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時候,正好聽見門鈴響起,想來應該是,他定了外賣早餐到了,點開屏幕一看,外賣小哥正站在樓下。於是隨即下樓前去取早餐。

  • Home
  • Blog
  • 這時候,正好聽見門鈴響起,想來應該是,他定了外賣早餐到了,點開屏幕一看,外賣小哥正站在樓下。於是隨即下樓前去取早餐。

而李雪梅聽姜西紅說,吳諧翔在幫忙洗被單,李雪梅很是驚訝,同時也不敢相信。一定要出來一看究竟。

於是乎,姜西紅就領著李雪梅出來一看明白。哪知兩人出來一看,卻沒有看到吳諧翔的人影,不過倒是看到了洗衣機,在哪裡轉呀轉的。

「天啦,怎麼能放到洗衣機里去洗」李雪梅突然大叫一聲。此時洗衣機門卻打不開。不然真恨不得用手,從洗衣機里把被子給撈出來。

可惜她不會弄洗衣機。只能眼掙掙,看著洗衣機轉呀轉的,暗自懊悔。心想,早知道的就自己洗了。

這人也真是,非要搶著洗。搶過去了又不洗,直接扔到洗衣機洗,真擔心洗完,這洗衣機里都會有血腥味,並且很可能也洗不幹凈。

然後姜西紅就按了停止健,把被子給拿了出來。本想還是自己接著洗完,但是這一次李雪梅卻怎麼也不肯了。

拗不過李雪梅,於是建議她還是拿到衛生間去洗,因為哪裡是有熱水。這個提議李雪梅還是覺得不錯,隨即就轉移了陣地,把被子拿到了衛生間忙活去了。

這會兒,姜西紅沒有事可干,肚子也有些餓了,但是冰箱裡面什麼都沒有。就想問問吳諧翔是不是要出去買個早飯。

走到在房門口,連喊了幾聲。「吳大哥…吳大哥」。都沒聽到有人答應。就把門開了一條小縫隙,伸長著脖子往裡看了看。結果也沒有看到有人。

心想,這一大清早的,這人這是去哪裡去了。不過,昨天那吳諧翔帶她們參觀了所有房間,唯獨他這個房間沒有讓她們看。

這心裡還真是有點好奇,這下來都來了,不由的就想,不如進去細看究竟。

灰色的牆壁,黑色的床。黑色的衣櫃,灰色的書桌。窗戶邊還擺著一張,灰色的單人沙發。

心中不由的讚歎,這種裝修色調才正常,才是吳諧翔的喜好,也跟他比較搭。

見他房間裡面有些凌亂,於是想著幫忙收拾一下。先是把桌子上的煙頭倒倒掉,接著又把地上的紙巾撿起。

卻意外的發現,這其中一張紙巾還帶有一點血跡。心想難道他的手受傷了嗎。

所以,他因為手受傷,不方便洗被子。才會把被子,扔到洗衣機裡面去洗。看來是自己錯怪了他,他並不是敷衍自己。

周圍衛生都收拾了一下,又幫忙把這被子給掀了掀,想著鋪平整些。當這被子一掀起來,卻看到床墊上躺著一張照片。

覺得有些好奇,吳諧翔把照片放在被子里幹嘛,難道每天都會拿出來看看?還有,這照片里的人會是誰?居然讓他如此的牽挂。

拿起來一看。發現是一張女孩子的照片。這也就算了。畢竟年紀大了,還沒有結婚。看看美女照片,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唯一讓姜西紅感到奇怪的是,這照片裡面的女孩,居然跟自己長的幾乎是,一模一樣。

就連身上的衣服,都是一樣的。而且這袖口都有,一點小米大的墨汁。這墨汁難道是原本設計的就有一點?

可這長相,這眉毛這眼睛,這鼻子這嘴巴。簡直都是一模一樣。這像的真不可思議。說是她失散年的姐妹都說的過去。

但是自己在家中是獨女。父親身體一直都不太好,生了她以後,不久還瘋掉了。不可能再給她生什麼姐妹。

總不能照片中的人就是自己吧。不過這個想法,只在腦海中一閃而過。因為這照片上的人。雖然跟自己一模一樣。

但自己從來沒有照過這樣的照片。昨天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照相,而且那照片還,都在手機裡面,並沒有把照片給洗出來。 自然,是天道七重境之上的絕強者發怒了。

他們本就是為了殞神墓室中的封印神器而來。

他們通過重重兇險,一路斬殺葬神墓室的守護生靈,各人皆負傷不輕,但現在結果卻是封印神器被人先一步一掃而空,不留一件。

這如何不讓他們怒,讓他們恨?

「他們尚未離開,就在殞神墓室深處!」

這時候,那名上古域外生靈,倒是很淡定,漠然的開口道。

「嗯,墓宮石壁都被他們打挖開了,而且算得這麼准,這裡就是殞神墓室,顯然是絕世無雙的盜墓賊所為。」

人族中,軒轅青衣、軒轅青鋒的族叔,那位開啟傳送陣的老人,也是一臉平靜的開口道。

「該死的盜墓賊,老夫去滅了他。」

一群天道七重境修士之上的絕強者,向殞神墓室深處衝去。

此時,江寂塵、阿狸、小灰、劉胖子都在巨大的神台上。

劉胖子此時繼續開口道:「開天斧,傳說是盤古神王的兵器!」

「如此說來,這一座葬神墓地,竟然是人族至高神之一盤古神王殞落、坐化之處。」

「萬萬沒想到啊!」

劉胖子最後驚嘆地開口道。

「傳說,盤古至高神王,有分神萬千,你怎知這一具就是他的真身?」

「而且,世人傳說,盤古是至高神王境,但他真正的境界,只怕都是世人無法想象的。」

「因為,一具分身而已,便已經是至高神王境,那麼,真身本體呢?」

江寂塵的話,無疑讓一眾人感到驚悚。

「公子,那些人要殺到了,我們怎麼做?」

阿狸在一邊提醒道。

「我讓你們來此,自然是有道理的。」

「一會,我拖住他們,你們趁機衝出去。」

江寂塵本想把他們都收入噬毒珠空間法器中,但這裡是葬神墓地,各人更應該去尋找機緣,而不要浪費進入這裡的機會。

「可是,你……」

劉胖子可不信以江寂塵聖道六重境的修為,可以擋得住這些天道七重境之上的絕強者。

「胖子,無需擔心,裝逼要靠實際行動的,而不是靠張張嘴就行,那是叫吹牛逼,不是裝逼。」

「本尊裝逼,從來是語言與行動結合,打遍天下無敵手。」

靈魂契約:惡魔的復仇天使 江寂塵傲然、霸氣的開口。

然後,他驀然飛身而起,握住巨大的開天斧柄。

「起!」

提氣用力,江寂塵大喝一聲,巨大的開天斧竟然應聲而起。

此時,一群天道七重境之上的絕強者,剛剛衝天來,看到了這一幕,瞬時之間,目瞪口呆。

因為,他看到了一個聖道六重境的青年,竟然舉起了一柄巨大無比的金色神斧,向他們劈來。

「這些神器,不是都在封印之中么?這聖道六重境的小修士,如何能夠解封、發揮出神斧的力量?」

「這是開天斧,哪怕只發揮出一絲神斧的力量,都不可想象。」

「現在閃避,已經來不及,開天神斧散發出來的神力,已經封鎖了四方空間,只能硬接這一斧了。」

……

這一群天道七重境之上的修士,本以為進來要斬滅這些敢搶去本該屬於他們的封印神器盜墓賊。

但結果,卻是讓自己身陷於危機之中。

他們臉色難看,但面對那只是散發一絲威能的開天神斧,他們都只能全力應付。

若不然,真有可能要飲恨在此。

而趁此機會,小灰、阿狸、劉胖子都沒有一絲猶豫,閃身衝出去。

其實,並不是他們不想留。

只是他們知道,留下來,只會讓江寂塵更難脫身。

對他無益,反而會成為對方的累贅,拖累到對方。

所以,越快離開逃離這裡,越對江寂塵有利。

不過,江寂塵竟然可以掄動開天斧,這就完全出乎他們的意料。

此時,只余江寂塵一人,面對八位天道七重境之上的絕強者。

若是正常情況,面對這些天道七重境之上的修士,江寂塵只怕會被一指碾死。

但可以掄動開神斧,那一切都將不同。

至少,一擊之下,他們還奈何不得江寂塵。

甚至,自己還有會有兇險。

「是你?斬滅我那一群手下的小子,江寂塵!」

這時天匪之王余塗驀然大喝道。

其餘的域外絕強者臉色變了一變。

哪怕如他們這樣的存在,也都聽過江寂塵的名字。

「該死,竟然是抹殺了先靈意志的那個人族小子。」

域外絕強者出叫道。

只是,江寂塵已經掄動開天斧劈下。

轟!

一縷神力而已,卻如風暴捲動,擁有可怕的毀滅之力。

八名絕強者,哪怕用盡全力抗衡,也直接被一縷神力卷飛一邊,身體不受控制的撞落在神台上。

江寂塵提著開天神斧,一步跨過,頭也不回的衝出殞神墓室。

開天神斧是等級太高,而且確實是處於封印狀態。

需要擁有神力,方可以催動。

但恰好,江寂塵吞了一滴神魔之血。

於是,他在剛才那一瞬間,解開了神魔之血部分封印,釋放出一部分神魔之力。

可以勉強用於開天神斧一擊。

但是,封印他不敢開太多。

若不然,必然就會落得如上一次一般的下場,道身殘破,幾乎潰滅。

哪怕現在,江寂塵也受到了反噬之傷。

而受這點傷,卻很值得!

因為,一斧掃飛八位天道七重境之上絕強者的感覺,真的很爽。

不過,一斧之後,江寂塵衝出殞神墓室,逃命而去。

「小子,葬神墓地中,你能逃得去哪裡?」

「我必你碎屍萬段!」

「江寂塵,葬神墓地,也將是你的葬身之地!」

……

天匪之王余塗、還有域外絕強者的聲音響起,傳盪葬神墓地間,只讓一眾修士,皆可聽到。

特別聽到江寂塵之名時,他們自然感到了萬分的震撼。

竟然是江寂塵!

而且,他倒底做了什麼驚人之事,讓這些天道七重境之上的絕強者,如此的驚怒?

五、六道強絕無邊的氣息,卷席葬神墓地。

江寂塵在重重墓宮中穿行,但身後,強者的氣息卻越近。

他要被追上了……!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手機版網址:m. 這些天道七重境之上的強者,速度驚人無雙。

哪怕如江寂塵這般擁有無上的速度,但終究是境界太低。

身後,強者氣息已經滾滾而至,化成狂風捲動而來。

江寂塵神色一片漠然之色。

他此時神念催動到極致,向葬神古墓深處前進。

事實上,葬神古墓,深埋地底,大到無邊。

殞神墓室,只是其中眾人所知區域中最高級別的地方。

當中,還有很多未知的區域,兇險莫測,便是天道七重境之上的絕強者,也不敢輕易的踏足。

但江寂塵,現在卻偏偏選這樣的區域前進。

葬身墓地,未知區域,總會不小心觸發神秘可怕的存在!

比如,絕殺神禁、絕世凶靈、恐怖殺陣……

江寂塵憑藉七彩神念,堪堪避過。

而這些,哪怕天道七重境的之上的強者,跟在身後,終究是處於被動。

比如,引動絕世凶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