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是幾個意思?是準備一會兒讓我打不過人家的時候,摸自己脖子用的嗎?

  • Home
  • Blog
  • 這是幾個意思?是準備一會兒讓我打不過人家的時候,摸自己脖子用的嗎?

「張恆,我有點兒怕。」

「嗯,沒事兒,我比你還害怕。」我猶豫都沒猶豫的道。

「呵呵,張恆你還真是誠實,要不咱們還是跟上陳乾去吧,這樣我們所有人都不會害怕了。」

「哈哈,安娜我怎麼就感覺你不僅漂亮,腦袋也這麼聰明呢!」

陪葬品。

不錯,在我們追上陳乾的時候,陳乾正很心很心的往前那個端坐的不知是人,還是鬼的東西跟前走著呢,反正都已經距離陳乾比較近了,所以就想著即便是真出來個阿飄什麼的,也有人救了。從心裡感覺也就不怎麼害怕了。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我更感興趣的東西身上。

不錯,就是那些直接被陳乾隔過去的陪葬品。

本身這不修邊幅的石洞都還是細長細長的,可過了那個被陳乾稱之為是通風孔的地方后,往前走了沒多遠,石洞內的空間就猛然開闊了許多。

「我沒看錯吧,這皇帝是不是也有點兒太摳門兒了,怎麼就這麼點兒陪葬品?還不夠我自己背的呢!」

沒有過多的驚喜,但也不至於太失望,畢竟之前走了一路,除了那些側室的東西之外,就沒再看到任何丁點兒的東西。

有總比沒有,還是要強太多了不是嗎。其實也不是我喜歡貶低那些古代的皇帝老兒,而是因為這裡真是太不像一個帝皇的規格了。首先這裡都沒有下面那女屍墓室像樣,牆壁毛糙的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哎,這些東西丑的要命,你倆估計也不喜歡吧,背著還沉。所以我就委屈一下自己得了,裝自己背包里吧。」

「哈哈,就算這些破盆爛碗的一個賣一千塊錢,這十多個那也至少可以賣個一萬多塊錢吧。」

我這麼自說自話的,就呼啦啦的扯開背包拉鏈,把那些黑不溜秋的碗啊,罐啊什麼的一共十多個想要裝進了自己背包里。

在我這邊才裝了一半,不爭氣的背包就滿了,想著看能不能大碗套碗兒裝的時候,那邊的陳乾卻是突然一個驚訝。啪嗒的一聲,我都已經拿在手裡的黑罐,正想著沒地方裝時,卻是給嚇得掉在了地上,估計是摔了個粉碎吧。

不是我心疼的沒有看,而是在我都還沒來得及看時,身後的安娜和李暖就拉著我往陳乾那邊跑了。

「哎,等會,等會兒啊,我這都還有好幾千塊錢沒撿起來呢。」 「李暖,把你背包給我背吧,挺沉的。」我二話不沒就從肩上奪下李暖的背包,往那端坐的死人骨頭前一放,扯開背包就想要把桌上那類似什麼皮的東西、還有硯台什麼的想要往背包里裝。卻是被眼疾手快的陳乾一把給我拉了過來。

「張恆你要錢不要命了?」

「你先看看這死人骨頭穿的是什麼衣服?」陳乾大聲道。

「我管它什麼衣服呢,反正現在也都是個死人骨頭……」

「龍袍?」

「哦,也難怪了,這丫一個凡人怎能可以穿龍袍呢,不死才可怕呢。」

「等等,一個凡人怎麼可能穿著龍袍死在這裡呢?陳乾你該不會想要這就是那皇帝老兒吧!」

我突然想到了一個連自己都感覺有些詭異的念頭。因為就算是普通人死了都還有個棺材睡,他怎麼就直接坐著就死了?

不過在我這邊一驚一乍的同時,陳乾卻是滿臉無奈,上前邁了一步彎腰從那個穿著龍袍的死人骨頭手裡,拿過了一個有些熟悉的絲巾。

「且,這不就是安娜的絲巾嗎,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哎不對,等等。這安娜的絲巾怎麼會在這個死人骨頭手裡拿著?」

上秒鐘都還不削一顧的我,下一秒整個人都不好了,至於陳乾他們現在心裡到底怎麼個想法我不知道,不過哥們兒我現在可是後背一陣陣的發涼,感覺正有著無數雙的眼睛死死盯著我看。

雖然我不喜歡動腦子,但就不代表我沒腦子。首先安娜那絲巾被刮起來的原因,陳乾解釋的就有些牽強,哪兒有那麼詭異的風,都能把一個被石頭壓著的絲巾颳走,而我們身邊都絲毫感覺不到風的存在。

其次便是這絲巾明明是我們所有人看著自己刮進來的,可此時我們看到的是,這東西竟然在一個坐著死的死人骨頭手裡攥著。

絲巾肯定是不會長腿的,那剩下的到底是什麼原因,就只有可以可勁兒想象了。

在我這邊想著這些詭異到不能再詭異的事情時,那邊陳乾他們也並沒有閑著。

特別是安娜和李暖兩人,好像對那死人骨頭跟前桌上的東西很感興趣的樣,像大媽在街市上淘換寶貝似的,挑挑揀揀的,這個拿起放下,那個拿起又放下的,滿臉的都是掛著大寫的嫌棄。

「哎,我說老姐你倆這是在市場上買東西呢?」

「我們是來找救命東西的,不知盜墓的好嗎?」陳乾有些忍不住了道。

「對,陳乾的我贊成。咱們可是正兒八經的好人,不是盜墓賊,和那些整天就知道鑽窟窿偷人家死人東西的盜墓賊有著本質區別。」

「咱們是找救命東西的,順帶手的往背包里裝些古董啊,寶貝什麼的,就像我這樣,懂嗎?」我就地把那都已經裝滿的背包,往地上一放扯開拉鏈,把之前李暖和安娜那些嫌棄的東西,又硬塞裝進了去幾個道。

「這是什麼東西?一塊兒破布,難看死了不要。」

「背著這東西死裡逃生的,不累嗎!」就在我準備把背包拉鏈拉上的時候,看自己和李暖、安娜話間裝進去一個黑不溜的東西,順手就掏出仍在了地上。

「張恆你等等,這是什麼?」

但就在我把東西仍在地上的時候,那原本都還是黑不溜的東西在地上卻是錯開了,露出了一個金色的邊兒,剛好被陳乾看到撿了起來。

「難道,這就是帛書?」陳乾大吃一驚道。

雖然我不懂這帛書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不過單聽這名字好像很挺高大上的,所以立馬就在腦袋裡想到了和錢有關的東西。

「什麼東西,讓我看看!「我緊走一步上前,就想要搶過來重新裝回背包里。但卻是被陳乾身一閃躲了過去。

不過此時我看著陳乾拿在手上的那所謂帛書,可是給後悔的啊,連娶陳乾他老姐的心都有了。

因為我看到那原本黑不溜的東西是對摺的,此時被陳乾揭開后,裡面不但是金閃閃的顏色,而且上面好像都還有他們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他們的字。

這該不會是金做成的東西吧,後悔死我了。 豪門花少:總裁請繞道 又少掙好多錢。

不過在我這兒心裡想著的時候,那邊安娜的一句話,卻是讓我連撞牆的心都有了。

因為安娜:「這應該就是那個年代皇帝頒發命令用的羊皮錦書吧!」

「啥?這玩意兒就是什麼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的東西?」

「嗯、安娜你的差不多。不過張恆的那是明清時候的聖旨。」

「這東西應該是皇帝的遺詔,也就是我們經常所說的遺書。」陳乾用衣袖很小心、很小心的擦著金帛灰塵后,看來一陣上面的字后道。

當我聽到這裡時,立馬就感覺整個人不好了,這要真是皇帝遺書的話,那這玩意兒可就值錢了,哪怕是現在故宮博物院都沒有皇帝的遺書吧。

被那些搬磚專家看到這玩意兒后,還不得滿世界的寫文章,跟發現新大陸似的。

「哎呀,我真想甩自己一耳光。陳乾你來看看我這背包里的還有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

或許是抱著僥倖心理吧,當時我就拉開那滿滿當當的背包,讓陳乾看裡面有沒有類似的值錢東西。

「這是什麼啊?這個沒用,這個破罐都還爛了一個角,而且角都爛了至少幾百年了,這個也沒用……」

陳乾這次倒是好話,二話沒說就一邊看著我背包里的東西,一邊往外扔著,直到剩下最後一個巴掌大的黑陶瓷碗時,我是什麼心疼的也看不下去了。

但還不等我說話的時候,陳乾就立馬給了我一個五雷轟動道:「這些都不值錢,背出去連街邊貨都不如。」

當我聽到這話的時候差點兒都要哭出來道:「兄弟,你這沒用,那沒用的,到底什麼有用啊?這個黑陶破碗你千萬別話了,也別告訴我有用沒用什麼的,我就自個先背著吧,回頭買只狗,給狗當食盆用。」

於是,我那裝了滿滿當當一背包的東西,就這麼被陳乾這個混蛋給全部扔出去了,只剩下最後那個巴掌大的碗生生讓我留下了。」看這到碗,就很容易讓人想到這裡面本應該盛放的東西。

咕嚕的幾個聲音,就不知從誰肚子里傳出來了。

「哎呀,你倆好了沒有,老弟你到底有沒有搞錯,這什麼東西都沒有,只有個穿著衣服的死人骨頭,還有幾個破罐,別五不全的線索了,就連機關什麼的都沒有。」

「要不我們還是出去算了,都快餓死寶寶了。」李暖看到這寒酸到不行的破山洞一樣的皇帝墓穴,還有這可憐到不行的所謂破罐陪葬品,別說是李暖有些失望了,就連陳乾臉上也早就有些失落了。

於是,陳乾不再說話,也不要走的事情,只是蹲下來坐在石頭上,用手電筒照著看那帛書上的內容。當時我都還在想,這有時候一個國家歷史太久也不是什麼好事兒,連看我們自己的文字都跟天書似的。

而且秦始皇那會兒都還出了個不孝,在個像大豆蟲般的島上整天和他老祖宗叫嚷著,逆子果然是逆子。

或許是陳乾看了半天也看不懂吧,因為這老半天了都不說話呢,要是看懂了估計早就又嚷嚷著我明白了,我明白了的。

可能是安娜也感覺到有些無聊,站在陳乾身後看了好一會兒,最終什麼話也沒說,就在附近走走停停的看著地面,看上去應該是在找什麼線索的樣子。

直到她把目光停留在了,之前我往背包里裝罐時,被陳乾一喊失手落在地上打碎的那個罐上時,臉上卻是突然出現了異樣的神色。

「安娜,你發現什麼了?」我又一次有些後悔的問安娜道。

其實也不是我這會兒有些膽怯了,而是因為這個罐也是我扔的,之前扔了個黑不溜的東西是皇帝老兒的遺書,現在自己隨手摔碎在地上的罐,現在看安娜這麼一個好奇,該不會又是一個什麼寶貝吧?

如果這麼大點兒地方,同樣都是本屬於自己的東西,可就單單這兩件是寶貝的話,還被我給扔掉的話,那可就真他娘的該洗洗手,洗洗澡了,這手氣也太臭了。

所以當安娜注意到地上那個罐的時候,才會如此這般的有些后怕。

可有些事兒吧,你越是怕什麼的時候,還真就越是來什麼。

「嗯……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覺這罐里的東西,好像挺面熟的。你們看這是什麼?」安娜著彎身從破碎的罐里拿出一個不大的東西舉在手裡道。

我看安娜手裡拿的東西不是很大,濕濕的,差不多有我手電筒那麼粗細,很短,可以輕易被握在手心裡的樣。

「哎呀,安娜你拿的什麼東西啊,臟死了,還濕濕的,該不會是這皇帝的內臟吧?」

「啊?內臟?哎呀!」

或許女孩天生就比較擔心吧,聽得李暖這麼一個懷疑后,原本都還滿臉好奇心的安娜,當時就給扔掉了,在地上不停翻滾著。

可就在這圓咕嚕的濕濕東西在地上翻滾時,眼角的一個餘光卻是彷彿在上面看到了熟悉的東西。

「嗯?這上面怎麼看上去有個東西像是條碼呢?」 我這麼哈哈笑著的時候,就幾步走過去用腳踩在上面,把之前因為其自身滾動而沾部分泥土的地方看著。

我沒看錯吧。這、這竟然是節乾電池。

「找到了,找到了,我終於找到那些搬磚專家我們有遠古文明的證據了,原來真有古文明,這罐里有個乾電池。」

我不知是該高興,還是應該更高興的大聲喊著道。

「什麼?乾電池你沒開玩笑吧?這裡怎麼會有乾電池呢?讓我看看,被一驚一乍的!」

陳乾聽到我這麼一喊,哪裡還能繼續坐得住呢,幾步快走就把那乾電池給從地上撿了起來看著。

「張恆,這東西真是乾電池嗎?不可能吧?你有沒有看錯?」

「嗯,張恆說的有道理,我也感覺好像那個東西就是電池,剛剛我拿在手上的時候,感覺也是蠻熟悉的,只是當時上面有髒東西包裹著,看不到裡面是什麼東西。」

「現在想想的話,好像還真就可能是乾電池。」

「陳乾,這是什麼東西,弄明白了嗎?」湊到陳乾跟前的安娜問道。

陳乾沒有馬上回答,而是拿著手電筒照了好一會兒,才道:「奇怪了,這還真就是一個乾電池,這裡怎麼會有乾電池呢?」

聽得陳乾這麼一說,當時我就有種光環照在頭頂的感覺,因為這乾電池可我哥們發現的,這要是將來花1000塊錢讓人給我寫篇論文發表出來,那還不牛逼哄哄到尾巴都能翹起來啊。

估計連晚上睡覺都肯定有人找我採訪,問我是如何發現古文明的。

不行,不行,我先要想想看到時候怎麼把這瞎話給圓了,別人問我的時候,我總不能自己是挖人家墳頭的時候看到的吧。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哥們兒一不心就成了名人了!」

不知不覺間,我就哈哈自己樂了起來。

可就在我這夢都還沒做圓的時候,突然就感覺腦袋被誰給敲了一下。

「哎呦好疼啊,誰敲我腦袋?」

「樂什麼呢,不就是在罐里找個破電池嗎,還都是用過的,高興什麼啊。真是的。」

「什麼?李暖你說啥?這電池是用過的?那也就是古時候的文明都發達到今天這地步了?連手電筒都有了不成?」

「不行,不行,我要把剩下的那些罐里再找找,看還有沒有手電筒之類的東西。」

我這說話間,就要繼續去砸地上的罐,反正陳乾說這些罐都不值錢。

可就在我把地上剩下的那些罐都給砸了,什麼也沒找到時,陳乾說的一句話,卻是扯著我的腿,一下就給從天堂生生摔在了地上,而且弄不好都還他娘的是臉先著地的。

「這是乾電池不假,而且都還是野外專用的南孚牌的,只是這上面的生產日期看不清了,但肯定不是你想的遠古文明。」

「這南孚電池廠家也不過十幾年而已,肯定不是古代的。這下你總應該放心了吧。」

啥?怎麼回事南孚電池呢?怎麼上面不是那種看也看不懂的文字?帛書上的該看懂的字看不懂,這電池上該看不懂的,倒是弄髒了擦掉泥巴都能認得出來,真是的。

「哎,陳乾那這帛書上寫的是什麼,你看懂了沒有?」

「要不,讓我來看看,不定我就能認識幾個字呢?」

著我就想要把那帛書給先騙過來再。畢竟偷活人的東西的賊都還知道不走空呢,我這偷死人東西的要是走空了的話,那豈不是太丟人了嗎。

「你又想打什麼鬼主意張恆?是不是又想先自己藏起來,等著拿出去了自己賣錢?」

「我勸你就先打消這注意吧,你這條命可是比那點兒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錢要值錢多了,不定這上面就記載了關於渤海古國和五不全的線索。值錢我們看到的那幻象可是不止一次提起過渤海古國的事兒。」

「這可是穿著皇帝衣服的死人骨頭,你一個皇帝莫名出現在這裡,而且身邊沒有一個陪葬品,就這麼個遺書,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雖然我現在看不懂這遺書上的內容,但只要在我一天看不懂這上面寫的是什麼東西之前,你就別想把這東西給賣了。」

什麼叫好兄弟,這就叫好兄弟。看來有時候兩個人太過了解的時候,也不一定是什麼好事兒。

我這邊的算盤都還沒打響呢,他那邊就已經知道得數是什麼了。

看陳乾這熊樣兒,估計著這皇帝老頭的遺書我是賣不成了,至於渤海古國的線索,還有五不全什麼的就更不用提了,甚至於連這會兒我的想都沒去想,只想著臨走前能順便捎帶點兒什麼東西,好給自己攢點兒私房錢什麼的,將來出去后萬一和李暖約會,我總不能揣著兜里那比臉都還乾淨的錢包吧。

陳乾你怎麼就不理解我呢,我容易嗎我,我要不是為和你老姐約會時,給你借錢,我幹嘛偷人家死人的東西。

「呵呵,李暖你快看啊,張恆好像有些生氣了。」安娜捂嘴呵呵笑著對李暖,李暖好像竊笑著瞄了我一眼,然後就趴在安娜耳朵邊了些什麼。

說的什麼不知道,不過看正聽著話的安娜臉上壞笑表情,她們的應該是女孩之間的悄悄話吧。

不過此時的我,被陳乾的話這麼一提醒,又發現了個值錢的東西。

那就是,陳乾的那可是穿著龍袍的死人骨頭。於是我就搓著手,嘿嘿笑著湊過去了。

但接下來的事情,卻是差點兒就給陳乾把褲給嚇尿了。

當然不是因為遇到了什麼詭異事兒,而是因為我把那死人骨頭皇帝老兒的衣服給扒下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