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可是價值十萬塊一瓶的上等紅酒。

  • Home
  • Blog
  • 這可是價值十萬塊一瓶的上等紅酒。

如果是勾兌的話,別說是十萬塊,十塊錢雲霜都會覺得貴了。

「誰說我家的紅酒是勾兌的?」

這時候,飯店的老闆帶著三名服務員,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

「看樣子,這紅酒是勾兌的,已經無疑了。」

往往越是心虛的人,這叫喊聲就越是激烈。

李庶當即起身擋在了雲霜前面,自己則是冷冷的瞪去眼前四人。

很快,那大腹便便的飯店老闆,與三名服務員站在了李庶跟前。

「我說的!」

李庶嘴角一咧,指著飯桌上的紅酒,冷喝道:「假酒,應該不止一瓶吧!」

「你他媽的,居然敢在我的店內鬧事兒?」

那老闆見李庶居然絲毫不慌,這怒火立馬沖了起來。

「鬧事兒?」

李庶冷冷一笑,說道:「你賣我們假酒,居然說我們鬧事兒?」

「草你媽的,你小子今天要是不給錢,老子我……」

啊!!

不等那胖老闆把話說完,李庶直接一腳重重的踩在這廝的腳趾上。

猶如被萬噸重物壓著一般。

那胖老闆瞬間感覺自己的右腳五根腳指頭,碎成了爛泥。

一聲痛苦的哀嚎聲,更是響徹整個大廳。

。 這一枚求婚的戒指,盧晨總是隨身攜帶着。因為他覺得可能隨時會用到,這不,這就用到了。

「盧晨……你……你幹嘛?怎麼突然……」

張曼雪有些不知所措。

「曼雪,假如你之前還在意我的父母反對我們的婚事的話,那麼我現在告訴你,你的這個擔心,可以完全放下了,因為他們已經同意我們倆的婚事了。」

盧晨說這句話的時候,身子微微一顫,他實在是太激動了,他等這一刻,也實在是太久了。

而張曼雪在聽到盧晨這麼說之後,也是很震驚,她真的沒想到第一次見面便對自己用惡語相向的盧晨父母,竟然會破天荒的答應他們倆的婚事。

她原本為這個事情已經是難受了很久很久,就算前段時間盧晨將她給追了回來,但這個事情卻是在她心中一直難以抹去。

如今親耳聽到了盧晨說他父母同意了自己與他的婚事,那感覺,就像是心中的那一塊大石頭落了下來。

「曼雪,你之前說的,兩個人的婚姻需要父母的祝福,若是缺少了父母的祝福,那麼這一段婚姻鐵定也是不幸福的,但現在,你的這個顧慮,已經完全可以消除了。」

盧晨跟張曼雪說道。

「其實我的父母,他們也並非惡毒之人,之前是因為我沒有把我們兩個的感情對他們好好的訴說一番,導致他們以為我被突然獲得的愛情給沖昏了腦袋,所以才想着要匆忙的結婚。今天我與他們把一切都說清楚了,我母親對於那晚上第一次見到你時對你說的那些話感到抱歉。」

話落,張曼雪的眼淚已經止不住的流了出來,她原本對於盧晨的母親還是比較厭惡的,尤其是剛剛見面的那一晚,那時候的她努力想給盧晨的母親留下一個好印象,可卻是換來了一頓嘲諷。

盧晨將戒指從盒子中拿了出來,然後戴到了張曼雪的手指上。

接着盧晨站了起來,從兜里拿出來一塊手帕,輕輕地擦去了張曼雪的淚水。

「曼雪,我盧晨此生只愛你一人,若是我背叛了你,必遭天譴,天打五雷轟。」

話落,盧晨一把將張曼雪抱入了懷中。

「我想與你組成一個幸福的小家庭,那個小家庭會很溫馨,我會努力的將它經營好,接着我們會生一個胖胖的小子或者是萌萌的女兒,我們一家三口或者是一家四口會一直一直永遠的幸福開心下去。」

盧晨抱着張曼雪,對着她的耳朵輕輕地說道。

「不知道,我想成立一個小家庭的願望,你能不能讓我實現?」

「盧晨……我的夢想便是與你有一個小家,為你生一個胖小子,平平淡淡且幸福快樂的生活。」

張曼雪啜泣道,「現在,我願意與你組成這樣的一個小家庭。」

張曼雪剛剛說完,盧晨將她抱得更緊了。

「太好了,曼雪。我等待這一天,真的真的是太久了。有時候我都會想,這一天如果永遠也無法到來怎麼辦?我假如再一次的失去了你,那我該怎麼辦?現在這一刻,我的這些煩惱,統統的都可以拋卻腦後了。」

「傻子,超級大傻子。」

兩人都如釋重負,此刻,張曼雪對盧晨的感覺又恢復了如初,那些在她內心中儲存了太久的陰鬱,也終於撥開了雲霧見明日。

兩人緊緊地相擁著,彷彿周圍的一切都靜止了下來,那明亮的日光打在兩人身上,彷彿一道愛情的聖光,照耀了他們倆這來之不易的感情。

而在停車場,貝特坐在自己悍馬越野車上的主駕駛上,通過望遠鏡觀察著盧晨和張曼雪的一舉一動,突然,他的嘴角微微的上揚一下。隨後,他拿掉瞭望遠鏡,然後啟動了車輛,駛離了停車場。

路上,李正給他打了電話。

「這幾天皇甫宏志派遣了一堆蚊子在我面前繞來繞去的,麻煩貝特先生將他們全部都抓起來,我要好好的折磨他們一番。」

「這個好辦,李總,最多兩日,我便把這些蚊子交到你的手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就在這時候,陳誠聯繫上了。

這場戰役的始作俑者,郭汝棟,跑去找吳奇偉,找夏楚中79軍殘部,萬耀煌25軍殘部,王東原73軍殘部接軍械,借兵。

幾個將領毫不猶豫的就把事情的原由,發給了十五集團軍司令,也就是七戰區副司令,陳誠。攫欝攫

從武漢出發,乘船沒有抵達蕪湖的陳誠驚呆了。

七戰區發動這麼大戰役,他戰區副司令居然不知道。

七戰區是軍委會成立的七戰區,歸屬軍委會指揮。

川軍怎麼能單幹呢?

想到這裏,陳誠恍然發現,川軍不是一直在單幹嗎?

山西的遭遇,川軍不敢把後背交給中央軍,他們不是捨不得分潤戰果,是不信任。巘戅閱筆趣戅

軍委會任命自己做七戰區副司令,可是七戰區司令部,劉湘根本就沒有成立?

也就是七戰區在軍委會眼皮地下,失控了。

劉湘真會抓住好時機,利用日軍大兵壓境,軍委會因為西遷混亂的這段時間,反而他依託二十三集團軍司令部,從容的調度川軍,打了一個好仗。

這種局面不能繼續了。

自己要去把劉湘盯着,哪怕自己不在是后,也要吳奇偉盯着川軍的一舉一動。

吳奇偉打仗還可以,讓他盯着劉湘也不行,看看能不能把康澤或者賀國光調到前線來,畢竟這兩人熟悉川軍,劉湘對他們也不像對自己和吳奇偉那麼排斥。

想明白的陳誠,給侍從室發了一封很長的電報。

言下之意,劉湘跟馮天魁,從來不打沒把握的仗。

川軍已經打出兩次大捷了,劉湘在社會各界的聲望越來越高,這次戰役,應該由委座領導,軍委會統籌。

都是國民革命軍,川軍應該在委座的統一指揮和部署下,協同作戰。

第十軍的編製,侍從室是非常清楚的,川軍在山西就沒有謊報戰功的習慣,到了太湖西岸,如果照川軍公佈的戰果。

也就是第十軍只剩下了三分之二的戰力。

可是川軍究竟還剩下多少戰力?

郭勛祺在宜興路面的那個師,是他的主力144師,軍械完備,軍容整齊,並沒像戰報那樣,被人打殘了。

如果動員十五集團軍已經在宜興集結的三萬多人參戰,殲滅第十軍,絕對可行。

於是,劉湘就收到來自侍從室一封奇怪的電報。

語氣很委婉,詢問七戰區最近是否發動較大戰役。

「這特娘的屁話,第十軍大兵壓境,七戰區天天都在打,大小戰役,是日本人說了算的,楊參謀長,給小山轉一份電報過去,讓這小子代我起草對侍從室的電報!」

劉湘最近踢皮球上癮,周小山愛惹事,能惹事,一顆不消停的沒事找事,可是他解決麻煩的能力也非同一般。

好不容易自己對第十軍殘部起了殺心。

偏偏國民政府要來參合一腳,從各方面的情報證實,國民政府有不少高層,都在給日軍賣情報,或者為了錢,或者為了示好。

「對了,給郭勛祺,周從化,馮天魁發個電報,廣德的後方醫院,那些傷兵軍官沒有電台,消息從宜興泄露的可能性極大,哪裏各中潰兵來不及甄別,魚龍混雜,問問是不是他們那邊走漏了戰役的消息,萬一泄密給日軍,這個仗就不好打了!」

周小山每晚都在夜襲,似乎給鬼子下餌料,用習慣告訴鬼子,天天晚上我們都鬧鬧。

冷不防大規模攻擊,改變打法,鬼子肯定會吃大虧。

情報泄露就不一樣了,形勢會反轉過來,鬼子有了防備,這個仗就不好打了。

周小山收到劉湘的情報,也明白壞菜了。

他毫不猶豫的讓劉湘上報昨夜夜襲的戰果,起草了電文。

「二十三集團軍忠於黨國,誓於鬼子血戰到底,自從完成戰備,第十軍抵達太湖西岸開始,夜夜都在鏖戰,昨夜擊斃擊傷日軍七百人,兩軍對壘,戰績稍縱即逝,有機會自然會大打出手,沒有機會也會打幾杆子,今夜輪換郭勛祺部夜襲,侍從室若有其他戰術安排,請直言不諱?淞滬撤下的軍隊嗷嗷待哺,七戰區懇求軍委會支援,吳奇偉,劉建緒,張發奎,廖磊部,急需兵員,給養,軍械。」

情報的核心,是不讓對手做出正確的判斷。

劉湘這個提醒來的很及時,宜興哪裏撤回來的士兵魚龍混雜,搞不好還混進了日軍間諜。

蔣某人指揮打仗沒水平,卻愛把命令下達到基層,什麼毛病啊。

也不看自己身邊到處都是間諜,中央軍被坑了這麼多回,還跑來坑川軍。

從楊熾手裏接過周小山起草的侍從室回電。

好一招太極推手,表面上在彙報,其實什麼也沒說,劉湘差點沒笑出聲。

唐式遵明天就快到杭州了,周小山這時候還在一箭雙鵰,回電含糊其辭,跟侍從室隱藏戰役計劃不說,順便又給接着給養事情,給侍從室挖了一個坑。

陳誠不知道,他的一份電報,讓周小山吐槽了半個鐘頭。

收到侍從室轉來電報閃爍其詞,真假難辨,發電報到宜興,郭勛祺和郭汝棟也好像收到了劉湘的命令,對晚上的行動,諱莫如深。

越想越好奇,恨不得自己就在廣德前線。

從當初川康整軍開始,川軍就愛搞煙霧彈,讓人看不清真面目。

想起川康整軍,他索性把自己的判斷,發了一封電報給康澤和賀國光,讓他幫自己參謀。

賀國光在武漢執行國府賑濟難民的計劃,可是戴笠有個毒丸計劃,也在同步執行。

一個要誹謗劉湘欺騙太湖民眾,一個要全力提國府組織難民自救。

錢不夠的賀國光還在焦頭爛額,這時候收到了陳誠的電報,根本沒有時間考慮,建議他派吳奇偉所部跟着郭勛祺。

很快,康澤回電了,說馮天魁對劉湘影響極大。

他們在山西戰場,習慣自作主張,連二戰區都隱瞞,埋怨國府親日派太多,這些想跟日本人做狗的混賬把國府滲透的跟篩子一樣,情報四處漏風。

建議陳誠既然有判斷,就應該自己的判斷動手。

只有盯住前線部隊,才明白川軍的動向。

郭勛祺和郭汝棟,收到劉湘的電報,知道壞菜了。

兩人一心攛掇了著大帥打鬼子,最後為了點軍械,宜興成了泄密的根源。

趙沛詩那封電報,措辭很嚴厲,淞滬戰場上撤下來的潰兵那麼多,在宜興城以及撤走居民的周圍小鎮,幾個集團軍都派了大量的人力進行甄別。

直到現在,還不敢掉以輕心。

他們居然為了點軍械,去發動其他部隊。

簡直是豬油蒙了心。

周小山收到郭勛祺和郭汝棟的電報,頓時哭笑不得。

怪不陳誠知道了消息。 離開了洗經伐髓的靈泉池子姜晨很快就看到了一個類似葯葯園的地方,可那葯園好像被禁制籠罩著沒有特定的辦法打不開。

姜晨穿越過來也沒學過怎麼破除禁制。

見秦瑤瑤沒跟上來這才本著一力降十會的原則對著禁制就是幾拳。

也不知道是這羽族的禁止,過了這麼些年,靈力消耗殆盡。

還是姜晨的力度真的變大了。

打了不過區區十幾拳,那進位就弱了幾分姜晨甚至能看清裡面的藥材了。

就在這時,他身旁的靈鐵獸實在看不下去了。

直接走到了禁制一角,從那一塊悄悄潛了進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