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只是普通天盛軍戰士們的情形。超凡境高手,尤其是近衛軍團的成員們則受到了更加嚴酷的訓練。這些昔日獨來獨往,單打獨鬥的高手們在軍方人員的協助之下開始接受團隊作戰的相關訓練,無盡深淵、罪惡沼澤等人跡罕至,環境險惡,被強大妖獸盤踞的地方都留下了近衛軍團戰士們的身影。

  • Home
  • Blog
  • 這只是普通天盛軍戰士們的情形。超凡境高手,尤其是近衛軍團的成員們則受到了更加嚴酷的訓練。這些昔日獨來獨往,單打獨鬥的高手們在軍方人員的協助之下開始接受團隊作戰的相關訓練,無盡深淵、罪惡沼澤等人跡罕至,環境險惡,被強大妖獸盤踞的地方都留下了近衛軍團戰士們的身影。

甚至有的近衛軍團小隊還來到了海洋之上,在一個又一個的荒島之上和種種聞所未聞的妖獸們戰鬥著,在不斷的血腥殺戮之中,這些稚嫩的超凡境修士們迅速的成長了起來,不僅如此。還有大量的超凡境妖獸材料以及關於海洋之上的一些情報源源不斷的來到了盛華城之中。

為了在最小的傷亡之下完成訓練任務的目的。松鶴,秦舞,趙嘉三名化形境高手還擔任了救火的任務。每一隊外出訓練的小隊都和盛華城大本營之中保持著密切的聯繫,如果遭遇到不可抗拒的強大敵人。化形境高手就會迅速出動,如果化形境高手也無法對抗敵人。那麼雲陽就會帶著軒轅劍親自出動……

除了軍方以及近衛軍團的戰士們之外,周元領導下的對外情報部之中的超凡境高手也展開了艱苦的訓練。近衛軍團主要的訓練目的是團隊作戰,對外情報部則恰好相反。他們的主要任務是刺探、收集情報,必要的時候還需要刺殺敵人,這就要求他們必須在隱匿形體,提升個體戰力之上下更多的功夫。於是地球之上各個隱秘兇險的地方開始出現一個個鬼魅般的人影,他們悠忽來去,神秘莫測,就算是修為比他們高出許多的妖獸都無法察覺到他們的影子……

有某一頭卵生的強大妖獸在產卵之後,僅僅外出了不足五分鐘的時間,巢穴之中三顆卵就消失無蹤,神秘消失了;有某一頭妖獸在和另一頭妖獸戰鬥之中,忽然之間感到一陣刺痛,一轉頭,才發現自己的尾巴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人割了去,有某一頭強大妖獸在休息之時,幼崽的心臟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挖走了,等它發現的時候,它的幼崽早就死去至少一個小時了……

種種奇怪事件開始發生在地球之上。這些妖獸就算想破腦袋也不會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而就在它們思考之時,那些從它們身邊消失了的東西,早就出現在了對外情報部統領周元的桌子之上,成為了周元評判各個密探能力的指標。

處在盛華城之中的各個部門也在緊張的工作著。中央科學院並不僅僅負責修鍊技巧以及工具和武器的研發,他們負責盛華城之中所有涉及到的事情的相關研究。比如如何製造藥效更為強大,更加適合盛華城民眾體質的丹藥,比如各種強大妖獸可能存在的弱點,比如如何更有效率的調配人手,比如收集統計民眾們詢問次數最多的修鍊難題,然後相應作出優化等。在雲陽的領導之下,中央科學院已經真正成為了盛華城的大腦。

甚至於,原本屬於軍方的鍛造營也得到了中央科學院的幫助。有更多更有效率的鍛造方法被研究實驗了出來然後在鍛造營之中推廣,鍛造營生產武器鎧甲等器具的速度更快,質量卻比以前更好。在這種情況之下,衛星和神雷炮的生產效率也大大的提高了。

在兩個月時間之內,一百餘門神雷炮和三百餘顆衛星被生產了出來然後被雲陽送到了地球環繞軌道之中,總數達到四百顆的衛星系統已經可以做到對地球表面的全天候無死角監視,神雷炮則被雲陽分散成了數個不同的集群,分別負責地球之上不同的區域,只要雲陽有需要,在兩個小時之內,神雷炮可以完成對地球之上任何地方的轟炸……

在三大教派仍舊紛亂不休,為了信仰和人口不斷征戰,在妖獸陣營群龍無首,只知道互相爭奪地盤,自相殘殺的時候,盛華城已經迎來了發展的黃金時代。每一分每一秒,盛華城的實力都在增長著。而最為美妙的是,除了盛華城的民眾之外,沒有人知道盛華城如今的狀況。三大教派仍舊認為盛華城是那個已經殘破衰敗,修為最高者僅僅超凡三重的城市,妖獸陣營仍舊沉浸在血腥殺戮之中,沒有察覺到這些潛伏的危險……

「可惜啊,黃金時代的時間不可能太長,妖獸陣營不可能留給我們太長的時間,它們遲早會察覺到盛華城的這些動作,它們遲早會放棄陣營內部的爭鬥然後聯合起來。」雲陽暗暗的想著,「不過也沒有關係,戰士們如此刻苦訓練,所為的不就是這一天么……唔,三大教派的戰爭估計也快要結束了,浴火重生之後的盛華城,也該迎來第一次真刀真槍的戰鬥了。就將三大教派當做我盛華城面對妖獸陣營之前的一塊磨刀石吧。」

在一個天空略有些陰鷙的下午,對外情報部統領周元急匆匆的找到了雲陽。

「五先生……已經確定,三大教派之間的戰爭已經結束,因果正宗和永恆真門最終不敵萬化神教,最終敗退,但萬化神教也不好受,我們有理由確信萬化神教掌教再一次進入了休眠之中。萬化神教雖然仍舊掌握著五個城池,但對於城池的控制力卻大大降低,因果正宗和永恆真門的勢力範圍也沒有什麼變動,庫拉德和明王各自受了一些傷,但和萬化神教掌教比起來並不是很嚴重,三大教派之中超凡境高手數量已經探測清楚,這是這一次戰爭之中,三大勢力之中高手的損傷表,以及我們對三大教派此刻實力的評估表……」

周元說著,稍微停頓了一下,似乎又接到了什麼最新的消息。片刻之後,周元才重新開了口,那語氣之中竟然帶著淡淡的笑意:「五先生,接到最新情報,因果正宗和永恆真門聯合派出了使者,正在向著我盛華城前進。要不要……?」

周元用手掌虛虛的砍了一下。(未完待續~^~)

PS:第二更來了 在因果正宗和永恆真門派出的使者還沒有到達盛華城的時候,對外情報部就已經探測到了這一切。而周元既然做出了「殺死」的動作,也就意味著,負責探測這些使者的密探一定有將那些使者殺死的能力。

這就是有了一百名超凡境高手補充之後的對外情報部的能力。

聽到周元如此說法,雲陽淡淡的笑了一下:「果然,三大教派的戰爭一結束就會將我盛華城也拉下水……暫且不著急殺死他們。且讓他們到盛華城之中來吧,我倒想看看,這兩大教派派出使者來我盛華城到底想做些什麼……」

因果正宗和永恆真門派遣使者到盛華城之中來想做什麼其實是很明顯的事情。不僅雲陽知道,周元也知道的很清楚。不僅這兩個人,任何超凡境修士都可以推測出他們的目的。但誰都沒有說破。在雲陽做出決定以後,周元躬身退下,卻並沒有將這件事情放在一旁。在退下之後,周元迅速的下達了一個命令:「將探測力量往月輪城和赤光城之中傾斜,我要你在五個小時之中將這兩個城池的一切詳盡資料都探測出來……」

這個時候,雲陽卻在想著一些別的問題。

「壓抑太久並不是一件好事,盛華城之中的民眾們也確實需要一件事情來讓他們發泄一下,妖獸陣營,以及萬化神教也該做好準備來迎接一個全新的盛華城了。」

旋即,雲陽也下達了一個命令:「近衛軍團所有成員立刻放棄手中任務回歸盛華城,通知文定武。要他派出二十萬天盛軍戰士,分成兩部,一部現在出發前往月輪城,一部出發前往赤光城。前進途中注意隱蔽。不要被任何人發現。」

「是!」助手領命而去。片刻之後,在地球各處正在和各種妖獸浴血奮戰的近衛軍團戰士們迅速的放棄了自己面前的敵人,快速的集合到一起,朝著盛華城開始飛行。就算他們面前的敵人已經重傷將死。只要再做出最後一擊就可以將其斬殺也是如此。令行禁止,完完全全的遵守命令,也是近衛軍團訓練項目之中的一個。

「我們近衛軍團成立以來只是訓練,只是和妖獸作戰,還沒有執行過一次正式任務。現在五先生將我們全部集合起來,是要有什麼大動作了嗎?」

「我們近衛軍團這樣的組織在祖星歷史之上都沒有過,全部都由超凡境高手組成……我們近衛軍團註定是要驚天動地的,現在我們終於有用武之地了么?」

「不知道這一次的目標是哪裡?是聖輝城么?還是某個強大妖獸?」

「管那麼多做什麼。五先生說打哪裡,我們就打哪裡就是了。」

在不斷地議論和猜測之中,近衛軍團五百名戰士因為距離的不同,在不同的時間之中來到了預定集合地點。每一名戰士臉上都滿是興奮的神色,為即將到來的大動作興奮不已。

近衛軍團在兩個多月的殘酷殺戮訓練之中仍舊維持著五百人的滿員編製。這倒不是近衛軍團沒有傷亡的緣故,事實上,在近衛軍團的訓練之中傷亡並不少見。雖然有化形境高手乃至於雲陽親自出動充當救火隊員。在之前兩個多月之中,近衛軍團仍舊戰損了二十幾名超凡境高手,甚至於某次一隻小隊遇到了一頭超凡八重空靈境的強大妖獸,差一點就全軍覆沒。幸虧雲陽親自出動,這隻小隊才倖存下來了三個人。之所以直到現在仍舊維持著滿員編製,是因為雲陽在不斷的補充近衛軍團的緣故。

在不斷的殺戮和鮮血以及死亡威脅之中,近衛軍團也迅速的成長了起來。

近衛軍團因為都是超凡境高手的緣故所以集合快了一點,天盛軍的集合就慢了一點。在文定武的指揮之下,許多正在野外圍獵的天盛軍部隊直接放棄了獵物,開始向月輪城和赤光城出發。在不斷的前進之中逐漸的集合在了一起。大批的給養部隊攜帶著各種物資離開了盛華城。也踏入到了茫茫荒原之中。

雲陽一個命令發出,盛華城之中就至少有幾十萬人忙碌了起來。但云陽並不是無的放矢,雲陽知道,這一切都是值得的。雲陽知道。盛華城終於可以以最小的代價獲取到最大的利益了。

雲陽來到了新建造出的萬聖塔之前,在這裡開始了靜靜的等待。

在萬聖塔倒塌之後。新的萬聖塔已經建造了出來。新的萬聖塔和原來的萬聖塔有著同樣的高度和外表,看起來和以前完全一模一樣。只是新的萬聖塔裡面是空空蕩蕩的,沒有任何英靈的牌位。那些牌位,在之前萬聖塔倒塌的時候已經全部損毀了。

軒轅劍仍舊矗立在萬聖塔塔頂,保護著盛華城方圓百里的安寧。

就在對外情報部密探們的密切監視之下,因果正宗和永恆真門兩個教派聯合派出來的使者已經來到了距離盛華城不遠的地方。

使者一行一共有大約二十多個人,其中修為最高者赫然是薩米特這個當初被雲陽斬掉了一條手臂的老熟人。薩米特的容貌沒有什麼變化,整個人看起來卻比以前虛弱了許多。很顯然,在之前的三大教派的戰鬥之中,薩米特也受到了一些傷害。

這裡已經是盛華城的勢力範圍了,軒轅劍的光輝已經可以覆蓋到這裡,所以這裡已經出現了一些稀稀落落的民居,偶爾還可以看到匆匆走過的盛華城居民。只是這些居民的神色卻頗有些怪異,在看到這些使者之後,這些居民也沒有著急匆匆跑開,而是聚攏在一邊竊竊私語著,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這就是因果正宗和永恆真門的那些神棍啊……好滑稽的樣子。聽說他們還不知道我們盛華城如今的變化,他們好像是來我們盛華城要求供奉的……」

「嘁,一幫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我盛華城如今今非昔比,就算他們不來找我們,五先生也會帶人去找他們的麻煩,以報以前辱我盛華之仇,現在他們竟然還敢來。」

一名使者輕蔑的看了一眼那些聚集在一起的居民,滿是不屑的說道:「沒能受到神王和聖者光輝照耀的可憐人民啊……看到了我們,竟然連下跪都不知道,這盛華城果然是一個野蠻的地方。」

「野蠻者的城市不配擁有那麼多華美的寶物。」薩米特緩緩說道,「卑鄙的魔頭雲陽趁著我們三大教派混戰的時候,趁亂洗劫了中天神殿,將中天神殿百年珍藏全部擄掠一空。我們兩個教派和萬化邪教作戰,受損頗重,也該是這野蠻者城市供奉出一些東西來了。」

「這個野蠻城市之中有將近三百萬人口,聽聞他們的城主也不過只是個超凡三重的普通修士。不若我們直接將城主殺死,將這所有人口,所有物資全部歸於神王和聖者光輝之下。薩米特大人,您看如何?」之前那名使者用一種貪婪的語氣對著薩米特說道。

薩米特淡淡的笑了起來:「如今我們兩大教派聯合在一起,明王大人和庫拉德大人聯合派出了我們這支使者團隊……一些事情我也不必對你隱瞞。你真的以為我們這支使者團隊是來要求供奉的么?不,這只是一個借口。我們會提出一個盛華城無法答應的條件,然後,只要盛華城一拒絕,庫拉德大人和明王大人就有了發動教眾的借口,我們兩派之中的高手會傾巢出動,將盛華城完全毀滅,擄掠走所有的人口和物資……哼,雲陽以為我們三大教派混戰,他就能坐收漁翁之利么?簡直是痴心妄想。」

「原來如此。」之前那名使者面容一肅,立刻鄭重道:「既然明王大人和庫拉德大人早有安排,那麼一切聽憑薩米特大人指示。」

最強絕世兵王 此刻,雲陽仍舊在萬聖塔之前等待著。近衛軍團已經完成了集結,也就在這個時候,周元匆匆的來到了雲陽身邊,將一頁紙交給了雲陽。月輪城和赤光城之中的一切布置安排,人口數量,高手數量,高手分佈,實力層級等情報在這一張紙上面完全呈現了出來。

「很好。」雲陽微微笑道,「有了這些情報,我們的戰士們就可以將損失降到最低了。周元,去將這些情報交給近衛軍團的戰士們吧,讓他們分成兩隊,一隊由松鶴帶領去月輪城,一隊由趙嘉帶領去赤光城……將這兩大教派給我連根拔起,凡是在這兩大教派之中擔任過神職人員的,全部殺死……」

「是!」周元答應一聲,匆匆離開了這裡。也就在這個時候,從盛華城之外忽然間傳出了一聲大喝。

「因果正宗,永恆真門聯合使者團到達盛華城,盛華城城主何在?還不速速出來迎接!」

「好戲開始了。」雲陽好整以暇的說著,身影在瞬息之間消失,下一刻就來到了盛華城城門之前。(未完待續~^~)

PS:恩,沒錯,三更完畢了。 這一隻使者團隊到來的消息在之前數個小時之中就已經傳遍了整個盛華城。在使者團隊不斷前進的過程之中,有越來越多的盛華城民眾跟隨在了使者團隊之後。薩米特還曾經發出過感嘆:「看來,這盛華城之中的民眾也終於承受不住雲陽魔頭的折磨,有了嚮往神王和聖者光輝的心思,所以才追隨在了我們身後。」

「神王和聖者高居九天之上,洞察一切,這些野蠻人此刻既然已經有了向道之心,說不定神王和聖者會因為這一念之思而饒恕他們。」使者說道。

在使者團隊身後所聚集的人群之中卻是截然不同的一副景象。人群確實在跟隨著他們,但那視線之中卻不是崇敬和敬畏,而是嘲弄,好像看猴子一般的嘲弄。

人們默契的保持著沉默,只是跟隨著,只是看著。而雲陽想要的也正是這一點。被壓抑了太久,盛華城的民眾們也需要一場好戲來發泄一下壓力啊……

雲陽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了盛華城城門之前。來者只有雲陽一人。雲陽臉上帶著和煦的笑容,就好像看到了遠道而來的老朋友一般。

那名使者是一名衣著華美的年輕人。他騎著一匹好像是馬的雄壯妖獸,看起來十分的不可一世。看到雲陽之後,這名使者揮了揮手中的鞭子,趾高氣揚道:「你就是盛華城城主,雲陽?」

雲陽點了點頭,平靜說道:「正是。」

薩米特皺了皺眉,對著那名使者訓斥道:「不得無禮。你且退下。」

「不知道使者來臨為了什麼事情?」雲陽詢問道。

「也沒有什麼事情,就是要你讓出城主的位置。我們接到了神王和聖者的旨意,旨意中說,盛華城以後就由庫拉德和明王大人接管。城中一切人口,物資盡皆歸於神王和聖者麾下,至於你,還是自廢修為。前往神王和聖者雕像之下懺悔千年,否則的話,庫拉德和明王大人將把你盛華城打入到地獄之中去。」那名使者叫道。

「不得無禮!」薩米特再一次吼了一聲,那名使者就悻悻的退了下去。薩米特轉過身,對著雲陽拱了拱手:「城主莫要當真,我才是使者團之中的正使,方才他說的話做不得數的。」

雲陽的臉上仍舊掛著微笑:「那麼,你們到底是為了什麼來的呢?」

「城主也知道。當初我們三派聯合,為了阻止萬化邪教的神恩祭祀,約定共同進退,共同去對付萬化神教,卻不知你盛華城中途退出所為何事?若是單單中途退出也就罷了,為何你盛華城還將中天神殿之中的珍藏擄掠一空?城主如此做法,不知置我兩大教派於何地?」

「我此來就是奉了庫拉德和明王大人的意志前來詢問城主這個問題的。」薩米特緩緩說著。視線卻如同一道寒光一般始終盯著雲陽不放,「不知城主對我兩大教派有什麼交代?」

「你想要什麼交代?」雲陽詢問道。

薩米特稍微怔了一下。薩米特知道雲陽雖然只是超凡三重的修為,但依靠軒轅劍以及那個古怪的陣法,雲陽的實力也不能小看。當初正是雲陽斬掉了他的一條手臂。但此刻雲陽不做任何分辨,只是詢問他想要什麼交代……薩米特微微感到情況似乎有點古怪。

「很簡單。」雖然心中警惕,但薩米特仍舊沒有停下話語:「在阻止神恩祭祀之中,以我兩大教派出力最多,最終卻是你盛華城斬獲最大,這不合理。為了公平起見,你盛華城必須答應我們一些條件。否則。那名使者所說的話雖然有些過分,但也並不是不可能出現的……」

薩米特話語之中已經隱隱帶上了一些威脅的意味。

「你們有什麼條件?」雲陽再一次詢問道。

兩人之間的交談聲音雖然不大,但卻清晰的傳遍了方圓數千米的範圍。後方圍觀的人群之中不時有一些低低的鬨笑聲傳來。

「這些神棍……五先生在故意戲弄他們他們都察覺不到。」

「哼,當初如果不是五先生派人告訴他們。他們連萬化神教即將進行神恩祭祀的消息都不知道,到了現在。他們還有臉說是自己出力最大?簡直可笑。」

「當初因果正宗和永恆真門見我盛華城勢弱,試圖吞併我盛華城的事情怎麼不說?現在還好意思來我盛華城之前提條件……無非是想吞併我盛華城而已,哼,我盛華城如今今非昔比,且看五先生怎麼戲弄這群傻瓜。」

「條件就是交出盛華城,一半民眾歸於因果正宗之下,一半民眾歸於永恆真門之下,獻出你們盛華城所有珍藏所有物資以做贖罪之用!」之前那名使者又跳了出來,大聲叫道。

「退下!」薩米特再次吼了一聲,喝退了那名使者之後繼續看著雲陽,緩緩說道:「盛華城也是我人族十一主城之一,我們兩大教派自然沒有吞併盛華城的意思……不過,為了補償我們兩個教派,你盛華城也必須做出一些奉獻才好。明王大人和庫拉德大人的喻示是,要你盛華城將中天神殿之中所有斬獲全部交出來,再將你盛華城倉庫之中珍藏獻出一半,再獻出十萬人口歸入兩大教派之下。當然,我們兩大教派也不是白要你們的東西,明王大人和庫拉德大人答應,只要你們肯拿出這些供奉,兩位大人將會在神王和聖者之前為你盛華城祈禱,以減輕你盛華城的罪孽。雲陽,該如何做法,想必你心中也是清楚的。」

雲陽臉上仍舊掛著淡淡的笑意,沒有一點情緒波動:「該如何做法,我心中自然是清楚的,只不過……這些事情卻不著急,諸位使者不如先在我盛華城之中歇息一番如何?」

「魔頭,你別想用些緩兵之計就能拖住我們,如果今天你不給我們一個交代,就算滅了你盛華城你又能奈我何?」之前那名使者又跳了出來,對著雲陽高聲吼道。

「既然城主還需要思量一番,那麼請便。這盛華城我等就不進去了,就在這城門之地等候一番吧。」薩米特說道。

雲陽知道薩米特是害怕盛華城之中有陷阱所以才不肯進城,不過心中也不以為意,只是笑著說道:「使者誤會了,我並不是用緩兵之計拖延時間,而是……我為眾位使者準備了另外一份大禮,這份大禮想必一定會讓諸位滿意的,說不定看到了這份大禮之後,眾位使者連我盛華城之中的資源,人口都會棄之不要。只不過這份大禮還未製作完畢,所以便讓眾位使者暫且等候一下。」

薩米特和那名使者互相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點迷惑。自從來到盛華城之後,所遇到的一切似乎都那樣的古怪,那樣的不對勁。那也不去說它,單說此刻雲陽所說的,可以讓他們連盛華城的人口和資源都棄之不要的大禮……會是什麼?什麼樣的禮物才能有這樣巨大的效果?盛華城和雲陽又怎麼會這麼好心?

「難道這雲陽已經在暗中歸順了神王?所以才希望用更加貴重的禮物來表現自己的虔誠?又或者雲陽看穿了我們索要供奉是假,尋釁滅城是真,所以希望用更加貴重的供奉來堵住我們的嘴,以此來挽救盛華城?」在這一瞬間之中,薩米特心中就轉過了千萬個念頭。但薩米特最終是答應了下來:「既然如此,我便在這裡等候一下。」

另外一名使者腦海之中卻是截然不同的想法:「可以讓我們連盛華城的資源和人口都棄之不要的禮物……莫非是軒轅劍?這盛華城之中,比那些東西更加重要的,也就只有軒轅劍這一樣東西了。如果這雲陽能將軒轅劍獻出來,那麼那些人口和資源不要也罷。」

軒轅劍和整個盛華城聯繫在一起,在將盛華城毀滅掉以前,軒轅劍不可能被奪走。但是如果軒轅劍的使用者誠心獻出來的話,那自然又是另一番景象。如果有了軒轅劍這樣的神器,那麼好處幾乎是無窮無盡的。

一時之間,眾人心中帶著不同的心思俱都安靜了下來。雲陽臉上仍舊帶著笑容,沒有一點慌亂的樣子。

數千里之外,距離月輪城不遠的一個地方,數百名超凡境修士如同幽靈鬼魅一般出現在了這裡。在前進和飛行之間,這些人排著整齊的隊列,一舉一動都顯得那樣的整齊劃一。

當先一人正是松鶴。他看了看遠處的月輪城,忽然間笑了起來:「以前是因果正宗欺負我們,現在,也該我們去欺負一下那些神棍了……近衛軍團,出發吧,殺死月輪城之中的所有神職人員,但要注意,不許影響到平民們的生活。」

與此同時,在赤光城旁邊,一個曼妙的身影也對著自己身後的二百餘名超凡境高手說出了這番話:「五先生在看著我們。如果我們遇到意外,五先生會出手幫助我們的。」

「注意,遇到明王的時候,不要硬拼,用陣法纏住他們,他們不是我們可以對付的,五先生會親自出手對付他們……」(未完待續~^~)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星河主宰》更多支持!

盛華城這裡是白天,在距離盛華城數千里之外的月輪城此刻卻已經進入到了黑夜之中。夜還不是很深,月輪城也並沒有陷入到完全的安靜之中。在城市裡面還時不時的可以看到來往穿梭的兵丁,以及一些行色匆匆,面帶菜色的民眾。

也就在這個時候,兩百名超凡境高手在松鶴的帶領之下悄悄的潛入到了月輪城之中,絲毫沒有被守衛城市的軍隊發覺。對外情報部早就將關於月輪城的一切資料遞交給了近衛軍團,月輪城之中有哪些高手,所在位置,實力如何等早就一目了然。

在漆黑的夜空之中,松鶴低低的對近衛軍團戰士們吩咐了幾句,於是兩百人的隊伍就分散成了二十個小隊,在各自小隊長的帶領之下,戰士們迅速的分散,一瞬間就潛入到了夜色之中消失不見。

一處豪華宅邸之中似乎正在舉行宴會。一名肥胖異常,腦袋上似乎有油光冒出來的中年男人懷中抱著一名美貌侍女,正在和來訪賓客把酒言歡,心情十分的舒暢。他沒有不舒暢的理由,身為一名超凡境修士,本來就應該錦衣玉食,接受眾多普通民眾的膜拜,以前在靈鷲山之中,大貓小貓兩三隻,甚至連超凡境高手都得親自去巡山的日子也是人過的日子?這月輪城雖然破敗了一點,比不上其餘幾個大城市,但在這其中的日子還是要比以前好過了許多。

話說……自己因果正宗離開靈鷲山。和萬化神教拚死爭鬥才佔領了這月輪城,所為的不就是這一天么?

可就在這個時候,十名穿著黑色鎧甲,神情冷峻。有著明顯盛華城裝扮風格的人從門口走了進來。守門的兵丁剛想阻攔,被為首一人冷冷的看了一眼,立刻就渾身發軟倒在了地上動彈不得。

「四號,六號。你們兩人守好門,不要讓任何人逃走。」小隊長吩咐了兩句,兩人就站了出來,答應一聲之後就消失了身影。剩下八人則繼續前進,一直來到了大廳門口。在他們身後已經倒了一地的人,但大廳內部宴會仍舊在進行著,沒有任何人察覺到外面發生的變故。

「維頓,超凡三重修士。根據情報,此次宴會還有另外兩名超凡一重修士參加。一會動作要快,一定不能讓他們發出千里傳音通知別人。」小隊長低聲吩咐了一句,猛然間踹開了房門。大廳之中立刻安靜了下來。

因為結合了星辰煉體法以及太陽靈力修鍊法兩種修鍊方式的緣故,盛華城之中的超凡境修士普遍要比其餘地方的同等級修士強大一些。再加上這段時間以來的殘酷訓練和血腥屠殺,要對付這裡的三名超凡境修士,其實只要小隊長一人出動就可以了。不過為了穩妥。為了不讓他們發出警訊,也為了不造成意外的傷亡,這一次松鶴仍舊安排近衛軍團戰士們以小隊為單位行動。

胖大男子反應極快,在近衛軍團戰士們闖入大廳之後立刻就站了起來,怒聲喝道:「什麼人?」在喊出這句話的同時,胖大男子右手一招,立刻就有一柄黑漆漆,十分沉重的鐵棒樣的武器出現在了他手中。

「上!」小隊長低喝一聲,搶先沖了上去,剩餘七人也跟隨著小隊長的動作在一瞬間分散。四人去對付那兩名超凡一重的修士。剩下三人則和小隊長一起衝到了胖大男子身邊。

胖大男子怒喝一聲,手中鐵棒如同一道黑光一般迅疾從空中劃過,當頭砸下。就在這個時候,一陣白光從小隊長右臂之上散發出來。小隊長將右臂一抬,那鐵棒砸在胳膊上面。卻只發出了一陣金鐵交鳴之聲。與此同時,剩下三名近衛軍團戰士同時發動了自己的進攻,兩把長劍,一把砍刀同時來到了胖大男子身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