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慕容婉婷應該是當年那個老頭的孫女了,只是不知道她心裏邊到底是在想什麼,她說的那個目標,到底有多高。不過總的來說,跟刑寡婦應該沒有衝突纔是,可是這一見面就掐架,跟誰搶了誰男人一樣的場面,到底是怎麼來的!

  • Home
  • Blog
  • 這慕容婉婷應該是當年那個老頭的孫女了,只是不知道她心裏邊到底是在想什麼,她說的那個目標,到底有多高。不過總的來說,跟刑寡婦應該沒有衝突纔是,可是這一見面就掐架,跟誰搶了誰男人一樣的場面,到底是怎麼來的!

老狗看着這兩個女人在這裏鬥嘴,覺得是在爲自己的孫子爭風吃醋,還是閃開一點的好,所以朝蔡妍跟雅琳那邊挪了挪位置。

蔡妍跟雅琳兩個人跟沒心沒肺一樣,坐在那裏眼巴巴的看着,時而會湊上來給老狗說兩句話。

狗樂看了一眼兩女,暗道:還是小女人好啊!大女人太過霸道,一不小心自己容易受傷啊!

老狗跟狗樂使了個眼色,自己先出去了。

慕容婉婷跟刑寡婦都看見了,不過都沒做聲,眼看着狗樂跟着出去了。

“喂,講一講,到底路上發生什麼了?”慕容婉婷對着刑寡婦問道。

“應該是京城那家的,我這次去的時候正好趕上他們打起來,旗鼓相當,好在我帶的人都是精英,要不然的話,這位老前輩恐怕是真不行了!”老狗一走,刑寡婦的稱呼就變了。

慕容婉婷想了一下說道:“你在這邊到底是有什麼目的?別跟我說狗樂有多好,鬼才信你那破話!”

刑寡婦嘿嘿的笑了兩聲,沒有以往的嫵媚,也沒有很溫柔,倒是有些陰冷:“我這人天生就喜歡跟我一樣優秀的女人搶東西,包括男人,你不覺得這很有挑戰性麼?”

慕容婉婷皺了皺眉頭說道:“你覺得你說的我會信麼?”

“你信不信的,等我把這小子從你手裏奪過來,然後再給他踹了你就知道了!”刑寡婦笑呵呵的站起身來,沒再跟慕容婉婷繼續下去這個話題。

慕容婉婷看着刑寡婦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想了一會,也回房間去了。

狗樂跟在老狗身後,在院子裏轉了好幾圈,有些納悶,走上前去問道:“我說老狗你在院子裏轉什麼呢?”

“你自己的院子你不知道哪裏有個能說話的好地方麼?”老狗轉過臉來,指着狗樂的鼻子說道。

狗樂可不樂意了,對着老狗說道:“是你叫我出來的啊!還走在前面,一副主人的樣子,你又沒說自己要做什麼!”

兩人來到後院的走廊上。

老狗還要繼續往前走的時候,狗樂把他給叫住了:“行了,這地方一般沒人進來,有什麼事情就在這裏說就行了!”

老狗看了一下,心不在焉的說道:“誰跟你說我有事情要跟你說了,我這是想出來走走,剛纔走累了,想找個地方歇會!”

“你是不是又發神經了,沒事跟我使什麼眼神啊!害的我還得出來跟你一起發生,腦子的事啊!”狗樂氣急敗壞的說道。

老狗笑了笑:“你這脾氣還是沒改掉啊!太暴躁了,到底是年輕人啊!”

面前這個笑容猥瑣的老頭要不是自己的爺爺,狗樂真想上去抽他倆大嘴巴子。

“這跟年輕有毛關係,明明是你使眼色讓我跟你出來!我可不懂得尊老愛幼啊!”說着,狗樂這邊已經開始握了握拳頭了。

老狗擺了擺手,正色說道:“你就那麼想知道咱家的世仇是誰?”

狗樂見到老狗有了一絲正經色之後,也不在惱怒,淡淡的說道:“對,這個是我從活下來就註定要去做的,被人搶去的,總要奪回來。” 老狗看着狗樂那漆黑的眼眸裏燃燒的鬥志,覺得自己也年輕了好多。不過想到京城那近乎不可能撼動的龐然大物,還是淡淡的說道:“你現在身邊有美女,手裏有的是錢,現在這種生活不是很好麼!”

狗樂有些不解的看着老狗:“以前你不是這麼教我的,你不是說過,讓我去爭讓我去搶麼!怎麼現在會有這種想法。”

老狗嘆了口氣:“那些都是老一輩的事情了,現在我老了,回頭想一想也就那麼回事,成王敗寇,怨不得誰!你有你自己的生活,上一輩的事情,揹負在你身上,你不覺得這對你不公平麼?”

狗樂拍了拍屁股,坐在了走廊邊的石凳上,擡起頭來看着老狗。

雖然不知道老狗怎麼會改變主意,狗樂思考了一下說道:“打小你就說我是狗命,我從來沒覺得什麼公平不公平,我是你唯一的孫子,身上流的是元家的血。我現在還不知道仇家到底是誰,我要是知道了,一定帶着人殺上門去,哪怕萬劫不復!”

老狗看了看狗樂,以前說他是三分銳氣七分靈氣,現在看來銳氣能佔五分,靈氣也佔五分。

“你長大了,隨之年齡一起長大的東西叫做野心,你再也不是那個可以在山窩裏呆着的狗樂了!昨天遇襲的時候,我突然間覺得一直以來都是我錯了,你有你的生活,沒必要再去冒險。”老狗嘆了口氣說道。

“你別這樣說話,有點不習慣!”狗樂撓了撓頭,印象中的老狗有時候瘋瘋癲癲,但是從來沒有這樣子跟自己說過話。

老狗呵呵的笑了兩聲,看着狗樂說道:“你這就是典型的賤體啊,好好跟你說話你不習慣,非得要我罵着你才舒服是吧!”

“對嘛!這纔是我認識的那個老狗。不過,京城我是一定要去的,這邊的事情忙完了我就走!到時候帶着你一起去。”狗樂笑着說道。

老狗搖了搖頭,雙眼看着狗樂說道:“我輸了,就是輸了,當年答應過他不在邁足京城一步,所以現在我還不能回去?”

老狗看起來似乎再緬懷着什麼,嘴角還掛着一絲苦笑。

“既然你決定了,我也不攔着你。你要記住,斬草除根,否則的話,等哪一天他們家的人也會像你一樣,找上門來的!”老狗眼神堅定的說道。

狗樂皺了皺眉頭,隨着經歷的事情越來越多,狗樂對老狗說的斬草除根也不是很認同。

輕輕恩了一聲,狗樂沒在說話。

老狗站起身來,扭了扭自己的腰說道:“昨天活動量太大了,我得好好休息一下,什麼時候動身,跟我說一聲,那邊有人接應你。”

····

這幾天老狗呆在狗樂的豪宅裏,沒事的時候跟慕容婉婷下下圍棋,跟刑寡婦論一下佛,過的還算安穩。

對於老狗跟慕容婉婷一起下圍棋,狗樂覺得還是可以的,但是聽到跟刑寡婦討論佛教,狗樂差點沒抽過去,那個女人不說是蛇蠍心腸,也能說是心狠手辣了。外面傳言她殺人不眨眼,雖然有些誇大,但是也絕對不是空穴來風。

元朗灰溜溜的從上海回到了東北,至於娛樂公司,不知道是不是良心發現,又轉手交給了君無邪。

君無邪這幾天都不敢到狗樂這邊來,生怕自己被他給抓住暴揍一頓。

不過都說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君無邪正在跟一個新泡到手的女人一起逛街,就覺得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拍,然後聽見一聲熟悉的聲音。

“君哥!這次還跑不跑了?”這聲音讓君無邪擡腿就跑。

跑了一下,才發現自己跑不動,轉過臉來笑眯眯的說道:“狗樂啊!你也知道君哥現在是生意人!迫不得已啊,迫不得已!”

“還想跑,打你電話不接,也找不到你人,你跟我玩失蹤啊!”狗樂沒好氣道。

君無邪旁邊的那個女人,見到君無邪被狗樂這樣說,就知道這個男人要比君無邪牛X多了,所以也沒做出什麼愚蠢的事情來,倒是一雙媚眼,朝着狗樂拋了又拋,就差沒把眼珠子拿出來放在自己手裏了。

狗樂沒理會那女的眼神,拉着君無邪說道:“找個地方,坐下來好好聊聊!我這次找你有正事,你這貨!你雖然是個生意人,不過你還是我君哥不是!我怎麼可能對你動粗呢!”

君無邪看見狗樂那笑眯眯的模樣,就知道這小子一定沒安什麼好心,要說過來揍自己一頓,他信,說是我有事情,一定又是一些破事情。

“你找我能有什麼正事?”

狗樂笑呵呵的說道:“這不是這幾天我打算到京城走一趟嘛···”

“打住!我可不跟你去趟那趟渾水,不是我沒義氣,實在是浪太大,我這樣的小蝦米根本就幫不上你什麼忙!”沒等狗樂說完,君無邪就一口回絕了。

要不是有事情,找這傢伙,狗樂真想一巴掌抽這丫的。

“不要你過去,只是想讓你幫我引薦一下你家在京城的親戚長輩!”說完,狗樂看着君無邪,要是這傢伙再回絕的話,自己就一巴掌抽過去。

君無邪笑了笑說道:“早說嘛,這事簡單!不過他們大都在不是什麼重要人物,估計幫不上你什麼忙!”

“這個就不用你操心了!”狗樂沒好氣道。

這傢伙總算還有點人情味,自己到京城人生地不熟的,多認識一點人,總比沒有的強。

“不是我說你,我感覺你在上海呆着也挺好的,爲什麼非要跑到京城去趟那趟渾水,再說了,我要是記得不錯的話,範翻天那個傢伙心眼挺小的,你過去了,一定要加倍小心他!”君無邪難得很正色的說道。

“範翻天?呵呵!”狗樂冷笑了一聲。

“怎麼了?看你的表情好像很不屑啊!範家在京城真的不算是小家族,你這樣過去,要是被範翻天抓到了,你活命的機會爲零!”見狗樂不相信自己,君無邪又說道。

一旁的女人不知道兩個人在談論什麼人物,聽起來好像大有來頭,看了一眼君無邪,只覺得很順眼,也不再用眼神去調戲狗樂了。

“這件事情你就不要問了,你難道沒聽京城那邊傳言,範翻天失蹤了麼?”說完狗樂還笑了笑。

君無邪想了一下,然後複雜的看了狗樂一眼,說道:“好吧!祝你好運了,到時候我打電話給那邊的叔叔伯伯說一聲,你自己過去拜訪就行了!”

重生復仇:豪門蛇蠍大小姐 狗樂拍了拍君無邪的肩膀,這小子雖然有時候做事情很不靠譜,不過能幫上忙的事情,從來都不會拒絕,可以算自己的半個兄弟吧! 一品湯臣集團總部,狗樂的辦公室。

跟大多數辦公室一樣,這個辦公室也是黑色跟棕色的主題,棕色的沙發,棕色的辦公桌,棕色的書櫥,配上白色的牆面,看起來很融洽,牆上掛着名家字畫,顯得多了一份靜雅,狗樂覺得這樣的地方應該適合老狗,而不適合自己。

“你在這裏正好,看一下,這是我給公司做的下半年經營計劃書!”李素靜拿着一摞厚厚的文件,放到了狗樂面前說道。

狗樂笑呵呵的看着李素靜,這個女人的本事着實不小,要是能把她留下來,替自己打理公司,絕對可以說的上是一把好手。

李素靜見狗樂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不由的有些惱怒:“看什麼看!”

這小娘皮,到底誰是老闆啊!敢這樣跟自己說話!

“我在看美女“兇”起來的樣子!”狗樂笑眯眯的說道。

“臭流氓!”李素靜被狗樂說的有些不好意思,胳膊不自覺地就朝着自己的胸部擋去。

狗樂哈哈的笑了兩聲,即便是女強人,也經不住無恥之徒的調笑啊!這是狗樂今天得出來的一個道理。

“天地良心啊!我怎麼就流氓了,別欺負我是文盲,不知道流氓倆字兒的意思。”狗樂說道。

“你自己說了什麼話,你自己不知道麼!無恥的土包子!”李素靜氣的恨不得拿起桌上的文件砸在這個傢伙的腦袋上。

狗樂壞笑着說道:“你思想太不健康了,一看就是思想長毛的孩子,哎!”

接着看見這個女人已經快要到了憤怒的邊緣,狗樂趕緊說道:“我是說看你兇起來,就是你發怒的樣子,一定是你自己發揮想象力,想到別的地方去了!”

李素靜努力讓自己平靜了一下心情,鬼才會信狗樂這傢伙這張破嘴說的!

“今天來,給你送計劃書是一方面,還有一件事情,就是三個月的時間到了,我該回去了!”

狗樂蹭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開玩笑,這女人要是離開了,自己這公司就徹底的玩不轉了!

“不是吧!你可別跟我開玩笑,你走了,這公司怎麼辦啊!”

李素靜淡淡的說道:“當時合同上就是說三個月啊!再說了,我也只是想找一個平臺實習一下。”

“合同到了,咱們在籤一份就好了,這次籤個五年十年的!”

李素靜微微笑了起來,狗樂還以爲自己說的事情有戲了,沒想到這小娘皮竟然從嘴角輕輕的寄出倆字:“不行!”

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這個女人走了,真的走了的話,自己是什麼都不懂,估計沒半年這公司就得倒了!

見到自己挽留沒用,狗樂從辦公桌裏邊走了出來,滿臉堆着一堆愁容說道:“素靜妹妹!你看哥哥這邊沒有你真的不行啊,你一個人挑起了公司的大梁,我就是一個草包,什麼都不懂,你要是走的話,說不定整個公司會毀在我手裏的,你就忍心看着公司倒閉麼!哎,終究是一個土包子的命啊,我是從山裏走出來,小時候吃的苦太多了,也沒讀過幾年書,你就當可憐一下一個農村人,再幫幫我!”

李素靜笑眯眯的看着眼前這個狗樂,突然間哈哈大笑了起來:“別給我來那一套,打感情牌麼?我要是相信你是個土包子,那我纔是個土包子,土包子男人能讓京城被稱爲妖孽的女人每天呆在自己的家裏,能夠兵不刃血的就將聶氏集團在上海給抹殺了?雖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麼背景,但是要讓我相信你是從山窩裏出來的,打死我都不信,所以你這招對我沒用。”

狗樂非常不爽,眼前這個小娘皮似乎不吃自己這一套,黑着臉說道:“你笑什麼!很好笑麼!”

“我只是在想,你竟然這麼會演戲,如果我要不是知道你做過那麼多事情,我還真相信你這隻大灰狼了!”李素靜好不容易纔控制住自己不要笑,剛說完話,又笑出聲來。

狗樂惡狠狠的說道:“你確定你要回去?我可告訴你啊!我不是什麼好人,在我手裏好幾條人命呢,你就不怕我找幾個男人把你給LUN了,然後再找個沒人的地方把你埋起來!”

那模樣齜牙咧嘴,似乎下一刻就會把自己面前的這個小女人給抓起來一般。

“雖然跟你接觸不多,不過我對你很有興趣的,以我對你的瞭解,你是不可能做出來這種事情的!”李素靜似乎看透了狗樂一般,笑吟吟的說道。

狗樂這次徹底蔫了,這小娘皮軟硬不吃啊!

“說句實話,我在火車上第一次見你的時候,覺得你很神祕,很顯然你是你那個既定圈子裏的頭頭,尤其是你的兩個手下,很優秀!我只想知道你有什麼本事能讓他們兩個在你手底下那麼聽話!再次見到你的時候,就到了帝豪會所了,知不知道,當時你看起來很冷漠,但是你還是出手救了我,說明你不是一個沒心沒肺的人,並且我還以爲你跟那個寡婦老闆娘有一腿!”李素靜淡淡的說道。

擡頭看了一眼,狗樂還齜牙咧嘴的看着自己,笑着說道:“別裝出那麼兇的樣子了,我真的不怕你的!”

“你不是還沒畢業麼,回家去做什麼?”話都說到這個程度了,自己還真拿她沒轍。

“其實你身邊的那個女人很優秀!”李素靜沒有回答狗樂的話,而是直接說了自己想說的。

“哪一個?”狗樂疑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