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名天驕嚥了咽口水,儘量平靜地說道:

  • Home
  • Blog
  • 這名天驕嚥了咽口水,儘量平靜地說道:

“對,在下姓楚,單名一個風字,在進入這裏的時候和師兄弟們分散了。”

說完之後,楚風突然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臥槽。

我是不是說了一些不應該說的。

總感覺剛纔那句話的意思是:

“我是一個人來的,你要是想殺我,現在可是最佳的時機呦。”

天啊,我現在改口行不行?

隱晦地提出來,我的師兄弟們在附近。

他覺得,剛剛那個和自爆類似的招式,肯定是對方的殺手鐗。

所以,如果對方知道自己的底牌已經暴露,會做些什麼呢?

楚風的額頭出現冷汗,他看着眼前打量自己的少年。

突然感覺到一個大大的危字,出現在腦袋上。

林寒神情很是淡然,其實並沒有想這麼多。

楚風突然見到他上前一步,整個人一哆嗦心靈顫抖,下意識地後退數十步。

臥槽,他要殺人滅口了?

不行不行,形勢還沒有明朗起來前不能這麼早下結論。

謹慎,一定要謹慎住!

求饒是絕對不可能求饒的。

我楚風這輩子,寧可站着死,也絕不跪着活!

林寒見到他這個樣子,眉頭微皺疑惑問道:

“大兄弟,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楚風聽到這番話,臉上強行堆起笑容。

“不不不,兄弟你的氣場有點強,我一時之間不太適應。”

嗯哼?

林寒聞言心底有些震驚。

我靠,大兄弟你這話說的有點意思啊。

臉皮也是絕了啊。

我這麼自戀,都不敢說這話。

儘管心底很是驚訝,他表面還是很淡然地撿起那個老人遺留下來的各種寶物。

楚風越想越覺得不對勁,身體再度後退數十步。

林寒聽見腳步聲,眉毛上挑。

這個傢伙有問題吧,鬼鬼祟祟的。

是不是想要祭出什麼殺伐寶物鎮壓本少爺呢?

想到這裏,他直接說道:

“站住!”

楚風的身影頓了一下,隨即乖巧地站在原地。

林寒將老人掉落的物資全部收進倉庫,狐疑地走到他的身邊。

這個小子額頭竟然還冒汗了?

絕壁有古怪!

楚風看着林寒臉上的神情,心裏開始慌了。

瑪德,完蛋了完蛋了。

這個傢伙真的要殺人滅口了,要是再來一次剛纔的那種大招。

自己肯定會連渣都不剩的。

打,絕對是打不過的。

他的腦海以比平時要快數倍的速度瘋狂運算。

想到了。

噗通一聲。

楚風跪了。

林寒這回再也忍不住,臉上浮現出震驚的神情。

他是真的懵了,這他麼我啥也沒幹,這個傢伙怎麼就跪了?

楚風醞釀好情緒,挺直腰板。

臉上浮現出一股悲壯的情緒,腰馬合一。

砰!

他英俊的臉龐與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

響聲很大,就是要的這個效果。

林寒嘴角有些抽搐,不知道該說啥了。

這人怕是個神經病吧。

他搖了搖頭,還沒有等這個跪地的傢伙說話。

背後龍翼展開,向着下一處目標飛去。

楚風察覺到眼前的氣息消失,低下頭的腦袋用餘光看了一眼。

徹底地鬆了口氣。

瑪德,剛纔真是太危險了。

還好老子聰明絕頂。

他看了看眼前寂靜的四周,忽然間心神一顫。

不對,還沒有完。

萬一那個雲夢帝國的天驕沒走呢?

說不定他現在正好躲在某處,暗中看着自己呢。

想到這裏,楚風立馬打起精神。

對着林寒原本所站的位置鞠躬,誠懇地說道:

“謝過不殺之恩,楚某定不會將你的殺手鐗傳揚出去!”

去往下一處機緣的林寒:“???”

說完之後,他保持着這個姿態很久。

直到感覺腰痠背痛,才重新起身。

存活下來的他,這回是真的放鬆了。

瑪德,以後準備撿漏之前一定要仔細觀察戰場。

還好遇到的這個傢伙不是殺人狂魔! 遠古祕境北部,第二日。

陽光明媚,沒有前世所特有的霧霾。

林寒站在一棵樹下,仔細地看着面前的3D全息地圖。

就在剛剛不久,南方很遠處傳來接連不斷的轟鳴爆炸聲。

即便距離這裏很遙遠,可聲音聽起來很是震耳欲聾。

現在肯定是趕不過去了,但是自己可以看看地圖啊。

順着剛纔的方向看去,地圖上有三個小白點。

而在他們的周圍,充斥着密密麻麻的紅點。

很明顯,那三個人是攤上事了。

幸災樂禍了一下。

林寒繼續前行,最終按照地圖上的指示。

來到標記着三星難度的峽谷。

兩側被羣山環繞,但卻沒有入口。

他撓了撓腦袋,降落在地面。

情況很明顯,估計又是什麼幻陣吧。

還沒來得及呼叫系統,腦海裏傳來器靈老爺爺的聲音。

“小子,此陣名爲千霧萬化虛象陣,陣內氣機變化莫測,倒是不會傷人。”

“容老夫算一算,看能否幫你找到陣眼所在。”

林寒聽到他的話笑了笑,沒有反駁。

他默默打量着眼前的諸多山峯,心中問道:

“系統,能否將眼前的陣法破解?”

叮咚!

【已收到宿主請求,正在加載此方世界各項陣法面板數據……】

【該陣法爲千霧萬化虛象陣,正在使用大數據運算,開始消耗倉庫內所持資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