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套詭異的連招,是在他閑著沒事的時候想出來的。

  • Home
  • Blog
  • 這套詭異的連招,是在他閑著沒事的時候想出來的。

成本極低的組合技能。

只要對方結界沒辦法阻攔影子。

這種魔法他就能用這種卡BUG似的手段將其施展出來。

……

進入氣艙后。

諾亞看到了內部的那個巨大的充盈的內置氣艙。

上面用密密麻麻的古海拉米爾密文寫著各種蒸陣法。

遠遠比自己想的要多的多。

現在正在發光的,是已經在運行的。

一陣陣的充氣聲,將內氣艙加的越來越大。

看起來那銀白色的氣艙,就要變成了透明的顏色。

就像是要爆炸一樣。

諾亞看了看到處都是儀錶和管道的現場。

從兜里將迷魅鼠四兄弟叫了出來。

他開始讓迷魅鼠們,找尋能夠關閉的開關把手。

找到一個,諾亞就上去關閉一個。

反正只要全部關閉就行了。

不一會兒諾亞直接將周圍能找到的開關,全部給關閉了。

終於注入氣的聲音停止了下來。

周圍陡然一下陷入了安靜中。

諾亞甚至連周圍的的風聲都聽不到了。

現在上升的高度中就連外面的風都沒有了。

飛艇停住了。

將迷魅鼠四兄放回了身上。

挨個表揚了一番后。

現在就是準備下降了。

看著鼓鼓囊囊的氣艙。

諾亞想著到底該怎麼弄。。

就在這時候。

他兜里的幸運銀幣陡然跳動了一下。

當他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

整個艙室內,突然發出紅色的光芒。

一陣陣的魔法波動,開始從下方VIP的艙室里開始溢出。

並且這種魔力,像是潮水一樣的瀰漫到了到處都是。

這不是有人在施展。

這是魔法石的能量被催發了出來。

諾亞這時候猛然想起。

在下方的艙室里,假皇帝還有他的石像鬼守衛,是和魔法能量源在一起的。

飛艇上控制著魔法能量的東西,全是那種大型的魔法石。

這些玩意兒就是這些魔力驅動的真正燃料。

諾亞不知道這是什麼魔法。

但是能夠讓幸運銀幣都發生跳躍的東西,肯定有不是什麼好玩意兒。

於是諾亞在晃動中站直了身體。

讓后動用遁術,朝著下方的甲板遁入進去。

一下就出現在了VIP室里。

這時候的假皇帝護衛也發現了諾亞。

他們剛才在驚慌的看著魔法能量涌動,沒辦法施展魔法。

這時候看到諾亞出現。

在假皇帝大吼一聲「刺客」后。

紛紛將目光看向了他。

然後一個個摸出了身上的槍械。

對準了諾亞。

同時就連那六個石像鬼也突然眼睛冒出黃光。

然後生硬的轉過頭,惡狠狠的看像了諾亞。

而諾亞沒有直接說皇帝是假的。

而是仔細觀察這些保鏢。

看看他們到底是不是人。

當確認這些都是人類后。

諾亞對著他們淡定的說道:

「我不是刺客。」

「現在飛艇出問題了,大家趕緊阻止牆壁上的魔法石催動魔法。」

說著他就要去搬動牆上的魔法石。

而高度緊張的護衛保鏢,明顯是不吃他這一套的。

直接搬動了手裡的槍械。

「都不可以使用魔法,就你可以,飛艇異常上升,你還從上面下來,你說不清楚,今天別想走。」

諾亞手停在半空。

用一種看智障的眼神看著幾個保鏢。

都他么什麼時候了。

還有心情來說清楚。

「我特么說清楚,大家都炸飛了!」

他怒了。

而假皇帝,沖著他露出一個勝利似的笑容。

就在他們還在對峙的時候。

紅光已經從窗外蔓延下來。

將最小的一部分艙體,包裹了下來。

一瞬間。

諾亞感受到渾身都被施加了一個巨大的重力。

他和周圍的所有人都被狠狠地壓在了地板上。

並且他們還聽到飛艇鋼板被扭曲的聲音。

接著下一個瞬間。

諾亞看到一串串紅色的光,掃過整個艙體。

然後周圍一切都扭曲了起來。

諾亞感覺時間和空間一下都不對了。

他彷彿看到時間在倒退。

剛才一切都在他面前倒放。

然後整個畫面一灰。

頭頂一陣巨大的爆炸聲襲來。

整個艙室開始天旋地轉。

陷入了黑暗中。 「屬下秦笑見過指揮使。」

不一會兒,三處的統領秦笑便走進了書房,朝着嬴季昌肅然一躬,道。

「嗯!」

點了點頭,嬴季昌將長案之上的帛書收起來,轉身看着秦笑,道:「三處搭建的怎麼了,我們的人能夠到達安邑么?」

秦笑是嬴季昌培養出來的,也是其中能力最強的一個,所以才會執掌三處,針對山東諸國。嬴季昌對於秦笑,雖然是相信的,但是這一攤子事很繁多,讓嬴季昌心中難免有些擔憂,不由得問了出來。

聞言,秦笑連忙回答,道:「稟指揮使,三處的人已經開始滲透魏國,同樣的韓趙也是着手開始!」

「對你的能力,我還是了解的!」

先是點頭稱讚了一聲,嬴季昌將手中的帛書遞過去,叮囑,道:「以最快的速度將此信送到安邑丞相府之中的中庶子衛鞅手中。」

「同樣將這一份東西,送到洞香春白雪手中……..」

「諾。」

點頭答應一聲,秦笑沒有多言,帶着東西離開了書房。

在黑冰台之中,所有人都是嬴季昌的親信,不僅會教導效忠意識,更是給了他們大量的靈液洗禮。

可以說,嬴季昌給了他們通向另一個世界的門票,自然清楚,此恩大於天,只要是嬴季昌的命令,縱然萬劫不復也要做到。

這便是黑冰台!

一個在未來必然是強大到極致的組織。

「鞅兄,本公子只希望你吉人自有天相了!」長嘆一聲,嬴季昌走到密室,開始修鍊大品天仙決。

提升自身實力才是王道,只要自己足夠強,就可以壓制所有人。

……

安邑之中,一道道消息不脛而走,不出半天時間,老丞相公叔痤病入膏肓的消息,已經傳遍了安邑。

有人惶惶不安,有人彈冠相慶。

惶惶之人,認為公叔痤是魏國的德政,他一死,魏國人可要吃苦頭了。彈冠之人,則是認為公叔痤是魏國的朽木,他一死,魏國就要大展宏圖了。

不管如何,這一刻的安邑,可謂是風起雲湧,各種消息傳出,更是五花八門。

只是位於天街之南的丞相府,這一刻,門前車馬冷落,府內瀰漫着沉重和憂傷,讓人覺得壓抑。

人世便是如此,當公叔痤大權在握的時候,門前熱鬧非凡,拜訪者一個接着一個,如今公叔痤病倒了,立馬便是門可羅雀。

人情冷暖,世態炎涼,不外如是。

此時此刻,早已經白髮如雪的公叔痤躺在卧榻上氣若遊絲,連睜開眼睛的都費力,大有下一刻就會歸天的趨勢。

公叔痤覺得自己這次真的要去了。

他不計較卧病以來門前車馬漸稀、門可羅雀,以及魏王很少探望與各種離奇的流言蜚語了。

畢竟他這一生,見識到了太多的事,也站到了很多人一生也到達不了的高度,對於權勢他早就看開了。

只是對於魏國,他依舊放不下!

這一刻,他唯一的希望,就是魏王趕快回來,因為他要叮囑魏王一件事,一件關乎到魏國霸業的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