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是羅念從小就有的毛病,無論做什麼事情,必定要先算計著好處。

  • Home
  • Blog
  • 這是羅念從小就有的毛病,無論做什麼事情,必定要先算計著好處。

但平心而論,他的要求也不過分。

在母世界內隨便破譯一些梵文,都能獲得不菲的收入,若是稍微複雜一些往往會有一個天價。

以真悟篇的兩枚梵文為例,破譯出來的價值根本無法估量。

羅征每次讓羅念幫忙可都是免費的……

「好處?」青玉之靈思忖一會,就說到:「你若真的破譯出來,我可以收你為徒。」

青玉之靈的背後是一個巨大的文明,這個文明曾在彼岸內無數文明中能列入前十的存在,如此輝煌璀璨的文明自然誕生許多特殊的神通和手段,更重要的是青玉之靈曾是貨真價實的真理之子。

若羅念能拜它為師,自是受益無窮,羅征也是願意的。

誰知羅念有些不屑,反過來問羅征,「爹,他厲害嗎?有多厲害?比起施奶奶又如何?」

施小巧在仙府中呆的時間比較長,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羅念都認為她是最厲害的人,羅念自然拿起她做一個標杆來比較。

「這個……」羅征面露古怪之色。

施小巧在神域內的確算強者,可放大到混沌這個尺度時就沒法算。

羅征將混沌古神的地位大致解釋一遍,羅念對外面的世界原本存在著興趣,聽的也是津津有味。

等到羅念明白混沌古神的地位時,他對文明之器脫口而出道,「那我們說好了!一言為定!」 羅念對那個廣闊的母世界倍感興趣,而且羅征承諾過,一旦他修成大圓滿會放他離開。

在外界遭遇的強者不是體內世界能比擬的,能夠在母世界中走的更遠,自然需要更強的力量。

聽父親說那「青玉先生」曾是混沌中最強者之一,他當然有興趣。

「一言為定,」青玉之靈也認真回答道。

不久之後,原本潰散的血元之力又緩緩地匯聚在一起,再度化為了那道梵文。

羅念沒有急於解讀,而是等到羅征將其拓印后,他才去解讀這拓印在紙上的梵文。

當羅念剛剛開始解讀時,紙上的那枚梵文自然不可能潰散,但血元之力所化的梵文竟再度潰散!

「這是怎麼回事,」羅征滿臉奇道。

羅念雖然在解讀這枚梵文,可他解讀的是紙上的梵文,為何這枚能量所化的梵文依舊會潰散?

「很有趣的一種反應,」青玉之靈倒是見怪不怪的說道:「無論你在何時,何地解讀這枚梵文的拓印本,它自身都會迅速潰散,即使相隔著大半個混沌同樣也是如此。」

青玉文明為了破解這梵文,耗費了無數青玉生靈的心血,對它的特性可是琢磨透了。

羅念漂浮在空中,雙手緊捏著那拓印紙,臉色變得極為認真。

真悟篇的兩道梵文極度複雜,而這一道梵文則是另外一個極端,它其實非常簡單。

可越是簡單的東西,就越是不好判斷,蘊藏的意義太多后,解讀起來的選項就變得更難以琢磨。@^^$

對於大部分破譯師者而言,這點幾乎是致命的,可偏偏羅念最擅長於此道。

一炷香的時間后,羅念就將手中這張紙卷了起來,嘴角微微翹起,朝著羅征露出一絲笑容。

「有頭緒了嗎?」羅征問道。

「已經完全解讀,」羅念鼻子微微翹起傲然說道。

羅征的眼睛一瞪,青玉之靈也極為震驚,「怎麼可能……」!$*!

「有什麼不可能,」羅征撇撇嘴不屑的說道:「其中不過是記錄著一句話而已,我都說過,這梵文蘊藏的信息很少!」

「記錄了一句什麼話?」

「這裡面有什麼?」

羅征和青玉之靈都急忙忙的追問道。

雖然不排除這孩子糊弄他們的可能,可兩人還是希望從中得到一些信息。

「元靈文明是卑鄙的盜竊者,它們偷走了聖火,讓世界開始冷寂,」羅念按照自己破譯的內容念誦道,念完后他也一臉莫名其妙,「這是什麼意思?」

「元靈文明? 首席的麻辣跟班 這算是主宰文明嗎?」羅征問道。

文明的定義很廣泛。

羅征的體內世界中就有好幾個文明,就算是人族之間發展的歷程不同誕生的文明也不相同。

能夠成為主宰文明,必定是一個混沌內的霸主!

羅征都不知道元靈文明,羅念就更加不可能知道,這句話不可能是羅念瞎編的,青玉之靈確定這一點后,也在思索著這句話的意思。

羅征問起來時,青玉之靈便回答道:「元靈文明是二號主宰文明。」

「二號主宰文明,那也是極早的文明,」羅征心中微微一驚。

一號文明為剎那文明,那麼二號文明則緊隨其後,而且一號文明中肯定有強者擔任二號文明的混沌古神,這兩個文明之間的關聯肯定很大。

「對,剎那文明沒有時間,元靈文明則沒有形體,它們本質上都是由能量匯聚而成,」青玉之靈說道。

一些能量過於強大后,都會誕生火靈,水精等元素生靈,這些元素生靈是沒有肉身形體的,而二號混沌中的元靈族都是由這些元素生靈構成,只不過它們一族的元素種類尤其多。

「這元靈族偷走聖火,聖火又代指什麼?」羅征再問。

「不確定,」青玉之靈喃喃說道:「讓世界開始冷寂,這個世界很可能指的是混沌,而聖火可以假定為融道能量的另外一個缺憾……」

聽到這話,羅征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這個缺憾是被元靈族拿走了?」

「很有可能,」青玉之靈回答道。

「那這元靈族現在……」羅征問道。

「嘿,」青玉之靈笑了笑道:「這個文明在彼岸中名列第三,是強大而古老的種族,雄踞在上層天內一直屹立不倒。」

「這文明竟如此強大……」羅征蹙著眉頭說著,「若是如此,後面的文明想要爬上去豈不是一絲機會都沒有?」

「別說在彼岸中,就是你說所的母世界內的一切,同樣也是它們刻意控制的結果,那些強大的種族背後站的是混沌古神,而混沌古神後面站著的就是那些藏匿在彼岸中的文明,母世界中那些巔峰的強者們,也不過是各大文明選擇的代言人罷了,」青玉之靈說道。

「各大文明的代言人!」忽然聽到這個說法,羅征也是格外的震驚。

他是聽九五二七說過,有熊一族的背後有混沌古神扶持,否則不可能崛起的這麼快,可混沌古神竟也依賴於母世界中的文明,這未免有些匪夷所思。

「你說那些巔峰強者們,都是他們的代言人?」羅征又問。

「對,」青玉之靈很肯定的回答道,「混沌經歷了這麼多輪的毀滅和新生,他們早就將這一套玩的爛熟於心,早在這混沌開始誕生時,那些傢伙們就開始布局了。」

如此說來,東皇太一背後也有一個文明支持?女媧,乃至於伏羲背後同樣也是如此……

就在羅征思考之際,青玉之靈笑道:「別忘記了,你現在也算是我們青玉文明的代言人。」

青玉文明曾經同樣是名列前十的強大文明,只是潛伏在十三重天內而已。

「我明白了,」羅征微微點頭,「這麼說來,想要找到那所謂的『聖火』,恐怕就必須找到元靈文明?」

「對,不過現在的你根本不夠實力……」說到這裡青玉之靈又嘆了一口氣,「別說你,就算是當初翼王率領我們也不可能討伐元靈族,彼岸中排名前三的文明都穩若磐石,搶佔了先機,根本就不是後來者能夠對抗的。」 羅征對彼岸了解的還是太少。

最初他進入彼岸只是為了獲得其中的信物,掌控更強大的力量。

沒想到彼岸中的勢力複雜程度遠超他的想象。

羅征與青玉之靈尚在交流,旁邊的羅念已經不耐煩了。

「喂!你可是說好要收我為徒的!」羅念提醒道。

「念兒,不得無禮,」羅征阻攔道。

青玉之靈的性情倒是很和藹,它答應的事情自然一定會做到。

「嗡……」

隨著文明之器中閃過一道綠光,綠光化為了一人多高的綠色方塊,整個方塊都宛若極品翠玉。

「咔咔咔咔……」

翠玉表面不斷顫抖,一些綠色的碎屑從中剝離開,最終化為一名中年人形象,看上去就像是一尊精緻的玉雕。

「這就是你……」羅念看到那形象眼睛睜的老大。

青玉之靈露出微笑道:「我以人類形象打造一副身軀留在你體內世界中,不見怪吧?」

羅征朝青玉之靈拱拱手道:「青玉先生見外了。」

青玉之靈朝著四周打量一眼,望見那褐色的混沌之海時,臉上流露出一絲狐疑之色,「這世界的海洋……」

「如何?」羅征有些不解的問道。

青玉之靈自高空中飛掠而下,徑自鑽入混沌之海,伸手將海水鞠了一捧,「這是混沌之氣所化的海水?」

「怎麼了?」羅征奇道。

褐色的海水在青玉之靈手中沸騰著,不一會兒化為一絲絲混沌之氣逸散掉,青玉之靈顯得更加吃驚,「你的體內世界是如何形成的?」

羅征的體內世界化為這幅模樣,還是因為當初師尊顧北賜予的《混沌秘術》,直接以混沌之氣替換了羅征體內世界的真元。

這個秘密如今已沒有隱藏的必要,羅征如實回答道:「當初修鍊的一本秘術,就成了現在這樣。」

青玉之靈的神情越發古怪起來,「修鍊了一本秘術,這秘術從哪裡而來?你的體內世界演化的並不完整,怎麼會出現這種狀況?」

羅征可沒有機會知道師尊從哪裡弄到的混沌秘術,後來娘親問及時,曾怒斥顧北太瘋狂,竟將這本不完整的混沌秘術交給自己修鍊,但最終的結果看是好的,所以無論是羅霄和洛水進入羅征體內世界后都不曾深究。

至於體內世界不完整這件事,羅征並未聽任何人提及過……

「我的體內世界哪裡不完整?」羅征問道。

「任何一個世界,包括母世界,一旦形成后,體內的混沌之氣就會完全褪去,這是最初級的能量,對生靈有劇毒,在這等環境下孕育生靈很困難,」青玉之靈沉思著說道。

混沌之氣褪去……

只有聖人和彼岸境強者才能在混沌中遨遊,而母世界中還有大量的低階生靈,母世界中根本沒有混沌之氣存在。

而羅征的體內世界中,這混沌海水依舊處於極為原始的狀態,但他體內世界生靈並不畏懼,這混沌之海更是成為生靈的孕育之地。

羅征雖然明白青玉之靈的意思,可他更加糊塗,這樣的體內世界又有何用?到現在師尊的下落都不明,他也沒辦法去詢問緣由。

看著羅征滿臉困惑之色,青玉之靈旋即說道:「像你這樣的情況,我只見識過一種可能。」

「什麼可能?」羅征問。

神醫嫡女 「在始生之地初期會出現這種情況,我成為真理之子后曾觀測到過,」青玉之靈雙目中顯露出深邃的光芒,那自然是很久遠的記憶。

青玉文明是七百四十九號主宰文明,他是七百五十號文明的真理之子,自然能觀察到七百五十號文明的誕生。

「始生之地又是什麼?」羅征繼續問道。

「你們母世界最初期的形態就是始生之地,如果將整個混沌看做一枚蛋,那麼母世界就是其中的蛋黃,始生之地就是蛋黃最初形成的時候……」青玉之靈回答道,「如果你的體內世界真的是始生之地,那麼它應該不是虛設在你的體內,而是誕生在混沌中的某一處,你可有察覺到?」

被青玉之靈這麼一提醒,羅征的身體猛然一震。

他的體內世界以一千零八十道梵文為界,圈定體內世界的範圍,但在體內世界大成時羅征的確隱隱的感受到,自己的體內世界位於混沌的某一處!

當時羅征留在神域中,以為來自於母世界的生靈皆是如此,現在看來自己的想法大謬!

「看樣子被我言中了,」青玉之靈笑道。

「始生之地不是只有一個嗎?」羅征反問道。

按照青玉之靈的說法,混沌為蛋母世界為蛋黃,這樣始生之地只能誕生一個吧?

「爹,你沒聽說過雙黃蛋嗎?」

一直在旁邊默默聽著的羅念插上一句話。

羅征狠狠地瞪了羅念一眼,按照這個比喻的確說得通,但這只是一個比喻而已,這能是一回事?

「一輪混沌誕生,始生之地的確不是孤立的存在,有可能誕生數個甚至十幾個始生之地,從其中發詳出不同的文明,可始生之地與某一位生靈的體內世界相關聯,這種事情我不曾聽聞過,」青玉之靈搖頭后又笑著說道:「將你定為我們青玉文明的代言人是有些倉促,甚至不太合資格,但現在似乎越來越有意思了……」

青玉文明藏匿在十三重天內等候的太久,青玉之靈也覺得時間不夠,選擇羅征純粹是湊合的打算,可隨著青玉之靈的了解越發察覺到羅征的不簡單。

重生之瓶安是福 就在羅征與青玉之靈探討之時,混沌的另外一邊,神域已在無邊無際的混沌中遨遊多時。

神域就像是一塊明亮的寶石,在一個又一個巨大的混沌雲團中穿梭。這些混沌雲團實在是太大,以神域的速度穿越一個混沌雲團往往需要數月時間。

羅征臨走之前,將青陽傘交給羅霄,但真正操控神域方向的則是金老。

帝王本壞:臨時王后要出逃 他屹立於太陽內部,手執四環,意識更是飄蕩在神域之外,注視著神域周圍的一舉一動。

操控神域這艘船的走向是一件枯燥乏味的事情,茫茫外域毫無景色可言,但金老極其負責幾個月來幾乎連眼睛都不眨,保持著一個動作也一塵不變。

「那是什麼?」金老的眼睛猛然圓睜。

當神域穿過一個混沌雲團后,一個巨大的墓碑從混沌雲團后浮了起來,這墓碑之大竟堪比整個神域! 神域本身已屬於極為龐大的世界,當初蚩尤將其開闢出來也耗費極大的心思。

而這一塊墓碑,就與整個神域差不多,即使是金老此刻也極度震驚!

在震驚之餘金老想到了一個傳聞。

混沌雖然廣闊而空虛,但隱藏著許多秘密與絕地,這些險地自然入內就沒有回頭的機會,歸墟墳場就是其中之一。

傳言只要見到一座巨大的墓碑,就意味著你已踏入了歸墟墳場的範圍,從此再無回頭路!

對於這個傳言,金老一向不屑一顧,他這等存在向來只相信自己看到的。

可現在這座巨大的墓碑真真切切呈現在金老面前,金老整個人都警惕起來。

隨著他將雙手一扭,整個人朝一側轉動了一百八十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