自己在通城的歷練之路,整整一年時間,周雲峰沒有回過一次城,直到今。

入城之後,周雲峰緊繃的那根弦也漸漸的放鬆了一些,這一年來周雲峰看過了無數的廝殺,甚至比他在蒼暝境時看到的還要多,當然死在他手上的也有很多,不管是人類還是魔獸。

只要在城外,什麼時候都有可能遇到危險,但是一旦進城,只要不是上斷魂台,那麼除非是自殺,否則就算是想死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一年時間了,也該放鬆一下了,先去找一個地方弄點吃的吧!」周雲峰看著大街上來來往往的人群,眼珠轉了轉,低語道。

言罷,周雲峰就向城中心的位置走去,因為在那裡有著一座全城最大,也是最好的酒樓,至從在到通城的第三在那裡吃了一頓之後,周雲峰就喜歡上了那個地方。

….. ?周雲峰到了瞭然居后直接上了二樓,找了一張臨窗的桌子坐了下來,饒有興緻的看著窗外,等待著兒將酒菜送來,而此時一道聲音卻引起了他的興趣。

「何兄,這一個月聖元界合道榜的怪事你知道不?」和周雲峰相隔兩張桌子的一張桌子上坐著兩名男子,其中一個身軀雄壯的男子開口道。

「李兄,你指的是兩個石炎的事情嗎?」另外一名男子問道。

「沒錯!你怪不怪,有人突然出現在聖元界合道榜上就算了,而且還兩人,並且兩人還是同一個名字,都叫石炎,你怪不怪?」雄壯男子點頭道。

「確實有些奇怪,要不是指知道通塔的能力,我還人會以為這兩人會不會就是一個人?」另外一名男子點頭道。

「誰不是?」雄壯男子道。

「一個石炎來至妖龍族,一個石炎來至狼族,兩人先後闖進聖元界合道榜,要這兩人沒有一點關係,恐怕沒有人會相信!」另外一名男子思索著道,表情無比的認真,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真知道什麼不為人知的內幕。

……

雖然相隔了兩張桌子,而且兩人的聲音也不怎麼大,但是以周雲峰的修為和強大的靈魂力。這些話卻一字不落的落入了周雲峰的耳中。

「兩個石炎,一個來至妖龍族,一個來至狼族,先後闖入聖元界合道榜,炎應該從妖龍族、嘯月狼的修鍊秘境中出來了,都開始闖通塔了!」

從兩人那裡得來的信息雖然不多,但是已經足夠讓周雲峰做出判斷了,別人不知道兩個石炎的關係,周雲峰確實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既然在闖通塔,他應該也注意到我的信息了,如果現在去找炎,不定還會和他錯開。」周雲峰低聲道:「只要看到我在聖元界合道榜上的名字,炎應該會主動的去找我,不管是從嘯域,還是從妖龍域,去戰域最近的路都需要經過通城,我就在通城等他吧!」

炎一直急著尋找周雲峰,周雲峰又何嘗不想早日見到炎,只不過在達到戰域后,周雲峰對妖龍族和嘯月狼族的事情也有了更多的了解,他也知道兩族都有培養後輩子弟的秘境。

如果炎的兩道分身都在各族的秘境中修鍊,就算是他找上門去也未必能見到炎。

況且,周雲峰也非常清楚炎的賦,再加上炎身具的血脈,周雲峰相信炎的兩具分身在妖龍族和嘯月狼族中都會得到全力培養,如此得到兩族看重,如果周雲峰的修為太差,兩族是不會讓炎跟他走。

既然不能帶走炎,那就還不如不去,否則,去了也只會徒增煩惱而已,並且還會給炎帶來麻煩,這是周雲峰最不希望看到的。

周雲峰不清楚炎什麼時候能從兩族的秘境中出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讓炎能夠知道他的消息,所以周雲峰就選擇了聖元界合道榜榜上留名的辦法。

雖然現在還不確定炎什麼時候能找來,但是周雲峰知道,他的方法必然已經奏效。

雖然周雲峰有著安奈不住的激動,但是他並沒有馬上去通塔外看榜,而是等待著他的酒菜,在以最快的速度將酒菜掃蕩之後,周雲峰就再以坐不住了,離開瞭然居后,以最快的速度奔向了通塔。

……

妖龍域,龍城

今日龍城再次震動了,前幾一直位於妖龍域合道榜第二的石炎今一舉超過第一名,成為了妖龍域合道榜新的第一人,同時也達到了聖元界合道的第六位,僅落後周雲峰一個名次。

別人不知道石炎和周雲峰的關係,所以並未懷疑炎這個名次是否隱藏還有實力,但是清楚這一層關係的敖玄空等人心中卻都有這樣一個疑問。

「三長老,石炎達到了你的要求,現在我是不是可以離開妖龍域了?」炎看著三長老,沉聲道,眼神中充滿了期盼之色。

「罷了,既然你達到了要求,本長老也不再多什麼,但是此去你一定要記住一點,絕對不能弱了我妖龍族的威名,不能弱了五爪金龍的威風!」三長老嘆了一口氣,隨即神色肅然的道。

「三長老放心,只要我石炎還活著,就絕不會弱了我妖龍族和五爪金龍的威名!」見三長老已經答應,炎眼神頓時閃過一道驚喜之色,隨即正色道。

三長老欣慰的點了點頭,隨即拿出一個乾坤戒拋向炎,道:「這裡面的東西是為你這次外出歷練所準備的,一定要善用,聖元界處處危機,你好自為之吧!」

「謝謝三長老!」炎結果乾坤戒后,迅速滴血認主,靈魂力也隨即滲入查看裡面的東西,一看之下,周雲峰頓時大喜,急忙恭聲道。

「下去準備吧,行程自己安排,離開的時候就不必過來了!」三長老微微的點了點頭后,淡淡的道。

「是!」

在得到三長老的答案后,炎的的心已經早沒有在這裡了,所以在三長老的話完之後,炎就欠身行禮,轉身離開了。

「去吧!保護好石炎,如果他出現了意外,你也不用回來了!」在炎的身影消失之後,三長老的雙目微微一凝,淡淡的道。

「是!」

三長老的話剛落,在一處空空無人的地方突然傳出一道冷漠的聲音,而此時空中就向水面一般,泛起了一陣漣漪,隨即又很快恢復了平靜。

重生甜妻,陸少寵上癮 ……

「居然真的是心噬生果,而且快要成熟了,一定不能放過!」周雲峰眼中閃過熾熱之色,心中暗道。

心噬生果乃是七星靈果,其中已經蘊含了一些本源之力,心噬生果名字中雖有「噬生」兩個字,但卻修鍊了生之道的武者或者魔獸夢寐以求的靈果。

心噬生果的名字中之所以有「噬生」二字,那是因為心噬生果在成熟之時會在瞬間將方圓一里之內的草木的生機全部吸取,用以滋養果實,到最後甚至連自身的根莖也不會另外。

正是因為心噬生果靠著「噬生」蘊含了強大的生之靈力,所以對於修鍊生之道的人來講,是難得的材地寶。

心噬生果除了對修鍊生之道的人有效果外,對修鍊水之道、木之道、地之道以及修鍊創造之道的人都有效果,只不過修鍊水之道、木之道和地之道的人並不能完全發揮出心噬生果的效果。

創造之道是至高之道,也可以是生之道的升級之道,修鍊生之道的人能將心噬生果的靈力最大程度發揮,修鍊了創造之道的人當然也能,甚至更甚。

修鍊了超越一般道的人想要尋找對道修鍊有幫助的材地寶都是非常困難,而這次的心噬生果更是萬年難求,對於修鍊了水之道、木之道、地之道、生之道以及創造之道的人來講,絕對是一場不的機緣。

面對這樣的機緣,周雲峰有怎麼可能放棄?

周雲峰迴到通城已經一個月,本來他是打算再在城內停留兩個月,等待炎的到來。

炎要到戰域,只要是通過傳送陣,那麼通城就是必經的中轉站,周雲峰雖然不知道炎什麼時候回來,但是直覺告訴他,這個時間肯定不會太長。

周雲峰只所以欲在通城多停留一段時間,就是想在炎到通城的時候截下它,免得他在到戰城區多跑一趟。

然而,計劃趕不上變化,現在心噬生果出現,周雲峰就不得不改變初衷,先出城去爭奪心噬生果。

「心噬生果不能放棄,如果炎能在通城停留一下,應該不能知道我現在在通城!」周雲峰想了想,沉聲道。

「就算炎去了戰宗也沒有關係,在門內我留下了一道斗魂分身,知道我的情況后,他應該會馬上趕過來,也最多不過多花去一兩的時間而已。」

顯然,周雲峰已經不打算繼續留在通城內,而是要先去搶奪心噬生果。

心噬生果出現的地方正好是在東南方向,也就是在戰域所在的方向,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周雲峰根本就不用擔心炎會直接前往戰域。

雖然非常想第一時間和炎見面,但是為了心噬生果,周雲峰還是強忍住了心中的思念,而是啟程向通城外走去。

……

蛇域,蛇王城

「兩個月了,總算達到了哪些老頑固的要求,很快五爪金龍分身就會達到蛇王城,我還是先到城外去等待吧!」白袍炎流露著欣喜之色,有些急切的道。

言罷,白袍炎就起身走出客棧,向城外走去,一直到城外一處荒無人煙的山峰上才停了下來。

「太好了!很快就可以見到老大了,到時我們兄弟倆又可以一起闖蕩了!」白袍炎心中的激動已經難以壓制。

而在白袍炎到達山峰不久,在蛇王城的傳送陣中就走出了一身金袍的炎,而金袍炎在走出傳送陣后,沒有任何猶豫,直奔蛇王城外而去。

很快,金袍炎就出現在了那座山峰上空,但是他並沒有下去,而在他剛剛停下的時候,從山峰處就射出了一道白色身影,眨眼之間就和金袍炎撞在了一起。

兩道分身融合后,炎仍然選擇了一身白袍的形象,其實也就是將五爪金龍分身隱藏在了體內,以嘯月狼的身份在外行走。

「幾十年了,兩具分身終於再次融合在了一起,真舒服!」一身白袍的炎面孔揚起向,一臉欣喜之色的道。 ?第七章成熟,守護獸

「通城,聖元界才的歷練之地,果然不一般,但是我現在卻不能留在了這裡,可惜了!」一身白袍的炎走出了傳送陣后,感受了一下這方地的元氣,眼神中不由的閃過一道惋惜之色,最後淡淡的道。

「該在東南方,而且距離還不近,看來老大現在確實還在戰域!」炎通過契約感受了一下周雲峰的位置,沉聲道。

「不等了,等和老大回合了之後,再到通城來吧!」炎沉吟了下,最終還是確定先前往戰域。

通城是一個各域才的一個歷練之地,各域經常有人入出通城,而戰域又相鄰通城,所以炎根本沒有等多長時間就順利坐上了前往戰域的傳送陣。

「咦!不對,老大的位置距離戰城怎麼會那麼遠?」走出戰城的傳送陣后,炎的臉色就不由一變,皺眉道。

炎本以為周雲峰就在戰宗內,到了戰城后,他距離周雲峰的距離就很近了,他甚至認為周雲峰已經感覺到了他的到來,已經在戰城等他了。

但是現在他發現他錯了,現在他不但沒有覺得他距離周雲峰近了,反而變的更遠了。

「這個方向?難道老大現在通城?」炎判斷了周雲峰所在的方向和大概位置后,皺眉道。

想到這裡,炎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他想不到這趟居然白跑了,周雲峰既然不在戰宗,而在通城,那麼他就需要再坐傳送陣回到通城去。

「不對,在戰宗內有著一股非常微弱的氣息,雖然不強,但是確實是來至老大!」在炎的不斷感受下,他感覺到在戰宗的方向有著一個若有如無的牽引之力。

這道牽引之力就是來至契約,如果是周雲峰的本尊在戰宗,以兩人此時的距離,牽引之力肯定會非常強烈,但是現在雖然與牽引之力,但是卻非常弱。

「斗魂分身,沒錯,就是斗魂分身,老大一定是留有斗魂分身在戰宗內!」想到這裡,炎也不由的激動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