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時,一股強大的氣息襲來,一名錶面長得軟弱,一副奶油書生模樣的族人走上擂臺,輕輕揮動他手中摺扇,一身令人十分忌憚的危險氣息。

  • Home
  • Blog
  • 這時,一股強大的氣息襲來,一名錶面長得軟弱,一副奶油書生模樣的族人走上擂臺,輕輕揮動他手中摺扇,一身令人十分忌憚的危險氣息。

“陳劍,請多多指教。”名叫陳劍很有禮貌朝陳道拱手。

“請出招吧。”

陳道自然不客氣,越是看似表面彬彬有禮的人越是讓人看不透,笑裏藏刀,也是慣用的伎倆,使得陳道不得不對此人謹慎提防。

陳劍實力不弱,四轉巔峯,他應該是接受過族內長老挑選出來精心培育的族人,且是長期沉浸在生死邊緣徘徊,否則身上不會有如此驚人煞氣

“看劍!”陳劍將手中摺扇合攏,卻並未出劍,在摺扇凝聚起一道近乎劍的元氣體,朝陳道刺來:“扇裏劍,劍氣殺。”

隨着陳劍身影快速移動,瞬間消失不見,轉眼間再次出現陳道面前,手中的扇裏劍刺來,令有人有些猝不及防。

陳道臨危不懼,憑藉他多次的戰鬥經驗,雖然陳劍實力很強,但在不使出破天槍時,陳道依舊有一戰之力。

經過陳道一夜對元氣掌控的領悟,他早已習會元氣的運轉,手中不斷閃爍一道白色光芒,體內的元氣涌動,朝着手心匯聚而來。

“元氣彈,給我附加上伏魔杖上。”

陳道瞬間凝聚一個元氣彈,一手按在伏魔杖,不斷讓它融入伏魔杖內。

爲何陳道要這樣做,他究竟有何目的?

元氣彈也陳道不斷壓迫下,最終融合在伏魔杖在,一圈圈光芒閃爍,伏魔杖頂部懸掛着元氣彈,瞬間幻變成黑色,在透亮的鬥武場上,顯得耀人心眼。

“陳道,他這是在幹嘛?那股力量好強,難道他想要將擂臺給炸了?”看着陳道伏魔杖上不斷壯大的元氣彈,站在觀衆席一旁的秦紫月驚訝道。

與此同時,無論是觀衆席上,還是長老席上,所有都爲陳道此舉感覺驚異,卻不明陳道爲何要這樣做。

呼!

破空聲響起,陳道放手一揮,瞬息間將伏魔杖上的元氣彈砸了出去,陳劍身軀騰空,他早已殺來,只是萬萬沒想到陳道會使出這麼一招,竟然凝聚出一個元氣彈。

陳劍見勢不妙,當即轉身避開迎面炸來的超大元氣彈。

“就是這時候。”

在當陳劍轉身避開的那一瞬間,陳道看準時機,趁勢殺來。

嘭!

在元氣彈爆炸的同時,陳道的伏魔杖一擊拍在陳劍腹部,連同爆炸聲響起,陳劍如同炮彈一般被擊飛。

“好厲害的劍氣。”

陳劍怎麼說也是族內重點培養內門族人,被人給擊敗,他豈會咽得下這口氣,手中的摺扇劍氣朝陳道射來,劃過他肩膀,一道深入骨髓的傷痕出現,觸目驚心。

陳道隨即運氣捂住傷口,在元氣的治療下,傷口逐漸癒合。

陳劍的身體被擊飛出擂臺外,自此這場戰鬥他輸了。

一擊!

陳道憑藉着蘊含着伏魔杖之威的攻擊,將一名內門族人擊敗,可想而知他這一擊的力量有多麼強大。

這時,一號和四號的擂臺戰鬥參加進行完畢,最終是一名叫陳鐵礦的四轉巔峯族人與一名叫陳黎的五轉小成族人取勝,雖然他們都經過慘烈的戰力,臉上的表情依舊輕鬆自然,這與他們平時刻苦的訓練脫不了干係的。

陳道這邊的戰鬥還在繼續,剩下兩名內門族子,他們二人的實力強大,皆是都能夠越階戰鬥的能手,境界處在四轉巔峯,僅差一線之差便能突破爲五轉。

經過連番的戰鬥,陳道一共擊敗了十二人,體內元氣也消耗去一半,若再與這二人戰鬥,想必有不小壓力。

“你們一起上吧。”

陳道收起身上外溢的氣息,伏魔杖指向二人,話語極爲狂妄。

“你真要挑戰我二人?別以爲你打敗了你們就覺得自己很強大了,我就讓你看下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陳東年,我們上,讓這個自以爲是的陳道見識一下內門族人的厲害。”名叫陳洛地的族人大喝一聲,縱身跳上擂臺。

“好,我正想與你聯手教訓一下他,不知好歹的東西。”陳東年跳上擂臺,將武器鐵索拿出,準備戰鬥。 「哈哈,陳陽,你有三門雷劫術又是如何?你以為就你一個人會符師級別的符術嗎?我告訴你,雲符學院第一人,非我莫屬!」玄幽狂笑道。

「符術的奧義,從來就不是單單靠精神力就可以的,黑暗之矛?」陳陽嘴角掠過一抹嘲諷的笑意,道:「待我天門一開,烏雲盡散!」

「哼!那就讓我看看,你的雷劫,是否能和我的黑暗之矛抗衡!」玄幽臉色一肅,手中蓄神捲軸應聲碎裂,可怖的精神力如潮般湧入玄幽體內,令其神色漲紅,渾身青筋爆起,就連那身形也是脹大了幾分。

「黑暗之矛,聽我號令,去!」

玄幽振聲一喝,強大精神力化作音波激蕩開去,令那遮蔽了半邊天空的黑暗之矛應聲而動,攜無盡烏雲,攻向天門!

陳陽神色平靜,主動切斷了莫思思等人的精神力供給,讓他們還有餘力離開即將發生大碰撞的位置,而後長嘯道:

「天門開,雷劫現!」

「轟隆隆!」

隨陳陽話音落下,天際一道雷光劈落而下,直擊天門正中,天門震顫,劫雲翻滾,一絲縫隙,驟然出現。

「開!」

陳陽見狀,並指如刀,指天而去,一道衝天雷芒自其指尖出現,轟隆撞在了天門之上。

「轟隆隆」

天門開,蒼天顫,雷劫現,萬物隕。

寶寶媽咪我要了 這一刻的陳陽,天門懸其頂,腳踩大地,猶若亘古而存的雷神,威勢壓寰宇,令眾生都是顫慄。

「門開了」

凌琳小臉之上充滿了對陳陽的崇拜,看著那天門打開,一道猶若怒龍一般的雷芒衝撞而出,滾滾雷音震人耳膜,所過之處,雷勢就連天都驚,黑暗之矛還未欺身,其周遭的黑暗屬性元素便是潰敗如洪。

「砰!」

雷劫和那黑暗之矛撞在一處,發出了震天巨響,一片雷海驟然出現,瀰漫開去,掃蕩一切黑暗屬性,黑暗之矛沒有絲毫抵擋之力,化為了飛灰。

隨後,雷劫餘威不減,怒嘯而去,直搗玄幽所在方向。

而在此時,玄幽面若死灰,眸中滿是絕望。

「為什麼?為什麼?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的,我怎麼會被一個四星符士打敗?怎麼可能」

玄幽不懂,他不懂為什麼同為符師級別的符術,他更是以符師級別的蓄神捲軸催動,還會敗在陳陽的手中。

雷劫已近,在那一刻,玄幽的瞳孔當中映照著漫天的雷光,一生浸淫黑暗元素,生就瀰漫陰鷙氣息的玄幽,在這一刻竟渾身冒起了騰騰紫光,燦若神明,隨後被那雷劫吞沒。

或許在那最後一刻,是玄幽這一輩子最燦爛的時候。

「鏗!」

待雷劫散去,劫雲消逝,天空恢復了清明,唯有一道烏芒從天而降,落在地面之上,發出金屬顫音。

「一生黑暗,唯死後光明,這樣的死法,也算得上是諷刺了。」

眾人看著已然失去光華,被破壞了其中精髓淪為凡鐵的黑魚劍,心中不免感嘆。

玄幽天驕傲骨,更是玄象皇朝的皇子,未來前途不可限量,假以時日,必將成為符文大陸的名宿,可惜的是,他遇到了陳陽。

眾人抬頭望著高懸天際的陳陽,強大的戰鬥餘威讓這一片天地再無巨樹遮擋,日光垂落而下,映照在陳陽的身上,聯想到先前施展雷劫的一幕,就如雷神降生一般。

「丫丫個呸的,米小平,兄弟們也算是為你報仇了,路上走好!」南陽怒吼一聲,卻無人敢有不滿。

「他,很強大。」凌霜看著陳陽,破天荒的說了一句話,雖然僵硬,卻依舊可以聽出聲音當中的變化。

「那當然了,他可是陳」凌琳正要自得,可是看到凌霜那越發冰冷的臉色,吐了吐舌頭沒有再說下去。

「三門雷劫術,符師僅為入門,若是臻至大成,又會是怎樣的末日景象?」周大同眸光閃爍,暗自思索道。

玄幽已死,陳陽平復體內激蕩的精神力,長出一口濁氣,卻是看向了通幽山脈深處,心中的不安,反而越發的強烈了,恍若再朝前走去的話,會遭遇殺身之禍一般。

莫思思看向逐漸下落,朝著他們行來的陳陽,眸泛異彩,直到陳陽來到近前,方才柔聲開口,道:「你所說的敵人,可是他?」

陳陽默然沒有回答,神色間有著一抹蒼白,額間有著幾顆汗珠,三門雷劫術僅開一門,就讓陳陽的精神力消耗巨大,如今所剩無幾了。

「哼,雲符學院今日可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學員間竟生死相殘,若是傳了出去的話,雲符聲名,必將敗盡!」

就在此時,李三龍不善的聲音響了起來,令雲符學員臉色難看,心中複雜。

身為符術修鍊者,戰鬥在所難免,即便是師兄弟之間也是如此,但是如陳陽和玄幽這般級數的大戰,在雲符學院當中卻也屬近年首例,觀看酣暢之餘,卻也正如李三龍所說,玄幽之死,讓眾多雲符學員對陳陽產生了忌憚之意。

「就憑你這個靈虛來的雜碎也敢在我雲符地盤大呼小叫,就讓我金無庸會一會你,看看你的木屬性符術,有何玄妙之處!」

金無庸長嘯一聲,騰空而起,渾身涌動銳利金屬性元素,一身之力,盡化為攻,以攻代守,直逼李三龍而去。

李三龍臉色凝重,卻也不再廢話,大手一揮,綠樹成蔭,每一刻都充滿了一股極為古怪的味道,形成玄妙的陣法,若是闖入其中,恐怕會迷失其中,亂了心智,再難走出。

「此乃符士級別的木屬性符術,樹陣,以木屬性化形之術為基,布下迷惑大陣,原本只是有著迷惑心神的玄妙,但是在李三龍手中,卻是充滿了詭異。」

雲符學員當中也有木屬性的符術修鍊者,觀摩之下卻是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你以為小小樹陣就能困住我嗎?靈虛來人,不過如此!」金無庸冷酷的笑聲自那樹陣當中傳出,而後,一股銳利到了極致的金屬性元素映照場長空,那充滿了詭異的樹陣竟然在那金光之下驟然消散,就連那方空間內的木屬性元素都是被掃蕩一空。

「如果你只有這麼點能耐的話,準備受死吧!」金無庸自漫天金光當中邁步而出,腳步不急不緩,神色間有著居高臨下的不屑,看向李三龍卻是猶若看一個死人。

「金無庸難道真會殺了李三龍不成?李三龍畢竟是靈虛學院的人,若是殺了他,金無庸未免太無法無天了吧?」展鵬看向空中,道。

南陽也是聽過金無庸的些許事迹,對於如此狂人卻也是不敢招惹,斜了展鵬一言,道:「你不知道金無庸的事迹我不怪你,但是你要知道,金無庸絕非常人,很多事情,他丫的都是乾的出來的。」

展鵬做懷疑狀,卻是不過多爭辯,看向戰局,期待結果。

「為何心中不安,越發強烈?」

陳陽掃視八方,卻是無心關注金無庸和那李三龍的戰局,尋找著不安的源頭。 “那就請你們出手吧,真想試下內門族人到底有多厲害,否則真如你們說得那樣,個個都是越階敗敵的能手。若我讓一個族中廢棄之人打敗的話,那該是多麼可笑的事。這就可以證明,我陳道並不比你們的天賦差,相反我還要將你們踩踏於腳下。”陳道渾身氣勢上升,與之前的氣息有所不同,變得更加的狂暴。

在之前的戰鬥結束後,陳道明顯感覺體內不足以應付臺下二人,無奈之下只好服用狂獸丹,瞬息間體內元氣暴漲,提升至巔峯狀態。

“休得你口出狂言。看鐵索!”陳東年不斷旋轉手中鐵索,速度加快,當即使出自己的拿手絕招,鐵索拋擲。

鐵索破空襲來,陳道彎腰倒下,巧妙的閃躲開陳東年的鐵索攻擊。

陳洛地見勢,看準陳道閃躲瞬間出手,一把彎月刀閃躲在手:“快刀斬,怨氣怒嘯。”

快刀斬來,陳道看眼望去,刀風已是襲來。

“偷襲?這就是內門族人懂的伎倆?看我如何破解你們的攻擊。元氣光罩,護體!”陳道大喝一聲,體內凝聚起一層透明的元氣護罩。

嘭!

元氣光罩將陳洛地的刀氣攻擊給阻擋,並反饋回去,僅在眨眼的時間,陳洛地也來不及抵禦,當場被自己的攻擊打中,身子一下子被彈飛出。

咳咳!

陳道猛然咳嗽幾下,雖說他的元氣光罩將陳洛地的攻擊給擋住,但強有力攻擊的衝擊力依舊作用在他身上,承受住不小的傷害。

“怎麼可能?在陳東年與陳洛地的合擊之下,陳道竟能撐得住,他未免太強了吧。”觀衆席上,陳空時刻緊盯着擂臺上戰鬥,對於陳道的表現,簡直刮目相看,難以形容此時激動的心動。

觀衆席的觀看比賽的族人亦是如此,對於陳道一人力戰兩名內門族人的戰鬥,竟然在二人在合擊之下還能處於不敗之地,並明顯佔據着優勢,每個人臉上表現的那麼驚訝,張大着嘴巴,一時間難以說話了。

“難道這就是陳道的真正的實力?莫非他之前所說的話是真,他真的有實力能夠陳靜大姐與陳睦一較高低”看到陳道在擂臺上驚人的表面,那名之前取笑陳道的族人震驚十足道。

當見到陳道強悍如斯的實力,此時早已是後悔莫及,後悔當初不應當多嘴,若不然也不會爲此找上陳道這尊大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